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7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7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30 热度:14
生不老方,那到底是为了什麽而来。”
    为了什麽……
    前世今生,遥遥相隔。
    阴错阳差,此番我闯入你的前生,也不过为了一个字。
    曾以为生与死,便是最远的距离。
    如今才知……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仰在榻上,浑身无力,眼神几近痴迷的望著眼前这个云淡风清,嫡臣仙子般的男子,他虽已经褪去了大半的衣服,可却仍眼神清冷的望著我,我不禁苦笑。
    温玉,你知道麽,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早已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
    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他脸色苍白,抓著我的手徒然一惊,像是被吓著似的,徒然松开了原本握著我的手,隐约可见依稀光晕从他手中散去,他眼神复杂的望著我,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他面庞沈稳可手却有些微抖。
    “你……”
    他迟疑地开口,却噤声,倏然起身,袍子也不披便仓皇的推门逃也似的走了。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嗡嗡作响。
    刚是怎麽了,
    我身子麻麻的似乎能动弹了,只是浑身使不上劲,乏力的躺在榻上,回忆著刚才的片断。
    他的举动著实奇怪,让我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脑子里浮光掠影,耳边响起他先前对我所说的话。
    凡人往往都不老实,嘴里光是说著心里头又是另一个想法……
    其实,或许读心术能有些用处,不过……
    不过我嫌你脏,碰都不想碰。
    
    读心术……
    我一激灵坐起身来,
    刚刚他那话激怒我,做的那些举动,抱我,只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在我最没堤防的时候对我施展读心术。
    那刚刚他手心隐隐约约的光晕,莫非就是……
    读心术?!!!!!!!
    抓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是什麽时候对我施展的,我心里想了些什麽……他听了多少……
    娘的,我刚刚都想了些什麽,让他衣袍都没来及穿就仓皇逃离了。
    
    我嗤笑,他知道了又如何,如今我连半个南纳人都不是,本该是要死的人,何苦要计较这麽多。
    能呆在他身边遥遥看著他,便是好的了。
    我软绵绵的起身,胡乱穿著衣服,埋头不语,拾起横倒在榻边的靴子,一声不吭得穿著。
    
    衣料细细簌簌的声音,悄然传来。
    一双精巧的绣金鸾的鞋映入我眼前,我诧异的抬眼,颈上一疼,火辣辣的,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第四章

  做了一个梦。
    梦见枕前发丝千般缠绕,温玉平躺著气息沈稳,环著手搭著我的肩,闭目睡得安详。
    榻边诗楠独坐,灯照在他脸上忽明忽暗的,他欠身接过霁雪递过来的一碗药,小心翼翼的喂进我的嘴里,指尖轻柔的抚过我的脸颊,喃喃自语,湮儿,为什麽还不醒……你当真要为了救他,弃我们而去麽……
    弘氰懒散的坐卧在墙角,仰头喝著酒,凤目不时地瞅向榻上的我们,他举止放荡,醉意正浓,面庞止不住忧愁,他踉跄的起身,扶著墙朝我走来,他走得东倒西歪,握在手中的酒壶颓然落地,一声清脆的声响。
    酒壶顷刻间碎成很多块。
    
    刺耳的碎瓷响像是近在咫尺。
    让我徒然间清醒了不少。
    一片黑暗,梦碎了,我只觉乏累得很,明明有知觉却仍睁不开眼,颈上火辣辣的疼。
    身子很轻,像是被人抱住了。
    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那般小心翼翼,这只手的主人似乎像是习武人,掌上有茧,有些干糙。
    
    我这是在哪儿……
    对了,那双精巧的绣金鸾鞋,似乎是有人把我打晕了。
    
    “她近些日子还好麽,为什麽下这麽重的手。”平稳的声音,很好听可是语气中却带著令人不可忽视的威严。
    “她早些时日不慎溺水,似乎是惊吓了,所以连我也记不得了,此番带她来见您怕会反抗所以下手重了些。”娇柔的却也带了些性感的声音,话中的担忧与悔意随处可闻。
    
    抚在脸颊处的手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他的动作愈发轻柔了。
    一声叹息在黑暗中,清晰可辨。
    沈寂了片刻,那人开了口,“她全忘了也好,免得又躲我。倒是你……”他冷哼了一声,“她离去这麽些日子想必一直和你在一起,你倒好,现在才禀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她是你主子,记住你的身份。”
    一阵抽气,细细簌簌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跪地磕头,那娇柔的声音中夹杂著一丝异样的情愫,“是,我一生下来便是伺候她的,不敢有非分之想。”
    
    头被抬起,指轻轻抚上我的唇,他的手有些粗糙,拂过之处都麻麻一片,我大气都不敢出,竖著耳朵听动静。
    突然,温软的东西触到了我的唇上,炙热极了,我吓极了,想挣扎却亦无力,头被他捧住,他的舌便探了进来,滑腻灵巧,一个异物随著他的动作滑进了我的嘴里,我急得汗涔涔的,想把它吐出来,却被他堵著。一声轻笑响起,他的手继而往下滑搂著我的腰,他的舌在我嘴里胡搅蛮缠,突然抵著那东西在我腔里上方一顶,那软软的异物破了,一股苦中夹著酸涩的液体在我嘴里蔓延开来,药味。
    
    我被呛得咳出声来,脑袋昏沈沈的。
    意识慢慢消退,很不舒服,一股热气在胸口蔓延在周身游弋著,渐渐那气像是被禁锢住似的,愈来愈慢,继而消失无处可寻。
    很累……
    隐约中,我听见那人的声音,“许久没吃药,身子受不住了吧,乖……好些睡……我的妹妹。”
    ────────────────────────────
    
    清晨醒来,窗棂处的阳光倾洒了我一身。
    卿湮撑著她那秀气的下巴,坐在榻边望著我笑得这个妖孽。
    “姑娘,该梳洗了。”一个小丫头跪在一旁举著盛满水的琉璃盆,恭敬极了,只是手有些抖,看这架势似乎捧著盆子守著我了很长时间了。
    呃……
    抓头,这是怎麽一回事。
    我记得一开始是在温玉寝宫的,然後被人弄晕了,再後来就做了个怪梦,梦见弘氰、诗楠他们,还梦见我被喂药了,还以为我会死……
    咂吧咂吧嘴,一股药味依稀存留。
    寒……
    不会是梦,我肯定是被人灌药了。
    
    “喝点水漱漱口。”卿湮挽著袖子,嫣然笑著,将搁在榻边的精巧的玉杯递到我唇边。
    我作势乖巧的,含了一口,头一偏也不往准备好的盆里吐,一滴不剩的全都喷在了卿湮的裙摆处,她呼一声,那双精巧的绣金鸾鞋往後缩了缩,浸染湿了一点儿水渍。
    
    “你怎这麽不识抬举,卿湮主子收留你在榻上住了一宿,你倒弄脏了她一身。”小丫头横眉冷竖,气嘟嘟的扁著嘴,剜了我一眼。
    切,哪儿是弄脏了一身。
    最多也是裙摆湿了,小鞋儿被溅著了。
    这个小丫头一点儿也不可爱,还是我的小白弥儿乖巧可人。
    我懒散的起身,俯身捧著水,哗啦啦的洗了个脸,胡乱擦了一把,斜了一眼卿湮,继而伸了个大懒腰,笑眯眯的望著那丫头。 
    “这位小姐姐真是对不住了,我昨夜也不知道是吃了什麽,嘴里腥得难受,这不小心就喷了你主子一身,还有我看你这主子的绣花鞋挺刺眼的。”
    “你……”那丫头气得身子发抖了。
    卿湮那极美的魅眼往我这儿一勾,直盯盯的注视著我也不说话。
    “唉呦,我这不是说这金鸾鞋绣得夺目刺眼麽,这麽精巧的手工,一定是小姐姐你的专为主子绣的了。”我一脸笑意的望著那个脸红的丫头。
    她啐我一口,“姑娘家这麽油腔滑调的,难怪温玉主公昨儿个半夜找了你一宿。”
    
    啊……
    他找我干吗。
    不是昨晚抛开我一个人走了麽。
    幸好他关键时刻把我扔在寝宫,不然我也不会遇到这天大的机密。
    昨夜定是眼前这个妖孽把我弄晕,只是另外男子会是谁……还喂我药吃,虽说我跟随霁雪学了一会儿医术,可这药中所参杂的成分我还真尝不出来,破怪异,这会儿身子也没多大碍。
    
    我虚一眼卿湮,她背对著我,捻著梳妆盒里的簪子一支一支往发鬓插,这柔弱无骨的身子,这媚态,光是这举止间的背影就足够令男人魂牵梦绕了。
    若是昨夜不是一场梦境的话,
    那麽她的存在,与我之间的关系更是一场谜了。
    
    一声清脆的叩门声。
    “卿湮主子,主公唤你去大殿中一趟。”
    “何事?”
    “乾国皇上亲自来仙鸣谷探望您了。”


    卿湮坐在铜镜前打扮著,乜斜我一眼,徐徐起身,纤纤玉指握著我的手,看似握得轻柔力道却恰好,让人无法挣开。“你陪我一起去,温玉找了你大半宿了,这会儿你再不出现他又得责怪我藏匿了你。”
    她笑著伸手理了理云鬓,推我一把,带上门。
    整个动作这叫干净、利索。
    我揉了揉被她握疼的手,一声不吭的跟在她後面,仍忍不住心里骂道,啧啧,这个不男不女忽男忽女的臭人妖。
    
    仙鸣谷的早晨颇宁静,竹林清新,远远的听见水流的声,几缕阳光透著竹叶洒了下来,斑驳的影子,整个谷里此时都弥漫著薄雾,却也隐约可见不远处青山隐在浮云中,几处炫目的光芒透著云层散射了下来,粼粼泛著水的波纹,让人恍若进了仙境。
    咦,等等……
    这透过云层洒下来的这道光,怎麽会泛著粼粼的光。
    莫非……
    卿湮的那个丫头轻手推了我一下,示意我眼睛别乱瞅,低声说,“你们凡人自是不会懂的,仙鸣谷与上界离得很近,那没入云中的是一泓古池,它悬浮在空中,就算是南纳人也只有在主上应允後才能靠近它。”
    呦,来了几日了,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这仙鸣谷还是这麽奇妙的地方。
    只是,这古池有什麽大不了的,哼……
    不知不觉便把心里话也说出口了,那丫头慌手慌脚的捂著我的嘴,神神秘秘的说,“别瞎说,这可是我们南纳族的圣物,此古池能够助修者魂怀。”
    魂怀?!
    短短二字,彻底让我僵住了。
    脑海里浮现著那个孤寂的站在古池里,笑得凄凉的面庞,目如秋水,脉脉浅盈。
    浑身一哆嗦,止不住苦笑。
    原来,这便是那泓古池,如今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