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2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70 热度:15
王的霸气浑然天成。
    其实,我想说,曾有一刻,我身子里也拥有了那个人的血,只是我放弃了那具身体,而温玉他丢失了那段记忆。
    云淡水平烟树簇,寸心千里目。
    春欲暮,残絮尽,柳条空。
    
     “皇上,世魅求见。”一个奴才跪在地上,头沈得低低的。
    世魅?
    他不是应该身处仙鸣谷,陪伴在温玉身边麽,怎麽会来这儿,
    出什麽事了……

  —————————————————————————————————


  第八章[下]

   “皇上,世魅求见。”一个奴才跪在地上,头沈得低低的。
  我身子一颤,诗斓若有所思的望我一眼,也不避讳,“来得正好,怕是该做的也做完了……带我去见他。”
  该做的……
  什麽事是该做的,我本该猜到世魅扮作卿湮潜在温玉身边,不止和亲这麽简单。
  我拉紧诗斓的袖袍,他却挥开了我的手,继而像是安抚我似的放软了声音,“我让他们从仙鸣谷处捕了一对凤鸾,你极喜欢的,怕是已经送至你寝宫了,去看看吧。”
  他浅浅笑著,离身走了,远远的还斜身低吟了一句,“回来後,我便有一件事要与你说,等我。”
    
  切,什麽鬼什劳子凤鸾,
  我才不希罕。
  我静静地站著,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树荫里,隐隐佚佚。我一时间急了,撩起著袍子下摆便想去追。
  小太监横在我面前,低头,“皇上吩咐奴才,让小的送公主回寝宫。”
  我不理会。
  一只手稳稳得抓住我手臂,气势很强硬。
  呦,怎麽扒衣服扒上瘾了……又想撕了它麽。
  我斜他一眼,小太监讪讪的缩回了手。
  这指纤长有力,白皙修长,还真不像是一个做粗活人的手,虽说贴身伺候人的太监是不太干粗活的,只是这双手也未免太女气了。
  曾记得在竹林的那段日子,温玉身体羸弱。皮肤苍白一如清池的霜雪,却依旧穿著一席单薄的白袍立在碧翠的竹林里,远远望著我,偶尔会陪我一起抚琴,他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病态美男模样,指间却纤长有力,弹奏出的琴声也铿锵有力,气势磅礴……我曾执起他的手细细看过,五指纤长美好,那双手足以令女人都叹息,那麽柔若无骨,令人分外爱怜。
  我曾开玩笑似地讥讽,瞧,女人一般的手。
  他却用那比女人还美的手抱著我的腰,好脾气的笑著说,我原本是女人来著,可是为了你,後翎可以变温玉……
    
  “公主,是回寝宫还是继续逛庭院……”
  我望著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太监,居然有一丝恍惚,差点把这不起眼小太监和温玉混为一谈了……繁华落英,纷乱如败絮,记忆真是可怕的东西,你不去想它,它却偏要来扰乱你,躲也躲不掉。
  我苦笑一番揉著太阳穴,“我乏了,回去吧。”
  其实後来才知道,人在糊涂的时候做的决定也是错误的,就像现在压根就不该回寝宫。
  远远的……
  我就可以看见寝宫里有个人影在晃荡,穿这张扬的罂粟黑袍,柔软冗长的下摆拖地,身形及其修长美好。
  世魅?
  他不是该和诗斓在一起麽,来我这儿干甚。
  小太监在我身後一个劲儿的拿眼瞅著那一抹影子,没规没矩的,我虚了小太监一眼,他垂著头不吭声了。
  “下去吧。”
  小太监拧著衣袍,心不甘情不愿的哼了一声,“是。”
  我进了殿,亲自合了门。
  一阵妖娆的香气便扑面而来,挥之不去。这香有些勾魂,却膻得慌……
  “呦,现在嫌弃我了,以前你可不会这麽待我。”
   我挡在鼻前的手被他稳稳执在掌中,动弹不得,他顺著我袖袍的沿路下滑,摸到了我软绸料里面的滑腻的皮肤,这个手法动作叫一个暧昧,催情。
  这一摸,二勾搭的。
  好歹我也是这古代之人,要不然我还真得学着那些小娘子一般大惊失色,叫一声登徒子,然后乖乖委身嫁了他。
  “你不是应该与诗斓在一处么,此刻为何到我这儿。”
  “凤鸾鸣,催情,我被它们鸣叫引到此处的。”他笑着指了榻前的金丝笼,罩着黑色纹龙的秀缎,里面确实有鸟儿羽扑的动静。
  凤鸾,
  多高贵傲气的鸟王,却被他们捉在笼子里养着。
  我浅笑,从案上拿了茶壶,径自倒了一杯,热气袅袅,我徐徐吹一口气,雾气迷蒙了眼,却隐忍了笑意,“呦……这大好季节的鸟儿叫春,倒是把你唤过来了。”
  他也凑近了,就这我手里茶,浅饮了一口,“是你把我的魂儿唤来的。”
  我推他一下,他像是预知我有这一举动,往后退了几步,却牢牢地握着我的手,我被力牵扯着便坠进了他的怀里,他低头望着我,笑得这个暧昧,湿热的唇轻轻擦过我的耳畔,轻言细语,“怎么,失了忆就把我们的前尘往事全忘了。”
  “我是失了忆,可却记得诗斓对我说的话,他说你不仅忠诚,对我也没非分之想。”
  世魅笑了,手搂紧了我,“诗斓,诗斓你以前可不会这么唤他名讳。他的话你也信么……难道你不知道他对你……”
  他的声音慵懒,拖得很长,尾音一昂,却没了下文,活生生把后话给吞了。
  “可我总觉得你以前待我不好。”
  那是,这话不假,真切得很,虽然我没了这一世的记忆,我可知道那一世你可是虏我,禁锢,嗜我的血,将我送人……末了,还毁了我的忆。
  这何止用“不好”二字形容,简直疼我入骨了。
  “你以为我留在他身边,用神力为他卖命,是为了谁。”他松开了我,正儿八经,一字一句地说,“你以为是谁在失忆前,逃出宫千里迢迢追来仙鸣谷寻我。”
  合情合理,字字珠玑,句句泣血,他嘴中的这个“谁”,就是愚钝的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接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算了。
  我说,这身子的主人……
  还真是,眼光独到,世间男子这么多,还偏偏对这不男不女的情有独钟。
  真是一个字:贱!

   “你不是要代我嫁给温玉的么……怎么一早就回来了。他腻烦了你,还是你又调戏了他的哪个丫头,被他赶出来了。”
  我笑着,神情偏偏带着些幸灾乐祸。
  下巴被他用指挑勾着,他眼中笑盈盈,轻轻地说,“这不正合你的意了么,你是巴望着他把我赶了,你来嫁他。湮儿……”
  他指尖轻轻摩挲着我的脸颊,话语有些惆怅与妒嫉,“为了逃开诗斓你还真是什么都愿意做,如今你是看着温玉比我本事大,所以想拿他顶替我么……我真的怀疑你到底失忆了没,你的性子始终是这么冷,这么淡泊。”
   呦,明白了。
  这个身子的主人还是个利用人的好主儿。
  我依偎在他怀里,靠了个舒坦,反正前世今生也都遇着了,也算是一熟人儿了,犯不着和他客气。我把玩着他肩上的发,晃悠在指前,绕啊绕,“还没说呢,你这次代我去仙鸣谷和亲,是为了何事?”
  他顺势把我搂着,犹豫了片刻,缓缓说,“诗斓想讨长生不老药,想让我生擒了温玉带回乾国,一来可以牵制南纳族,二来可以掀起南纳与凡人之战,在混乱中成就大一统大业。”
  听起来像是痴人说梦,不过诗斓的霸气与世魅的狠绝与神力,一切不是不可能。
  只是……温玉神力更强,就算世魅顶替我的名号,贴身与他厮守在一起,也不见得能把他生擒。
  等等,
  我依稀还记得诗斓离开时说的话,他说,来得时候,怕是该做的也做完了。
  如今这个妖魅的男子又站在我面前,难道……
  “痛痛痛,手轻点儿。”
  他皱着眉,忍着痛意,扳开了我揪着他发稍的指,缠绕在手间的发,散开了,我的心也由着七上八下的。
  “你把温玉弄回来了?”
  “没有的事,他的神力何其高,我本想在他每年最弱的半月内给他致命的一击,没料到他对我早有防备,不过他也难逃大劫,因为我一掌震碎了他的心脉,他怕是已经心智迷乱了。”
  不可能……
  你不是说他,早有防备么,怎么可能还会挨你的一掌。
  “你知道么……”世魅凑近了我,轻柔的说,“他这半月来神力减弱,防来防去却没料到我会幻化成了你的模样……他心神不定,牢牢接了我一掌,事后反应了,便也迟了。”
  什么?!!!!!!!
  你说什么……
  娘的,你居然。
  “那他人呢……”
  “我带了他来,马车在半路上他就没了影儿,他如今受了点伤,心智又大乱,可是半月时日也快过了,他的神力在渐渐恢复,丢了便丢了,我可不敢再冒然去追他。”
  那就是说,在半路上他失踪了。
  谢天谢地,幸好没落在这妖孽手里,不过这仙鸣谷到乾国一路上都荒郊遍野的,他心智乱了,或许会和那些练了旁门左道走火入魔的人一样,疯疯癫癫的,若是碰上了居心叵测的人着该如何是好啊……
  温玉,温玉,
  光是念着他的名字,我就揪心的疼。
  我倏地站起身,大力的敞开门,便往外走。
  “你去哪儿。”他也起身,有些急了。
  “去死。”
  “你回来。”他执起我的手腕,拉得紧紧地,不松手,“如今温玉这副样儿了,普天之下也只有我能保着你不受诗斓的侵扰,和我一起呆着不好么。”
  “受诗斓的侵扰有甚不好的,我觉得挺好。”我甩了袖子,努力挣脱。
  “你。”他似乎是生气了,握得我更紧了,指尖攥得我生疼,手腕上传来热热麻麻的感觉,我急了,朝他瞪去。
  突然他神情触动,望着我这个震惊,毫不怜香惜玉的拽过我的手,二指探上去把脉,“你,你的体质……”
  怎么,脉象不对了?
  那就对了,姑奶奶我躲药倒药是一把老手,戒药也有些时日了,体质渐渐恢复南纳人也没啥大惊小怪的。
  小样儿,学着点,听了仙鸣谷那白老儿说了么,普今天下除了温玉和他,怕是最有资质的也就是我了,只是我被药禁了这么多年,也没学着什么法术,若是好生修炼他几个月说不定比你还强……
  窗外,几个太监直往这屋里面瞅,一缕明晃晃的鲜艳的黄袍,步履沉稳,蹁跹而至。
  我吓了一跳,忙把窗关上了。
  乖乖,怕是诗斓等急了,没见着世魅,听闻消息便来此处寻了。
  被他逮住了,可得了。
  我对着世魅使劲使眼色,要他快快离开。
  他却站得笔直,任由我翻白了眼,也不理会。
  得,你不怕他,我怕他。
  你不走,我走。
  我狗急了跳墙,人急了跳窗……当然跳的是另一扇靠西侧偏房的窗,呸呸……抹了一嘴的泥,匆匆躲到一角落里蹲着。
  耳边响着世魅气急败坏的声音,还要一些碎而急促的步子,像是有很多小太监来寻人……
  我正愁着要往哪儿藏,结果一人影儿便站在我面前,青灰布料,朴朴素素的,脸蛋也很平凡却眼熟。
  我正纳闷着。
  他就扯了我的袍子,拉着我往一处跑,这架势……我又听见袍子撕拉扯烂的声音了,得,这兄弟我认识,今早儿还扯坏我一件上好衣袍来着。
  这小太监要带我去哪儿?
  左拐右拐,拐这皇宫庭院比我还熟络,这一路上还真没遇上什么侍女,侍卫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