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88-《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8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60 热度:7
白玉簪子弄断了,要不……才不赔呢……
    给我,给我,给我。
    你不要,我以後还能留著祛邪及避毒化药性呢。
    他轻笑,从後面将我搂著拥住,紧紧的,“我说笑呢,卿儿……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我怎麽会不喜欢。”
    汗,
    我心里想的,他又知道了。
    莫非……
    “你又用窥心术。”我不满,蚊子似的哼哼。
    他的手收紧,眉紧蹙,俊美如玉的脸上淡淡的愁,“我想知道你多一点儿,你总是知道我需要什麽,爱吃什麽,欢喜用什麽……甚至比我自己还了解。”他抬著眸子,那荡漾的水光,足以溺死人,“卿儿,我除了知道自己喜欢你,对你知之甚少。我,忍不住……”
    他脸上的神采变得真快,
    莫测啊莫测。
    “卿儿,我觉得这簪子有些眼熟。”
    恩。
    没错,我刻完之後也觉得毛骨悚然。
    原本是照著记忆里後翎那会儿宝贝著的木簪雕著的,结果……愈到後来愈发的以假乱真,这纹理细节未免也太像了吧。
    
    如果这是前世……
    那麽,这便是同一根簪子。
    如果一切都回归历史正途的话,那麽许多疑问便可解开了。
    当初,後翎这麽宝贵它,
    也是因为,我亲自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便是这簪子。
    因为它是芳华木,除了祛邪避毒化药性,怕是也能安魂或是其他功效。
    所以……
    血池里,温玉会拿它插进胸口,魂怀。
    

  第十四章

  昨夜辗转反侧总是歇不安稳,一觉醒来,榻上那一端早就空荡荡的不见温玉的踪影。
  案上燃着一枝安魂香,神琶静静的躺在那儿,一块干净的帕子被丢弃在一旁,这情形很奇怪……
  温玉平日很爱惜神古乐器,虽不弹奏却总将它擦拭得干干净净。
  莫非……
  我恍惚的瞟一眼桌上,一盏冷茶,什么餐点也没有摆置。
  心里陡然没来由的慌了。

  舀着水在铜盆里胡乱擦洗了脸,
  什么声音嗡嗡的在耳侧想起,共振着,像是极远又离得很近。
  铜盆打翻了,水溅了一地,我却撇头看见案上的神琶上的八弦兀自的颤动着……像是在感应什么似的,神琶移动着,最终停下了不动了。
  奇了……
  神琶据说是仙人的东西,后来流传到南纳人手中,前几日温玉不知从哪儿寻来把它抱回了竹屋,我便也没寻根究底,如今它动得离奇,莫非是感应到了异样的东西?
  它的方位倒是正对着外头的竹林。

  我迟疑地撩开竹帘,停顿了片刻,便朝外走去。
  风徐徐的吹着,空气中散发着清新和露水的甜腻。
  拨开竹叶,沾了一手的水,四处也没寻到温玉的身影,心愈发的乱了。
  在这竹林里也生活了一段日子,
  想起前几日习修法术的时候,曾好奇的问温玉,为何自己恢复南纳人体质这么久也没看见变回男人,他笑得自得,意思大概是说,和他在一起日日缠绵,自是共同习修,怎么还会像以往一样靠变幻身形来,不过据我所知……这种修习法必有一人身体损耗,如今我的身子比以往好多了,法术像是也有了大进展,温玉倒是每日睡得更晚起得更早了,一天到晚也没见找人,都不知道在忙什么。
  他,心智受损,
  早知,不该听信他的话任由他这么胡来的,莫非,莫非是他的病更重了……

  竹叶落地的声音,像是有什么踩在枯叶上簌簌作响。
  轻微的走动声在身后隐隐传来,
  一股风劲从后面袭过来,将我搂得紧紧地,我笑着扳他搂在我腰侧的手,“温玉,别闹。”
  他一声不吭,楼得愈发的用力了。
  我愣怔住了,他的手修长白皙没错,食指与拇指间却纹绣了一罂粟花,肌肤同样的莹润滑腻却不是温玉。
  我挣扎着,他却按着我不动,浑身的神力也使不出来。
  “想我了么,”他靠近我耳侧,呼出的气温热缠绵悱恻,“我可想死你了,卿湮……”
  他他他,他是……
  我努力的侧头,却被凉丝丝的青丝撒了一身,因大幅度的动作,他黑色纹金罂粟花的袍子领口敞得很开,诱人的男性体香袭入鼻,激得人浑身一哆嗦。
  “你皇兄和我可是想你打紧……日日夜夜……惦记着你。”他声音靡靡,手也不规矩起来,按着我,却伸进那袍子里去了,“你想我没,一定没……你可是和温玉缠绵至今。”
  “世魅,放开我。”
  顷刻间一阵销魂的笑,他抱得愈发紧了,声音陡然轻了,气息洒在我耳尖,让人浑身不自在,“你和他的修习可曾这样……”
  他虽是问着,动作却不容质疑,强势地撩起我下面的衣料,手也缓缓地探了进去,一寸一寸,慢慢地滑至上面,摸得这叫一个缠绵悱恻。
  怒!
  还有完没完了……
  竹林摇曳,荡起绿波一般,簌簌作响,时有落叶卷起,尘土扑面而来……好大的一股风啊……
  世魅扬起脸,嘲讽地望着那扑面而来的尘叶,探指轻轻勾着我的脸,“你和他就学了这点东西么,与我一起修习不好么……我让你学的比这个多万千。”
  他说着,抱着我贴得我更紧了,隔着袍子我能体会到炙热的坚硬在我股间暧昧地抵着,缓缓地摩挲着。
  这个流氓……
  耍到我头上来了,老娘切了你的。
  绿波荡得更厉害了,簌簌地竹叶往下落,尘土卷起,叶片如刀,有灵性似的直往我们身上打去。
  唉呦……我的娘……
  掐得不准,死世魅别禁着我的神力,我会破相,自食其果。
  他抱着我,弹指,袖袍一挥,便卷去了大半。
  没伤着我……
  嘿,我倒是来劲儿了。
  簌簌簌簌的,让风来得更痛快吧。
  或许是这会儿叶刀子下得多了点儿,或许他是顾忌着我,反正我是完好无损……他那妖娆的脸上到是被划出了血……印子……看得着这叫一个爽快。
  世魅似乎是生气了,紧紧虏着我,更不让我动弹了。
  “你动静再闹大点儿,最好把温玉吸引过来,让他看看我们在干什么。”
  他魅笑着,白皙的指擦着脸庞上的血,含在嘴里,吮够了……手却缓缓沿着我腿上的肌肤,一路探到了底。
  呜……
  这大白天的,他想干什么。

  隐隐帙帙,竹林里传来走动的声音,簌簌作响。
  我浑身一窒。
  世魅轻笑着,俯身缓缓动作着,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你想让他看见,把他打得心智大损的人和他的女人抱在一起么,你猜他会想什么……”
  脑子里昏沉沉的,却见竹林里一抹白色影子,我惊愕得脸上惨白没了血色。

  清秀稳重的身影悄立在翠竹旁,沉静娴雅,他就这么默默回望着我们,他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温玉,
  他怎么会在这儿,看了……有多久了。
  “咦……还真被你引来了。”世魅一声轻笑,惊得我发慌。
  不……
  我心里歇斯底里地喊着,却像被点了哑穴似的,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温玉快走,离开这儿。
  世魅这次来,一定是带我回去……或者把心智受损的你掳回乾国。
  所以……
  快离开。
  他却这么站着,静静的望着我,白皙的脸庞像天边月,清冷遥远。
  “温玉主公,许久不见了。”世魅暧昧地搂着我,青丝撒了我一肩,我挣扎着他却笑得愈发的魅惑。
  温玉却一动不动,眸子里看不出丝毫感情,冰冷的视线轻轻一擦,静静地望着我身上的一处。
  那儿世魅的手正肆无忌惮地滑入我的衣襟里……
  不是这样的,
  温玉,别这么看着我。
  我只是不愿把你引来,不想让世魅看到你,再伤你。
  我知道你定是误解了,不然不会用这么陌生的眼神冷漠的看我……
  挣扎着……
  我痴痴地望着他,朝他伸着手,别让我离开你。
  温玉当真也伸出了手,只是手指尖如莲花瓣盈盈发着光,他那席月牙袍被风抚着,如仙般的俊雅面庞无情,他就朝我这么一挥,触到他的手,那么的凉,白茫茫的光,便倾泻了我一身,手很疼。
  霎那间像是一盆水从头泼到脚,身子凉透了……
  世魅身子僵住了,愣怔一下,像是缓过神来,笑着搂得我更紧了。
  怎么回事……
  身子好奇怪,耳里里嗡嗡作响。
  我身子麻了似的,僵硬住了,任由这世魅的手肆意动作着,无感觉……也没法动与感觉,忍了许久的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世魅抬手,轻轻捧我的脸,啧啧轻叹,继而风姿卓越地站着,环着我,指间蹭擦着我的泪,他笑望着温玉,无限风情,“温玉主公,看来你的心智已经恢复了。”
  什么……
  温玉不语。
  “上回打伤你,不是我本意,但是公主离国颇久,乾王甚是思切,请温玉主公成全。”
  “请便。”
  温玉徐徐转身,旧衫翩跹,无丝毫眷恋。身姿如冷洌的月辉,碧竹摇曳簌簌声不断,冰凉的湿意沾了衣。
  不……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温玉……
  他像是听到了我心里的呐喊,停顿了下来,身姿徐徐侧向我,脸庞第一次有了神情,但也是不耐和嘲讽,他说,“卿儿,与你这么些日子我也腻了。”
  他抬手,不带丝毫留恋,一支乌木簪被他从发上抽离,瞬时间长发纷飞,依旧如水般柔却情不再,竹林摇曳,碧竹叶散落,簌簌作响。
  他一席白袍,被风吹得衣衫波荡,欲登仙一般,那么清风脱俗。
  他的眼神深远而清淡,眸子深邃如一潭不见底的泉水。
  他袖袍一挥,便听一阵风声。
  脸颊热麻麻的,很疼……却不及心痛。
  木簪从脸上擦过,滑到肩头,再跌落在我衣袍间,每一声都像我的心跳,重得让人摒住呼吸,疼得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看着温玉那修长如芝兰玉树般的身形渐行渐远,消失于一片傲竹中……
  不带一丝留恋。
  我知道,他恢复了,或者一直都是神智清醒的。
  一直痴迷的是我。
  这一世的,温玉,终究是性子淡泊,不温不火。

  早该知道的,
  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承认。
  他忆起了很多,不曾施的法术、心诀也能熟稔的运用自如。
  芳华兽,他甚至知道它死后幻化成木,能祛邪及避毒化药性……这些都是他从我这里窥视的记忆中所不曾有的,他记得我记得的一切,却也捡回了属于自己的。
  还有,神琶……
  定是他从仙鸣谷里拿回来的。
  许久之前,他还说,他忘了去仙鸣谷的道路。

  我一直都知道,美好的生活只是昙花一现,
  可是,不知会以这种方式……伤得体无完肤,心神俱毁。

  回乾国的途上很太平,世魅没再对我做出什么不安分的举动,似乎竹林里的那一场戏只是做给他人看一般。
  颠簸的马车上,我终日攥着木簪子,昏昏沉沉的躺睡着,醒了袖袍一抹,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