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89
《《后湮宫》》

分节阅读_89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95 热度:13
脸的泪。
  当初温玉带我离开乾国,腾云驾雾只用了一瞬间,马车却花了整整七日才返回国。
  乾国还是老样子,繁华依旧。
  只是望着喧闹的街角,我一阵恍惚,在竹林里那段日子平静,如今再回来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我房里的东西被收拾得很妥帖,一切都没大变动,像是我从未离开一般。
  侍女的脚步声很轻,她们尽量不发出声音,像是怕惊扰我似的。
  诗斓似乎在大殿忙着和大臣们商议国家大事,并没火急火燎地来探我……或许在他心里,皇妹回来就好,他便安心无忧了。

  不知不觉,夜已深。
  我起身,挑明了灯,指轻轻滑过案上……
  一盏孤灯,一张丹青。精致的宣纸在昏黄的光晕下显得朦胧,摸上去有着软滑的质感,让人忍不住叹息,俊秀狂傲的几行字,却字字无奈亦情深:“吾心非汝心,所感两相异。日暮归途穷,欲告亦无力。”
  画中的女子巧笑嫣然,我凝望已哽咽,攥紧纸张,指甲掐进掌中,雨外熏炉,寒风如丝线,吹尽香绵,泪满衣襟。

  情如水,仿佛灯前世。
  我俯在榻上,早已思绪万千……
  
  这些词句是多么熟悉。
  第一次见它时,是在后湮宫,那时候后翎小心翼翼地把它提在纸上与画卷珍藏在寝宫。
  第二次触摸它时,是在乾国的密室,那时候我蜷在诗楠的怀里,什么都不知道,却依然笑得开怀。
  第三次才知道缘由,原来……这词这句却是出自我之口,只是被诗斓亲自抄了又送到了我手上。
  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原点……
  真正是孽缘,无休无止的轮回,何时才是个头。

  纸窗外面,一片明晃晃的灯光,
  帘子被撩开了,一个人闯了进来,黄色的袍子,熟悉的九龙戏珠纹……
  “皇兄。”
  我从榻上惊起,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第十五章

  纸窗外面,一片明晃晃的灯光,
    帘子被撩开了,一个人闯了进来,黄色的袍子,熟悉的九龙戏珠纹……
    “皇兄。”
    我从榻上惊起,这麽晚了,他来做什麽。
    一个随从的小太监利索地备了一个软垫放在了我榻旁,束手恭恭敬敬的立著。
    诗斓搓手,呼著气坐在我旁边,像是极冷的样子,黄袍上都沾了水渍,他愣怔地望了一眼我还著拿在手上的字画,极宽慰似的笑著,眼中带著欣喜,“卿儿一路赶回国,途中疲劳,不该还拿著这东西看,终究是早些休息的好。”
    我点点头,把它收好,坐直了一会儿,作势打了个哈欠想躺下,可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 ─||
    “你这儿有些冷。”他笑著说。
    有麽……
    不觉得啊,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没话找话,不过也怪……自在竹林住起,我便不畏惧寒热,正恍神著,一眨眼功夫,太监们躬著腰,便弄来了一烧足了碳的鎏金炉,火旺得很,暖和和的。
    他手伸过来,就这麽牢牢的握住了我的,我吓得一弹,蓦然抬头望著他,他视线灼热,一寸一寸的望著我,轻轻的问,“这些日子过得好麽,我很惦记你。他……没为难你麽?”
    他不开口还好,一问,我便觉得眼眶里热热的,心里很难受。
    “臣子们都说你是自愿跟著温玉走的,”他叹一口气,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我却认定你是被他掳走的。”
    我怔愣的望著他,他却抿嘴不再说什麽了,指摩挲著我的肌肤,凉凉的触感……
    “皇兄,其实当初我是随……”
    我们不说它了,好麽。”他抬著头,眼中带点恳求的望著我,“听下人说,你一回来胃口就不好,也没吃什麽,下了朝,我特意吩咐下面让他们熬些粥,我们一起喝可好?我们……许久都没坐在一起吃了。”
        
    他眼中的浑然天成的傲气少了许多,就这麽恳切地望著我,有些伤感逃避和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愫。
    那一世,诗楠的情意我很容易猜透。
    此刻,诗斓的……却让人难以琢磨,他对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卿湮终归是爱的吧。
    我沈默了,
    他示意著侍人端来了两碗汤粥,小心翼翼的放在我手上,让我捂著暖手。
    清淡的酒香,碧绿通透的碗,晶莹的小米粒浮在浓稠的粥水上,似乎还放了其他的东西,总之味道闻起来很香……还有股隐约的药香。
    “让他们加了些清酒和药材,能驱寒。”他笑著,低头吹了一口,浅尝著,“味道还不错,你喝口……”
    是不错,
    我试了一下,又忍不住舀了一勺慢慢吮著。
    这比竹林里那些日子吃的东西要好多了,那些日子我和温玉两人挽著袖子,胡乱的在锅里添些小米和红薯,加一大瓢水,就算炖粥了。
    ……那时候,
    以为能过一辈子。
        
    埋头吃著,不吭声,却尝到了很咸的味道……
    涩涩的,却也回味悠长。
    用力一抹,原来已泪流满面。
        
    “卿儿,你看……你这是在做甚。”
    一双强健的手臂,无声无息的环在我的腰上,一用力……
    一声清脆的声响,极刺耳。
    碧碗碎了,破了许多块……鎏金炉肆意的闪著火星……明灭……
    我一阵恍惚,
    徒然间一阵凉意,脑子顿时清醒,却已被诗斓压在榻上,他俯身望著我,手里还攥著我的一缕束衣的带子。
    他的掌轻轻拂过我的脸颊,细细摩挲著。
    他他他,他要做什麽……
    我动弹著,身子软绵绵的,用尽了力气却也只能挥手,却还没打到他,最终无力的垂下。
    这情形……
    他对我用了药?!
    那碗粥……
       
    “卿湮。”他俯身搂著我的头,将我抱在怀里,“你和他睡了是不是?”
    我被他这麽问著,差点一口气没噎过去。
    我睁著眼,就这麽冷冷的望著他……
    他半躺著撑著头,就这麽望著我,抿嘴不语,另一只手却伸过来,暧昧的擦了擦我唇角的粥渍。
    虽是没了什麽力气,但是感觉却更敏锐了。
    只觉得腰间一紧,却又徒然松了……
    他无声无息的拿著我的腰带轻轻抽扯著,衣袍没了束缚,渐渐松散了下来,前襟也敞开了。
    “皇兄,你在干什麽。”
    他拿食指点在我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一愣怔,
    他的手却也没闲著,点了一下我的唇角便不规矩的下滑,沿著我的脖颈,温温热热的探进了半敞的袍子里,悄然地……握住了那浑圆。
    “你……”
    一个黑影压下来,他灼热的呼吸和滚烫的触感,吞噬了我还没溢出唇的话语,他喃喃地说,“你当真不知道我要做什麽……你与他在竹屋里日夜做的事,我也要……”
    “我们有血缘,你不能……”
    “那又奈我何。”他撑著身子俯身望著我,手指勾著挑开我的衣袍,掌心肆意的摩挲著,挑起欲火。
    他视线灼灼,浑然的霸气,“我等了你很久,你却被别人玷污。”
    玷污?!
    你娘的……我现在是被你玷污好吧。
    “别这麽看著我,我这麽疼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手上一用力,我的发离了枕头,纠缠了他一手,上半身被他搂抱著,无力的躺在他怀里,他半撕半扯的将我的袍子褪倒了腰间,松垮垮的垂著。
    窗外的风如丝一般的吹著,冷得人猛然一惊。
    有什麽东西从袍子里滑落出来,掉到了我垂在塌上的手旁。一根簪子……乌黑澄亮……
    费尽力气将它握在手中。
    明黄色的袍子满天盖地的落下来,铺在了塌上。
    那男人特有的气息包围了我,他撑著我的身子,埋头轻轻的落下一个个令人瘙痒难躲的吻。灼热的呼吸,手上传来的颤栗,他最後像是忍不住似的,紧紧抱著我,将我小心的放在塌上,
    我别开眼,他几乎是裸著的。
    脸被捧住了,“别动,仔细看著我……”他极温柔的抓著我的一只手,抚上了一处,滚烫的肌肤热得像把人燃烧一般,一点娇豔欲滴的红色,格外醒目……
    这是……莫非……
    “这是你为我点上的守宫砂,後宫佳丽三千,我都不屑碰……我要你,我只要你。”
    一时间,恍惚
    神志不清,甚至有些痴……
    直到,他扳开我的腿,撑在我身上,将身子置在我腿间的时候。
    突然间,脑海里却想起竹林里那席白色身影,以及那清冷淡漠的笑意。
    呜咽著,手无知觉的握紧,簪子刺进掌中。
    灼热顶著我的股间,
    一股酥麻的力气从掌心化开,火辣辣的,很热很烫。
    他依旧颇温存的摩挲著我,下身抵著我,微微的不适应传来,我浑身一震,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将他推开。
    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望著我。
      
    胡乱的找来衣服披著,遮了身子,一点腥红染了上去。
    这才缓过神来,手上麻麻的,有点儿刺痛,低头一看,腥黑的血正从孔中涌了出来,榻边安静的躺著一根木簪子,通体乌黑铮亮的芳华木上正布著一丝诡异的暗红纹。
    
    一定是,它将我体内的药给吸出来的。
    一股力气朝我扑来,昏天暗地的。
    诗斓撑著我的手,俯身望著我……
    “你本事大了,居然克制南纳人的药都拿你没用处,修炼修炼……你们都是在床上滚著被褥来修习的麽。”
    你……
    这人怎麽总提著回事儿啊。
    他从榻上摸索著,掏来一根腰带,将我的手捆住。
    “我要得到的,谁也不能阻拦。”他眼中的坚定和灼热几乎刺伤我。
    “皇兄,你会後悔的。”
    “我後悔过一次”他的手缓缓的摸上我的脸颊,“我不想再後悔第二次,我不会再把你让给别人了。”
    他蹙著眉,扳开我的腿,似乎在诧异我为什麽不抵抗。
    容忍……
    我只是在容忍。
    他嘴角含著笑,似乎很满意我的配合,身上的动作愈发的没了规矩。
    俗话说,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双手被系著,仍能够得著腰带一端,轻捻著,狠狠一用力,念著口诀,霎时间燃著盈盈蓝光,把它拦腰截断。
    诗斓像是察觉到什麽了,身子一滞,咬牙狠了命,下身轻轻试探了一下,就要强行挤进去。
    脑子里突然闪过什麽,有什麽声音传了过来,是谁说话听不清楚,不过字里行间的意思倒是懂得……就像是一句口诀。
    默念著,手跟著一劈。
    一个身子无力地压了下来,淡淡的光笼罩了下来,诗斓头一底,便垂在我脖间不动弹了。
    好家夥……
    把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