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52 热度:14
颤,温玉俯着身子,引导着将我的腿勾上他的腰,抱我坐了起来,轻轻在体内律动,我打着颤,靠在他的胸前,尴尬的咬着唇。
  两人的身子贴得紧密,不留一丝缝隙。
  温玉将下巴枕在我肩上,双手环在我的腰,柔声道,“你想推开我,就动手吧。”
  我浑身无力,
  也压根不想离开他。
  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走在一起了,不易。
  我也不知道狐狸什么时候走的,门又是什么时候被合上的。
  只知道当我搂上温玉脖子的那一霎那,他将脸埋在了我的胸前,身下一波又一波的律动,猛如海上的浪潮,席卷吞噬我摇摇欲坠的身子……
  激情退去,
  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
  我伏在他身上喘着气,他将我搂着,依然停在我体内,轻声道,“对不起,是我昏了头。”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他一定是故意做给狐狸看的。
  这个人,该说他什么好。
  从前不会这样的,如今可能是身体有异状,看不见东西了对人对事都分外的敏感,所以我可以认为……他这么做是,因为怕失去了我么。
  “你在我心中,是无人能替代的,温玉。”我抚上他的脸,看着他轻颤的睫毛,有些心疼,“你不必自责,我要治好你。就算没法子了,我也要永远牵着你,陪你一辈子。”
  温玉闻言,突然默默将我抱在怀中,我忙推开他,“跟你说正事,下次可别这么狠,不然等我变身期的时候,就有你受的了。”
  “不会有那一天的,你再也压不到我了。”
  什么意思……
  他脸朝向我诧异的眼,笑得淡定,也有些无奈,“经过变故,你为我续命……我活了,你也没死,可我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神力,统统都介于凡人与南纳人之间。”
  “你的意思是……莫非……”
  温玉颔首,轻轻说了一句,“你我都是长命百岁,无神力,普普通通的凡人。”


  2—3

  我一向没有身为南纳人的自觉。
  所以,凡人与南纳人对我来说没有太大差别。
  我抬头望了一眼温玉,他脸上清淡如风笑得自若,看得我有些恍惚,立马瞥开眼,想到以后的“福利”有些折损,难免有些小小的失落。
  地面很寒,身上湿漉漉的,有些是汗有些是池里的水……有点儿冷,我手紧手抱紧了他,他伏在我身上,嘴角抿着,脸上浮现出笑意。
  美人……
  美人,温润如玉。
  我咳嗽一声,故意板着脸,推了他一把,“你起身,我要穿衣服。”
  “不要。”他硬生生的回我一句,还使着性子,下体动了动,顶了我一下,酥麻麻的……
  神仙,他什么时候学会了耍赖。
  我好气又好笑,斜睨一眼望着他,“你那都软了,累了,就该歇着,别不知好歹。”
  “你……”他像是气恼了,又有些羞,反正那眉梢里浮现的一点红晕,让我欲罢不能,埋在我体内的那玩意儿,渐渐灼热,变硬膨胀了起来。
  完了……逗出事儿来了。
  我轻轻拿手抚上他的背,料想着伤了他的自尊,总该安慰安慰吧,却手摸之地无一处不凉,他肌肤的滑润白皙如那一池的霜雪,凉沁人心。
  我撇头,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鼻涕也流出了不少,痒极了。
  温玉愣住了,下一秒就立马从我身上起来,匆促极了,连带着下体的坚硬与灼热也从我体内一点点拔了出来,有些空虚却又多了些快感,我有些茫茫然了,只是看着他。
  他伏在地上摸索着,捞起一件袍子,脸上的焦急之色退去了一些,他低着头,两手捻着料子上摸索了半晌,总算是分清了里外,调整好,倾着身子凑近了我,将它紧紧裹在了我的身上,将我抱坐在他怀里,还不住的问,“冷不冷……对不起,我只顾着自己痛快,疏忽了你。”
  他的手紧紧禁锢着我的腰,另一掌抚在我的额上,试探着温度,自言自语地说,“莫不是烧了,温度怎么这般高。”
  我挣扎着,
  他死死搂着我,“莫动。”
  我坐在他大腿间,僵硬着身子,任他抱着,身子纹丝不动。
  — —||其实是不敢动。
  从他抽离的那一刻,我便被他抱在怀里,衣袍虽然穿在身上,料子垫在我屁股和他大腿之间,可是一股不暖流却不住地从腹部涌入大腿根部,浊液顺势也涌出了不少,臀部下那单薄的料子想必也湿了一块,我脸红着,这个羞……
  脸上的温度倏然上升,被他误认为发烧生病也情有可原。
  不对……
  他明明精通医术。
  我恍惚的抬头,望着他,看见他笑得这叫一个开怀。
  故意的……这家伙……
  我这个气啊,继而扭头,扁嘴,颤着手,愤懑的咬着衣料子。
  温玉像是猜到我在干什么似的,用手扯了扯,锲而不舍的将被我含得濡湿的袍子从我口子解救了出来,握在手里,紧紧地,轻轻吻了我一下,“帮我找件袍子好么。”
  我乖乖点点头,后来一想他又看不到,便哑着嗓子应了一声。
  可这水池附近哪还有干净的袍子……
  四处望望,
  — —|| 得出结论,唯一干净的,被我披着呢……
  我讪笑着,拾起池边干净的帛扔给他,
  径自走到暗门前,试探地叩击了几下,一个清亮的嗓响起,“宫主有何吩咐。”
  果然……弥儿没走远,一只乖乖的守在门处。
  这么说来,里头的动静他全听得一干二净了。
  — —||
  我清清喉咙,有些干哑地说,“麻烦你给我们找几件干净的袍子。”
  “是。”
  不一会儿,暗门便开了,一只白皙的手便伸了过来,捏着两三件白袍子。
  我接了……
  他却不放手,还愈发握得紧了,指关节苍白。
  两人僵持着……
  一个拉一个扯。
  我试探的唤了一声,“弥儿?”
  他手抖着,立马松了,只透过那门缝,露出两眼睛,笑眯眯的,仿若就为了听着一声呼唤似的,脸上的表情很欣喜又有些亢奋,一个劲儿的往我脸上瞅。
  这表情,像是一只找到主人的狗狗,只差没摇尾巴了。
  汗,这个小白,脑子米坏掉吧。
  “湮儿……”温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唤得倒是温柔,可着听起来,有点魄力在里面,然人浑身一颤。
  回过神来,弥儿这家伙早就缩起头躲得没影儿了。
  我讪笑着,捧着衣料子走近来了。
  “这么久,怎么还没擦干净。”我话里有些责备,一手抢来帛,拧干水,往他身上一点一点抚去,“当心着凉。”
  “等你。”他干脆闭上了眼,任我动着,脸上的笑是这么的美好,让人移不开眼。
  心里一下子被他说的话,填塞得满满的,这是一种叫幸福的感觉。
  我低着头,揩着他的油……默默的……
  他赤裸着上身,坐在浴池边,正阖着眼,一声不响地任凭我吃他豆腐,他腰侧间随意搭了件湿漉漉的袍子,勉强遮住了春光,不过正也因为那被浸湿的袍子,淌着水,所以极贴肌肤,单薄的料子隐约勾勒出腿间那膨胀的线条,我吞吞口水,勉强瞥开眼,忍住即将喷涌而出的鼻血,真正是比全脱了……还诱人。
  擦着擦着……
  摸着摸着,手也管不住了,直往他腿间滑去。
  用指勾着那粘湿的袍子,那光滑莹润修长的腿便展现在了眼前,还有那早已“行礼”的某个家伙。
  我瞪大眼睛望着……摒住呼吸……
  说实在的,虽然做了几次,全从未这么近距离为所欲为的观看他的裸体……
  这会儿,真是。
  匀称的呼吸声从上头传来,
  我伸着手,试探地握住了它。
  他没有什么反应,阖着眼,睫毛长长,脸上有些倦意,似乎是睡着了。
  啊啊啊啊……
  真扫兴。
  我凑近了身子,细细看着他的眉宇,眼,鼻……
  将他身子一点一点擦干,把衣袍给他披上,亲昵的靠了过去,埋在他的肩,仰头对着他的耳轻轻说,“我要陪你一辈子。我们都……活着,真好。”
  他脸上泛着温柔之色,嘴角似乎在笑。
  不管是真睡假睡……最后他是真的睡熟了,表情这叫一个安详。
  — —|| 欠抽了。
  我怕他在浴池这么凉湿的地方睡觉,会伤身,便招来弥儿一起安顿好了温玉,看着他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不觉有些舒心了。
  点燃一盏安神的香,嘱咐弥儿好生照顾,便想离开……
  结果在门前,便被弥儿唤住了。
  “有什么事么?”我呆愣着望着他。
  他一脸的泫然愈泣,只拿眼瞅我,“主子,你不想弥儿么,那些日子我陪着宫主流亡,四处躲着人,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主子你。”
  他剩下的话便不说了,只拿那泪汪汪,委屈的神情望我,似乎在说,挺亏的……我这么激动,你就跟看戏的一样。
  呃……
  我收敛起看戏的表情,正襟,拍了拍他的头,像是哄狗狗一样,“弥儿……表哭……”
  他吸吸鼻子,眼眶里的泪又晃悠悠地收回去了。
  看得我目瞪口呆,
  “嗯,好样的。”
  他扁嘴,又想哭了,不过又抬头疑惑的望着我,我又加重了力道,用力的摸着……
  咦,这臭小子,用什么洗的头发,好滑啊。
  他微眯着眼,蹭着我的手,像是又享受了起来,轻哼哼着,“主子,弥儿要回到你身边伺候。”
  我不经大脑,想也没想,就张口,这个好字还没说出来。
  后头一个冷冷清清却又醋劲儿十足的声音便响起了,“不行!”
  我斜乜一眼,残风卷着好大一片火红衫朝我席卷而来,直被搂了个结结实实。
  嗯……
  好大一股儿香味,这死狐狸熏了多少香料。
  我很同情的看着弥儿捂着脸,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啧啧,喷我一脸的唾沫星子。
  我推开狐狸,后退了一步,望着清秀的脸蛋都快皱成腌菜一般的弥儿,忍着眼底的笑意,老老实实地说,“弘氰说不行。”
  弥儿却是望着我,眼巴巴的,“为什么……”
  我也回头望了一眼那只火红的狐狸,傻啦吧唧的问一句,“是啊,为什么?”
  狐狸那凤眸眯着,像是威胁的说道,头凑了过来,手伸在我腰侧摸了摸,使劲儿的搂住了,“你很想让他贴身伺候你?温玉宫主现在身子羸弱,眼睛也不不好使,怎么能说换人就换人。还是……”
  他突然嘴角勾着笑,不知道从哪儿随手撸来一个侍女,往我身边一推,“莫非,湮儿想让这水灵灵的丫头们伺候宫主洗漱,换衣,沐浴?”
  怒!怎么行……谁敢接近我们家温玉,剁了丫手手脚脚。
  狐狸颔首,笑眯眯的。
  我恍然大悟,弘氰不愧是当过神官的人啊,心思真细腻……执起他的手,感动极了,“谢谢,谢谢你提醒儿。”
  “甭客气。”弘氰搂住了我,俯下身子头也乖顺的凑了过来,枕在我的肩上,那杀伤力极强的眸子,狠狠地盯了弥儿一眼,那家伙哆嗦着……灰溜溜的潜回了温玉的房间,愁眉苦脸的守着熟睡的温玉了。
  这些我都看在眼底,只是不说……
  远远的,一个眉目清秀的侍女站得笔直,一个劲儿的朝我瞅着,我好奇的回望着她,结果她唯唯诺诺的上前了,做了个福,低着头,轻声说,“我们公子做了许多好吃的,等着湮主子,您要不要随奴婢去一趟?” 
  呦……<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