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2

作者:也顾偕 字数:4341 热度:12
>   这礼仪,一看就知道是从皇宫里来的……
  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是诗楠的丫环么?”
  那侍女微笑着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势,在前面带着路。
  嘿,睡了这么久,醒来又义务作了几次剧烈运动,这会儿正饿得慌,巧了巧了。
  我拍了拍袍子,屁颠屁颠得跟着。
  “不准去。”弘氰捏得我手臂紧紧地,板着张俊脸。
  肚子里咕噜直响,可管不了这么多。再者,狐狸这家伙以前从不会这么蛮横的,醋味儿也没这么大,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负气的甩了袖子,一想不对,就又拾起我袖上的料子,握得这叫一个牢,他闷声闷气的使唤,声音有些低,“那个谁……叫诗楠再准备一双碗箸,我饿了,也得跟着。”
  那侍女躲着,轻笑了一下,响亮地应了一声。
  一间清雅别致的庭院里,葱郁的梧桐树下,一张石桌上摆置了许多精美的糕点与佳肴。诗楠一席白龙紫衫,金纹带束着发,相貌俊秀,执着扇子。
  一双眸子含笑着望着我,
  对于我后面跟着而来的弘氰,他脸庞也丝毫没有流露诧异的神情,有那么点理所当然的意味。
  我怔了怔,一时间脑海里竟浮现出了诗斓在我死时那张悲痛欲绝的脸。
  定了定神,
  这会儿赴宴,十之八九是真饿了,还有一二点原因,是因为,我真得很想知道……
  为何温玉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为何会瞎。
  我昏迷,灵魂纠缠前世的时候,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章 医病 3—1

  轻微的风拂过脸颊,暖如三月,梧桐叶沙沙作响。
  一个侍女手脚轻快,低眉顺眼的,捧着食盒,又给石桌上的每个人送来了一盅雪梨炖火蛟龙,汤汁清淡,老远却也能闻到奇异香浓的味儿,让人食指大动。
  我仰着鼻子,努力嗅了嗅,费力的吞了口水,死死盯着,眼神这叫一个馋。
  “瞧你……这德性。”弘氰在桌子底下,隔着袖袍料子握紧了我的手,虽是说着欠抽的话,可这眼神温柔且脉脉,风骚味极重。
  手心有些痒……
  我斜睨一眼,偷往桌下瞄去。
  他正用指甲轻刮着我的掌心,画着圈,蹭、刮、刻一点儿也没闲着,似乎在写着什么。
  末了,抬头望我一眼,唇角勾着,身子挺得笔直,手却不安分地抓着我的,朝他腿间大红料子抚去……
  呦,这衣衫设计好啊,改良过的吧。
  他坐在椅上,大老爷儿们似的张开腿,那料子重叠处辨不出有什么古怪,只是手探进去,却能顺利摸到他修长美好的腿……
  莹腻光泽,触感极是好。
  — —|| 他将我的手握得牢牢的,不是阻止探入……而是让我更深入,了解……
  我一愣,对上他不怀好意的脸,总算知道他,刚在我手心画什么了,“只要你摸摸它,我便把我的汤,也让了你。”
  它……
  指的是什么。
  我眨了眨眼,任由他拽着我的手,一路“驰骋”下来。
  当触到那腿间可疑的东西时候,烫人得我手一抖……
  触电一般,我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好家伙,这人坐在那儿,正人君子一般,桌低下偷情的工夫可是一流的。
  一个侍女捂嘴轻笑了一下,偷偷斜了我一眼。
  只消这一眼就把我噎得半呛,这女子分明就是那会儿在温玉房前偶然遇到,神情与我相像的人……
  “没你们的事,都下去吧。”
  侍女们毕恭毕敬的退下了。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捻起玉壶,身子若无其事的凑近了一些,诗楠含情颔首,聊起袖子,清脆潺潺的声响柔柔地传来,温热的酒便落入我的杯子里。
  “见过温玉了?”他声音很轻。
  “嗯,他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诗楠低着头,抬眼望我一眼,叩着折扇,不吭声,容姿清雅如风,眉心却有些愁。
  我疑惑的转往向弘氰,他正撩起袖袍,夹起一块酥蓉虾准备往我碗里放去,却遇上我眼神后,身子一僵,迟疑的收了手,虾不声不响的落回了他自己的碗里。
  弘氰也在躲避着我的视线。
  有古怪……
  我始终记得,初次醒来时,我一提及温玉,他们一个个岔开话题,每人神情都不自在,连一贯傲气自若的霁雪都起身去熬汤药,走得那般匆匆,诗楠那会儿也借着话,说要去准备吃食。
  这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

  如今,可不能让他们再这般顾左右而言他了。
  这些人中,诗楠的脾气性子最好,从他这处打听,应该比较顺手。
  我盯着诗楠的一张俊脸,笑眯眯的朝他坐的方向挪了挪屁股。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着他的手,默默的摸着……
  斜睨一眼,
  呦,这娃吃豆腐长大的,皮肤越来越滑了。
  他硬生生的抽了手,“你不用这般费力讨好我。”
  “是啊……”一句冷嘲热讽,我的背被人顶了顶,我回头一看,弘氰这家伙正好不要脸的将腿叉开,修长的脚搭在我的椅子上,一点一点碰触,调戏着我,甚至还企图将我拦腰勾住,脚踝这叫一个迷人,雪白的肌肤,火红的衫,格外的醒目。
  弘氰的声音懒懒的,“他纯得狠,摸他还不如摸我……万一我高兴了,说漏了嘴也不一定。”
  ——||
  摸他和摸你……是一个档次的么。
  最多给诗楠来个初级服务,他就该缴械投降了,我就算在你身上用了全套,说不准还套不出一个响屁。
  不划算……
  非常的不划算。
  诗楠喷了一口酒,拿手捂住嘴,肩抖着,呛了着咳嗽了半晌,总算是缓过了神,他嗔我一眼,许久才斟酌着说,“湮儿想必已经看到了那些侍女。”
  我一恍神,
  他握着杯子,拿手指了指,“她们容貌、神态或者声音多少有些与你相似,这都是从乾国与凤国挑来的女子。”
  凤国?
  那这么说来……弘氰也有份了。
  我回望了一眼狐狸,他眼里有一丝苦笑与无奈,饮了口酒。
  “当初你渡精气给了温玉,人也处于活死人状态,没了知觉。他的命是续了,可也是昏一时,醒一阵子,清醒的时候却也总唤着要你……我们也瞒不过去了,总归是让他知道了……”
  然后呢,
  说下去啊……
  “温玉他后来性情大变,总是轻生,说要陪你一起去。日子久了人了人也恍惚了,说你只是躲着他,不愿见他,于是没日没夜指使着弥儿四处寻你,要么就是躲在房里咳着血,哭。”
  我脑海里似乎也能浮现那么一幅图。
  一个身着单薄料子的人,长发披散,拿着帕子捂着嘴,眉宇蹙着,面庞如玉,却已无了神采,咳着血,倔强的缩在床角,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的那轮明月,身抖着泪流满襟。
  他怎么会那么傻,
  这个傻瓜,我千方百计的救他,他却这般的作践自己。
  突然我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那么说来,温玉那时候被我救醒后,并未盲?”
  “那时候身子虽然弱,眼睛却是好好的。”
  “那为何后来会弄成这样?”
  “气不足,又伤了身,精血逆流,他何止眼睛看不见了,那一阵子神志也不清醒,倒像是疯了。后来我与弘氰找来了一些与你相似的人,陪着他哄了一阵子,才劝了他按时吃药与休养,病情才见稳定。如今好得也八九不离十了,可他却一直不让霁雪治疗他的眼睛。”
  诗楠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却也没再出声了,只留下长长的叹息。
  我忍着心里的抽动,“他……还能治得好么?”
  没人再吭声了,庭院树叶簌簌,人却极安静。
  我的心徒然间,凉了半截。
  “能。”一个声音犹如孕育了许久的春风,拂得人心生温暖,“我能,只要你劝动,让他答应给我医治。”霁雪就这么抱着一张琴,远远的望着我,银丝飞舞,与温玉一模一样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他往上面看了一眼,“湮儿在这,你也下来吧。”
  树上某一处倏然跳下一个黑色的身影,手上小心翼翼地护着一盅东西,跟在霁雪后面,一步一步朝我走来,赝狄的眼神这般暖暖的望着我,灼热如电。
  呦……
  这会儿,全齐了。
  我忙站起身来,特狗腿儿的,弯腰拿着袖子把自己的凳子擦了擦,谄笑着让给霁雪坐,“您……坐,别客气。”
  弘氰在我后面狠狠地拧我一把,让我袖子一卷,赶苍蝇一般的挥开了。
  这年头,谁能治好我们家温玉,谁就是老大。
  诗楠看在眼里,忍着笑没再吭声,赝狄也在四方石桌子旁挑了剩下的一张椅子,坐下了,看好戏一般的看着我们。
  — —|| 错了,是看着我一人。
  于是我众所瞩目,沐浴在各位美男如春风般地的眼神中,当然……还有一双浸泡在醋缸自里如刀子一般厉害的狠眸,可以忽略不计。
  我僵直着身子,小二一般的将霁雪的碗箸拿来,用开水涮一遍,盛来一碗香喷的火蛟龙肉汤端在霁雪面前,想来不妥当,于是又笑眯眯的望着刚入坐的赝狄说,“您是自家人,你自便。”
  赝狄笑着也不搭话。
  “你的意思是,我是外人?”
  呦……咱貌美如花医术高明的神仙美人,有意见了。
  “不不不,我伺候着你,我舒坦。”
  神仙笑了。
  狐狸鄙夷了。
  我呸的一声,自我唾弃了。
  “宫主的病有些棘手,其实他的医术比我高明,若他肯为自己医治病早好了,只是他不愿动手也不让我医,就很麻烦了。这是心病……得由你来解。”霁雪低头饮了一口茶水,“这事情缘由,说来话长。”
  说来话长…… 嗯,果然长,我脚都有些抖了。
  四处望望,这位子都被占了。
  总不能盘膝坐地上吧……


  3—2

  霁雪把“说来话长”几个字说完后,就舒坦地往后一躺,背脊靠在椅子上,眼也不瞅我,睫毛长长,很怅然地望着自己抚在膝上的手指。
  嗯……十指纤长,比美貌女子的还要美上十倍,不愧是平日里摆弄那些花花药草,保养得相当得好。
  等等,我一恍然,眉蹙着,拧了自己大腿一把,发什么花痴啊。
  关键的时刻,该好生听着……
  可是,他却没再提了。
  “我……”
  “我”了半天,我蠕动着唇,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一个人站着,他们四人坐着,心里忒不平衡。 
  赝狄低头,像是在笑,只是再抬起头时,那脸却正经了,瞟了一眼霁雪,再望了望我,一双眸子像是能探入内心,表情神态着实引人深思。
  我的脚有些发酸了,还有些抖。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场长久战,神仙哥哥不说,我也不好催。而我的这群美男们也忒的可气,他们一定是故意的,等着看我的窘态。
  诗楠咳了一声,把那柄扇子握在手里,敲着桌面,玉声清脆,他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抚顺着自己的袍子,把褶皱都弄平了,只用那清清亮亮的眼睛望着我,手又弹了弹自己袍上的灰。
  ——|| 坐他怀里么。
   他的意思我明白……
  可是,介个……做得也太明显了吧。
  虽然我脚乏得很,但也该宁死不屈。
  弘氰哼了一声,瞄了我们一眼,倏然一下起身,火红的料子朝我急疾而来,这支醋罐子与我打交道这么久,深知此时就算使出浑身解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