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40 热度:14
我摸着下巴,被他拉着四处跑,这小太监是个人才,人儿精似的。
  结果,到了一座假山旁,他把我一推,我一踉跄没站稳,便跌进了一个黑漆漆的穴里。
  咦……
  没料着,这假山下还有这一番天地,就是黑了点儿,不过安全。
  以后把药倒这儿,怕是挺好。
  一个身影淅淅簌簌的接近,靠了过来,暗里我睁大眼睛,似乎是那个小太监。
  他慌手慌脚的摸了上来,触到了我才安了心。
  一个手用力地把我搀扶了起来,我低头拍着袍子上的灰尘,好不容易弄舒坦了,一抬眼却被他搂了个正怀,我蒙住了,呆呆的让他搂着。
  半晌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个死太监。
  结果太监开了口,他唤我,“卿儿,你让我好找。”
  黑暗中那声音清醇脱俗,令人犹如沐浴春风之感,熟悉……熟悉得打紧……
  他,
  莫非是温玉。


  番外[上]

  乾国纪事一
    二十年前
    青铜凤鸾炉,嫋嫋生烟。
    书房四壁挂著草狂的字画,案上堆积著古册,一个少年默默苦读,年轻貌美的女人坐在一旁研墨。
    “额娘,我若学好了帝王之术,父皇会常来看我们麽?”
    女人挽袖执笔的手有些抖,她笑得贤淑,眼中却平静,不留痕迹地将笔递过去,轻声细语,“会的,你父皇虽不宠我,但你却是他的独子。”
    宅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喧闹吵杂。
    “报,”一个小太监叩头,声音里满是浓浓的喜悦,“西宫娘娘生了一个公主。”
    公主?
    女子徐徐起身,抚袍端墨,低眉,却难掩眼中的浅浅的笑意。
    那个众倾天下美貌的女子,
    那个协助君王平定诸国的女子,如今生的却是女儿。
    那麽……
    斓儿,应该能重讨他父皇欢心。
      
    “皇上龙心大悦,普天同庆,免苛捐杂税三年,後宫内奴才赏银,妃子们绢四匹……西宫娘娘特别让皇上交与你这匹芙蓉朝凤绢。”
    清脆的声响。
    墨砚掉了,碎了。
    少年惊慌的起身。
    宣纸上,斑斑点点,浓厚的墨迹……
    女人,她跪倒在地上谢恩。
    身子僵硬,那一刻她的笑,一如秋谢红叶,颇凄凉,
    她裙摆处沾染了墨,纤纤玉指污迹,一滴一滴墨汁滚落,心却如止水……
    少年依旧懵懂无知,他为这个诞生的小生命而惊喜。小小年纪的他仍盼望著某一天,父皇能来此处宅子看望他。
    可是,女人知道,这一天不再来。
    乾国长皇子,诗斓生出来的那一刻,皇上只是瞟了一眼,便挥袖去了西宫。
    而西宫娘娘哪怕生的是公主,也如此的受宠。
    芙蓉朝凤。
    她永远是沾不到龙恩朝露的芙蓉。
    而,那个西宫娘娘……那个来自仙鸣谷的女人,永远是高高在上的凤。
      
      乾国纪事二
    苍茫的雪地上,一个一个散乱的脚印。
    十一二多岁的少年,跪倒在雪地上,气喘吁吁。
    他俊秀的脸上有些红肿,像是有被人打的痕迹,他憋著,倔强的挺著身子,不让自己泪沾湿了脸颊。
    今天是西宫娘娘的忌日。
    他只是想去探望失去母亲的皇妹,他不曾见过面的妹妹。
    对於这个妹妹,他满是好奇。
    两年来他像很多人一样被勒令不准踏入她的寝宫一步。
    皇宫里的太监们都说西宫娘娘是孕下公主不久,身子弱,香消玉殒。
    皇宫里的下人们都说皇上是疼爱公主的,所以不让她与无关紧要地人接触。
    可是,他却发现了惊人的秘密。
    躺在摇篮里牙牙学语的小宝宝,那裹在被褥里的小身子,明明是个男儿身,她不是皇妹而是皇弟。
    为何会这样……
    後来,父皇来了。
    小少年伫立在摇篮前,怀里还抱著小宝宝,手足无措。
    怀里的小家夥被夺走了,父皇咆哮著,赏了他一巴掌,把他轰了出去。
    
    少年跪在雪地里,笑得有些无力,指尖苍白,却感受不到寒冷。
    他捂著脸,仍辣辣的疼痛,神情颇凄凉。
    这是父皇赏他的第二件东西。
    第一次是他出生还没睁眼的时候,父皇从怀里掏出一块玉挂在他的脖子上。
    第二次是他十二岁的时候,赏了他一巴掌。
    他这之间,只见过父皇两次。
    一次是西宫娘娘逝世的时候。
    一次是父皇的生辰。
    他知道,他是不受宠的。
    母凭子贵是假,子凭母贵是真。
    
    纷飞的鹅毛雪,琼枝玉桂,冰池楼榭,美得不似凡间。
    残雪浸染他的领袍,沁入肌肤,他俯身跪在雪里,攥紧手指,却维持这个身姿,残絮败雪虽让他感到无尽的寒冷,却远不及心里的那一处凉,那是真正的寒彻入骨。
    一双明黄鹿皮靴,映入他眼前。
    白貂披肩松垮垮的披在了少年的身上。
    那个被少年称作父皇的高大中年男子,弯腰俯瞰著他,神情颇悲凉。
    皇上说,“我儿,不是父皇要责罚你,而是我已经累了……不知道还能将秘密守多久。”
    那一刻,高高在上的乾国君王不再称自己是朕,而是“我”。
    中年男子两鬓青丝已花白,
    俊雅的脸庞,神情疲惫,他缓缓说,“我只有你一个儿子,我封你为太子,帮我把最宝贵的东西守护下去。”
    那一年,皇帝薨,少年登基。
    那一年,他才知道,他有个南纳族血统的皇妹。
    

  番外[下]

  乾国纪事三
    刻意压低的呻吟,浓厚的喘息……
    空中糜烂著情欲的意味。
    一具身形极美的躯体,双手被绑著束缚在梁上,那人的头低垂著,轻滑如水的青丝散了一身,遮住了脸看不清面容,他的袍子被割裂了,碎了很多快,刺目的红料子凌乱的遮住了下身,却掩不住白皙修长的腿。
    他痛苦地低吟著……
    无力细碎的喃语却被周围的轻浮子弟的笑声所掩盖。
    “不是传闻南纳人有神力麽,耍来给本王看……”一个头戴金龙冠的风流男子,作势搂著他,手悄无声息得滑入那人腿间,一声闷哼,似乎是很痛苦。
    被红绳束缚住的手,指尖修长,轻颤著,淡且弱的光盈盈散发了出来。
    一双手霸气的扣住他的五指,拧著,似乎用了七八成的力度,那被束住的人仰头,痛苦的呻吟著,微弱的光渐渐淡了,消失不见。
    “原来就只有这个能耐,哼。”嘲讽讥笑的语气,却带著浓烈的欲望。
    “别弄死了,等会儿该轮到本王了。”
    “朕知道。”
    “……”
    殿门被虚掩了。
    诗斓无力的靠在檀木雕刻的门旁,手抚太阳穴,颇乏力。
    每年,
    都会上演那麽一出戏。
    若是哪一国的君王得到南纳人,必定会献出来给予强国的皇上们玩亵……年复一年……
    如今,登基的他。
    方才了解为何父皇会这般隐瞒卿湮的身份了。
    若是里面被束缚的是她……
    他满脑浮现著那女子笑巧如嫣的脸庞。
    他指尖攥紧,神情恍惚,像是忆起了什麽,慌慌张张便拂袖而去。
      
    乾国密室里。
    古书册凌乱的铺了一地,诗斓踏在上面,捧著一册竹简,眉目舒展笑得颇心安。
    清雅秀气的字迹,一笔一划记载的是名贵的药材,一味一堑,凑在一起便是抑制南纳体制的良药。
    这早逝的西宫娘娘的笔迹。
    他细心的抄写了一遍,出门,扔给一旁候著的小太监,吩咐著,“每天各煎三盅,给公主端过去。”
    “是。奴才这就去。”
    诗斓颔首,束手在身後,缓缓踱步。
    风拂过,
    庭院楼榭,柳丝长,春雨细。
    他身形晃入蒙蒙烟雨中,凉凉的春意,有些湿润的气息那麽的清新,让他心情颇好。
    寝殿里,卿湮正卧在榻上假寐,大好年华,无忧无虑。
    他换了件干净舒爽的袍子,屏退太监们,坐在榻上专注地望著她,指尖轻轻抚上她的眼,眉梢,“妹妹……”
    他犹豫著,缓缓开了口,语气却坚定,“就算没有答应父皇……朕……也不会让你受伤害,我会好好守护你,一辈子。”
    他对她,始终说不出朕,
    一如他对父皇的承诺,一如他对她的情愫。
    
    乾国纪事四
    “公主,莫再顽皮了,这守宫砂女子都该点的。”
    一个奴婢三指并著,小心地捻著一支毛笔,笔锋上沾著一抹鲜豔欲滴的红色,霎是醒目。
    卿湮後退了几步,神情厌恶,“奴儿,为何乾国男子不点,偏要让女人弄这牢什子东西。”
    “向来就只有男子验女子贞节,可没反过来的这个说法。”
    卿湮瘪嘴,勾了勾手指,瞅一眼那红似火的笔尖,笑著说,“也不知道这玩艺儿使用什麽做的。”
    “回公主,当然是雪山狼王身上最好的毛发……”
    卿湮没好气地敲了她的头,掩了眼中的笑意,“说的不是这狼毫,我说的是这守宫砂,是朱砂麽?为何与人行房後就会消退,奴儿快些告诉我。”
    “公主不害臊,”奴婢面红耳赤的,轻声说一句,“切莫被皇上听到,又该说您了。”
    “奴儿……”卿湮用袖子遮露在外头的手臂,紧紧捂著,“你不说,我便不点了。”
    “你……”奴婢跺脚,红著脸,四处望了望,声音愈发轻了,“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听嬷嬷说如果用朱砂喂养壁虎,壁虎全身会变赤。吃满七斤朱砂後,把壁虎捣烂并千锤万杵,然後用其点女人的肢体,颜色不会褪。只有在发生房事後,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是以称其为守宫砂。”
    “那壁虎是公的还是母的?”
    奴婢一愣,没料到她会这麽问,老老实实回答,“奴婢不知道。”
    “那我就更不能点了,俗话说男女授受不清,赶明儿喂只母壁虎再谈这事儿吧。”
    “公主你……”奴婢急了,抢著话便想说却瞥见门外那明晃晃的黄色袍子,匆忙的低头,拂著帕子行礼,“小的叩见皇上。”
    “免了。”
    卿湮倾身,斜眼,抽走了她手中的笔,奴婢大惊却又不敢出声,卿湮将笔握在手中背在身後,优雅的走了上前,作势便也要行礼。
    动作缓慢,身子还未倾,膝也未弯……
    诗斓便挥了手,“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