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9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93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05 热度:16
看着我与他的男宠滚被褥的时候,都能平静自如,但若无视,他若矢口否认,我该如何自处。
  可话说了又怎么能收回,郁闷……
  可,没料到他竟摸了摸我的脸,柔声说,“你明白就好。”
  我的脸一瞬间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烫人极了,我瞥过眼努力躲过他灼热的眼神,轻声说,“皇兄很疼我,不会伤我的,有我在仙鸣谷他们也不敢用狠药,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他没拒绝我,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也再没有说什么,也像是做的这么多铺垫就等我说这一句。
  一瞬间心里很荒凉……
  心暖了半边也冷了半边,揉杂着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有人说看人不能光看皮相及表面,可是对他……我连心都看不进才不透。
  那一世,因为我是卿湮,所以温玉会待我如宝,宠溺万般。
  而如今,也正因为我是卿湮,他才会对我如此防备,连态度都这般的若即若离……叫人揪心。
  殊不知,卿湮只有一个……
  他还不懂,我不怪他,
  他愿意利用我,我就甘心被利用。
  下辈子欠的债,我也只能用这世来偿还……
  窗外突然隐约透了点火光……
  房外巡逻侍卫的脚步声很浅,除此之外便是一片的安静,纸窗外隐约可见太监宫女们手里持着的宫灯……暖色的火光,将屋里物什的影子都拉得很长……
  我一愣,推着他,“你得走了,皇兄上朝前都会来我这儿转转的,别叫他瞧见你了。”
  他反握住我的,“一起走。”
  啊……
  这么快就私奔?
  猝不及防啊……奔是要奔的,可以后的日子光喝些白粥还是挺遭罪的,这得收拾收拾……
  我我我,我地板里还藏着金条,得先撬了……柜子里的古董太重不能带,但还有一些压在被褥里的首饰珠宝……对了包裹里面还有银票什么的……没带齐……
  我匆忙的回头,不死心的指指指……那些宝贝。
  他朝我一笑,如玉般俊美的脸上泛着朦胧的光,美得那么得不真实……他薄唇动了动,
  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白荧荧的光如月辉一般似水流年,荡在我的身上,我瞪大双眼……我们俩齐握的双手上绽着很强的白光,瞬间将我们笼罩……
  一只手臂都酥了,半边身子都像是没了知觉。
  周围的景物都在晃悠,那光突然间变强,刺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撇开头去避着,用袖子挡着。
  心里头猛得一沉,跳得很快,怦怦怦的。
  温醇醉人的轻笑,话里有些宠爱,“小傻瓜,我们到了。”
  我一抖,撤了袖子,死死揉了揉眼。
  山清水秀,落叶缤纷……
  美景,可却不是仙鸣谷。


  第十九章 入谷劫难 19—1

  漫山的大雾,
  那一泓湖水,浅蓝中带碧绿,上面荡着火红的叶子,水波荡漾,叶纷落,浮在水面上灼热刺目,分外妖娆。
  这地方空气清新极了,只闻扑哧的羽翅响与空灵的鸟声,一缕缕阳光透过苍天大树照射下来。
  雾浓烈,隐约有丝竹的奏乐,却没有人影,连个茅屋也不见。
  温玉拉着我,一步一步小心走着,
  我疑惑的望着他,蹙着眉深思片刻,“这……是哪儿?”
  “离仙鸣谷不远了。”他微笑着拥着我,搂住,语气有些虚弱,“我的身子还不行,神力匮乏,瞬间转移……也只能带你到这儿了,剩下的走着去吧,入口处就在这附近。”
  山上的温度有些低,蒙蒙的雾沾在身上,不经意中袍子便被润湿了一块,他的指很凉,让我心没来由的一疼,匆促将身上的白狐披风脱下来递给他,他用手推着,“不用。”
  我凶道:“给我穿上。”
  他微微一滞,乖乖的披上了,白绒绒的狐狸毛,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庞,只露出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的望着我,带着笑意,有些温柔。
  我推开他,脸上烧得慌,低着头,踢着小石子,小心得挑捡着干净的小道走,避免湿树叶枝弄脏了靴子。
  “还多远?”心烦了,站直回头问了一声。
  他正巧偏头,拿袖子挡住脸,偶然看到我,想止住,却仍忍不住咳嗽数声,一张脸苍白没了血色。
  “身子真的不舒服么?你的神力还有……”我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几成?”
  “七成,”他静静的看了我一眼,避开,低头望着某一处,声音很小,“……只剩了五成。”
  是么,
  我看他是只剩下三成,五成中有两成因为携带我瞬间转移,而耗去了。
  一时半会儿,怕是也恢复不成。
  早知道双修对他有用处,应该说什么都该把他按在床上,修他几十轮,或许调息得会快一些。
  真是失策……
  清清亮亮的眸子扫了我一眼。
  让我收起霪乿之心,突然有种被窥心的错觉。
  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淡定的经过我身边,握起我的手,紧紧地。
  我亦步亦趋。
  温玉帮我避开那些扰人的枯枝败叶,拉着我,径自走在前面,不声不息,半晌才说道,“其实,我身子比你好,禁受得住。”
  我一愣怔,抬头。
  他身形纤瘦修长,一席白袍总是那么不沾尘土,那么的超凡脱俗,却有一些弱不禁风,他话还没落音,胸口起伏,便又咳嗽了起来,
  心都纠结了,酸涩涌上眼眶。
  我想待他好,真想……
  我知道这次前往仙鸣谷,怕是凶多吉少,因为前世的卿湮就是死于这场浩劫,我不想死……可是更不想他死。
  他像是知道了什么,突然间将我手握紧。
  一声清脆的枯枝断裂的声响,在万籁俱寂的地方,格外醒耳,
   “这儿有些滑,你当心一点。”温玉将一处踩平了,回头望着我,一双眸子带着疲乏却亦清澈如泉。
  我收了眼,平定思绪。
  犹豫了片刻,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别硬撑,你还有我,你教我口诀,我来做便是了。”
  手在收紧,他握着我暖暖的,笑着说,“好。”
  他拉着我在一处站定了,头垂着,唇贴着我的耳侧,轻声说,“吐纳,气韵丹田,三神归一,神凝心聚,一指乾坤。”
  他的呼吸温热,拂过我的脸颊,麻麻的,一边都烫熟了。
  其实他说什么……
  我太明白,不过在心里琢磨默念了一遍,便无师自通般,手势动作流畅,迅速变幻着指,荧荧的光夹杂白气,冲在前方……袖袍翩跹,无风……青丝肆意狂舞,一股暖流汇入心田,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我睁大眼睛望着。
  眼前的景物一片开阔……
  雾气消散。
  春意盎然,桃花绽放,烂漫极了。
  空气中都有着淡淡的香甜。
  心怦怦跳得很快,我望了一眼温玉,他笑得很温柔,“到了,这是仙鸣谷的入口。”
  入口?!
  不会啊……我去过,可没见过这片桃林。
  “为了防止外界骚扰,根据五行八卦布了阵,进谷的路线与入口变幻莫测,自然是不一样的。”他眼神黯淡了,“可惜,却防不了凡人的贪婪与野心。”
  永无止境的野心……
  与世人的贪婪。
  是啊,因为这些才造就了我与温玉这支段离破碎的爱情与孽缘,想着就神伤,罢了,不提它。
  微风拂过,
  叶凋零,桃花却依旧在枝头傲然绽放。
  风吹草动……却没发出任何动静,空寂一片。
  我挽着袖袍,向前疾走几步。
  “当心。”他拉着我,想说却又咳了数下,好半晌缓过神来,语气虚弱的说,“别离我太远。”说完便专注的望着前方,一瓣桃花瓣沾在他的白狐披风上。
  咦……
  左右……景致在变幻……
  桃林迅速移动……落花绽纷飞了我一身……
  “这是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的局,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春去秋来,它的路也不一样。”
  路?
  陡峭的崖,前方无路。
  我闭上,脑子里翻书一般,将偷偷在乾国里描到的古书的内容全回忆了一遍,小把式倒是有……就没提及这个,“三奇”、“八门”?似乎挺高深的。
  一时间没个头绪。
  深吸一口气……
  我蹙着眉,看着这高耸的山……
  这满地的桃花瓣……
  突然血液里沸腾了,一双眼睛忒亮,拿脚试探的踩了踩地,“行七步退三,还是怎么?你倒是说个准头儿。”
  他笑着,你的悟性还真高。
  我愣征得望着他……他眼弯弯的,多了几分清秀。
  我脑子里突然浮现一招,撸起袖子就准备蛮干。
  于是却被他这么拉着,“卿儿,我不管你看的是什么书,不过这术若没人指点,轻重把握不当,一用错或滥用,便会伤心损身。”
  我讪笑,乖乖垂下头。
  这家伙……看起来神仙模样,心思细腻得很……难怪这么放心让我折腾……原来是想看我一人在乾国学了些啥。
  乾国……
  乾国可是个好地方。
  那诗斓密室里的书籍可都与南纳人的神术脱不了关系,他自以为只有他一人知道,殊不知……他的后辈,世世代代都奉为皇家密室的地方,诗楠已经带我走了一遭了。
  古书籍不多……
  加我娘写的那一本,也就百来本。
  — —||话说,那本书撰写的这叫一个妙哉。
  娘手抄,记录了许多的神术修法经,以及克制的方法,用了十几张纸,剩下的百来页全被父皇用来记载我变身期了,中间断了几张,后头的字迹也变了……洋洋洒洒的添加了几笔生理期的记载……一看就是皇兄写的,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因为……那本书,方方正正的,模样儿熟悉的打紧儿,它化了灰我都知道,压根就是“吸”我回前世的古籍。
  想到这羞人的东西,以后会被乾国人奉为珍宝,存封在密室,历历代代都有皇帝都瞻仰……揣摩一番,我就怒……
  顺手盗出来后,就一直没有还的打算。
  温玉说得对,有些法术没人教着引导入门,是万万不能轻易尝试的,我垂下头,手不自然地抚上了怀里的衣襟,寸寸方方,有些硌手,书本隔着料子贴着肌肤,却没来由的让人一阵心安。
  书里记载虽少却很详细,对我这一世却很实用。
  其中有一道术,我是记得的,凤凰涅磐。


  19—2

  世间流传,“一场浩劫,天命女凤凰涅磐,拯救苍生。”
  只是这天命女……
  我叹一口气,
  眼前的桃花林隐隐迭迭,沾了灵气似的,眨眼间便迅速地变幻着阵型……让人猝不及防,人眼都被晃得晕忽忽的。
  一迈步子,就差点跌个狗啃泥。
  幸好温玉反应快,将我扶住。
  唉叹,我撸起袖子,低头拧着被泥浆溅脏的衣袍下摆,一脸的悲愤 ,下一世的人们若是知道天命女是我这德行,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其实我到现在还想不通,为何当初会选择这样一条死路,
  我并没那么大度与无私,不会牺牲自己的小命普度众生,我要的只是温玉……活着……好好的活着,
  这就够了……
  “走路也能分神。”他蹙着眉,从我手里夺过那截袍料,不作声了,手指却被袍子上的泥浆沾弄脏了,“这里的气候已经够冷的了,你这样可如何是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