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9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9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98 热度:11
木,确实很有功效,连世魅都没法子抵御的药效,它都能化解。
  如此看来,
  温玉应是担忧我的……
  对于他的举动,对我做的一切无情的事,淡漠的话……乃至他最后弃我离去,
  是因为诗斓要大举进攻南纳人,毁仙鸣谷么……

  我很想念他……
  他呢,可曾想我分毫。

  外面风声很大,
  窗摇曳着,支支作响……
  突然一个飘忽不定的影子倒影在纸窗上一闪而逝。
  我吓得坐起身来。
  飞蛾像是察觉了空气中的异样,扑打的声音及其烦闷,纸质灯罩发着昏黄的光……一下子灯全灭了……
  我攥紧被褥,指关节苍白,睁大眼睛望去。
  空气中一阵波动,气流极其不稳,窗前的案和椅子都是扭曲的,刹那间白色耀眼夺目,那光芒光刺的人都睁不开眼……我忙用袖子遮住眼……头都晕乎乎的,一阵恍惚……
  光减弱了,荡出荧荧蓝光,一个模糊的身影显现,幻化着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一切就像做梦一般。
  这个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记得,
  一席白衫,像天边的明月,清冷,遥远。
  我撑着榻起身,冰凉的寒风透过被褥侵袭而来,忍不住一哆嗦,却仍旧喊出了藏在心中那个人的名字,疼痛却是幸福的,“温玉……”
  他神态自若,急走了几步,将我按回了榻上,手伸进里面摸索着,就把我的手握住来,把脉。
  把脉?!
  我身子好着呢……
  他眉目舒展,疑惑的往我一眼,明显的舒了口气,那我的手放回被褥里,讪讪的说,“听传闻,你病了,所以……”
  剩下的话,便自动省略了。
  我知道……他定是担忧我,所以便还是忍不住来了,是怕我最终还是中了诗斓的招数,还是又误吃了什么。
  不是有把芳华木簪子给我么……他,他……
  明明做得那么诀别。
  忍着心头上的那份失而复得的喜悦与酸涩,握着他想撤离的手,撑着身子起身紧紧抱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那冰凉却柔软的布料上,他身子轻微的一震,却并没拒绝,我空荡荡的心像是被他身上传来的温度填补了,心里头微微荡着一丝甜蜜,“我知道你不会真的不要我……”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将手压在我的肩上,再滑至腰侧将我紧紧环住。
  外面巡逻的侍卫手上的宫灯,将纸窗弄得明晃晃的,整齐的脚步声细细簌簌,在寂静的夜里格外醒目。


  第十八章 阴谋 18—1

  我以为你会过得好,起码会比与我一起在竹屋里生活强。
  他俯下身子,低着头望着我,指一寸一寸滑过我的眉宇,带着留恋的意味,你瘦了。
  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
  原本因他的突然出现而闷着一口气,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如今却被他从疼惜的动作而一一软化了,一股热流涌过心底,四肢是凉的,心却是暖的。
  “这儿很危险,为什么还回来。”我埋在他的前襟,柔软的衣料,伏贴极了,熟悉的体温与清香,深吸一口气,眼眶也不仅红了。
  “不碍事,这些个人我还应付得过来。”末了他顿了顿,轻声说,“我想你。”
  清冷的月辉洒在窗上,
  桌上的那盏灯火早已灭了,一缕青烟化了。
  这触感……
  他就在我的身边,而且拥着的……是我。
  似乎有很多话要问他,
  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一切恍然如梦,我只希望这么沉醉下去,不要醒得太快。
  真想摸摸看,这么温润如玉的人,究竟是用什么做的,一世弄得我揪心,二世弄得我伤心掏肺的,反反复复一世一世纠缠不休。
  他竟是这么的狠心肠,将我弃了伤了,又来招惹我。
  若是以前,以我一定把这祸害压在塌上,撸起袖子,撕了他的袍子,扒了他的亵衣,绑了他的手,然后来一个轰轰烈烈的十八摸,让他求不着,吃不到……再牺牲小我,轮了他,看以后还这般对我么。
  可,那是我的后翎,
  而他,是我所不熟悉的温玉。
  两人虽说是同一人,却又不是一个……所经历的事,性情,对我的态度却都不大一样,我懂,可懂有什么用……偏偏谁都让我欲罢不能。
  吸气,呼气……
  卿湮,你,要沉住气。
  不能让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扇一耳光,再赏个糖吃么,哄一哄这事儿就这么完了么?!
  怒,你……要争气!
  正当我敛起脸上的表情,缓缓抬头望向他时,正巧对上他的眸子,清澈如秋水的眼波,淡淡地看着我,带着一点儿忧伤,宠溺,不舍与别的什么情愫。
  一晃间,我便软了。
  他又稍微的往榻里挪了挪,薄唇动了动,头偏垂着望着榻上的某一处,吐出了一句话,很轻很轻,不留意听还听不动。
  我竖起耳朵……
  少了你的陪伴,我有多寂寞。
  激动,这叫一个激动。
  从仙人嘴里听出个情话不容易啊,
  他一愣怔。
  我也一抖,
  我们同时朝下方望去……
  我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悄然无息的正按在了他的胸前,以亢奋的姿态,来表达了我激动。
  ——||
  这么久了……终究是管不住我的贼手。
  所以说,任你怎么穿,本性还是改不了的。
  怎么办,收手还是不收。
  他胸口起伏,心跳平稳,面不红也不赤的,就这么望着我,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
  这笑里总觉得有有点别的什么,
  让我,让我……
  我继续死皮赖脸,抖着手,往他衣襟里勾了一下,月牙白的袍子,也不知道是啥款型,只是挑拨一下襟衣,突然间系腰上的络云流带便散了,长长垂在榻边上。
  我吞了吞口水。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帮你系上。”
  他依旧好脾气的笑着,没再说什么。
  我手这个抖,筛糠一样,俯下身子,撩起那维系衣袍是否完整的唯一……腰带,攥紧在手里,料子的材质极好,握着凉滋滋的,可手心却是滚烫的。偷偷虚他一眼,月牙白袍子松垮垮地,散了,隐约可见里面的亵衣。
  唔……狠抹一下鼻子,止住了鼻血却再也不敢放肆了。
  温玉这人我是懂的,看着温润儒雅好欺负。其实他若想让你欺负,你便能欺……他若不想或不耐烦了,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乖乖,默默地低下头,颤着手,环过他的腰,给他束上。
  只觉得清香萦绕入鼻,那亵衣在我面前,一寸一寸的接近了。
  最后,不知道是他身子往前挺了一下,还是我靠得太近了受了男色引诱。
  总之,衣带没系成,
  反倒是他那身白袍布料又被我撕去了一块……
  我讪笑着,把那残料子塞进他的手里,“那个……质量忒不好,我只是扯了一下,就……就成这样了。”
  他笑。
  我浑身一寒,这个汗,“我这身手比起你来可差远了,你太监那会儿可撕坏了我好几件袍子,我亏一点,几件换你一件,你可不能私心报复……你,啊……”
  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止了。
  我莫名地低头,偷偷拿眼看他。
  发现他刚挥手不是想打我,而是把我身子稳稳得抱在了他的怀里,我一慌张……差点跌在地上。
  “公主,您出什么事了?”一个奴才在门外气喘吁吁的问,似乎是刚跑来了,想推门却又不敢进来。
  我撑着他的身子,本想稳住身形,脚却蹬了个空,身子一歪。
  他低眉望着我,又熟稔地一搂,将我抱坐在他的腿上。
  脑子里嗡嗡作响……
  瞧着眼前这个如玉般温泽的男子。
  一个好端端的人,被我这么一折腾,他的衣袍也散得差不多了,简直是衣冠不整,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这白皙润泽的脖颈,往下便是……
  他挑眉,望着我。
  我不安的挪动了身子,却没料到股间无意地擦到了他的腿,呻吟了一下,
  有什么东西……硬硬的,顶着了我的下腹部,隔着料子还能感到它的灼热。
  我脑袋里轰的一下 ,如雷击!
  门外,那个奴才还一个劲儿的轻声询问着,这叫一个耐心,把御林军都招引过来了。
  “我没事,只是被梦惊了一下。”我涨红着脸,朝门外喊了一声。
  温玉勾着笑,心情极好,手腕用着力气,温柔又不失力道地将我又往他怀里压。
  奴才拿灯在门外晃着,似乎想透过门缝隙看出点什么名堂出来,声音也尖尖的,“公主,要传太医么?皇上吩咐了,若是公主哪儿不舒服的话就要奴才一定要去找太医瞧瞧。”
  ——||
  也太那个啥了吧,不就做个噩梦么,要传太医?!
  “不用了。”
  “公主,您房里的灯似乎是灭了,要奴才进来点烛么?”
  啊……
  “他说要进来呢。”温玉悄声在我耳边说着,滚烫的气息拂过来,瘙痒极了。
  我一晃神,身子就被他微抬起,那灼热的玩意儿似乎是找准了地儿越发不安了,隔着我的亵裤一个劲儿的在我腿间蹭着,动作这叫一个勾人,一股绵绵的热潮从腹部传来,亵裤的料子被浸湿了,他的手也顺势滑进了我的袍子里。
  唔……
  这个死流氓,调情也不看地方。
  外头的奴才依旧在询问着,似乎要有拿手推门的嫌疑。
  “不用……了,我好好的,唔……你们退下。”
  我忍,忍忍!憋得这个慌啊。
  我猜温玉一定是故意的,一听奴才说皇上吩咐那啥啥的,不仅手指动,居然俯下身子连嘴都用上了,他他他……就不怕有人闯进,抓奸在床么。
  这是我认识的温玉么,
  T_T真是一世一个样儿啊。
  我的后翎可不会这般待我,向来只有我欺负他,还从没出现这档事儿的。
  他一手坏在我的背上,抵着,
  另一只手却不安分了,白皙修长的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挑拨着我胸前的那一点,虽然隔着一件衣料,可却濡湿了,粘乎地贴在肌肤上,被他这么摩挲着,打着旋儿,樱桃越发的硬了。
  唔,
  姓温的,别亲那儿啊……
  梁柱都是转的,
  只觉得被他摸得晕忽忽的,两人双双倒在榻上,他手撑着榻,俯下身子望着我,脸容神情沉静闲雅,但是眸子却是极亮的,让人可以醉倒在里面。
  屋外很煞风景地传来一声咳嗽,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公主……您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真的不用宣太医么?”小奴才发挥狗腿儿奴才的精神。
  我死命地扳住温玉那惟恐天下不乱的手,
  扭着脖子朝门外喝斥,“啰嗦,我要睡觉了,给我滚一边去。”
  “是是,奴才告退。”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淅淅簌簌的越传越小声。
  哼,姑奶奶我不发威,当我是好欺负的主儿,死奴才,居然想监视我,呸!
  “你的性子还是这么闹,这可不好。”
  看他笑得这么从容淡定,我就恼……
  他就不怕招惹来诗澜,然后被泼一碗那药么,那劳什子药虽然是喝的,药下重了,那气味儿闻一下,手脚都是软的,如果配制得浓稠点儿,浸在肌肤只怕是都能让南纳人一时半会儿使不出神力来。
  对了,好像有什么事要告诉她……
  很重要很重要,一时半会儿又想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