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9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9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14 热度:15
 “不碍事的,只湿了一块,走走就干了。”我有些局促瞥开眼,“我们还是赶……路。”
  “别动。”话还悬在他口旁,没落音。一阵暖暖的气流便从料面上涌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他却按着不让我动,我低眉顺眼的瞅着他……
  他身子虚弱了,力气却愈发的大了,那一截布料被他扯着,我压根动动弹不得。
  下面暖和极了,不知道那儿吹来的风……弄得我的脚,怪不舒服的,于是便睁大眼睛望着。
  他朝我一笑,像是累了,身子无力地倚在树旁,缓缓半蹲着,执拗地撩起我的脏袍子,那白皙纤长的指抚在我的衣袍上,淡淡的热气从衣料上袅袅升起,料子上大块的水渍被烘干了,不知他又施了什么法,泥浆在慢慢消失。
  怒……
  我粗鲁地将衣料抽走,差点害他跌倒。
  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我还以为他会和下辈子不一样,可是没想到都这般的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神力就剩下这么三五成了,还这般糟蹋。
  若真到了仙鸣谷,他还能撑多久……
  袍子干爽了,暖烘烘的,我却很想哭。
  他不明所以的望了我一眼,脸色苍白,拿脏兮兮的指抵着挡住嘴,想咳又不敢的样子,
  像是怕被我看见而不高兴,可是我确实是看见了,而且看得心尖儿都是疼的,一时间眼神也不觉得温柔了起来。
  在仙鸣谷会发生什么事,我是有心理准备的。
  或许我千方百计,将悲剧改写……却亦是枉然。
  不过不试,怎么会知道结果。
  我也曾偷偷想过……
  若一切因我而变,卿湮不用死,温玉不用魂怀……那么最终陪温玉度过后半辈子的人会是谁?
  我么……
  我并不是真正的卿湮……只是为拯救这段孽缘从后世穿越而来,温玉若不魂怀,孽缘断了因果,我也该消失了。
  无奈,可悲,可叹亦茫然。
  却,甘愿。
  一只手适时地握住了我的,轻微的疼痛让我回神。
  温玉一双极亮的眸子,正聚精会神的打量着我,他看我一脸警惕防备的望着他,不觉笑了,“奇怪了,你总是能在望着我的时候,一瞬间脸上变换千万种表情。”
  我一个激灵,浑身一哆嗦……他一副研究的表情望着我。
  他,似乎身上的这点儿灵力不够用在读心术上。
  我正色,微舒了一口气,恶声恶气道,“要你管。”
  他顿了一下,像是苦笑,自言自语地说,“你的每一个表情,都让我心里也跟着揪疼,万分的不好受。我……”
  他深情复杂的望我一眼,轻声说,“我只希望你有事别瞒我。”
  神仙,这人察觉到了什么……
  难道要我跟他说,我是从下辈子转世而来,为了阻止他以后近似自残的行为,放弃魂怀,不要终日扮作女人与男宠滚被褥,要好好与我过日子……这种事情,光是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荒谬。
  可他这语气声调,倒像是……
  我一愣怔,正琢磨他那句话的意思。
  他到收起了脸上的神色,恢复了以往的闲雅自得,温温徇徇地说,“卿儿,仔细辨了路,莫再分神了。”
  我点着头轻笑,打起了精神。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管它呢……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吧,总有个解决的方法。
  温玉的步法奇特,四处景物袭来,却能轻巧地将它逢凶化吉。
  我狗腿儿似的,紧紧跟着。
  一片桃林,很快便走到了尽头,硬质的石头,奇形怪状,抬头一看……高耸的悬崖没入云端,这个高……这个陡……哆嗦一个,幸好天命女是涅磐,不是跳崖。
  “仙鸣谷的入口就在这崖后面。”
  — —|| 你不是耍我吧……表告诉我,还要爬崖……
  神仙,我们这是要去救人还是玩杂耍。
  “有句口诀,你把它背熟,等会儿念的时候用上七成力气。”
  我有些不大明白,眨啊眨的,望着他。
  他失笑,扶着陡壁上坚硬的石头,虚弱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丝毫不顾及他的形象……这仙姿傲骨的人,像个山野莽汉似的抱腿坐着……也忒……仙人了些。
  神仙模样就是美啊。
  容我抹完口水先,他扫我一眼,我立马收起色迷迷的表情。
  他眼里隐着一丝笑意,好脾气的又给我解释,“这崖险恶,凡人没几个能攀得过去,用飞的也入不了谷。你拿我教你的口诀再有配上南纳人的神力,入谷的小道便能出来了,记好了。”
  一句晦涩难懂又冗长的句子便进了我耳。
  啧啧,
  突然间,我反而觉得……就算乾国把路线勾勒出来了,也未必能入得了谷。
  哪有这么折腾人的,估计这乾兵还没入谷,十之八九就会亡在路上了,这哪儿是人进的地方,真不知道温玉这么火急火燎的赶来干甚。
  我拍拍袍子,大手一挥,“走远点,神仙我要施法了,别伤了你 。”
  温玉不情不愿的起身,抚顺了袍子,后退了三步,仰着头……四处望望……再退了一步。
  呦,还挺乖的。
  等会儿入了谷,得把他按在床上,给他好好调戏……啊,错了,调息一下。
  我咧嘴笑了,被他瞪了一眼。
  咳嗽一声,作势敛神。
  于是深吸一口气,从丹田凝集着力,闭着眼,对着悬崖就开始面壁了……
  口诀口诀……
  念口诀。
  “……等一下,先别念。”
  温玉止了步,眉头愈走愈深。
  “怎么了?”
  “有人……”
  哪儿啊,没瞅见,人影都没有。
  我疑惑地望着他,
  他神情分外的茫然,有一丝懊恼在眸里一闪而过,“我要到酉时才能恢复,这会儿我也辨不出,只是隐约觉得……不对劲儿。”
  是……有些不对劲儿。
  因为我看到有一处的桃林,枝条在抖,地上铺满了一地儿的残花。
  我们双双望了一眼。
  温玉不动声色,看他那样子下一步就打算朝那边走去。
  立马揪起他的袖袍,把他拖了回来。
  他甩着袖子,执意要去,清清亮亮的眸子望着我,一脸的不悦。
  好家伙,这人一点自觉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虚弱得连那些士兵的一根长矛都能伤着他么……
  不能让他去冒这个险。
  我正想着,拽他的力道便有些大,或许是有些紧张,全部的神经都聚在了手央的一点,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我沉着嗓子说,“让我去看个究竟,你身子弱,别去。”
  他于是便消停了。
  可我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从我抓他到现在,一股奇异的电流从他那冰凉的手里传了过来,源源不断的渡到了我身上,脑子里轰的一下,嗡嗡作响,隐约还有声音,在叹息,字字句句那么的清晰:“我真想与你过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这是真话。”
  “卿儿,我们身份悬殊,我知道我该防你的,可是却总会心软。”
  “我神志不清的时候,却是我过得最快乐的日子,我记得……生活在竹林里的时候,每一天都有你。”
  “如今逃不了么,你终究还是想害我。
  我,该再信你一次么。”
  我诧异的抬头望着他,他像是没察觉,浅浅对我笑着,眼里的宠溺却是掩饰不了的。
  他的唇并未动,可我却听得清清楚楚地,那语气酸涩有些无助……
  读心术,
  我居然巧然对他用了读心术。
  我收了神,装作无事发生。
  他意志薄弱到,连我无意探入他的内心,都察觉不到。
  这种身体情况……
  若真到了仙鸣谷,能帮上什么忙……
  怀疑我,却又执意的将我带在他身边,他这又何苦……这样的心甘情愿。
  我若真害他……
  他也顺其自然的受了么。
  一时间有些语塞。
  憋了一肚子气,狠狠的瞪着那片竹林……念着口诀,手一挥,一道白光劈了过去,桃枝一株株,噼里啪啦的,拦腰截断。
  奶奶的,剁你个乌龟王八蛋,竟敢埋伏我们。
  温玉像是被我吓住了,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只是牢牢的握着我的手,“莫这样,小心伤身。”
  一口气噎着,没缓过气儿来。
  你以为我想啊,从小到大,就只用过这招劈了你的白簪子,这会儿一轮劈了这么多株粗壮的树,你若不气我,我也犯不着是这么恨得劲儿。
  精力耗费了也好,若是残了……看你不养我一辈子。
  我翻了白眼,狠狠瞪着他,他四处躲着眼神,似乎是有些心虚,手却悄然握上我的手肘,缓缓向上,冰凉的执掌,让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乱跳。
  桃枝断了,也没了障碍物的遮挡,
  远远的可见一个人的身影卧在满是残花的地上,墨黑的袍子带着血红的罂花纹。
  “看着有些眼熟……”
  “世魅?!”
  他为何会倒在这儿,莫非……乾国……
  我一慌张,甩了温玉的手,就跑了过去,跪在地上捧起他的头,搂着上半身子用在怀里,指在鼻间试探一下……还有气息……
  只是脸色惨白,手摸上去,也冰凉软软的。
  温玉一个人远远的站着,并不靠近,就这么望着我和他。
  — —|| 这个人,他不会又在胡思乱想了吧,真是……真是服了他了。
  一时间抱着世魅放也不是,搂也不是……
  别扭极了。
  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
  一声急促的轻咳。
  幸好怀里的人有了反映,睁开了那双眼,恍惚的看着我……激动了,紧紧地拽着我的袖子,说着什么……
  我没听清,凑近了。
  他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合起来,大概是说,快去……他们潜伏进了里面……救……
  “世魅……”
  我一个震惊,慌慌张张的,就掀起他的袖子,要帮他把脉,“先别说了,撑住……我帮你看看。”
  他支起身子,气息不稳的抽回了手,一口血便涌了出来。
  哎呀……
  砰的一声,
  我收了手,肃然起身,望了一眼温玉,低头一脸若然欲泣的拧着自己的被血喷得脏兮兮的袍子。
  一抹脸,真够惨的。
  不过有人比我更惨……由于我挺没人道的撒了手,所以世魅这家伙又跌回了地上,狠狠的砸出了声响,他蜷缩着,眉都蹙了起来,像是很痛。用那眼神深深的望了我一眼,突然胸口急剧起伏着,那叫一个悲愤。
  我有些怯意地吞吞口水。
  好家伙,我不是故意的摔你的,谁叫你喷我一脸一身的血,弄得我措手不及……这……这伤可不能算在我身上,下一辈子可不能为这事儿抓着我死命地折腾。
  “温玉……怎么办……”
  温玉上前将我拥在怀里,眼神冰冷地望着地上的世魅,声音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乾国这次派了多少兵马……”
  “我不太清楚……我被他们虏来,开了谷便被丢在这儿了,温玉主公……是我对不住你们,我也是逼不得以,……他们……他们,对了光是目测都应有上千万的精兵。”
  温玉身子一颤,便不再多说了。
  我只觉得很无奈,无奈得想笑。
  难怪,我与温玉在房里这么的缠绵折腾,耗了这么久,早上了都不见诗斓探房,原来这家伙已经偷偷摸摸的带着上千兵马……
  起兵来了仙鸣谷。
  算了,反正死也死我,拼了。
  深吸一口气,我站在崖下,仰望……一脸的英勇就义模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