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1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12

作者:也顾偕 字数:4055 热度:12
的,挣扎着……却无法使出力气,喉咙被掐,只觉得呼吸正被人一点点的夺走,喘不过气来。

  而他的手却一点点的收紧,力道在加重。

  视线模糊……

  他那双眸子竟有浓浓的爱欲和欲语还休的悲哀。

  往事如梦,一切又浮现在我的脑海。

  千年寒冰铺成的练功室里,他曾抱着我一遍一遍地说,得不到的便要毁去……重塑一个,接着再爱下去。

  一点烛火炸了,嗤嗤地响。

  疯子,他整一个疯子。

  “不……不要……”我张嘴,却什么音也发不出来,只能费力得揪着他的衣袍,无力得挣扎着,身子疲乏极了,脑海里浮现着他所做的一切一切。

  他灭宫,又误打误撞掳了我,从第一眼我对眼中流露而出的惊喜,再毅然绝情的将我送给巽王,甚至最后又将我掳去摧毁记忆……将我禁脔在他身边。

  我想他说的定是真的。

  腹部传来一阵绞痛,蔓延到了全身,一股力量像是正要挣脱什么出来一般,疼痛伴随着怦怦的心脏跳动,那么的剧烈,太阳穴也涨得很疼,眼前一片黑暗。

  陡然间锁在喉咙上的手,松了力道,他放开了我。

  浑身软绵,我瘫靠在墙上便滑了下来,冰凉的墙壁磨得我背脊生疼,却不及嗓子眼里那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下意识的我用手护住腹部,透过单薄的料子,隐隐能感到温热的肌肤上传来的轻微的震抖,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这小家伙正在保护着我。

  一声冷笑,魅舐左手摸着手腕,像是很疼,他斜眉微蹙着,狭长的眸子满是恨意,“有本事,怀孕了?温玉的孽种么?”

  TNND,你才孽种。

  不过是不是温玉的还不知道,反正不会是你的。

  我呸了一口,他一抹脸却也欣然接受。

  我无力的坐地上,懒得理这死变态,却恍然看见躺在地上的诗楠白洁如玉的脸上,那长长的睫毛抖了一下,似乎……是要醒了,我立马一激灵,拿身子挡住他,却没料到动作幅度太大,隐约有些抽痛从腹部传来,止不住哼了一下,我小心翼翼的抚着,安慰着小家伙,一张脸惨白。

  “我改变主意了,你不能死。我这么疼你怎么舍得要你死。”魅舐向走来,蹲在地上,睫毛下垂,温柔的说着变态的话,“我要让你在我身边呆一辈子,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这孽种是如何在你眼前死的……”

  什么?!!!!!!!!

  我靠,你有种。

  他趴在地上向前一倾,我的脚踝便被他握住了,我诧异的瞪圆了眼睛,他浅浅的一笑,用力一拉,我重心不稳,便被他压在了地上。

  那一只冰凉的手也滑进我的衣料,抚上了我的大腿,一路往里探去。

  “别怕,我不会让你疼的。”

  “你你你,你干嘛……”

  “你要怀只能怀我的孩子,把你玩坏了正好……反正,我也讨厌小孩。”他声音夹杂着浓烈的情欲,手也愈发的不规矩起来,将我的袍子往上撩至了腰侧,摸索着我的裤带便要解……

  不!!!!!!!

  姓魅的我要让你断子绝孙……

  他一翻身将我不安分的身子压牢了,手撕了我的衣衫。

  “魅,我怕疼。”我抓着他的手腕,可怜兮兮得望着他。

  “就是让你记住我,不疼便记不牢。”他笑了笑,一双眸子里满是兴奋,暗红的波光流溢。

  “你……怎么就不懂我心。”我眸子里泛着雾气。

  他一怔,对上我的眼,手也滑上我的脸颊,轻摩挲着,像是沉沦在一时半会儿的温柔里,却讥讽一笑,将我双手拉至头顶,用一手禁锢住,掰开我扬起来准备踹他的腿,“就是因为我太懂了……才不会再被你骗了。”

  玩完了。

  正当我乱扭着身子与邪恶势力作斗争的时候,从屋顶传来一阵爆裂声,一席黑色的身影窜破了瓦片,从天而降,单膝跪在了地上,挥了袍子,稳当的站了起来。

  帅啊。

  赝狄哥哥。

  “放了湮儿。”浓厚的男性嗓音,一双鹰眸担忧的往我这边扫来,一张英气逼人的脸上写满了心疼。

  魅舐蹲在地上摸了我一把,头也不抬,冷笑着说,“我从小养出来的蛊王,竟敢命令我?你的本事都是我教来的……也不看看自己几两重。”

  他嘴角扯一抹笑,金蛇皮鞭一挥,簌簌地朝赝狄挥去……灵巧的鞭子却在半空转了半个圈,没落在赝狄身上,鞭梢却轻佻的打在我的脸上,这叫一个疼。

  赝狄傻了。

  魅舐笑得这叫一个正经,手指轻擦着我的脸,“你看他那傻样,心里头该多疼啊,打在你身上一下和打在他身上千万鞭都一个效果。”他灵巧的舌卷了一下被他鞭子调戏过的某处,笑眯眯地说,“虽没出血也没破皮,可我也心疼……下回该往你肚上打才好。”

  我怒!!

  TNND,我就说这鞭子怎么长了眼,原来他还真是故意的。

  我发飙了。

  赝狄更甚。

  一席黑影如闪电般的袭来,手中握着刀泛着荧荧血光,招势致命狠毒,这会儿魅舐没有突发其想的拿我来挡刀,算是良心发现了,他金蛇皮鞭挥得游刃有余,轻轻松松地,拆了一招又一招,还不时的拿那鞭子调戏我的腰,赝狄自卫之余还得去给我挡鞭子……真是……

  我看着都辛苦,擦汗。

  赝狄古铜色的肌肤上隐约有了汗,瞥向我的眸子也是愈发的焦虑不安了。

  或许……他真的没法子弄赢那个变态。

  我垂眼,手抚上平坦的腹部。

  娃儿……你那五分之一的爹木本事护着咱俩了。

  烛火闪跃跳动,昏黄的灯光下两人搏斗的身影有些朦胧了……窗外隐约传来一阵婉转悠扬的笛声,让人浑身气爽,可是魅舐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儿了,一双暗红的眸子里的情绪有些不稳。

  笛声戛然而止。

  一个声音从外头传来,清醇如一坛子美酒光是听着就让人有些醉倒了,“赝狄你怎么这般没用,我教你得都忘了么?”


  第九章 殇逝 9—1

  门砰的一声 被狂风撞开了。

  烛火摇曳,昏黄的光射在屋外那人身上愈发的不真实起来。

  一席白袍身影在院外清冷的月辉下显现得格外清雅绝伦,一根芳华木簪斜插入发,乌黑柔顺的青丝滑落于肩头,他手里执着一支笛子,如玉般温润的脸上泛着朦胧的光夺人心智,他气态闲雅,眸光对着屋里轻轻一扫,轻声说,“世魅,许久不见。”

  魅舐像是有些困惑,一丝迷茫浮现在眼底,却也及时的被遮掩住了,嘴角扯着冷笑,“我可以容忍你们一次,可不能容忍你们接二连三的错认人。”

  手里挥来的皮鞭进攻得也愈发的阴狠毒辣。

  赝狄的神情终于有了些松懈,一招一势不敢怠慢了。

  两抹身影交叠打斗着。

  我抖了抖身子,贴着墙犹豫不决是不是该躲开,心里压着的一块巨石也放下了。

  神仙,温玉……终于来了。

  可是他来了有什么用,神力也消失了不是来送死么。

  我捂着腹部,抚着墙艰难的站了起来,却正对上温玉那一双清眸,眉宇里承载着快要溢出来的关怀与柔情。他朝我走了过来,神色坦然,可是藏在袍子下的脚步却有些乱,看来他该是焦急我的。

  魅舐满脸戾气,一双红眸嗜血般,他扬起手,甩着皮鞭便朝温玉挥了过来,一道金光,像是蛇鳞一般荧荧夺目。

  温玉眉宇间闪过一丝诧异,嘴角微微上扬,坦然地迎着那皮鞭,也不躲闪,像是有备而来。

  魅舐蹙眉,握鞭子的手有些抖,也加强了手里的狠劲儿。金色的鞭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要袭上温玉洁白如雪的袍子上,赝狄拿刀适时的挡住了,泛着血色的刀被皮鞭缠了结实。

  魅舐冷笑,便要抽鞭挑走他的刀。

  薄薄的冷汗在赝狄古铜色的肌肤上显现,他应付起来似乎有些吃力。

  我挑眉,望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诗楠与立在一旁的温玉……介个,若是赝狄输了,我们都该被这死变态折腾了吧。

  温玉眉目舒展,扫了一眼魅舐,执着笛子握在手里,对着赝狄说,“一中即离,劲似转轴,一攻而退,气如飞轮,以静制动,扫月拂云。”

  赝狄突然神色大变有些恍然,全走单刀轻灵的路子,刀成剑,转了猛砍猛剁的手劲,势道雄浑,刀上幻出点点寒星,形急如闪电,潇洒飘逸。

  大刀刺挑削洗步步紧逼,金蛇皮鞭脱了手,甩在了墙角。

  魅舐像是吃不消了,他单膝跪地上,垂着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右手臂被划出了一道道血口子,腥味充斥了他的周身,看来似乎是很痛苦,身子绷得很紧,止不住在抖,“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人念口诀一人打么,卑鄙。”

  “啊呸,物以类聚,对付你这人,不卑鄙不行。”我抢着说了一口。

  他那红眸好生厉害,狠瞪得我脚直抖,打摆子。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潜伏进来对你有什么好处。”赝狄俯瞰着他,挥袖用刀抵着他,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肃重。

  魅舐抬脸苍白的笑了,突然他支撑着起来挥了赝狄一掌,右手迅速收回闪了三指,手势奇妙,如波罗花绽放迅速地点了自己身上几处穴道,手猛得向我伸来……一股吸力拉扯着我,一时间身不由己,似乎有无数个无形的手拉扯着我,逼迫我直往他身上倒去。

  TNND,我脑子里浮现的居然是金庸大师笔下的“吸星大法”。

  牛啊……

  突然……我脑子里想起他说的话……得不到的便要毁去。

  我狐疑的望了他一眼,

  他眉毛紧蹙,一脸坚决。

  不是吧……

  “救命啊……”我很没种的喊了起来,

  赝狄挥刀袭来,却被他的内力震开。

  “卿儿……”温玉也一脸惨白,挪步已是来不及了,一支玉笛闻风脱离了他的手,突然朝魅舐袭来,牢牢地钉进魅舐的肩胛骨内,他却眉也不皱一下。

  我撞进了魅舐的怀里,骨头都生疼……

  我视线一片朦胧,隐约看见温玉不再那么沉静如水,温润如玉的脸上满是不安,我从未见他这般手足无措过。

  魅舐若有似无地看了他一眼,大掌袭上了我的脖子勒住了我的喉,凑头低声在我耳边说,“为了你我不在意点穴催功,就算死了……你也得陪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