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4

作者:也顾偕 字数:4277 热度:13
>   他握着我的腕子的手却没有松,手之上因为碾药所沾上的草药汁,将我的袖子也浸染,一点点晕开,他像是察觉到了我炙热的目光,倏然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平淡冷漠。
  我怔了怔,
  一模一样的两张脸。
  一个若汹涌波涛中的一株无助的莲花,冷淡,高傲。
  一个若三月春风,又像是夹飘着花瓣的细雨,无微不至,润物细无声。
  一个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绪,“湮儿刚跌的那一下,声响有些大,霁雪你察看一下她着地的那一处是否淤青了,调些药总归是好的。”
  “着地的那一处”?!
  他指的是臀,还是胳膊腿儿,整个脊梁骨……
  貌似我是平躺着跌下来的,就他这么说来,我岂不是要全裸了,让霁雪察看“病况”?!!!
  晕……
  霁雪像是没听到,挽着我的手腕,神情一僵,眉蹙着,似乎有些魂不守舍。
  他二指搭的这个位置像是我的脉。
  有什么问题么……
  他慌乱的瞥开了眼。
  我也没在意,只是抽回了手,走到温玉身边,自己一副痞样儿,搭着他的肩讪笑着说,“没事儿,我自己揉揉就行了。”
  “……揉揉。”温玉嘴角勾起一抹可疑的笑意,挽起手又搂紧了我,唇贴近了我耳旁,轻声说,“回头我来。”
  他呼出的气热乎的拂过我的脸颊,连带着我的耳颈都火辣辣的,我忙作势拉起衣袖扇着风,拿手肘用力顶了他一下,介个淫……真讨厌,调起情来不分观众地点和场合,我忙拿一双眼匆促的瞟了一眼霁雪,就怕又气着了某个总是喜欢独自生闷气的人。
  可是,霁雪对我们做的事儿,没什么反应,有点儿心不在焉。
  他眉蹙着,像是在暗忖着什么。
  “霁雪……”
  就连失明的温玉都察觉到了,用手随便指了指地上,“药是不是好了?”
  碾碎的草药混着新鲜的绿汁,平放在白纱上,闻着这味儿有些冲鼻,或许是放久了,药味了这会儿更浓了,似乎有百来种,让人也琢磨不出来。
  “弄得差不多了,将它敷在宫主眼上,一个时辰便可以拆了,再用清水洗便可,”他很快敛神,收起慌乱的表情,只是眉宇中还有一些匆促之色。“剩下的,湮儿你来便好了,我先告辞。”
  他一路仓惶而去,
  我有些大惑不解,捻起地上用白纸垫着的白纱,闻闻上面的味儿,皱皱眉头,小心翼翼捧着,比划了一下,敷在了温玉的阖者的双目上。
  “你说霁雪他是怎么?”我拿袖子捂住鼻子,闷着气儿说,“啊……这药真难闻儿,挺冲的。”
  温玉叹了一口气,伸手握住了我的手,“你不是也察觉到了么,要不也不会临到头将这话题岔开。”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埋下头。
  “湮儿,你打算今后的日子怎么过?”


  第四章 遣散 4—1

  怎么过……
  我垂下眼。
  温玉抬起手,挽过我的头,微用力将我拉近他,一张脸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往下便是诱人的下颚,脖颈……离我是那么的近,我吞吞口水……他身后是漫天繁花,柳絮纷飞,风徐徐吹着,药味儿也迎面而来,熏得我晕忽忽的。
  他的指若有似无的刮着我的脸颊,一阵酥麻从肌肤上传来,我打了个颤,“什么……什么怎么过……”
  继续装鸵鸟。
  “你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磨蹭。”他笑着叹了一下, 好心的补充着,“霁雪他一定是知道了你体内的变化,你与他们不同,你永远都不会死,可他们是凡人,不一样的。”
  我心里一憋,不吭声。
  温玉安静的侧身半躺着,见我没了反应,便努力地撑起身子,拿手揭开了双目上的那层白纱,垂下头用袖子稍微蹭着眼上的药,举手投足风雅极了,眼微眯着,脸寻着我的方向,试图想把眼睁开,一点惆怅在眉宇中。
  “有些痛。”他皱紧眉,睫毛长长的,有些颤动抖着。
  “才敷的药,你别这般急啊。”我忙抬手握住他不安分的手,慌慌张张的拾起那被药汁浸泡的白纱,有些笨拙地朝往他脸上覆去。
  他却突然睁开了眼,正巧我的目光撞上了他的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
  只觉得胸口闷闷的,一时间也呆掉了。
  他是在笑,那双眸子依旧是那般的温柔,可是却像利剑一般,扎得人不留余地,生疼的。
  我匆忙瞥开了眼。
  “心疼我了,可见你最欢喜……还是我。”
  他弯腰,若不是他在地上摸索着,才拾起被我一时惊吓才弄放在地上的纱布,我甚至都会怀疑他眼睛好得八九不离十了。
  “霁雪这味药,两勺草药放得稍微多了些。”他声音轻轻的。
  我吓了一跳,一时半晌也没反应过来他怎么就转了话题,握着纱布,低头闻闻,愣愣的问了一句,“有什么不良作用么?”
  “消淤活血是不错,眼里也清凉了不少,只是全身有些热,血液循环都往下了……”
  往下?!
  我有些不大明白。
  他朝我努嘴,示意我往一处望……
  那袍子间,两腿夹着的地方,有些难为情,仔细一瞅……布料下似乎真的有突鼓出来了一点什么东西。
  古代的袍子都很宽松,不留意还不太明显……
  只是我深吸一口气,
  温玉从来没这么不正经过,所以……
  我也没缓过神来,真的低头,眼神很认真地研究了起来,还想着……莫不是又引来了其它的病症,要不要再唤来霁雪医治?
  可是这暧昧的位置……越想越不太对劲儿。
  直到他嘴角勾起一抹可疑的笑意,手又搂紧了我,在犯晕的某只才缓过神来……
  这厮耍流氓……
  — —||
  又中了他的道儿。
  “你这么笨,我该把你怎么办才好。”他捏了捏我的脸,亲昵极了。
  他话里隐喻的意思我懂,
  与那些美男在一起,吃亏的终究是我。
  我扁嘴,默认了。
  一声叹气传来。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软化,手摩挲着,抚上我的脸,将我埋在他的怀里。
  风徐徐吹过,柳枝飘摇,一点香风,更吹落、繁花如雨。
  他的怀抱很温暖,暖到我舍不得离开。
  可是该说的……
  还是得说,我不愿他不高兴。
  我蠕动着唇,含含糊糊,不清不楚,“以前是我不懂事,也不知道你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我曾以为你我二人再也不会相遇,谁也没料到,我们还能活着。”
  他拿手捂住了我的唇,
  以为他会说什么,却什么也没再说。
  手指在我唇角轻轻摩挲,试探着低头吻了下来,开始只是浅尝辄止,最终却有些激动了,
  齿舌相缠,压着我倒在躺椅上,愈吻愈深,舌尖余有清香,我竟也忘了配合,脑子里像是短路了,空白一片。
  这个吻……
  得来的多么不容易。
  我回拥着他的肩,手上也使这力气,我的袍子在他指间握着,被揪紧……弄得皱巴巴了。
  一时间很安静,竟然花瓣坠到我们衣袍上都能听到动静,沉闷极了。
  风有些大了,
  乱花迷人眼,满鼻的香气。
  他像是抱我抱上了瘾,一点儿也没有松手的意思。
  时间流逝,他也沉得住气,没再说什么,姿势也保持不变,像是思索着什么……思索到快要睡着了。
  温玉,身子还有些弱……
  这日落下,天气就有些转阴了,傍晚的风还不小,
  摸……
  我手在躺椅上摸索着,一寸一寸的,想找些什么东西给他盖上,却被他止住了,衣袍下摆也被他尊贵的臀部压住了,一时间身子动弹的幅度也不大。
  我诧异的仰脸望他,
  “多抱我一下你都不愿,我一人自是比不得那些个美男。”
  他秉承着自己看不见的原则,脸上表情甭着,不动声色,一张脸俊得都没法说了。
  呦……
  这会儿知道吃醋了,当初不知道是谁把这些美得没了边儿的男子们,全部推到我的床上的。
  “你笑什么。”
  “没,你这公子……”我索性贴上他,搂着脖颈,“……看不见了……愈发的任性了。”我触上他的脸,轻轻摩挲,“你真是温玉么。”
  上一辈子,性子虽然别扭,
  可却没瞧见成这样的,这个人……如今就往这儿一杵,身子一躺,目阖上,肃颜,眉心揪着,就能让我又急又气,心里头又泛起层涟漪,真想好些疼他。
  “你说是就是,不是便不是。”他沉了一下,闭双目不望我,“走就走,犯不着找借口。”
  我深吁一口气,“饿了么,我让弥儿弄些吃的给你。”
  “不用。”
  他说不用,他让我走……
  可手却牢牢地握住了我的。
  我低下头,无语了。
  生病的人,都像他这般任性么,还真是……可爱。
  “温玉,你爱吃豆腐是不是,我去给你炖些来好么?”
  “不好。”
  ……
  他迟疑了一下,“要喂。”
  我咳了一下,眼底隐去了笑意,心里的某处也柔软了,轻轻应了他一声。
  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宫主,少宫主。”
  我迟疑的回头,一个小侍女捧着一食盒,站在我后头,轻声说,“弘氰主子准备了几样菜色,说是要奴婢送来给宫主吃。”
  我斜睨一眼,
  呦……挺丰富的,这色狐狸倒是难得的贴心,知道我们还没用膳。
  我接了过来,在食盒旁摸着箸……
  ——|| 只有一双。
  更令人愤怒的是,也只预备了一个碗。
  算了,反正温玉眼睛也不方便,喂着他吃完后,我再就着剩下的胡乱吃了算了。
  我好心情,笑眯眯的夹了一块清淡的溜肉片,递到了他的唇旁。
  看着他含笑嚼着。
  “这个……”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继续响起,“少宫主,弘氰公子说给您留了些用奇异青果片腌制的鹿脯肉,在侧厅里,等着你去尝。”
  哇,那是个好东西啊。
  我想也没想,张口便说了,“去着多麻烦,你把它一道端来,我与温玉吃。”
  他咳嗽了起来,像是被呛住了。
  那侍女扁嘴,犹豫了一下,望着我欲言又止。
  我埋下头,
  心里这叫一个纠结。
  吞着口水,硬生生的瞥开眼,闷闷地添了一句,“算了,我不吃了,也不太饿。”
  “那奴婢去回话了。”
  我手挥得颇无力,重新侧着屁股坐在躺椅旁,用箸夹着吃的,笑着递到温玉唇边。
  他低头吃得有些心不在焉。
  我伸着脖子,我张望着,目送着侍女离去……
  就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形的奇异果子离我远去,越走越远。
  一阵寒风吹过,缩缩脖子,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弘氰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了,手也哆嗦了,箸上的东西还没到温玉嘴便掉地上了。
  哎呀……
  可惜。
  我慌忙倾腰,膝盖还没弯下来……
  “你变了。”
  一只手放在了我肩上,搁着,温玉俯下身子将我搂住。
  他的神情闲雅,眉宇一点惆怅,欣喜却多了许多,“你是为了我而拒绝了他……们么。”
  他的话里有些犹豫还有一些不确定。
  我笑了,搭上他的手,
  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