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0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08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49 热度:12


  什么事也做不了,什么相守一生也是空话。

  我只是一个无用的人。不忍也给不了他们一生一世的承诺。

  想必这便是上天对一个不专的女人的惩罚,让她永世只能无力地望着所爱的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合上眼,离她远去,长眠于地……活该受这生离死别之苦。

  我埋头有些哽咽了,突然颤着的手被诗楠执住了,握牢,十指纤长,如玉般温泽,一丝热从他掌心传来。

  “我知道你的心,我一向都懂你。”他眉宇再没舒展,缓缓垂下眼,睫毛像蝶翼一般轻颤,像是想着怎么斟酌运词,“只是,听我说好么。”

  我咬牙,声音有些僵硬,“没什么好说的,信你也拆开看了,什么也该懂了,如今准备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他身子一僵,头垂得有些低,指紧紧掐着茶碗,“好日子才开始,你与温玉能过得好,为何我就不能比你过得更好。”

  是啊……

  他倒是提醒了我。

  用不着为他瞎操心,他不正与通房的丫头正恩爱么,何苦拆了鸳鸯。


  那名叫小吟的也不差……我的姿色样貌都有了,学得也唯妙唯俏,甚至比我更体贴,待他更好。

  他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件事么?

  气息有些不稳,或许是被他气的亦或是心被伤了。

  我指甲深深扎入手掌心,万分得疼,我仍忍着并好心的说,“小吟她们是你与弘氰一起在两国挑选来的,既然他走了什么也不要,你就把她们一起领回乾宫吧,小吟长得与我真像不是么……无论哪都很像。”

  说完像是被自己给抽了一巴掌般……心里揪心的疼。

  他脸上流露出更悲伤的神情。

  被他这么一看,我甚至有一点恍惚,觉得我伤了他,

  就像他还很清白,一切只是我在胡扯,在无理取闹。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小吟当作你,对她好,疼她宠她。”

  我脚也不稳,就连坐着也虚得很。

  “你真的很为人着想……但……”他瞥开眼,颜容如玉却苍白如一张纸,手顷刻间也松,推开我,“你死了心,我不走。”

  满眼是无法承载的悲伤。

  被他这么望着,我几乎寸步不能动,甚至有一刻想伸手将他紧紧抱住。

  结果他,说:“小吟她真的比你好,起码他不会对我说这么狠心的话。”

  一时间他的这张脸与我记忆里,那个悲凄到浑身发颤,衣袍下滑,锁骨处有一点朱砂的痛苦表情重合,那时他也说,我不走……

  我的身子是干净的,我是处。

  可是,只是如今的他,沉稳了,懂得将自己情绪收敛了,懂得拿另一个女子与我比较了。

  我笑望着他,尽量维持着脸上那点自尊,将话说得很淡,淡到我自己的心都在抽抖个不停,“我全明白了,我不会倪你走,你……们好好过。”

  我僵硬着身子,光是坐着,腹部便涌起一阵抽痛,连带着心也绞了起来。

  他很聪明不是么,如此这般,我对狐狸的思念还不及对他的恨意来得强烈,或许他是演戏,不过已经够了,我再也承受不了他的一点动静了。

  我饮下最后一口茶水,垂眼,起身便走。

  “湮儿,你还会来……看我的,是么?”

  看?

  看你们这对奸情男女?

  “不会。”

  “那好。”他缓缓地说,“我去看你。”

  这话儿说的这么无关紧要,闲扯家常一般,就像俩老农在说,这白菜三毛你卖给我么?

  不卖。

  那好,我卖给你。

  ——||| 我砰的一下,用力的关上他庭院的门。

  也将他的身影挡在门里,那一瞬间阳光洒在他那身紫袍上,他动了动嘴,满腔衷肠无处宣泄,只留一双眸子,那般的清澈见底。

  我,叹了一口气,音拖的长长的,竟有些哽咽。

  身上的疼,让我再也支撑不住了,缓缓靠着墙慢慢地蹲下来,斜セ一眼,树上那要下不下的人,呵斥一声,“别再呆了,看够了也该下来了。”


  第六章 孩子他爹?!

  大树苍翠叶密繁多,枝条明显的抖动了一下,一道黑影从树上悠然落了下来,他看了我一眼,神情有些愣怔,却又恢复了冷酷的表情,无声无息的朝我走来。

  我失笑,乏力的蹲在地上。

  他刚毅的脸庞浮现过一丝心疼,沉默寡言,只是俯下身子将我手臂拉起,拽了起来,拥我入怀,埋头箍紧我,动作不失力道,却很温柔。

  他的肩膀很宽厚,男人的味道充斥在我的周围,一种暖暖的感觉,只让我鼻子酸涩,突然间,觉得很委屈。

  “赝狄……”

  他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手抚上我的头,低头眼神很关切的望着我,鹰眸里闪过一丝心疼。

  “你都看到也听到了是么。”我自嘲了一声,手揪得他的衣衫很紧,声音有些低沉,“霁雪与弘氰他们都走了,诗楠也这般对我……你呢,为何还留在这儿守着我。”

  “我没有去处。”他沉吟了片刻,手臂收紧将我拉近,他斜眯望着我,两两对视,“我是宫主救来的,不管你们怎么待我,我都知道我要对你……和他好。”

  我失笑。

  可是,他虽这么说,手里的动作,反倒像挖角的人。

  他虽然话少,但待我一贯很好。冷漠的俊容只要一遇到我的目光便会软化,这我是知道的……

  这么冷酷又温柔的赝狄,曾经一度享誉西域的杀手。

  说出去,谁会信……

  我如今要把他们一个个赶走,说出去,谁又会信。

  我叹了一口气,浑身已经透支到了极限,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手也悄无声息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阵阵的疼痛,让我浑身累乏,几乎站不住。

  “那个叫小吟的丫头看起来不简单,你要离她远一些……湮儿……你怎么了?”他像是注意到了我的失常,浓眉上扬,鹰眸里闪过一丝焦躁,“哪儿疼?”

  疼,

  是啊,是疼痛的感觉。

  腹部揪着般的疼,传遍了全身的神经末梢,一阵火辣辣的麻,什么东西流了出来淌在裤子上,温热的液体灼伤了我的神经,我忍不住夹紧腿,浑身使不上力气几乎是瘫倒在他的怀里瑟缩着身子。

  说不上什么情形,

  总觉得有什么血肉相连,一生挚爱且宝贝的东西在离我远去。

  好疼……

  赝狄吓坏了,我从不见他脸上浮现出如此惊慌失措的表情,剑眉英挺如刃,薄唇坚毅,强健的身躯绷得紧紧的,他埋下头,将我紧紧贴在他的身上,横抱着我,声音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些发颤,“忍着点,我带你去找人医治。”

  一路施展轻功,疾飞往温玉的宅屋。

  树荫急速弛过,天旋地转的,风沙沙的吹过。

  从不知道赝狄的轻功已经练就得这般好了……早知道应该让他教我的,曾经我也能踩着池水而让水面不泛起一点涟漪……当然,那会儿还有着南纳人的体质,可如今……我咬咬牙,忍受着莫大的疼痛。

  周围嘈杂了起来,侍女们的慌乱拔高的声音让人好生厌烦。

  “宫主……”

  “宫主,您慢点……”

  一阵细细簌簌的衣料声,似乎有什么软物被桌椅磕碰撞上了,那人似乎忍住了,没法发出任何声响,只是伸着手沿着我肌肤一直摸索着,慌慌张张的执起我的手,把脉。

  他手指冰凉,犹豫了片刻,探了一会儿,握牢了我的手,紧紧地。

  “传话下去,让他们快些把黄氏、羌活、制川、菟丝子、白芍、干草统统都拿过来。”

  宅子里响彻了急疾的脚步声。

  沉默了片刻,他像是不可置信,又执起我的手,把住了脉搏,自顾自喃喃的说,“怎么会这样,我不该这么大意的。让你受苦了……”

  怎么回事,我肚子疼,与你有无大意有何关系。

  等等……这草药,在我印象中具有安胎的药效……

  我极力的想睁开眼。

  却被他拥入怀里,温暖极了,清香萦绕,对着一旁还沉浸在震惊中没缓过神的人说“赝狄你先下去,看着那捡拾草药的那些婢女们……别让人掺了东西,把她们交给弥儿去熬药,分量他是知道。”

  “莫非湮儿她有了?”赝狄声音里有一丝诧异,“难道宫主怀疑有人……”

  “别多问,快去。”

  一眨眼的功夫。

  面上拂来一阵风,赝狄似乎是施着轻功离去了,急疾走得那么匆忙。

  他展开手搂着我,脸贴近我轻声说,“你不会有事的,孩子……一定能保住。”

  孩子?

  这一声,把我吓得不轻,揪紧了他的袖袍,一时间脑子清醒了,也忘了身上的不适感,掀开了眼皮,蓦然睁大了眼,却望到了温玉那忧愁与惊喜参半的脸,我还来不及细细体会,腹部传来一阵抽痛,疼得难耐,轻声哼着,手抚着往下,却感到一阵热湿,他眉宇蹙紧,将我的手握牢,不允许我再胡乱动弹。

  很怪……的感觉。

  我愣怔了一下,低头一看,抚过袍里裤子的手上染着一点红,刺目极了,是鲜血……

  我惶恐,手收紧了紧,想要支撑着起来,疼痛却袭来,铺天盖地的。

  温玉轻声劝着,眼里满是难受,“闭上眼,别多想,疼一疼忍一忍,睡一觉就过去了。”

  他按着我的身子,拧开了一个药瓶,放在鼻下要我闻。

  很香……

  说不明的药草。

  眼前一片黑,顿时昏死了过去。

  混沌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身上的疼痛也早已消失不见踪影了。

  像是过了很久……

  清晰地感觉到,有人抚着我的发,手势温柔,缠绵极了。

  “赝狄么?”

  “是。”

  “外面怎么那般吵闹?”温玉戏弄地用指点了点我的唇,凉凉的触感令我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没睁开眼。

  “……诗楠想进来看看湮儿,我叫外人把他挡住了。”像是极力容忍怒意的声音不卑不亢,但里面的坚决无人能抵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