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73-《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7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7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20 热度:8
    
    戌时。
    “这是主公的衣物,他吩咐,以後就你近身伺候他,主公虽然脾性好,但也不能恼了他。”一个侍人小心翼翼的将折叠好的袍子递给我。
    月牙白的袍子,质料极好,滑得很如水一般,本是凉凉的,可是拿捏著却很暖和,淡淡的清香依稀可闻,我恭恭敬敬的捧著它走了一段,见四处无人,忍不住埋头,轻嗅著,笑眯了眼。
    
    轻叩门,
    没人应答,径自进了殿。
    
    远远的,便见他卧在竹榻上,内室里纱帐低垂,长长的幕穗映在宫灯下,影子斜斜的。他侧卧著,一只手枕在头下,露在外头,长长的青丝散了一枕,面庞闲雅,呼吸细沈。
    他睡得很安静,眼睛闭著,宫灯憧憧,他的脸庞也忽明忽暗。
    我有些恍惚,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在竹榻前蹲下身来。
    
    他的衣袍束得很工整,或许是睡得熟的缘故,下摆有些散乱,腰间的玉佩络缨也垂到榻边,滑凉的布料有一角垂在地上。
    这麽大的人了,睡觉也忘了盖被褥。
    
    曾记得以前他说,卿儿该如何是好,睡觉也不安分,又踢被子又打人,这世上除了我谁还敢要你……
    那会儿他还会搂著我,坐在木榻上自顾自地说,虽然我时日不多,今儿个也管不著这麽多了,有几日我便要搂你几日,免得你这小家夥夜里又闹腾,平白无故的著凉,落了病根。
    那时候他笑得安静,那得意样儿,似乎我离了他便会丢了魂儿……似乎他自己睡觉比我安静,规规矩矩的不会踢被子。
    不过现在瞧来,我与他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我叹一口气,把落在地上的衣捻好,慢慢细细的做著,做著他曾经为我做的事儿。
    把他身上凌乱的东西收捡好。
    他的周身并没有被褥,只好将手中的白月袍轻轻的搭在他的身上。
    
    我趴在榻边注视著他,痴望著……
    犹豫的探出手,还未触及他的脸庞,便硬生生的止住了。
    如今,看一眼,便少一眼。
    怕是,等他醒了,便不能这般肆无忌惮的凝视他的面庞。
    
    温玉……
    告诉我,我该如何是好。
    原本不该奢求太多的,那一世你是我的,这一世你却还不认识我。
    这一天我一直叮嘱自己,不该这般性急,慢些来,最起码你还活著,活得好好的。
    对我来说,这便够了……
    
    一滴泪,溅在他的衣袍上,水润。
    手背上也落了一滴。
    我侧身,慌忙捂住了嘴,眼泪汹涌的流了出来,沿著脸颊,指间涔涔而落……止也止不住。
    
    温玉……玉……
    我好舍不得,或许一开始我便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
    
    我撸著袖子胡乱的抹去泪,起身,腿上没有力气,在榻边滑了一下,身体便扑向在竹榻……
    离他的脸庞越来越近了。
    他倏然睁开,明眸清醒。
    一片昏天暗地的,徒然腰间一紧,我便被他搂在怀里,他俯在我身上,呼吸沈稳,我被惊到了,想挣扎,却发现双手被他束缚撑在头顶。
    
    他缓缓启唇,“你一人在我榻边弄这麽大动静……还真有趣了……”

    我愣住了,手脚也忘了挣扎,
    他的面庞美好极了,此时却离我很近,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眸专注的盯著我,呼出的沈稳的气息也拂在我脸颊上,令人没来由的胸口一窒,我的心跳得很快,砰砰作响,手心也全是汗。
    
    他俯身定定的望著我,忽然探手出一只手捧著我的脸,细细的看著,我一惊,怯怯的侧头想躲开,身子却被他牢牢压著,挣扎中他那席如瀑布般的青丝,凌乱的撒了我一身,淡淡的花香萦绕在周身,他那秀雅惊人的眉宇面貌,那微抿的嘴角在暗淡的灯光下显得这般柔和似水,让人忍不住叹息。我不免有些痴了,傻傻的盯著他不经意滑下肩头的白月袍,柔软的料子,心里某一处轻柔身子放松开来。
    “还满意麽……要不要我再褪下袍,让你看个仔细。”
    他面庞沈静,作势拉开腰间的云绣带,我慌乱的撇开头,臊得面红耳赤,虚著眼……东望望,西望望。
    他嘴角似笑非笑,俯身一用力,我那被他禁锢住的手一疼,身子便滑下了几寸,背部被榻硌得生疼,衣袍也由於拖力掀至腰侧,下身凉凉的著实让人不舒服。
    
    他,这是怎麽了……
    
    唇上一热,我徒然睁著眼,他的脸离我这般近,那长睫毛,那温柔的动作,甜腻软棉的触感……让人这般的怀念。
    
    他为什麽要吻我。
    管他呢,
    就算这是梦,请别让我醒来……
    
    我倏然身子一僵,他的手正缓缓顺著我滑至腰间的衣袍,抚上肌肤,探向腿间,勾著手指挑开里面的亵裤……我咬牙,侧头,悄然放松身子。
    
    突然他的动作停下了,我吃惊的抬眼望他。
    他附身注视我的眼眸毫无任何情欲,眼睛亮的很,讥讽。
    “你就这麽想爬上我的床麽。”
    什麽……
    
    他就这麽压著我,高高在上,乜斜一眼,轻扫过我已凌乱的衣袍和布满红晕的肌肤,一丝厌恶和讥诮沈不言而喻,“先是落水,继而说自己是卿湮,如今半夜又悄无声息的爬上我的床……你到底想打什麽主意,未必也和他们一般想要长生不老方?”
    
    我脸色惨白,攥紧手,平躺著,震惊的望著俯身在我上方的那个男人,我穷极一生放弃一切只为与他相逢,却遭遇这般对待。
    他到底还要伤我多深,才肯作罢。
    我倔强的望著他,努力忍著心头涌上的酸楚,“长生不老方我不希罕。”
    一世轮回已经够了,与你相恋便能让我伤痕累累。
    漫漫人生,若是当真长生不老,就该被让你伤到尸骨无存了。
    娘的……
    早知当初,死了就好,不用受这气了。
    他好脾气的一笑,抬起手,修长的食指绕了一个花式样,莹莹的发著光随即便点上了我的额,
    咦……
    我浑身一僵动弹不了。
    死温玉你对我做了什麽,这一世你拽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施了法,娘的,嘴巴也动不了,你是想让我挺尸作哑巴麽。
    
    他侧身,用手撑著头,另一只手慢慢顺著我的脸,滑下,指尖轻柔,却令人感到心寒到了极致。
    他温雅的笑著,似薄雾中的月华,这般似幻似真,遥不可及。
    笑意却迟迟未入眼。
    
    “凡人往往都不老实,嘴里光是说著心里头又是另一个想法……其实,或许读心术能有些用处,不过……”他融融生光的面庞上,一片平静柔和,“不过我嫌你脏,碰都不想碰。”
    一直以为温玉神仙一般,与世无争,谦谦君子一个,原来他说话也能这般刻薄。
    
    “知道麽……”他虽说是不碰我,却还是轻抚上我的脸,一寸一寸的摩挲著,“你说你是卿湮,曾不觉得,不过今日里看来你确实和那贱人很像,她可以为了长生不老术爬上我的床,也可以毫无顾忌的上任何人的床,今晚我也不正撞见你们滚成一团了麽。”
    
    不是,那不是卿湮……
    我才是。
    温玉与卿湮前是不是应该是相爱著的麽,他却说她贱人……
    为什麽会这样。
    
    他呼吸轻柔,拂在我耳边瘙痒极了,“很难以置信是麽,南纳神裔族派我与凡界最大王朝乾国通婚也不过半月,卿湮与我相识也不过十几日,可却有这麽多人冒充她,长生不老……”他嗤笑,声音也清冷了不少,“和我睡了便能长生不老,她试过了,你要不要也试一遍。”
    
    南纳神裔与凡界最大王朝乾国通婚?
    卿湮与他相识也不过十几日?
    温玉是南纳人不会错的,那这麽说来,卿湮前世是乾国人?可卿湮却有南纳人的血统……
    他们是因为通婚才在一起的?
    
    脑袋很晕,一时间也回不了神。以前温玉很少和我提起前世的事情,我只知道他待我很好,如今却有这麽多疑问无法解开。
    看来在乾国那会儿,诗楠在密室中与我说的话是没错的了,传闻……卿湮是天命女,与乾王同父异母……是半个南纳人……
    一个冷颤,浑身直哆嗦,人也精神了不少。
    低头,却发现衣袍被一件件解开,褪下。
    温玉……他在干什麽……

    他撑著手,俯身在上高高的睨视著我,眼神中的冰凉冻得我心头一窒。
    他玉容含笑,轻抬手指尖一勾便挑去我的亵衣,前襟敞开,轻柔的料子如水般泄了下来,我只觉得很冷,很寒……
    明眸里那不是我所熟悉的情愫,昔日的温情不再,只有冷淡和无谓。
    我闭上眼睛,想撇过头不去望他,可是身子僵得仿若不是自己的一般,浑身上下连发抖的力气也使不出来。
    
    温玉,温尔如玉。
    曾经那般的珍惜我,如今怕是当我如草芥,或许……在他心中草芥都比我好,起码它比我干净。
    “你在想什麽,愿望不是要达成了麽,想闭著眼睛被我抱麽。”
    很疼,下巴被他抬起。
    他语气平稳沈静,可是却让听著却让我感到一股无名的不安。
    
    曾经他吻我,总会俯身,修长的手指轻轻擦我的脸颊,笑得那般和煦温柔,不语含情,低头轻柔的碰著我的唇,眉梢里都是满得要溢出来的宠溺。
    曾经他是後翎的那会儿,也只是躲在林中,遥遥的望著我和她男宠两两相依,偶尔她也会从树林中款款而来,挥手屏退他们,趁人不注意悄然在我脸上印上一个浅吻,既而装作无事,随意挥去衣裙上的灰尘,该忙的忙活去了。以至有段时期我惊吓过度,遇著她我便捂著脸落荒而逃,後来她恼了,叉著腰,一本正经的说,我女儿吃我宠男的豆腐,难道我就不能吃回本麽。
    那时候,还觉得这人疯了,
    连自家女儿都不放过。
    後来,才知道……
    原来,一直不知的是我,那时候他望著我与其他男人在一起,一定很难受,怪不得忍不住会做出这乱仑的举动。
    
    如今……
    如今他的记忆里没有我们的往昔,他的吻不再温柔,不再小心翼翼。
    同样的一个人,同样的动作。
    却给予的不是甜蜜,而是让人心寒摧心断肠的伤痛。
    
    “你又在神游了,在我身下还不安分,卿湮可比你专心得多了,也比你会讨好我。”他呼吸很沈稳,眼眸也很清明,定定得看著我,他手劲很大,双腿被他硬生生分来,这近似蛮横的动作可与温柔的口气一点也不相衬,“若你不是为了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