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7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7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03 热度:12
的纸条这么一传,估计人都自发的散了。
  这,该如何是好……


  5—2

  我一人站在庭院门处,衣带被风吹的轻轻飞舞,很是惬意,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我低头拂顺了袍子,犹豫了一阵子,手收紧着满是汗,使了点力气,庭院的门吱的一下被推开了。

  一张石桌,摆置着吃剩的一些点心。

  漆红的房门紧闭着,却能闻到一股浓郁幽芬的芳香,倒不知诗楠房门前种的是什么,金黄的一片,花瓣也零落的散了一地,有些凋零。

  “把这些也一并收拾了。”

  一个高贵俊雅的男子开了门,从里面跨步走了出来,一席紫杉身形极是美妙,执着一柄扇子,举手投足风雅绝伦。他像是没察觉到我,顿了一顿,偏头侧着身子,与屋里的人在嘱咐着什么。

  一切很正常,没什么不妥当。

  只是他怀里揣着的包袱,着实有些碍眼。

  我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搭得不对,竟疾步了过去,一把抢了他的包袱,他一惊,亦步亦趋的跟着我,“那是……那一包东西是……”

  我站住了,低头瞅瞅手里的包袱,推了他一把,他身形踉跄,站稳了,神情有些无措,手都不知往哪放好。

  我瞪他一眼,用力的将包袱搁放在石桌上,仔仔细细得翻着。

  咦……除了一些破衣衫还有一些旧布料。

  手有些抖,揉揉眼,低下头,又翻了翻,确定了里面都是一些无用的东西后,松了一口气。

  “湮……儿?”包袱的主人,终于唤了我一声。

  我浑身一震,讪笑望着诗楠,手却飞快的将包袱系好打结,装作无事发生。

  诗楠明显有些愣怔,笑了笑,继而很合作的忽视我手里的动作,只是忍了忍,用折扇指了指那包东西,轻声说,“这些只是我一些不用的衣料,叫人收拾了一下,准备给下人的。”

  他望我一眼,又补了一句,眼里有些欣喜,“你……是怕我离家么?”

  我板着脸。

  他笑得有些苦涩,“是我自作多情了。”

  “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得改。”我嘴里说的淡淡的,却还死死搂着那包袱,坐在石凳上,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一时间思绪却乱得很,感觉像是被人揭穿了一般,有些坐立难安,我这是什么了……他们若是都走了不正和我心意,为什么会有这般的不舍,刚那一秒,还以为诗楠收拾了行李准备回乾国去,什么话也哽住了,心差点跃出喉咙,紧张的快没了魂儿了。

  长叹一口气,我还是舍不得他们……

  诗楠望了我一眼,在我身边坐下,侧身朝里屋喊了一声,“快泡些茶。”

  一名女子从屋里走了出来,低着头整理了一下前襟,有些怯意,不住的抚好自己的云鬓,端着两碗茶,低眉顺眼的走了过来。

  ——||| 呦,冤家……

  又遇上了。

  嗯,走路的姿势就先不提了,连望人时的神情也出奇的相象,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我死死搂着包袱,冷望着他垂着眼,满脸娇羞地将一盏白玉金龙茶碗放在了诗楠的眼皮底下。

  啧啧,这丫头片子比我强啊。

  她虽是低垂着头,可这写在眼里的情真意切却是我不曾对诗楠的施展的。

  沉没了……

  一时间心里头酸涩不是滋味。

  这两人……越看越有奸情……

  “你一直都在用这个丫鬟?”我迅速的瞥了诗楠一眼。

  她身子不留痕迹的一颤,收起了脸上的神情,装作很正经的样子,将上好的茶放在我眼前。斜瞟了诗楠一眼,温情脉脉,眼神里还夹杂着些许的不安。

  “有什么不妥当?”他端起茶,吹了吹。

  “没。”

  他笑了,“小吟原本是伺候温玉,后来宫主神志恢复的差不多了,你也回来了,所以我便差他回我身边了。”

  点点头,我捧着杯子,吮了一口水。小吟……不错不错,唤的挺亲热的……

  我沉默,

  他也沉默了。

  已是深秋,庭院里被大片的枫叶铺成了红色,偶尔有凉爽的风刮过,带起满园的落花残叶。

  我清了清嗓子,刚想说话。

  小吟就过来续茶水,巧妙的遮在了我们之间,若我没看错的话,她斜望向我的眼里,满是挑衅。

  我一愣怔。

  或许是她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又或者是诗楠故意护着她,总之他用手把她拨到了一旁,姿势动作却很美,她乖巧的退着步子,用袖子捂着脸,也斜了他一眼,一颦一笑举手之间都活脱是我的翻本,若是我没看错,她走前手还不留痕迹地摸了他一把,看来,也继承了我的色性子,诗楠只是不在意的笑着,这个人对谁都很温柔。

  我垂下眼,又饮了一大口,咂吧嘴,只觉得茶水淡而无味。

  今天的他格外的沉默寡言。

  风景幽幽,他抬头,满目是清秋,

  我干咳了一声,开了口,“听说霁雪走前留了张纸条。”

  “我的湮儿到是开门见山。”他把端在唇边的茶碗放下,清脆地搁在石桌上,重新执起了折扇,脸上有些失落,“为何不问问我最近可有吃好,睡得可舒坦,一个人……寂不寂寞,再提正事不好么。”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死死握着扇柄,还若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更想问他,

  关于他和小吟奸情的事,

  还有,最近夜里都与谁一起睡。

  可是……问了又怎样,该走该散的也留不住。

  我也不该留……

  我躲了他的眼神,就像是……他做的这一切对不起我的事情的罪魁祸首,是我一般,连带着浑身也不自在了起来。

  他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了,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信封交与我。

  我犹豫着,接了。

  信封有明显被拆的痕迹。

  你……看过了?

  他匆忙的躲开我的眼神,握着扇柄的手指苍白极了,“上面无署名交给谁,所以霁雪房里的丫头给我这封信的时候,我……便拆了。”

  ——||| “房里”的丫头……

  手收紧,握牢。

  我最近对着两个原本不相联的词字的搭配,很是敏感。

  我原本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就不忠,

  他也犯不着为我守身,何况他还曾是个乾国的君王。

  虽说这样,可还是觉得,

  烦啊……

  郁闷着セ,心里头堵得慌。

  不理他,继续拆。

  抖出了一张宣纸,上面字秀峻拔,含蓄或张扬,寥寥几个句话:“见字如面,吾辗转几日无眠,思索数日决定云游四方,解囊医人,勿挂念。”

  就……这么点?

  你耍我吧,我掀开信封瞅了半晌……再也没别的东西了。

  斜瞄一眼,一旁端着茶碗死命喝水的某人。

  “拿来。”

  他身子侧向一边,专心致志品茶,像是没听到。

  我一拍桌子,“拿来!”

  他一抖,茶喷出了不少,慌张地拿袖子擦脸,犹豫了半晌,还是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张纸。

  我展开,铺在石桌上慢慢研究,逐字逐句的读。

  “我醇阳霁雪行医数年,竟也有无奈的时候,虽说通过这些日子的诊治,我早已得知宫主的脉象与常人不同,但湮儿死里逃生后竟也发生了大变,脉象奇异竟有宫主相差无几。

  翻阅无数古医书籍才得知,他们二人竟已是长生不老。

  两人终究是能永永远远在一起了。

  而我,也是时候,该走了。

  我不知道这封信终究会落入谁的手里,可我希望湮儿你能找到它,你定会念及旧情,来我居处的是么……

  夜深了。

  你定与温玉在一块儿,畅谈心事,诉离别之苦。

  你可知道,你有许久没再来了……若不是我还能医治温玉的病,你怕也不会再瞧我一眼。

  你一定不知,我每日对上这张与宫主一模一样的脸,心里是多么痛。可这张脸却是被你深情的瞧着也抚过的……哪怕那时那刻你心里头想的是温玉,我也能忍受。可是我却万万不能容忍,倘若我一日一日变老,你与宫主还容颜依旧,一如往昔。

  有一句话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再也无望与你携手一起生活……却也可悲到连远远望着你,与你一起变老的心愿都是奢求。

  我霁雪宁愿孤独一生,也不愿在心爱之人面前慢慢老死,让这老朽的身子承受莫大的无奈与悲哀。”


  5—3

  纸张被风吹的掀起了一角,瑟瑟抖着。

  落款是空的。

  搁笔处再也无只字片语,余下的仅有一团化开的墨渍,像是被水晕开了一般。

  我愣怔了,怨念地望着这张纸。

  他竟狠心到连辞别之语都不再提及……纸润柔冰凉从手中滑落,跌到石桌上,那墨渍化开,渲染浸透了纸,颜色逐渐淡去隐约有泪痕,那般触目惊心。

  我低头一声不吭,慌慌张张把它折叠好,小心翼翼的收起入了袖子。



  一时间,我竟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紫袍贵气的男人。

  只是低头吮着茶水,发呆。

  诗楠无声无息的蹲下了,将我的头拥着,贴近他的怀里,“其实,他很笨对不对……傻透了,那个傻子。”

  我无力的笑了一下,也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觉得脑子里乱如一团麻。

  “他还风华正茂,云游四方医治那些不曾相识的人,为何不待在心爱人身旁,倘若再不济,等以后老了,身子朽了再走也不迟。”说完,他一双清清亮亮的眼睛望着我,像是期盼着我的回答。

  我沉默了。

  他眉宇蹙着,又斜愁了那一抹眉梢,有些讪讪的收回了那拥着我的手,呆立了一下,将我带离了怀抱。

  我不太敢望向诗楠,霁雪说的没错,我这身子是长生不老的,他们却会面临着生老病死……我却只是无力,任凭时间消逝,却也就只能这么望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