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0-《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0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0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55 热度:7
 最终,还是觉得卧著假寐会比较舒坦。
    结果……舒是舒服了,一睡就睡到了乾国皇宫……
    
    我躺在榻上揉著眼睛,神情恍惚的盯著殿顶的镶金,心里暗想……这该多有钱啊,别人刷墙用白粉,这皇室家族连金粉都不屑用,直接用金块雕刻,若是抠下来,该能换多少大米啊。
    这白花花的米,一定能将我这几日走的路,都铺一遍。
    径自想著,还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耳侧传来沈稳的呼吸,拂来让人瘙痒极了,有点缠绵悱恻的……错觉。
    我一机灵,立马起身,虎视眈眈的望著侧卧在榻上,撑著手望著我笑得颇开怀的诗斓。
    “妹妹,醒了?”
    这一声妹妹,尾音故意拖得很长,余音绕耳,唤得我这个哆嗦,汗毛止不住竖起来,涔得慌.
    我低头不语,瞟一眼被褥下我隐约露出的衣袍,呃……还算好,衣衫服服帖帖挂在身上完整无缺。
    不是我多疑,只是他这个作皇兄的颇没自觉,在仙鸣谷已经见识到了,如今避他就该如同避狼一般。
    他一笑,也不多言语。身子缓缓下榻,龙袍微微荡起水般的纹路,他拉著我的手,漫不经心带著我穿过一个个风景细致如画的走廊。
    他这要带我去哪儿……
    我呐呐的往後缩著手,他却攥得更紧了,手掌干燥,茧硌著我有些疼痛。
    我也没多大兴致,倒是瞅见沿路的侍女、太监们见著我们那个紧张,身子筛糠似的,跪在地上头低得都快著地了。
    奇了,诗斓看起来虽不及诗楠文雅,不过也温柔。
    下人们为何怕他成这样。
    
    一间雅阁
    一盏青铜香炉,徐徐吐著清淡的香。
    太监们低著头,双手恭敬的捧著一盒盒的吃食徐徐走进来,脚步极其轻,一个个动作有序的将盛在小碟子的东西摆了一桌子。
    蜜饯,翡翠糕,冰锦果羹,玲珑孔雀酥……都是精致小巧的小点心。
    “公主,药煎好了。”一个身段玲珑有致的美丽女人,跪在地上,娇笑的望一眼诗斓,再徐徐倾身,恭敬的将一碗碧绿色的药汁用流光溢彩的琉璃碗捧到我面前。
    日光透过窗户射进来,洒在琉璃碗上,碧绿的汤药在里荧荧发著诡异的光,我缩缩脖子,那光衬著那女子捧碗的手,纤纤玉指竟折射著腥红的颜色。
    是人都知道……这碗药就是我著身子维持凡人模样,令温玉误解我的罪魁祸首。
    “我身子无恙,好好的,为何要吃药。”我笑著,推开那女子,“拿下去,我不吃。”
    手间暗暗使了几成力气,可她却丝毫不晃,捧在手中的药碗安然无恙。
    似乎有那麽两下子,这女人又漂亮又懂武功,作个侍女真是糟蹋了。
    与诗斓做一对儿挺不错。
    “妹妹,又调皮了,你身子想来就弱,要是不调理又受不住了。”
    寒一个,这话说反了吧。
    若是我不喝著药,怕是都能在屋檐上窜下跳,轻功、神力都一极棒了。
    “乖一点,药都快凉了。”他向那女人使了个眼色,继而地头噙了一口茶,动作优雅极了。
    “公主,凉了就苦了。”女人望著我笑得这个美啊,看得我人就酥了,美人都开口了不能不领情啊……手就这麽不由自觉地伸了过去……
    其实,她是美人没错,
    我被她电酥了也没错
    所以,人酥了,手自然也不灵活。
    一不留神药没接稳,清脆的声响,琉璃碗碎了好几处,碧绿的药汁撒了一地,她的裙摆也被溅湿了,她慌了,似乎顾不了地上的碎片会扎人,立马磕头。
    声声入耳……
    听得我这个慌,挽著袍子想扶她,“不怪她,我没接住。”
    
    “来人,把这儿清理了,把她拖出去。”诗斓面无表情的望著那个磕得额头青紫的女人,缓慢的放下茶杯,侧身启唇朝身旁的侍卫吩咐著。
    “皇上,饶了臣妾吧。”
    我一愣,没听错吧。
    她说……臣妾?
    这个跪在地上的女人,居然是他的妃嫔?
    他居然让她妃嫔像个侍女一样跪在地上伺候我喝药?!
    三两个侍卫强行按著她,往外拖去,美人儿吓得身子发颤,抖个不停,声音也分外凄凉,“皇上,饶了臣妾……以後一定尽心伺候公主,皇上……”
    记得曾经看著书册还禁不住嗤笑那些女主,个个都心肠好得过了头,偶尔皇上要杀个人,哪怕是女主的死对头,她都会忍不住拜倒在地,情深意切外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恳请皇上开恩。
    如今……
    身临其境,还真有这个冲动。
    况且,她还不是我对头。
    
    “皇兄”我忍不住斜一眼,哭得梨花带泪的美人儿,“放了……”
    “你还真在有事求我的时候才唤我皇兄。”他低头一手托著茶碗,悠闲的捻著盖,轻轻拨划著茶水,轻柔的吹著气,嘴角的笑意愈浓,“没事的时候,诗斓诗斓唤得挺带劲的。”
    寒一个,老兄……
    不是吧,这时候你和我介意这个,明摆著挑旧事与我过不去。
    “不过,我倒是挺喜欢你直呼其名的唤我……”他沈了一口气,凑近身子,轻轻地说,“诗斓。”
    他说归说,可後面二字咬得这麽缠绵与悱恻。
    寒,这人……
    怎麽听,怎麽像在调戏我。
    忍了。
    
    他慵懒的坐著,目不转睛的盯著我,笑得这叫暧昧,“妹妹,你不是想让我纳妃麽,我准了。可是……”他手伸著,缓缓指向那个女子,敛了笑,“我发觉妃子不过是暖床,她甚至连伺候你吃药都做不好,留著她们有何用。”
    我愣住了,不为他的话。
    而是为了他温柔的眸子里一闪而逝的君王的残忍。
    “来人,去把她们都清理了吧。”
    只为一个显浅的理由,
    只为了一个妃嫔的失误,他便清理了整个後宫。
    诗斓……
    他到底是怎样的人。
    
    “来,咱不喝药了,吃点心。”他从容不迫的从桌上夹了一块精致的糕点,递至我的唇边,眼里的宠溺都要溢出来了,温柔得让人恍惚,似乎刚刚下达圣谕,清理後宫三千佳丽的人不是他。
    怪不得,侍女太监们会怕他成这样。
    伴君如伴虎,他还是个笑面虎。
    
    我听话的吞下,神情怪异。
    攥紧手,舌尖的味道有些奇怪,一时间嘴里充斥著淡淡的药味。
    与霁雪呆久了,我的医术虽说不是很厉害,不过嗅觉味觉对药物却比常人要来的敏感……糕点隐隐散开的味道,与我闻到的琉璃碗中的药味差不了太多。
    诗斓
    ……对我还真是费尽心思。
    
    “你与温玉很熟麽,”他装似无意地问,手轻轻替我擦去嘴边的糕点渣滓,指尖仍停在那儿摩挲著,麻麻的。我往後缩了一下,他更是逼近,身子几乎与我相贴。眼神炯炯,有些咄咄逼人“你离宫後发生了什麽事,为何待我不一样了。”


  第七章[下]

   “你离宫後发生了什麽事,为何待我不一样了。”
    为何待他不一样
    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卿湮以前待他如何,我根本就不知道,也懒得模仿……
    我抬头嘴角噙笑,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这个人,依旧如玉俊雅的面庞却多了刚毅与浑然天成的霸气,若他真是诗楠的前世,两人还是相差颇多,起码诗楠不会像他这般谈笑风生中视人命为蝼蚁。
    不过……他们相貌得真得很相像。
    一样的眉目,待我一样的温柔如水,细致如风。
    
    手臂突然一紧,被他握得牢牢的,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的手已经触摸到了他的眉与鬓角……
    我到底在干什麽,讪讪的想缩回手,却挣脱不了。他手掌的炙热透过我稍显薄的衣袖丝丝侵入微凉的肌肤,让人……让人有些怪怪的。
    
    他目光灼灼,执著我的手慢慢凑到脸颊,细细摩挲,笑得颇凄凉,“知道麽,你以前很怕我,不曾这般唤我的名讳,待我也不会这般亲昵,若是你永远失忆该多好。”
    诗斓
    他亦是个可怜人……
    为情所痴,他对卿湮的孽情到底有多深。
    他的话音带著颤,这个君王也会如此卑微,只为深爱的女子。
    
    “诗斓,我自温玉那里知道了一件事情。”我尽量不去看他,斟酌著字句,毕竟在一个男子表达情意的时候,说这种事会有些伤风景,“我这身子和你们不一样,我是南纳人对不对,为何你要替我隐瞒。”……为何要让我服药。
    
    他一愣,眉宇淡淡忧愁,“知道你迟早都会察觉的,没料到会这麽快,本是不该让你去仙鸣谷的。”
    “你自小就与旁人不一样,父皇母後也不让你和太多人接触。”他望著我,竟是忍不住的怜悯,“凡间人心太险恶,自古以来人人都想长命百岁,若是让各国的君王知道乾国的公主有南纳血统,乾国将灭亡,你的安全也难保……为了隐瞒你的体质,我便将你母亲生前的方子,熬来给你服用。”
     “幸好也没副作用,这麽久了,你不也好好的麽。”他暧昧的捋起我的发,轻轻把玩著,柔柔的发丝缠了他一指。
    
    “那为何你会把我送去仙鸣谷联姻。”……而且为何是魅舐这个家夥顶替我去……当然後面那句话不敢问,怕他会生疑。
    他叹一口气,拿起榻边的衣袍披在我的肩上,从後面轻柔的抱著我,“你的身子不能总是靠药物抵制,如今服的分量是愈来愈多,怕终究会显露南纳人的体制。如今凡间与南纳界战乱不断,人人都想虏几个南纳人,去提炼长生不老之药。”
    我愣怔,没了反映。
    他的掌心的茧,摩挲得令我的脸颊有些疼痛,带来除了温暖还有更多的不安,“……南纳人会神术,凡人终究不是其对手。”
    
    是啊……
    南纳人会神术,温玉是不会有事的,前世战乱的时候死的是我,不是他……不该为他担心,莫慌了心神。
    
    香炉里的青烟袅袅升起。
    
    诗斓一直望著我,眼神颇感伤。
    他的话带著一分轻柔,二分担忧,更多的是悱恻,“如今我趁乱灭了几国,算是大一统了,可一些小国的君王感到大事不妙更是狂得失了理智,虽说只有南纳界知道……当初在仙鸣谷颇有名气与地位的美人与凡人勾搭所生的婴儿就是如今乾国的某个公主,可保不准哪天这个消息会传入凡间,那个时候……又会大乱,哥哥怕你会有危险。”
    
    所以呢……
    所以你想把我送去仙鸣谷交给最强的人,让他作我丈夫,保护我?
    他扳过我的肩,嘴角勾著笑意,浑然天生的霸气让人不敢直视。
    他说,傻瓜,我怎麽会把你交给另外的男人。
    我就能保护你一辈子。
    我只要把一直跟随候你母亲并在她身边贴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