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69-《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69
《《后湮宫》》

分节阅读_69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85 热度:9
他的脸……如此的熟悉……他的睫毛抖著,在我指下的蓝蝶也轻轻颤著……
    
    胸很闷,像是喘不过气来似的,头很疼,怀里的玉佩烫得我更疼……
    一幕幕往事掠过脑海,浮光掠影,让人避之不及。
    
    他说,卿儿,你忘了我麽。
    他说,卿儿,快些醒,他们说你活不了,可是我会让你醒的……你不舍得离开我的,对麽……
    他说,还有三日,就算魂怀,我也要生下你,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一抹轻愁,一抹感伤,更多的无言,
    眼睛胀涩得难受,我单膝跪在地上,枕著榻,痴痴的望著他的脸,一遍又一遍,像是永远也望不够似的。
    他似乎感觉了什麽,缓缓睁开眼,明眸中有著疑惑有著不解,宠溺却更多……这个人,像是我做什麽都能接受,这般温柔似水。“湮儿,你……”
    
    只稍一句话,便让我泪流不止,狠狠地用袖子擦脸,我恶声恶气的说,“为什麽不唤我,卿儿……”
    为什麽,不告诉我,你回来了。
    为什麽要躲我。
    若是我忆不起来,你打算一辈子扮霁雪来哄我麽。
    
    他一怔,低头琢磨著我的话,猛然一惊,凝眸期待却有些不确信的望著我,眼神这个柔情这个缠绵……
    “卿儿,卿儿……你,想起来了麽。”
    我仰著头,虽是笑著,却被泪湿了一脸,“都想起来了。”
    他望著我有些痴了,抬著手移动想抚上我的脸,倏然,像是想起什麽似的,最终却颓废的落下。
    原本以为他会抱著我,可是他却後退一步,面庞浮现凄凉,身形踉跄,那麽的彷徨无助,低声喃喃道,“不……不……为什麽,原想唤起你的记忆你却忘了我,如今不想让你忆起什麽,你却忆起。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可是上苍为什麽这般绝……”
    
    我睁大眼,张合嘴,却发不出声,只是尝到酸涩的泪。
    徒然的望著,他一步一步後退,无助的倚靠在门处。
    
    这个人曾说,卿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曾这般认真的说,卿儿,你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
    
    
    如今他却一味的後退,甚至想逃。
    
    他这是什麽意思……
    一直避著我,却在我失忆的时候这般陪著我……如今,想起了一切,却想丢下我溜掉。
    
    我抽一口气,心一横,死死的抱著他的腰,用尽力气。
    如今遇到了,不能让你再从我眼中逃走,“为什麽,你明明是温玉,为什麽……”
    为什麽要走。
    他身子一颤,止不住地抖,无声……却带著难言的哀伤悲绝。他缓缓开口,声音清醉却带著令人窒息的凄凉,“卿儿,我已不是原来的温玉了。”
    
    “我知道,可是……别离开我。”
    你为了我,成为後翎,一直这般守在我身边……是男是女亦无所谓,真的……温玉也好,後翎也好,一切都不重要。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一起慢慢变老,老得再也走不动了,再一起窝在榻上抱成一团啃吃的。
    
    “卿儿,放手。”他扳开我的手,舍不得用力,却亦坚决。
    我咬牙,狠狠瞪著他,眼眶红红的……
    不放,你这死人,把我生下来却又想把我推开。
    
    风徐徐的拂过,窗外弱柳摇曳,柳絮纷飞。
    倏然,花香袭过,一片寂静。他由我这般抱著,伫立在窗前,白袍翩跹,面庞浮现一丝复杂的神情,恍惚的笑绽放,让人心驰梦移。他痴痴的望著我,舒一口气,沈寂了很久,像是倾尽所有气力,低哑的开了口,“我,活不了多久了。”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

  沈思前事,还似人生一场梦。
    他说,他活不了多久了。
    
    三更惊醒,纵然吓了一身冷汗。我侧头望去榻边凌乱空余一枕,人已无了踪影。於是匆促揽衣下榻,急急去找。
    
    竹屋外,他独坐,雪发如今已青丝飞扬,他斜抱著酒,面庞已有醉意,一种凄凉,十分憔悴。
    虽已是春末秋初之际,但夜半的风,寒气十足。
    他合著眼,止不住咳嗽,肩膀颤著,令人心疼不已。
    
    曾以为,找到温玉,便能和睦幸福的过日子。
    谁知,会是此番无奈的结局。
    
    叹一口气,无声的走到他身旁,拥著他,柔情百千。
    他浑身一颤,却并没睁眼,只是伸手回搂著我,放松自己的身子。
    深夜稀云相伴月明中,竹林簌簌作响。
    依稀可闻的冷香,恍若一声的叹息,二人皆无语。此刻彼此间的温暖掺更是催人断肠。
    
    这几日,温玉的身子愈发不行了,他虽不说但我知道他的病根定是由我而起。
    虽然前世的记忆还未完全苏醒,不过我知道魂怀者是虚弱,更何况他那会儿还是男子之身,为了救我,这几年在後湮宫里怕是把身子折腾得愈发残破不堪……如今,却任我胡来欺负他,那一夜,或许是因为那一夜他才变回男儿身,若是知道後翎便是温玉,我是死也不会这般做的。
    伤了他,却还离开他。
    让他拖著病怏怏的身子颠沛流离,逃著过日子。
    
    若是後湮宫没灭,我若是一直陪著他,说不定他的身子还能调理好。
    如今,怕是一切都晚了。
    温玉,告诉我,
    我该怎麽做才能保住你的命。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我与他终究是何种孽缘。
    十年梦屈指堪惊,如今梦醒了却依旧无能为力。
    他肩轻颤,似乎在咳却忍著不出声,我搂著他,却触到袖襟上隐约有著湿痕,於是不觉便有一些恍神,手指轻轻拂过他的面庞,一寸寸摸索,这般美好的一个人,若是要用我的命换他的,我也甘之如饴。
    他秀眉紧蹙,似乎在忍受著某种难言的痛苦,咳嗽数声,缓过气来,然後睁眼望著我,明眸中温情脉脉水悠悠,他那麽专注地望著,迟疑了片刻终究是轻声说道,“卿儿,答应我……若是我哪天去了……好好活著,与他们一起。”
    我一愣,轻轻应允,“好。”
    傻相公,你若死了……我是不会独活的,你会死麽?
    纵然是,我也不会让你如愿的,知道麽……你是如何救我的,我便要如何救你。
    手被他牢牢握住,掐得我很疼,我却只是温柔的笑著,用尽我所有的气力。心伤得很疼,可是我却要绽放绝世的笑容,因为我要让他知道我爱他一如前世。
    
    “魂怀之术是不能用反复用的。”他若有所思往我一眼,笑得虚弱,神色却依旧云淡风清,视线似乎是穿过我遥遥望著远方的某一处,“我知道你在想什麽,知道麽……我自己施了魂怀生了你,便再也没人能将我魂怀了,因为我已经少了最重要的东西……”
    骗子,为什麽我一直不曾听说过。
    魂怀之人不能……
     
    我紧紧攥著他的袖袍,盯著他,“你少了什麽……”
    “心。”他望著我一本正经,肩膀抖动,咳嗽片刻说,“三魂七魄,我便将自己生魂与爱、喜、欲三魄分了些给你,若是死了,它们便归你了。我逝去时便若没了心的人,该如何被他人魂怀。”
    “你……”我傻了似的,“我还给你。”
    他沈笑,将我用在怀里,那麽的温柔,“别说傻话,哪有说还就能还的……卿儿,我心甘情愿的,我把它都给了你,所以替我活下去。”
    
    为他活下去……
    “卿儿,”他望著竹林那一处道,有片刻的恍惚,“霁雪与我长得一般模样,若是我走了,他也能代我陪在你身边,你该不会寂寞了。”
    怎麽能这麽说,太伤人了。
    这对三人都不公平不是麽,温玉你太看轻我了。
    “你是你,他是他……你们二人是不同的人,为何要这麽说,温玉你生生世世都该是我的相公。”
    他身子一颤,专注的有些痴了的看著我,眼睛里隐隐有水光。
    “你能这般说便够了,我怕会舍不得丢下你。”
    舍不得,那便不走……
    陪我,别丢下我。
    
    “霁雪与弥儿都在竹林里住著,弘氰他们怕是也闻讯快赶过来了……或许他们已经到了也说不定,只怕是想让我们单独待一会儿,你瞧他们都知道我时日不多了。咳咳……”
    他的气息愈发微弱,却不大正经的开著玩笑,我知道他这般做是想令我分神,怕我担忧,可是更让我心都揪起来了。
    
    “卿儿,虽然你忆不起前世,不过我还是想说……以前是我对不住你,本想补偿,却愈发无力。”
    温玉,别说了。
    ……歇息一会儿,别累乏了。
    他这样子,倒像是临终托付一般,让人心惊。
    “好,不说。”他倚在我身旁,搂紧我,身子却凉得让人心颤,“陪……我一会儿。”
    “温玉,冷麽,我们回屋里吧。”我呐呐地说,却见他面庞浮现一丝病态的红晕,除此之外面色看上去没一丁点的血色,但却丝毫无损於他清秀俊美的模样。
    “我想再多处一会儿,卿儿。”
    “嗯。”
    他轻笑,舒一口气,席地而坐倚著我有些虚弱的坐在竹屋前,头枕在我的肩上,合著眼,气若游丝,面庞却浮现安静的笑意。
    
    有一丝不安,却只能默默的守著他。
    一夜聆风,不知不觉天边破晓,四周苍翠的山上升腾起缕缕烟雾,清风徐徐而来,万籁唯余竹声。湖边的柳枝摇曳,簌簌作响,一丝柳,一寸柔情。我不觉看痴了。
    
    “温玉,醒醒,卯时了。”
    他纹丝不动,头倚在我肩头,凌乱的青丝垂了一地。
    “温玉……”
    柳絮纷落在他的席地的长发上,白月袍下的身子冰凉,那麽……
    我一时慌了神,心怦怦直跳,脑子里也昏沈沈的,手足无措。
    

    天地间一片静寂,唯有冷香,清冽逼人。
    远处,竹林深中,一个欣长的身影伫立著,他的衣袂被风吹得飘荡翻飞,默默不言语,只是静静的望著这一切。
    他沈寂片刻,便缓缓而至,脚步踏在枯枝散叶上,簌簌作响。
    他一脸凄然,发簪被风吹得徒然掉在地上,雪发顷刻间散乱,披了一肩,他却不顾,只是望著我与我怀里的人,目如秋水哀怨凄凉。
    他是,
    醇阳霁雪。
    
    人生弹指事成空,回想往事忆断肠。
    我浑浑噩噩,什麽也不大记得,再次清醒时便已身处竹屋。
    我虚弱的坐在地上,身子软绵绵的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