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9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98

作者:也顾偕 字数:4011 热度:10
来,那埋在我体内的东西也有复苏勃发的倾向。

  脸像是被烧着了一般。

  我慌慌张张死命扒着诗楠,想脱离背后那不安分的家伙,不幸腰却被搂得死死的,那家伙还哼了一声,坏心眼的拧了我一下。

  这个疼,骨子都酥了。

  那家伙摸了半天,没了动静,只是埋在我体内的东西越发的灼热和硬挺了,惹得我哼了一声。

  我瞪大眼睛,忙地捂住了嘴巴,可是迟了。

  躺在床上的其他美男也像是有醒得前兆了,埋在被褥下的身子动了动。

  “楠……”我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得赶快溜了,这一大清早的,最怕擦枪走火。

  何况我昏迷这么久,实际上也遭受了非人的涅磐,身子还虚弱着,这万一美男们都醒了,我哪经得住这么多人轮番的折腾。

  可是一向体贴入微的诗楠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将我从背后那人的胸膛处夺了过来,温温柔柔的抱着,像是要把我揉搓进他的怀里,声音也有些委屈了,“你就这么不待见我,让我再抱一会儿,这几天……我很累。”

  ——|||累……

  我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累是因为在我身上操劳得太多了。

  可是,谁能告诉我……

  后面那个仁兄为什么不会觉得累,反而越发的亢奋了……

  我说,我昏迷的那段时间,你们分配的还合理么,为啥会有喊累还有欲求不满的,
  我这个含泪。

  诗楠搂着我,要笑不笑的,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没心肝的小东西,”背后那人轻笑着,身子温热软绵的贴了上来,一串热吻夹杂着轻微的疼痛便贴上了我的肌肤,他环着我,轻轻的抚摸着,像是极不满还有些醋意,“湮儿醒来都不瞧我一眼,光顾着和诗楠说话,真该咬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他说着“咬”可是嘴上却没了动作,只是下身一个挺身,深深的埋进了我的体内……

  等等……

  你谁啊,你下半身动之前起码要提个醒儿吧。

  我的小腰……

  完了完了,要被折断了。


  唔,何方神圣……

  操,也得报个名儿吧。

  他身子一震,埋在我体内的家伙也开始“蠢蠢欲动”。

  我也深知“后攻”架势十足的某人,占有欲是极强的,他果然不负众望的哼了一声,像是很不悦,撸在我腰侧的手又紧了紧,咬牙切齿地说,“你有胆子再问一遍,我是谁。我就会让你知道……”

  那话里带着轻佻,还有点儿威胁的意味,很巧妙的是,剩下的话他不在说了……
  光留我一个人细想,琢磨品尝。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很拾抬举的噤声了。

  他似乎在笑,头也靠近来了一些,那入水般顺滑的发梢拂过我的背,凉凉的,泛着痒。

  忍……

  我忍。

  他还没来得及笑完,身子便迫不及待的贴着我,温热的肌肤俯在我的背上,稍微蹭了蹭便离开了,下体的硬挺抽出来些许,他那腹部的灼热烫得我一激灵,却又轻笑暧昧的顶了顶,我完全能感受到那精神抖擞的家伙又顺着那一处涓出来黏湿的液滑进我的体内……空虚一下子被填满了,胀痛中却隐约有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

  唔……这会儿的呻吟是身不由己了。

  果然是玩火自焚,早知道就不刺激他了……简直是禽兽哇,还是一只特会调情的禽兽。

  “氰爷,小的不敢了。”体内一阵阵快感如波浪般袭来,我身子没了力气,摊在诗楠怀里,一个劲儿用眼神示意他,帮个小忙。

  可是,诗楠却很温柔的望着我,眸子里都快滴出水来了。

  ——|||

  我觉得他的眼神,很像黄鼠狼在看一只很肥硕的鸡的表情。

  而且,这只鸡还是被另一只黄鼠狼叼在嘴里。

  它正抱着观看演习的神情,很认真很仔细的揣摩着且温情脉脉的望着食物……

  哀叹,我离开了这么久。

  世道果然是变了……温柔善良处处体贴为人着想的诗楠竟也变得这般……这般的……

  胸口涌起一阵阵感伤,小旋风一样卷起内心枯败的落叶无数,颇悲凉。

  唔

  别动那么快。

  突然,不知是谁呼了一声

  床内侧坍塌了一些,软软的被褥重重的沉下去了不少,这还不算什么……其实让我最亢奋且激动的是,色狐狸那玩意儿正以缓慢且坚定的意味从我体内抽离……我可以肯定他不是自愿的,因为那家伙正不屈不挠,八爪鱼一样死死扒住我不放,大有不到黄河不心死,不操完不撒手的意味。

  只是体内那硬得跟那铁杵一样的玩意儿,烫人极了,带出了浊液从我体内抽离,还挪得那么缓慢……一点一点……

  简直比受刑还难熬。

  我夹紧了。

  一声闷哼,

  狐狸骚骚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了,“小东西, 你真坏”说完又破除万难,爬爬爬……爬上来了几寸,啪啪啪的律动了几下。

  还没来得及有大火候,大作为,又被人拉开了。

  惨得我……

  都没法说了,软软得趴在诗楠怀里这个愤恨……死咬住被褥。

  娘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秀眉一竖,咬着牙,撇过头去却呆住了,紧握着诗楠的手也松了些,揉揉眼睛,仔细瞅了瞅。

  没错……

  另一头赝狄正板着脸,一席黑缎料披在肩胛上,松垮垮的垂着,轻薄的料子勉强遮住了腿间的重点部位,却露出了大半个古铜色的胸,看着情形倒像是情急下胡乱披上的,视线两两相对,他望着我神情恍惚了会儿,那眼神灼灼如电,半晌像是回过神了,扳着弘氰的手臂,努力的将他拉离我,这叫一个契而不舍。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脖颈与锁骨处怎么会有可以的红印记,像是吻痕。

  ——|||表告诉我,我昏迷成“死人”的时候,他们给我补精气的时候,我还能条件反射的进行“互动”……

  这个汗颜。

  等等,我忘了一件事了,那就是赝狄怎么会与我们在一起。

  最后一次见他,距今……像是隔了很远,那段奔波流离的日子,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

  如今看来在石室里被魅舐折腾出来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真叫人欣慰。

  突然我手臂上一阵吃疼,缓过神来,蹙紧眉头揉着……一截牙印,沾着点口水。罪魁祸首正被赝狄拖着,秀眉横飞入鬓,那双凤眸死死的盯着我,醋意十足,还不忘扒着床单,虽是被赝狄拖了老远,可那修长美好的指,竟在床褥上抓下十道痕迹……偏又仰着头望着我,气焰逼人,神官样无疑,“你居然看着他发愣,对我却嫌弃,看着他拖我你都……我想抱你,真的想死了。”最后那一声竟带着点委屈,搔得人痒痒。

  这狐狸,翻脸跟那翻书一样……

  高,实在是高。

  我颇感叹加欣赏的用眼神扫过他,往诗楠怀里挤了挤。

  这下醋罐子又爆发了,手用力的摔开赝狄,蓄势待发又想往我这边爬,却被赝狄按的牢牢的,逼着他动弹不得,手劲儿看起来很大,冷冷的说,“别胡闹,湮主子才醒过来,身子还很虚,不能再让她操劳了。”

  是啊是啊……

  我“虚弱”的点着头。

  “非也非也,湮儿醒了,这就说明我们的方法用对了,精气有助于她的苏醒。所以……”弘氰一双眸子极亮的瞅着我,凤眼弯弯,一脸不怀好意,还故意斜眯着眼示意我看看他的两腿间,“好不容易勃起了……可不能浪费了。”

  喷……

  这人,出言轻佻,明显的构成了性骚扰。

  色狐狸发情是常有的事儿。

  不用理会,不用理会,我忍着嘴角的抽搐……碎碎念碎碎念。

  一阵细细簌簌的声响,像是有人起身了,一缕银发丝荡起分外耀眼,可对上他的相貌,不觉得让我心头一窒,怦怦直跳。

  一阵梨花香拂过我的鼻尖,好闻极了。

  “此话不假,可是湮儿已经醒了。”霁雪接了话,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把衣衫都穿好了,他撩起一件袍子便把我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清清冷冷的说,话里却是指向了狐狸,“你若是没法泄火,可以考虑用手,再不然……我给你下点药也行,保证你以后勃起来……都……不容易。”

  啊,神仙……

  不愧是毒仙子,平日里看他高傲的不若凡人,可这一出口,就是有水平啊……

  果然,被他这么若有似无的威胁了一下,弘氰利马蔫掉了。

  “你,总算是舍得醒了。”霁雪表情清清冷冷的,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事,可是手却将我拥得很紧,就像他所说的……舍不得……

  我一望他的脸便痴了,任由他搂得我快歇了气,胡乱的哼哼着,就只顾着望他的眉宇,眼眸……一寸一寸的下望,一点一点的失神,终于管不住嘴巴,问了一句,“温玉情况怎么样了?”

  他身子一僵,撇开脸哼了一声,脸色不大好,手微微用力,将我按在诗楠腿上。

  ——||| 天哪,不是把他得罪了吧。

  想起他是最在意相貌与温玉相似这件事了,那会儿在竹林里过日子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在他脸颊上画了一只蝶,而遭到他的“无情”抛弃,害我一失忆的人,一个人在竹屋里啃了几天的草。

  “霁雪……对不起,我……”我倾身想诚挚的道歉,却又被他重重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介个介个……

  可是他的手却很轻柔的按上了我腰侧的穴道,揉着,力道刚刚好,“宫主他没事,只是身子也很虚,总是惦记着你,却醒的日子也很少,似乎在自我调息中。”

  这就好这就好,

  “湮儿,我很想你……你有想过我么?”


  1—3

   “湮儿,我很想你……你有想过我么?”暖暖的语调,很轻很轻,不仔细听还不会留意到……霁雪一向是自视清高的,如今说出这样的话真叫人有点适应不过来,我愣怔的望着他的脸,他却微侧着头,别过脸去,我能看到他眼角眉梢之间染上一点红晕。
  “想。”我老实巴交的回答,往后一倒,瘫在诗南的怀里。
  介个,在前世天天对着温玉的脸,不想到他才怪呢……
  霁雪笑了,像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