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6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35 热度:15
你欺负我……看着我不能和你一样……”
  我停顿了一下,学着他的样子也作势这么食指一拨,却啥也没有。
  愈发哼唧,搂着他,没了生机,脸颊却一个劲儿的在他身上蹭着,腰间的布料软软的,凉凉的。
  他像是被我耍赖到极点的举止镇住了,颇有些无语。
  手轻轻的下滑,溜入我的领袍里,勾着二指摩挲着我的脸颊,抵着我的唇,明眸清澈似秋水盈盈,话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刚才真该手这么一点,让你哑了,尽说些让人拿不定主意的话。”
  “若是不能说话了,还要嘴巴做甚。”
  “当然还能做这个……”
  他俯身缓缓下来,清淡的香气带着醉人的意味,令人痴迷。
  我心怦然一跳,身子便被他楼的紧紧的。
  仅仅一个吻,便也能如此销魂。

  这是怎么了……
  还没吃饭我们二人便这般你吻我我吻你。
  真真是,礼尚往来。

  他便宜占了,指尖的光莹莹微弱下,消失了。
  我却别扭地咬唇,死死的勾着他的手掌看。
  恨不得把他的手摊平,每个纹路都细细的观摩,摸索一番。
  “别这样,快些去吃饭,真该凉了。”
  依旧不理会。
  你说……都是一双手,尺寸不一样而已。
  咱都是南纳人,为何我也学着指那么一拨,就偏偏屁点大的法都施不出。
  “……我饿了。”他的声音有些委屈。
  多大的人了,饿了不知道自己去吃,别理我自己去吃。
  我挥苍蝇似的。
  别以为心智不清了就可以要我喂饭,也不知道谁刚亲我,亲得这叫一个熟稔。
  他依旧不动,笔直的站在我面前。
  我诧异的抬头望他,
  他失笑。
  “卿儿,你这般不舍的赖着我的手,我该用什么拿箸啊。”
  他轻声说着,特别是这一声啊,语调轻巧,末了尾音处还轻柔一转,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这么轻轻一勾,听得人耳朵瘙痒,颇有些讨打的意味。
  — —||
  我低头无语,默注视了许久,依言松了他右手,却执意握着他的左手,恨不得拖到角落里,一个人翻来覆去的看。
  他一声叹息,揉乱了我的发。

  “你若真想学,我便教你。”
  “当真?!”
  他一直站在我身侧看着,极专注的样子,他的笑容温雅明亮,“你我二人为甚这么生分,我的便是你的,若想学……求我便是了。”

  呃?
  我还沉静在他软软亲昵的话语中不可自拔。
  满脑子萦绕的都是那句动人的“我的便是你的……”
  多好,听听,
  天籁之音。
  咦……等等,
  既然二人都不分家了,为何想学法术,还得……求他?!!!!!!
  想都不要想,
  哼……没门,没门。
  我虚斜他一眼,他温而如玉的脸庞,沉静闲雅,明眸专注的望着我,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于是,我……美色当前……
  忒没种的求还连带饶了。
  而且还不知道,为何一求,便求到了床榻上。
  竹屋里燃着一盏昏黄的灯。

  他轻微的动作着,不缓不急,细细簌簌的脱去了袍子,落下了一个一个湿吻,凉凉的有什么拂过,滑润如丝,玉簪不知什么时候卸去了,他的发散了下来,缠绕了我一身。
  我恍惚的望着桌上那两三碟菜,
  也不知道是谁说饿着了,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说先吃饭,别凉了。
  可他却俯在我身上方,这番架势明明是要吃我……
  有哪儿不一样,
  说不准。
  “不准胡思乱想,在我身下不能想其他。”
  他望向我的眼神温柔清浅,话语软软糯糯带着令人心悸的甜腻,嘴角勾着淡然而妩媚的笑容。
  他比我认识的温玉,眼眸里多了分明亮,少了分忧伤。
  真好……
  他的吻技也真好。
  来不及多想,身上像是被他不断下滑摸索的手与一浅一深的吻,勾起火,浑身躁热得很,呻吟像是止不住,从口里倾泻而出。
  他的手缓缓滑过腰间,愈发往下探了。
  我咬唇,努力撑着身子,握着他不安分的手。
  还让不让人活了,这般放肆的亲昵,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清淡平静如水,可不似这般颇……有手段。
  他眸子含笑,凑近,深深的吻住了我。
  齿舌绞缠,清淡的香味萦绕于嘴里,让人无法拒绝。
  他的手指轻轻勾着,滑过我的背脊,凉意带着点瘙痒,触电一般让我浑身一颤,便也松开了阻扰他的不安分动作的手。
  真是……与谁学的,
  这般,这般的……
  来不及思考,我呼吸急促,脑子里昏沉沉的,嘴里吐着破碎不堪的呻吟,他的手指已经探了进去,深深浅浅……试探着……微刺疼却让人亢奋,滑腻的声音阵阵入耳。
  等等……刺疼?!
  我徒然一惊,却来不及下一步的动作,他便一记挺身,深深的埋进我的体内。
  真是,真是疼死老娘了。
  他温柔的搂着我,动作轻柔,身下的动作却没见半分的迟缓,平日里做事不急不慢的人了,这一会儿却急躁得不见半点温吞。
  “卿儿……卿……”他温热的气息带着浓浓的爱意,拂过我的颈部。
  我眼里徒然一热,伸手死死的搂着他。
  温玉,我生生世世所爱的人。
  这一刻,哪怕只是刹那,我也要永远的记住,芳华一世。
  体内除了疼痛便是被摩擦得燥热与酥麻的感觉,身子软得象不是自己的,一阵阵的快感如浪一般席卷而来,让人止不住眯了眼,上方的木梁像是在晃动,今夕何夕。
  竹榻发出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声响,破碎的吱呀声暧昧极了。
  糜烂的气息逼人……
  此刻,夜正浓。


  第十二章

    有什麽软腻的东西蹭过我的唇,麻麻瘙痒极了,热乎乎的。
    难耐的挥著手,原本想打发了那烦人的骚扰,却被人握住了,又是那酥麻麻的触感沿著肌肤一路延伸,瘙痒到了心底……令人,浑身发热。
    猛然睁眼……
    便对上温玉那柔和似水的眸子,唇角似笑非笑,“醒了?”
    我恍神,点头。
    浑身腰酸背疼,身子倒像不是自己的了。
    “什麽时辰了?”
    我撑起身子伸著脖颈朝窗外张望,天灰蒙蒙,隐约透过一道曙光,窗棂外的竹林弥漫了一片湿雾,倒像是美妙仙界。
    “寅时。”他轻叩著食指,缓缓摩挲著我的脸颊,微凉的指尖继而滑过我的唇,顷刻间带来的感觉触电一般,令人心悸,他手间微微使力,又将我压回榻上,“卿儿,昨夜累著你了,再躺一会儿。”
    被他这麽一压,身子愈发软了,腰间一麻,重新卧进了被褥。
    那是……
    昨夜一个劲儿动的那个人,今早浑身都是气力,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
    反倒是被动的,瘫得跟泥儿似的。
    差距……
    这就是差距。
    其实躺就躺,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反正也养精蓄锐。
    只是……我想知道,他为什麽也脱了衣袍,重新钻了进来,还要搂著我的腰,四处上摸下摸的。
    唉呦……我的娘啊,摸得这叫一个到位。
    “卿儿,别乱动,我给你揉揉。”
    嗯嗯嗯,不乱动。
    我不乱动,只是,你的手也要坚守岗位莫再四处摸索巡查了,这一折腾起来,该出人命了。
    “卿儿,昨晚我以为……”他沈住了,像是斟酌著说辞,半晌才对上我的眼一字一句地说,“我以为我们两个早就已经……不料你……我弄疼你没。”
    他垂著眼帘,睫毛长长的,遮挡了眼里的光芒,那手却无意识的摸索著被单上的某处,那里分明有落红,零星的斑斑点点,霎是醒目。
    脑子里嗡嗡作响,原本以为磨练得多了,老脸皮厚实了,没料到一大早就提这件事,还是禁不住脸红。
    不料我是个处。
    他震惊,我也挺震撼的。
    其实早该想到的,灵魂穿,并不是那身子也随著过来,只是万般没料到前世的第一次却是这般不明不白的给了温玉,况且……还是个心智不清的温玉。
    这怕就是命运,
    反正给也给了,他不能耍赖了。
    我笑得开怀。
    “疼,”轻轻的环上他的腰,闻著他身上独特的清香,“只是想这是你便不疼了。”
    他语气里颇心疼,“下次我会小心的,若真是那样,你该踢我下去的。”
    踢?!
    那该多舍不得啊,况且说疼只为让他心疼,若真一脚那麽一踢,该换做我心疼了。
    不划算呢。
    “卿儿,我教你法术好麽。”
    咦!?
    “昨夜经我那麽一探,我觉得你身子似乎被药物压抑得太久了,沈积了许多内力,若不释放,怕是会虚了身子。”他的手缓缓摸著我的背,动作温柔,像是在安抚,不过手法却愈发的悱恻缠绵。
    等等……
    一探,
    昨夜经他这麽一探。
    他怎麽探的,莫非……就是……那……
    我瞪大眼睛,望著他,手指著他,这叫个哆嗦,万般震惊下忘了合嘴。
    他望著我笑,面容这叫一个春风和煦,明眸温柔,笑得缥缈。
    这这这,这个流氓……
    
    他执起我指向他的手,那纤长莹润的指敛收,将我牢牢握紧。明眸里都是笑意,睫毛低垂,侧身信手捻来垂在榻边的衣袍披在我身上,裹得紧紧地,动作也十分的温柔,“别赖在榻上,小懒骨头,粥已经熬热了,喝完後陪我去竹林,我教你法术。”
    真正是……
    贤夫啊,是我修来百年的福分。
    笑眯了眼,我腾的一下离了榻,拿盐水漱口,匆匆喝了几口粥,便要拉他去雾蒙蒙的竹林。
    他捧著手里的碗,优雅极了,颔首,搁下碗,突然搂住了我的腰,宽袖一挥,我惊呼一声,他望著我只是笑,脚轻点,便离了地,就这麽带著我飞出了竹屋。
    苍翠葱郁的竹林,风吹过,扬起海浪般的起伏。
    他头上虽是斜插著白玉簪,却总有青丝拂过我的脸,带著丝丝的痒,挠人心底,我紧紧搂著他,痴痴的仰面,他容颜如玉,嘴微勾著,温雅如和煦的春风……
    软玉在怀,美人如斯。
    山水清秀如诗入画,若是能这般天长地久,该有多好。
    竹林淅淅簌簌,景物飞快的闪过,大雾笼罩,衣袍都被沾湿了。
    脚著了地,人却犯了糊涂。
    我低头光顾者傻笑,都忘了正经儿事,他似乎低头跟我说了什麽,我却一阵恍惚,最终袖袍被轻轻揪住了,他望著我笑,“卿儿,就这招式,学会了麽?”
    啊?
    啊啊啊啊啊啊,他有教麽?
    他望了我半晌,像是在等我依葫芦画瓢。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刚什麽也没看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