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6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6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34 热度:12
,头也不抬的说。
    “是,奴才告退。”
    帐篷又密密的合上了。
    我轻笑著窝在诗楠旁边,把收起来的手抄卷和这几日被射下来“破灯笼”摊开摆好……
    唔,一模一样的字句,却让我乐了大半天。
    上面是这样的:“ni zhe si ya tou xiang wo yi qing hua gao cai sheng lun luo dao yong pin yin chuan shu xin ,wo kao !……”[你这死丫头,向我一清华高材生沦落到用拼音传书信,我靠……]
    一声闷哼,酸到不行的话从弘氰嘴里吐出来,别有一番风味,“你那梓泉大人还真行,为了让你看到这破玩意,愣是让巽王生了场大病。又是民间手抄卷,又是破灯笼祈福的。”
    “……是孔明灯。”
    “管你!”
    “怕是巽王没病,一是顺水推舟把梓泉大人的这消息传给湮儿,二是让我们三国放松警惕。”诗楠合上奏折,嘴角含著微笑。
    不愧是体贴入微,有颗玲珑心的诗楠啊。
    
    巽王此番大病,只为了配合我与梓泉二人。
    巽国定不能被攻,且不说後和弥儿还在巽国的某处漂泊,万一当真把它攻了下来,城内必乱,若是玄王在我们之前找到後,结局想都不敢想……比起巽国,我倒是更想灭玄。
    如今……
    有了梓泉明目张胆写在手抄卷及孔明灯上的妙计,与巽王当初对後湮宫的承诺……
    如今,不须多久一切便可结束。


  惊鸿一瞥

  巽年间二百九十一年,巽国遭受乾、凤、玄三国围攻……在蒿坡平原上,突然乾凤二国倒伐,与出城迎战巽国勇将一起围攻玄国,玄王当场被俘虏,与此同时玄国边境告急……原来传闻中身体抱恙的巽王带领精兵,从西侧攻进了毫无防守的玄国皇宫,玄灭。
    史称蒿坡之战。
    
    巽国一片繁荣昌盛 ,集市的吆喝声,小摊上诱人的食香……
    吞口水,我拉著身旁的小少年一路肆意的吃著,俩人手上都捧著烫呼呼的糖糕,咬一口,绵软黏糊糊的……
    “湮主子,您寻人……为啥…不…呼呼,真烫……不让梓泉大人帮忙画张肖像贴在这城墙上。”
    我斜一眼,这个舔著沾著糖汁的手指,一脸幸福的菟儿实在是……气不起来……
    这要我怎麽求人家画……
    现在後都已经变成男儿身了,这要是按女儿的相貌画,实在是不妥当。
    若是按照男儿身画……寒一个,她平日里脸上总纹些奇怪的罂粟纹,变成男儿身後长成啥样,我又没见过,呃,难不成真让梓泉照著我梦里见过温玉模样画……
    咦……对了……
    霁雪……怎麽忘了他了!
    让霁雪给梓泉作个摹本,後就照霁雪的样子画,
    “菟儿,回头帮我飞鸽传书,若是霁雪医好了赝狄、虞嫿……就让他来巽国陪我一会儿。”
    嘿嘿,让平日里自恋自大嚣张到了极致的梓泉大人,见识一下,这世上还有美男比他更冰清高傲,让人怜爱。
    气死他,气死他!
     “湮主子,神官大人说在他回宫的那段时间,让小的看好您,不要沾一些花花草草。”菟儿挺直了腰,虚著眼望著我。
    怒!
    这只醋缸狐狸,和诗楠返国了还不忘在我身边插眼线。
    瞥一眼这个忠心耿耿的菟儿,瘦弱的一个小少年,脸上的肉不够多……下巴不够尖……眼睛圆圆的不够水灵……
    没有弥儿一半好,却和我的小白弥儿一样忠心。
    恶寒……
    只是忠心的对象换成了狐狸而已。
    
    “菟儿……”我不正经的笑著,挑著他的下巴,逗著他,“我那会儿宠幸毒仙霁雪的时候,你们家神官主子……还没出生呢……”
    “是。”
    望著菟儿一脸平淡的脸,我撇撇嘴,得出最後的结论:这家夥没有弥儿一半好玩儿。
    唉,也不知道这麽久了,弥儿守著後翎……两人躲在哪儿……
    赝狄说他们流落到了巽国,我便一人留在这儿找,
    可是这麽久了,却以个人影儿也没有。
    
    
    “给我两个白馒头。”
    喧闹的集市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不大不小,却让我为之一颤,脑袋里轰的一声,整个人晕乎乎的……这个声音……这个人……
    主子,您又睡懒觉了。
    主子,弥儿要做主子一辈子的小白。
    主子,今日要早起,弥儿准备的是雪糕馒头。
    
    不会错,不会错,
    听了这麽久,这个嗓子我绝不会听错,是弥儿的声音……
    我心怦怦直跳,转身,探头望去,街道那一处,有一个小少年小心翼翼的捧著两个热腾腾的白馒头,走到一个轿子旁,递给轿夫一些碎银两,从里面扶出一个白衣男子。
    他们背对著我,那个白衣男子似乎身体很弱,肩膀轻颤,似乎在咳嗽。小少年小心的捧著馒头,吹著气,递了过去。白衣男子手推著,摇了摇头,踉跄的走了。
    小少年,低著头,跺著脚。小心地把馒头抱在布里,揣在怀里……怯怯的跟在白衣男子後面,後不敢去扶,只是低头跟著。
    
    我手心都是冷汗,身旁的菟儿嘴一张一合的,说些什麽也没听到,只是探头望著那离去的身影,心里堵得慌,像是压著千斤重的巨石,压得自己想叫,却徒然发现无力的叫不出来。
    那两个身影越走越远……
    “温玉!”
    集市上吆喝声,奔驰的马蹄声……将我有些沙哑的声音吞没……
    可是,巷子那一处,白衣男子似乎止住了步子,徐徐转身,旧衫飘飘,却令人见而望俗。
    他遥望了一会儿,脸上苍白且失落,他迟疑了片刻,便挪著步子,咳嗽著被弥儿搀扶著走了。
    他是……
    他是,他是……
    我浑身一僵,捂著嘴……热泪盈眶,身子止不住地抖,脚不受使唤的往前走著,身边人如潮水,熙熙攘攘,马嘶鸣声,我脑子里一片混乱……铺天盖地的全是那个人的身影……
    人群中隐约传来菟儿焦急的声音,“见著我家主子了麽……湮主子……你跑哪去了,这麽多人。”
    脑子里乱乱的,我浑浑噩噩的拔腿往那人离去的方向奔去。
    
    巷子出口很多,我失了神似的此处晃荡著。
    没有……
    这儿也没有……
    寂静的巷子深处,只有梧桐树沙沙的声音,没有那人风姿翩跹的身影,没有……我颓废的蹲在地上,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似的……
    
    温玉,为什麽不等我。
    温玉,你在巽国不是麽……为什麽不来找我……
    
    身後传来靴子踏在枯叶上的细碎声响,一步,一步……这般清脆且真实……
    温玉,是你麽……
    我恍惚的转身,徒然得睁大眼睛,震惊,“怎麽会是…你……”
    颈项一阵疼痛,昏天昏地的黑暗席卷而来,只有漫天罂粟花瓣的冷香依稀可闻……


  泣血忆断肠

  [上]
     清冷的小巷弥漫著散不去的大雾,一身白衣的人,亭亭立在巷口,身形似幻似真。
    温玉,不要走。
    我追赶著,明明触到了他的衣袍,却什麽也握不住,抓不牢。
    就这般眼睁睁看著他,一步一步
    消失在雾中,离我愈来愈远……
    温玉,别在离开我。
    
    “温……”
    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似的,呼吸也不通畅,脖颈很疼……
    耳畔是湿热的呼吸声,“卿儿,你在想谁。”
    恍惚的睁开眼,视线中一片模糊,似雪般的银发散乱在我的枕前,赫然的对上那勾人心魄的红眸,突然间醒了一大半。
    “魅舐……你怎麽在这里。”
    温玉,人呢……
    他闻言,轻扬眉,又凑近了我一些,“这是我的练功室,我当然在这儿。”
    练功室?!我震惊的支著身子起来,环顾四周。耳侧传来那人湿热的气息,我一颤,不由经意往後挪著身子,背靠在了墙壁上,这儿不似石室那般昏暗,却有股寒入骨子里的凉意从壁上渗了进来,很冷,比冰窖里还冷。
    “卿儿,你知道麽,”他逼近我,一个翻身便覆在我身上,修长的手轻柔的抚过我的脖颈,暧昧的停在我最脆弱的地方,“卿儿,你唤了温玉这个名字一整夜。他,是谁。”
    心陡然一颤,脑海里又浮现那个旧衫飘飘,风姿翩跹的人,在巷里看到的是温玉,不会错的,他明明离我那麽近,可是,一醒来,却又离我这般的远。
    若不是,那时魅舐的出现,或许……
    那流连在脖上的手徒然微使劲,一阵窒息,我闷哼著。
    魅舐红眸微眯,妖惑到了极致的脸缓缓贴著我的,也不由地将手中的力道减轻,他神情复杂的望著我讥讽道,“我真得很想知道,除了神官、乾王、赝狄、虞嫿还有……谁……让你这般念念不忘。”
    一时间不由得心浮气躁,冷冷挥开他的手,“反正不会是你。放我走。”
    
    “我一直很奇怪,是什麽样的女子能让我的蛊王爱得这般痴迷,令凤国神官,乾王为你倒戈灭玄……为什麽巽王不杀你,反而让我不再插手後翎的事,为什麽你能医治好梓泉大人的病,为什麽短短几日内,你们就能用奇怪的神语通情报……卿儿,你身上太多的秘密了。”
    
    “你不是也没在巽国大殿揭开的我身份了。”
    
    “是……我只是想看你有什麽能耐,为什麽明明逃出了,把我的左使者拐跑了,却还依旧潜进巽国。”
    
    原来,这个人一直在留意我的一举一动。
    什麽都没逃出他的掌控。
    
    冷冷一笑,我直视著他的眼,干脆挑明了说,“魅舐,你是最好放了我。如今私自虏我,巽王是不会放过你。”起码梓泉会拚了命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吵著他的君王把我找回来的。
    他冰凉的手抚上我的脸颊,缓缓向下,勾著我的下巴,笑得纵情,“我倒是忘了……你的相好还多了梓泉大人,怎麽巽王也成了你的裙下之臣了麽。”他突然红眸里闪过一丝骛冷,勾唇轻笑,“……我魅舐从不真正听命於谁,如今我找到自己要的女人,何必还听那君王的吩咐。”
    我的女人,
    如今我找到自己要的女人。
    一身鸡皮疙瘩。
    哼,迟早狐狸、诗楠、梓泉他们会找到你的暗刹嗜……呸……
    下巴被他捏住了,被迫抬起直视他,“卿儿……我的石室,已经被你的神官大人救走赝狄时给毁了,如今他们定是找不到这儿的。”他半闭著眼,凑近摩挲著我的脸,嘴角勾著极冷的笑意,“你死了心吧。”
    
    看来这次魅舐是真的不会轻易放手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