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6

作者:也顾偕 字数:4420 热度:13
必禁受了不少折磨,握着我的手有些颤,心率也极紊乱,像是很不安。
  我胸口里的某一处化开了,软极了,斟词酌句,“你我有着肌肤之亲,你是我的狐狸……亲亲狐狸。”
  “原来也只有这样。”他薄眉微蹙,并没有舒展,反而露出一个笑,有些苦涩,“肌肤之亲……我也只是一名宠臣而已。”
  我倒吸一口气,这人,怎么喜欢这么擅自作主整日想些有的没的。
  “氰儿,你这么曲解我的意思很舒服很自在是么。”我继续硬着头皮说下去,“你明明知道我从来没把你……或是诗楠他们任何一个人看作宠男。”
  “别在我面前提他们,我说得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他眼里有这一丝期冀,炯炯且极亮的望着我就这么鼓励着接着说下去,维持着从后面抱着我的姿势,拥紧了,俯下身子,脸庞摩挲着我的颈窝,缠绵暧昧。
  隐约传来枯枝劈啪的声响,似乎有人朝这边走来。
  我立马警觉了不少。
  咦……
  不对劲儿,这家或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能落入他的温柔圈里,着了他的道。
  况且,我也不能伤了温玉的心……
  真纠结啊。
  搂在我腰间的手一手紧,差点把我肺部的气都给挤出来,他轻轻浅浅的说一句,“怎么不吭气儿了,你说啊。”
  别看他平日里装得不像是习武之人……他力气可不小,又一用力,我身子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我低头,怨恨地咬着衣袖子,
  娘滴……
  介人,看着风骚温柔,心肠可黑乜。
  他还在这边引诱,
  我立马话一转,低声说,“论地位、声势我都不及你,说你是我宠臣可不折杀我了么……爷,我是你宠臣总成了吧。”
  “你!你都没把我当成心爱之人么。”他脸上惨白,身子颤着,像是被我气得不轻,“我不在乎与他人分你,虽说不在意,可是每次你与旁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不是滋味,心里不好受。你可知道我躲在树后看着你和他……看了有多久……”
  — —|| 你可以选择不看……的……
  他蛮横得将我转过身子,逼了过来,死命的抓着我的手,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有些颤抖,“这些日子以来,我骗自己,就算我不是最特别的……可是我与他们一样在你心里有一席之地,你带他们与待我是一样的,只要我与你时间长了,自然也能占你多一点了。”
  他俯下身子,盯着我的眼,那眼神里的东西太多,让我看着就很难受,他却这么不依不饶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问,“你对我是喜欢的吧,
  那他呢……
  可曾是爱。”
  我苦涩的笑了,有些事不该瞒他的,坦诚开来他会受伤,可骗他,他若知道了真相,伤害会更深。
   “氰儿,有些事情,你也早知道的不是么。温玉对我而言是不一样。”我抬眼,深深地看了他的眉宇间那抹愁,轻声说,“前世我们曾相爱,他有负我,这一世我忘了他,这些年来他所遭受的罪你是不明白的,如今……该记起的我都捡了起来,我想对他好。”
  弘氰楼得我生疼,他波光潋潋的眼眸似乎没在看我,有些恍惚,他身子软靠在树,问了句话,“我不比他好看么?”
  — —||
  我发愣,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张了张嘴,傻傻回了一句,“你,好看。”
  “好看……可那又如何,我风流成性,相貌又不及他……还不能变男变女。可他是生你人不是么?你也……不曾用看他的眼神看过我。”他自顾自的看了我一眼,“霁雪的决定想必是对的,我这般垂死挣扎又有何用,只会让人笑话。”
  他流露出很悲伤的神情。
  我的心揪紧了一下,想说什么喉咙里却卡住了,光是看着他的一张脸,我就很心痛。
  “你为何会这样的表情?我说的对极了……踩到你的痛处了?他是你的母亲还是父亲?我曾经是她的宠男以后还会是你的……接下来,你想干什么,是不是他若容不下我们,你便一并要把我给赶走?”
  “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可我,却是爱你。”他几乎时吼出来的,眼里满是痛楚,“为你付出的,还算少……凤国与这里相隔甚远,千里迢迢的,爱你不算是个错。我可以不当神官,我不再风流无度,这么多年来我专心只为你,却只能分到你几分之几的心。”
  “湮儿……”他抚上我的脸,捧住我的头,“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他的神情很正经,
  我挪不开眼,几乎是无法呼吸,他却还一字一句,满腔的难耐与复杂的情绪,“我惦记着你怕光照顾着他,自己会饿着,我只想你陪我吃顿饭,仅此而已。
  ……你却让侍女传来话,说端来让你与温玉一起吃。”
  “氰儿……”
  “氰儿?你许久都不曾这么唤过我了,今天却叫了我三次。”他笑了,可怜上的神色却不是我所熟悉的,有些莫名的疏远与伤感,“你想乱仑,我也不说了。伦理之间的孽情对我也没关,你们俩人以前这之间的事我装作无视,也见了不少,可是为何你会变这么多,这个人有什么好,除了一个宫主名号,他能给你什么。”
  “……他甚至被我们每个人都压在身子下呻吟过。”他手就这么挥着,手白皙修长,那指向的方向,明明站着一个人……
  白袍翩跹,容颜似玉,发漆黑,惨白着脸,
  扶着树站着,在风中有些无助。
  我想也没想竟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弘氰呆住了,条件反射似的也抬起了手,我咬牙想受了。那一掌却迟迟没有下来,他笑了,迟缓地收了手,有些落魄,嘴张了张,分明是说。
  你……
  竟然打我,
  倘若是别人,我就算不再作神官,我也会让他断脚断手。
  可是对你……我竟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他望了望温玉,视线再缓缓滑向我,在我身上停了两三秒,收了脸上的表情,“我知道了,这是你最后的选择。
  懂了。”
  他理了理衣襟,脸上看不出什么悲伤,转身,那么的坚决,可是他的肩却有些抖,背影渐渐远去……
  柳枝千树,絮纷飞,枫叶摇得零落,又片片吹尽也。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却依稀记得……
  他的衣衫似火,犹如岁岁红莲。


  第五章 纸条之秘 5—1

  反正从那天之后,
  许多个日子,弘氰都未在这儿出现过。
  一晃过了几个月。
  他房间里的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被褥叠了三折,一天两天后,还是这么三折……四四方方的,再也没有人睡过。
  下人们说,他走的那天很是失魂落魄。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
  我,一直站在阁楼上,静静的眺望着,目送……
  那一天下着靡靡细雨,柳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他火红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的朦胧雾雨中。
  我知道,
  从此之后色狐狸消失了……
  世间,多了一个神官。
  “主子,您又在发呆了。”弥儿的声音很轻,带着点心疼。
  我一愣,笑了笑。
  “弘氰公子走的这些日子,您就爱来这阁楼了……想着他,为何不把他留下来?您说要留,他就一定不会走的。”
  我望了弥儿一眼,视线滑开了,我又何尝不想……只是单“留”一个字哽在喉间像是有千万斤重量,我瞒了色狐狸一些事情,若是他以后知道了定会更责备乃至恨我,如今气他走,怕是最好的结局了。
  “主子……”
  “弥儿你还年少,不懂。”我敛神,收起了流露出的悲伤,“温玉那边怎么样了,身子好些了没?”
  弥子安安分分的将手合着,垂在腹间,偏头乜斜一眼,挪着小步子朝我细碎地移了过来,清秀的脸上谄笑着小声地说,“弥儿按照您的吩咐,逼他喝了些粥,上了些药,把纱带也换了新的。宫主醒了一会儿,见你不再又歇下了。”
  又……又睡下了。
  — —|| 我这是在养猪么……
  温玉这家伙日子过得可真安稳,吃了睡,睡了吃的。
  不过如此看来,他这几日恢复得极好,相信很快就能拆敷在眼上的纱带了。
  “主子……”软绵绵的声音,我只觉胸前一软,一个俊俏的小脸便靠在我的身上,仰着脸,眼里满是小小的兴奋,“把宫主照顾好了,主子赏弥儿什么……”
  我斜睨一眼。
  这小子装腔作势,笑眯眯地搂着我,又贴近了一些,嘴里哼哼的。
  这幅嘴脸……像极了……
  我忍着嘴角的抽动,勾起中指,在他光洁的额门上弹了下去,PIA……的一声,利索干练,不拖泥带水。
  他立马唉一声,手捂着红彤彤的地方,蹲了下去,一双眸子水汪汪的望着我,要哭不哭的一脸委屈的望着我。
  “下回儿,别给我学那只骚狐狸。”
  “是是是,我……我是看您惦记着他……所以……”他扁嘴,把水气又硬生生地给憋了回眼里。
  我长吁一声,
  弥儿这傻小白,都这般高了,智商也不见长。
  风徐徐吹着,从阁楼往下望去,庭院里嬉闹着走来几个侍女,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围在她们中间的一个女子,捧着什么东西缓缓的走着,翘首还望了我们这边一眼,眸光潋潋,那神情,那姿态。
  我一恍惚,就像是自己正望着自己,只觉得怪别扭的,转过了身子,拉住弥儿问道,“霁雪给的药够了么,这几日怎么不见他人影儿?”
  “他的侍女今天还送来了一回药,说这是主子留下的最后两帖药了,说着也巧着几日并不见霁雪主子他人,像是没在这宫里了。”
  什么!!!!!!!!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我脑海里荡啊荡的,脚站在地上也是虚的,几乎没多想便拔腿往霁雪居处跑去。
  几枝碧竹,孤零零的。
  门处的侍女见我一来,吓得跪在地上,身子筛糠一般,抖个不停。
  这间屋子收拾得比弘氰那小子的居处还干净,能搬的都搬走了,简洁的房里只剩下一张床,桌子还有几张椅子,案上摆置的瓶瓶罐罐也都清空了,这么简陋,都不想是曾住过人。
  “你们家主子什么时候走的?”
  “个多月了。”她稍抬头望了我一眼,立马垂头死盯着地上,吓得声音更轻了,“主子不让我说,逢人只说是研制新药不见人,宫主的药也是主子他许久就配好了,嘱咐我按时去送的。”
  我怔怔地,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一个多月前,那岂不是走在弘氰之前。
  难怪弘氰那会儿独自说着什么……霁雪的决定是对的,原来狐狸那小子不声不吭的搬走,也是效仿了霁雪。
  “他有留下什么字条么?”
  “有。”侍女低头想了一会儿,怯看了我一眼,身子往后挪了挪,“只不过当时主子说,谁先来居处找他,就把纸条给谁。”
  我颔首,手一伸,“拿来。”
  她伏在地上,不卑不亢的说,“少宫主,如今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主子的手稿自然是留不到现在。”
  乜斜一眼,
  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婢女在讽刺我。
  啊啊啊啊……反思中,确实我这段日子忽略了霁雪,连带着他的侍女说话也呛劲了起来。
  “我家公子素来与诗楠皇子相交甚好,前段日子他也来过,奴婢亲自交在了他的手中,可是我知道,那字条中的内容其实是写给少宫主看的,只是主子脾气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嗯,也是……他们俩又没有奸情,犯不着走前,还留个纸条递来递去的。
  只是,诗楠?!!!
  乖乖,也不知道霁雪把我刻意想隐瞒的事,泄露了几成。这下好,我还没来得及遣散人,被霁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