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6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66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35 热度:10
边,专注的望著榻上的人儿,手也顺势摸上的她的脸,皮肤如霜雪,弹指可破,可却苍白得无一丝血色。
    “嗯……”
    一声轻吟从她嘴里倾泻而出,霁雪微欠身,忙缩手,恍神中却对上了她的眸子,那微朦胧的,却如寒泉般令人舒畅的眸子。
    
    “湮儿,醒了麽,来喝些药。”他展著手臂,环上她的腰,稍用力,她便乖顺的倚在他怀里,似乎还没睡醒,神情恍惚的望著他,霁雪忍著笑意,心情极好的,将碗搁在嘴边吹散热气,微尝了一下,便哄著怀里的人喝下药汁,湮儿向来不怕苦,可是却还是怕她苦著了,天没亮他便去附近的崖上摘了一些药草,掺了一些甜草茎汁进去。
    “……糖水,好喝,我还要。”
    
    他无奈的笑了,拾起袖子体贴入微的把卿湮嘴角的药汁擦去,“乖,药吃多了不好,你的蛊毒才除去不能喝太多。”
    她恍若未闻,只是依偎在他怀里,扯著他的衣袍,喃喃的耍赖要糖吃。
    霁雪身子一颤,俯身将她搂在怀里,细细安抚著,明眸里满是伤痛。
    
    卿湮这回中的蛊毒极阴狠,又被人用内力强行抹去了记忆,自那晚他从魅舐手中将她夺走後,她便时好时坏,虽说取蛊毒对他来说并不难,可是血蛊与魅舐的“摄心夺魂笑”带给她极重的内伤,如今二者混在一起,便让湮儿心智迷乱,有时便像是懵懂的孩童。
    
    如今,只有用那个法子了……
    湮儿目前还懵懵懂懂的,虽然用那个方法,不一定能会恢复记忆,不过一周内便能医好她的心智。
    只要她好,便好……
    
    晌午
    桌上摆了几碟清淡的小菜,醋溜土豆丝、冬瓜豆腐盅、红烧糖鲤鱼。
    卿湮两手放在膝盖上,乖乖的坐著等,眼神特馋的望著霁雪,手中的箸捻得特紧……
    霁雪看在眼里,心像被刺硌著,很疼,“湮儿,吃吧……等会儿凉了。”
    她闻言,埋头,箸也不会握,就往嘴里扒著吃的,油蹭得脸上脏兮兮的。
    
    她喜欢,她喜欢吃他做的东西,
    他是第一次做,她却吃的这麽开心……很想给她做好吃的,可是她却不能吃得太油腻……这麽弱,可他却不能给她补身体。
    “慢些吃,别噎著了。”
    
    “你……吃……也吃。”
    湮儿抬著头,含含糊糊地说著,望了他一眼,眼睛笑得月牙似的。
    霁雪身子一颤,脸容不再沈静闲雅,执著碗的手微抖著,半晌才颔首,吃著饭。
    她,眼中有他了。
    这一日,她不是昏迷,就是浑浑噩噩,谁也不搭理,如今她唤他一起吃,若一直就这麽过下去,那该多好。
    
    反正不论如何,他,淳阳霁雪都要把她的病医好,不惜一切代价。
    
    
    融融月光,洒在院落里,疏疏淡淡的微风拂过梨花,一片清冽的花香。
    霁雪席地而坐,白衣胜雪,宛若西天衲子降落凡尘,他倚著梨树,松松垮垮的褪下一半衣袍,里面著著件浅色单衣,透明的月光非常柔和,他微闭著双目,疾速的点了身上的几处穴道,喝了口那碗搁在青石上的药,双手微合,又瞬间变幻手势,似莲花绽放,指尖莹红,他展著手臂,用二指搁在已空的药碗上面,不久清脆的声响,一滴一滴敲入碗中,那是带著浓郁的药香的血,殷红亦醒目。
    
    淡淡的梨花香,在空中散开,霁雪双目微闭,脸庞清新俊逸,随著碗中那节奏有序的水滴声,他的脸色愈发苍白,风徐徐的吹著,他的发簪突然坠下,发丝凌乱散开,在风中飞扬,梨花漫天飘落,却有几处发梢漾在花瓣中,颜色很淡很淡……淡到几乎褪成白发。
    
    几时辰後,他扶著树踉跄的起身,极宝贵的捧著那碗药,来到竹屋前,昏黄的灯从屋里映射出来,他迟疑一下,将碗搁了,慌手慌脚的把头发挽起来,用簪子一别,把袍子抚顺,继而端著碗进了屋。
    
    “湮儿,来吃药了。”
    木榻上寂静极了,没有动静,细微的呼吸声从被褥里传来。
    他轻笑著,缓缓坐到榻边,俯身抚上她的脸,指尖修长,细细摩挲著。
    
    庭院的竹子簌簌作响,梨花渐渐飘香。
    一声叹息化作低吟,没入风中。
    他端著药,仰头喝著,继而俯身,轻柔万分的注入她的嘴里……她在梦中低吟著,药汁撒了不少,可他却玉容含笑,不舍得唤醒她。
    
    
    ──────────────────────────────
    
    清晨的阳光洒在窗棂上,投在那有些倦惫却风采不减的面庞上,霁雪趴在木榻上守著卿湮安静的睡著。
    一只纤细莹润的手,带著试探的意味,抚上了那个脸,轻柔怕吵醒他似的。
    这个人长得神仙似的,真美……
    卿湮躺在床上,侧著脸,静静的望著,蹙眉像是忆著什麽,脑子里却空空如也。
    “湮儿,你醒了?想吃什麽,我去做。”
    
    手被他轻柔地握住,那个神仙一般的美男明眸温柔的望著她,她只觉呼吸一窒,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什麽事很重要,却……却忘了,她迟疑的问,“……这是在哪儿?”
    “是竹屋。”他的手发颤的拂过她的脸,压著声音说,“你才清醒没多久,不要去多想。”
    我叫湮儿?
    她犹豫望著他,偏著头,咬唇说,“……你,是谁。”
    神仙哥哥沈静闲雅极了,虽然容色不变,但是眼眸中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似的,只是笑了笑,却动人之极,他缓缓启唇,“我是你相公。”
    

  ※※※※※※※※※※※※※※※※※※※※※※※※※※※※※※※※※※※※※※※※※

  [下]

  溪水潺潺,水花拍打声,欢声笑语,
    白月袍浸湿,浮在在水中,卿湮蹲在溪边,撸著袖子,手肘往脸上一蹭,胡乱的擦著脸。
    三四个挽著发髻的清秀妇人,往这边瞥一眼,笑呵呵的道,“霁家小娘子怎麽一人出来了,你相公呢?”
    卿湮撩起湿透的衣袍,展在青石板上,槌了几下,“偷溜出来的,没让他知道。”
    “呦,这怎麽成呢……万一急了可怎麽办。”
    “是,话说回来,霁公子的医术可真高超,上回愣是把路边一个垂死的人给救活了,还分文不收,这麽好的相公可急不得,万一急坏了,把你休了可了不得。”
    “对对对,早些回屋吧,这衣裳大姐给你洗了。”
    
    这……
    卿湮蹲在溪旁,揪著衣裳,有点不知所措的望著那个好心肠的大姐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手中夺去自家相公的衣裳……
    咬唇,别扭的望一眼,那湿漉漉的单薄袍子,
    其实,她想亲自洗。
    
    风徐徐的吹著,若有似无淡淡的梨花香,弥漫开来,溪边突然安静下来,那三两群聚在一起的妇人噤音,怔愣的望著远处。
    卿湮起身,胡乱把手中的水擦在身上,侧身望去。
    远远的,一席修长的身子,站在柳树荫下,弱柳随风飘摇,衣袂轻摆,态拟若仙。
    这样的清秀俊雅,直不象人世间会有的。
    
    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充斥而来,卿湮不自觉的挺直了小腰杆。
    那仙子般的人儿立在弱柳下,不理会周围的骚动,专注的望著她,继而徐徐走了过来。
    “湮儿,怎麽一人跑出来了,手这麽凉。”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抚上她的,温暖极了,他轻笑“这破衣衫我来洗便好了。”
    这衣衫我来洗便好了,我来洗我来洗我来洗。
    听听……都来听听……多好地相公啊。
    这感性的声音象仿若天籁,又象是清泉,从耳中一直流进人的心中。
    
    霁雪走上前,从那呆若木鸡的大姐手里取回衣衫,收好,想了一会儿,蹲在地上用自己的袍子细细的擦著湮儿的手,他肩膀微抖,咳了一会儿,嗔道,“这麽凉的水,当心身子又发病。”他起身,小心的捂著她的手,弄热乎了,才缓缓搂著卿湮的腰,两人神仙眷侣一般,消失在一排柳树荫下。
    
    “多好的相公啊,这般体贴,又俊俏,神仙一般。”
    “可惜这般年华就早早白了发……”
    那些洗衣妇们叹息一片,话语淹没在槌衣服的声响和潺潺的溪水中。
    
    
    鸟鸣花香,庭院深深,杨柳郁郁。
    竹屋里异常雅致,窗上糊著莹白的纱,外面风吹叶动之声簌簌悉悉。
    卿湮低著头,怯怯的瞟一眼,伫立在床前身形单薄的美男,呐呐的唤了一声,“相公。”
    他不理会。
    她探出一只手,犹豫的扯著他的衣衫下摆,晃啊晃的,“相公,不要不理湮儿。”
    他充耳未闻,端起搁在床边的茶,细细品著。
    啊啊啊啊
    抓头……该怎麽下手,郁闷至极的湮儿手足无措,这,这不知道他生什麽气啊,该怎麽哄。
    气我擅自出门?
    我这还不是为相公洗衣裳麽。
    他到底在气什麽……不懂哇……抓头。
    
    噗嗤,
    一声轻笑从那薄唇中吐出。
    “湮儿虽然忘了一些事,咳……可这小习性却没改。”一双手探出来,稳稳得抓住那胡乱抓的手,继而帮她理了理稍乱的发鬓,他望著她笑得有些弱,“这些东西不能随便赠人,湮儿要好生收著,不然将来会後悔。”
    
    一块玉佩,莹白透泽,龙首凤翎、凤头龙尾互为相交,摊在卿湮的手中,隐隐透著寒气,
    卿湮怔愣的望著,突然手中还温温发热的玉突然通体散发麻麻的电流,一股莫名的炽热感与寒气交织著慢慢流入手中,胸口闷闷的……她身子一颤,撒手就想抛了它,却被霁雪稳稳的握著,手不能动弹。
    这玉不是送给了隔壁王二婶他媳妇的小姑子了麽,怎麽又回到了相公这儿了。
    做贼心虚的瞟一眼,他淡定闲雅,脸上看不出什麽表情。
    叹一口气,卿湮极不情愿的将玉揣在怀里。
    
    “湮儿,这块玉你很珍视,若是丢了,以後忆起来你会怨我的。”
    “如是相公以前送的,我便收好,若不是丢了便丢了,相公这般好,湮儿不会为这一小块玉而怨相公的……”
    淡淡的梨花香,拂过鼻尖,他衣袂轻摆,俯身紧紧将她拥在怀里,身子发颤,袍衫翩跹。
    “相公,你怎麽了?”
    他沈寂,若有似无的气息拂过她的颈,他缓缓抬头,忧伤凄凉,“虽然此刻你说的话不能当真,不过……这就够了。”
    啊,怒,
    谁说不能当真,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说。
    相公,你别这麽抱著湮儿,我……我饿了,咱家啥时开饭啊……
    卿湮斜一眼,抱她抱得正起劲的相公,继而吞吞口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