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5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5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15 热度:11

  乱了心智?!
  世魅说一掌把温玉击得心智大乱,那他……
  我猛地抬头,他的脸近在咫尺,他正专注的望著远方,长发被风吹得拂过我的鼻尖,痒痒的,不时还有浮云飘过。
  浮云……
  浮云?!!!!!!!!!!
  风大得很,吹得衣袍乱飞,
  娘的……
  我在空中。
    
  我吓得快瘫掉了,脚软得不像是自己的。
  恐高……一直我都恐高……
  何况是这麽高,峰峦,青色一片就在脚底,风很大,耳朵嗡嗡作响,眼睛眯成一条缝,白茫茫的什麽一闪而逝,雾气沾湿了衣衫。
  他搂得我很紧,我埋在他的肩头,慌手慌脚的四肢全攀在他的身上。
  他是怎麽腾云驾雾的,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我只想快点回陆地,这样才觉得踏实。
  “很冷麽?”他轻轻的问,话里带著笑意。
  不冷,你可以再快一点儿。
  不过他的身子暖暖的,烘得我很舒服,我眯了眼,
  其实……慢一点儿也可以,若是一直能被他这麽抱著,住在空中也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了。

  浮云环绕,四周雾蒙蒙的看不大真切,他面庞俊雅若仙,神态疲惫,残云沾湿了他的衣襟,发梢也润了。
  我倾身搂着他的肩,悄然用衣袖拂干他身上的露水。
  虽然这是前世,他的身子仍旧是好的,可是脑海里总是浮现那个穿着单薄,脸色苍白,身子羸弱却总忍着不咳嗽的那个让人心疼的男子。
  温玉……
  他为何会来找我。
  其实并不是不想问,只是话绕到嘴边,便戛然而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此刻的我不理世俗之事,只想依偎在他怀里,享得一刻闲静。
  温玉,温玉。
  温尔如玉的男子,我坚信近今生今世,纵然过去了许多个千年,他都不会弃我于不顾做伤害我的事,若当真是做了,我便也认了……
  “卿儿,想些甚,我们到了目的地。”
  他放下我,往前一步,独自站着,白衫飘飘,望着我的眼神颇温柔,极尽月辉年华,“喜欢它么,我寻了你许久,见到这儿时我想的便是你。”
  我寻目望去,翠竹海,风吹,竹林簌簌作响。
  一条小道幽静,像是新修葺的一间竹屋。
  这情形……
  我诧异。
  他含笑望着我,伸手将我往他怀里一拉,搂着我紧紧地,不缓不慢的说,“很像么,我总觉得我们在一片竹林里住过一段日子,却又忆不起大概来,所以便简单的做了这个小屋子,你看还缺了什么,我再去添置。”
  竹林……
  竹屋……那不是……后世的那间屋子么。

  我攥紧他的衣袖,有些恍神的望着他,“温玉,你怎么了,你还想到了什么?”
  难道他恢复了记忆?!
  不可能,那只是后世的记忆……这片竹林,这个布置,不会错,温玉最后那段时光,便是我陪他在这儿度过的。
  可那只是属于我,他,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根本就不曾经历过,何有恢复记忆这一说法。

  “我不记得了,我梦见被你击了一掌,然后身子就很疼,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便在马车上却不见了你。于是便来寻……可是在那以前的事,我倒是真记不清楚了。”他沉思了片刻,老实的回复着,手还握着我的,紧紧地,怕是会再弄丢了我似的。
  寒……
  那个人打他的人是世魅。
  天杀的,披着我的皮,幻化成我的相貌去祸害人。

  “那不是我,定是有人……”
  “定是有人幻化成你的样子,我知道,你不会这般待我。”他专注的望着我,眼中朦朦胧胧的,说不出的委屈,“可是,我这儿还是很疼。”
  疼……
  一定是很疼了,世魅那家伙下手可不会轻。
  来,我帮你揉揉。
  “上面,再上面一点儿。”他声音柔柔的,拖得很长,绵长且软,“你要负责。”
  负责?
  负责?!!!!
  都说了不是我打伤你的……
  他拉紧我的手,不让动弹,望着我颇好心情,嘴角噙着笑意,轻声说。“你摸了我,偷吃荤儿,还想不认账走么?”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低眼,望着自己的手,正探进他的前襟里,利索的揉着……那位置,正是……
  讪讪的想缩回手,他却面带笑容,手劲儿带着些力气,按得牢牢的。
  我的狼爪子丝毫不能动弹,仍旧以嚣张的气焰,隐匿在了他的衣袍里……呦,那个温热……肌肤这个滑……
  突然间鼻腔里热热的,立马仰头,那袖子捂着。
  他笑眼眯眯,不紧不缓的拉好了衣襟。
  这神仙似的人,耍起流氓来,比我还厉害。
  佩服,佩服。

  这真是温玉么……
  脾气性子,真是大变。

  “卿儿,我忘了许多的事。”
  我敛神。
  “竹林,小屋,喧闹的街头……都是陌生的地方,许多陌生的声音与不同的人在脑海里闪个不停歇,像是片断,可是每个片断都有我与你的踪影,可却那么模糊,我只认得你……”
  我只认得你,
  我眼眶热热的,虽然知道这没什么感动的,他被打傻了,脑子糊涂了。
  可是,却仍止不住的心颤。
  “温玉,还记得去仙鸣谷的路么?”
  不行,凡界还是太危险了,
  乾王诗斓说不定哪天就能找来。
  “仙鸣谷?那是哪儿?”他疑惑的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天,心智大乱也不是你这个乱法啊,记忆都消没了。
  “那你除了竹林,小屋,喧闹的街头,你还记得什么?”
  “……”他皱眉,像是在认真思考,半晌恍然,“一间很大宫殿,很多男的围着你,我在一旁看着,似乎变成了一个女的。”
  “错觉,那是错觉,你明明是个男子。”
  娘的,他怎么记起后翎那一段了。
  死都不能让他知道……
  “还有一间竹屋,你抱着我说你很饿,还唤我相公来着。”他望着我,笑得颇得意。
  汗……
  我总算是明白了,这些所谓的记忆,怕是上会儿在仙鸣谷他用窥心术偷看到的吧……他倒好,把它当作自己的了。
   
  ─────────────────────────────


  第十一章

  天昏昏暗了。
  雅致的竹屋里薰著香,细细闻著,轻微淡远,幽幽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这像是安神的药,却带著清淡雨後竹子的味道。
  火苗窜著,上面正热著一盅清酒。
  这些寻常的东西若是放在平常是很容易买到的,可是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却极为罕见,也不知道温玉是从哪儿弄来的。
  他背对著我,站在床前,俯身收拾著软软的褥子,修长白皙的手抚过单被,崭新雪白的被褥铺平了,皱褶被他一一抚顺,眉目舒展,极其细心。他发披垂著,随著动作,一丝一缕滑过肩头,顺滑得令人叹息,直叫人想将它捞在手中,感触它冰凉与柔顺。
  我恍神中,想著手便也作了,青丝缠了一手,滑腻如水。
  “卿儿,你在做甚,我这边快弄好了……你也松手,唔……”
  软软的唇,和记忆中的一般。
  他的软呢化作叹息消失在唇边。
  他完美无瑕的脸近在咫尺,软软的触感,温热的气息拂在我的脸上。我眨一下眼……又眨一下。
  我在干嘛,
  吻……在吻他?!!!!
  一霎那,脑子嗡嗡作响,脸烧得像蒸熟的虾子。
  我反射性的想缩手,身子讪讪的往後退。
  他身子一颤,长长的睫毛遮了眸里的柔波,
  却反手一使劲,却将我搂得紧紧地。
  温玉眼眸含笑,极温柔的攥著我的手,我的指间还缠绕著他黑亮的发丝,我眼前黑压压一片,光线暗了,他唇又落下了,极尽缠绵悱恻。
  一辈子有多久,韶光只是弹指间。
  似乎是过了很久,又像是只有一瞬。
  本以为他会再做些什麽,却放开了我。
  他呼吸有些不稳,像是在压抑著什麽情愫,他指著桌上的些微热的菜,“先吃饭,别凉了。”
  小样儿,看你忍。
  不怕憋著你。
  一小碟腌萝卜、白豆腐、热粥。
  我隐了眼里的笑意,乖乖的坐著,把热好的那盅清酒用帕子端著,搁在桌上。
  菜虽然清淡,却极细致精巧。
  从没想到,温玉会做这些,那个从来像辉月一般的触不可及的人,也会是个居家过日的人。
  从前他是女人时,也没多想,反正後湮宫里从不缺做事伺候的人。
  就算他逃难那一会儿,还是有小弥子贴身服侍著。
  竹林里,那段日子……他病得重,更是不敢让他操劳,而如今……他却亲自淘米作粥,弄菜,热酒,甚至铺被褥。
  想都不敢想,
  我只能安慰自己,他只是神志不清,心智乱了,丢失了记忆。
  可是见他嘴角噙笑,垂眼,安静地做这些,我仍忍不住感到一股暖流从心窝里涌出来,酸涩却更多的是甜蜜,心里轻微的刺痛,幸福的疼痛著。
  有人说,轻微的幸福後,便是灭顶的灾祸。
  怕说的是我与他。
  他清醒了会是怎样,恐又是另一番情景了吧。
  这种幸福怕也只是一时,不能久长……
  但我希望,这是一生一辈子。
  温玉仍背对著我,俯身捻著被褥,动作不慌不忙。被褥床单却被他掂来翻去的,平复了……又弄褶皱了……
  真不知道,为何铺个被子要这麽久,我坐直了望著他。
  发现温玉虽身子侧著,却总不时地拿眼瞟向我,
  那炙热地视线分明是盯著我在手里的箸。
  怎麽……
  “那个……很难吃麽?”他终於放弃了那被他折腾到惨不忍睹的被褥,缓缓过来了,身子立在我面前,讪讪的握著我的手,就著手中的箸夹著一块豆腐,捻进嘴里,轻咬著,“若不好吃,那我再做。”
  原来是为这个,
  我失笑。
  “不会。很好吃……”
  我靠著竹椅亲昵地勾著他的脖,与他耳鬓厮磨,悄悄擦过他的唇,吮著他残留的汤汁。
  他身子一僵,却很快又放松了下来,由了我胡来。
  温玉,你知道麽,从前来不及表露我对你的爱慕与情,
  来不及,你便闭了眼。
  如今,你虽在了,同样的一个人,可我却再也不入你的眼。
  而现在,你神志不清了,我决定不再隐瞒我对你的所有情愫,我会倾诉给你听,我有多爱你,失去你……我会有多疼。
  末了,悄然敛神,我笑著松了手,认真对上他的眼,一字一句的说,“真的,好吃。”
  可是……你都还没尝。
  我从他眼里看出了猜疑和不信。
  我舔嘴角,再补一句,“你的豆腐很好吃。”
  他失笑,作势使脾气性子了,手轻巧的一拨,指尖绽着盈盈海蓝的光。
  可他,嘴角勾着,神色极其温柔,眸里明明含笑。
  我一惊,眯眼伸手环着他的腰,耍赖,“你想干什么,施法术对不对,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