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19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19

作者:也顾偕 字数:3855 热度:13
酥麻了起来,转而发烫濡湿了。

  我哼哼的迷朦了眼,却似乎能听到花瓣倏然落地的声音,和绽放的细微声响。

  “你说……宝宝能感觉到我这个爹爹么。”他轻佻的话在我耳朵吹拂着,痒痒的,带着浓浓的爱意和为人父的自豪。

  他手指又在紧窒而炙热的地方,顶了一下,浅浅退出……

  我只知道他再这么下去,我要疯了,别说爹爹了,他也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一阵细细簌簌的声响,

  神官的高贵黑袍从他身上如水般滑落在地,肌肤光滑细腻,他从后面环抱着我,捉着我的手,拾起了地上一根柔滑的腰带,伏帖在我身上,柔软极了。

  干……

  他在干什么。

  “换个姿势,别伤了胎儿。”他浅浅的笑着。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将我的手放在一株树干上,双手捆着,用腰带绑了一个结。

  衣袍披散着,亵裤也被褪了。

  清凉的风,吹得我有些清醒了,我几乎破口大骂,“臭狐狸,你放开我……呜……”

  唇舌交濡,他吻得这叫一个消魂,技巧越来越好了。

  “你怀得孩子只能是我的……”他口齿不清,含糊的诉说,“我要让他留下我的气息。”

  他的手滑过我的背,掌心的温度与纹路,真切地反应着他流露出的浓浓的眷恋,他一路下滑摸索着……撑开了我的腿,

  滚烫的灼热男性的家伙抵在了我的入口处,轻微的撞击着,试探……

  他微闭眼,眉一扬,

  呜……

  感觉被硬生生的撑开了……一寸一寸,酥麻得都站不稳了,下体肿胀的很,却有着莫大的空虚待人来填补,我身子一软,若不是他小心翼翼的撑着,我几近摔倒。

  他轻微的撞击着,

  一切都那么温柔,缓且慢,却让人更加难耐起来……温柔的折磨。

  他额头流下细细的汗珠,狭长的眸子略微带着醉意,勾得人心脏阵阵紧缩,隐隐生疼,

  “你……可以再快些,我没事儿的。”我大口喘气,

  他摸了摸我的脸,继而撑住了我的身子,“抓牢树。”

  我眸子里泛着雾气,有些无助

  眼前明晃晃的腰带,衬托着白皙的手与粗糙的树杆。

  我明显感到他的律动渐渐加快了起来,

  连带着树干都轻微的摇晃了起来,就像是刮过一阵狂风,桃花瓣纷纷旋转,飘落……像是缤纷了一场雨,漫天扑来,撒在我的身上。

  芬芳的是花香……

  醉人的是情人的眼眸。

  我眯起了眼,

  手拽紧树干,身下却是一波接一波的律动,猛烈如海上的浪潮,翻覆卷袭着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他一抽手,松开结,撤走了腰带……

  我拉他过来,开始用唇和他交流。

  他的身子先是一僵,很快热切地回应我。风起,大落,他再一次融入我的身体,因为疼痛与酥软而仰头,我看见纷飞乱飘的桃花瓣。

  乱了……

  都乱了。

  直到哼声变成呻吟,最后抱住他的头,靠在他怀里,语不成句,“氰……儿……”

  他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眼眯着,轻柔的抖动,释放爱欲。

  风徐徐的吹着,

  他将袍子盖在我身上,

  凝神望着我,眼睛渐渐弯成了月牙儿。

  “知道么……关于桃花阵,”他的手抚上我汗涔的脸,轻轻的拭去……很温柔的望着我说,“其实我只说了一半。”

  我有些累乏,睁开眼,望着他。

  他笑了笑,一字一句地说,“传闻,在桃花阵里相爱的男女,一生一世乃至下半辈子都会在一起,不离不弃。”

  这个狐狸……精得很……

  说完了这个天大的秘密,

  他依旧笑得贼贼的……

  我一下醒了一大半,扯着他穿好的衣袖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还没补充的?”

  “嗯,”他沉默了一刻,搂着我,吻了一下我的唇,轻轻说,“赝狄和你的弥儿怕是都看到了……”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说什么……

  我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匆忙四处望望……果然在远处一株桃树上,俺看到了与桃花相反的一张黑脸,另一处,还有一个比桃花还娇艳红得滴血的少年手足无措的站在树下。

  “不是说这里是禁地么?”我恨恨的揪起狐狸。

  他有些无辜,“凤国的禁地……可他们二人又不是凤国人,偷溜进来的,也没人拦得住。”

  我暴走……

  他一脸开怀的笑着,将我的袍子拉好,系牢,环我入怀,喃喃道,“真希望永远把你捆绑在凤国,就像今天一样,属于我一人。”

  我望着他,眼神止不住有些忧伤。

  “别这么看我,”他最后闭眼,俯下身子,头埋入我的怀里,“骗你的。”

  花瓣满地,一阵风吹来,零落飘落着桃花雨,空气里夹杂着甜腻的味道,他的衣袍在微微摆荡,投在他身上的柔光也朦胧了起来,他笑着说,“傻站着什么,一起回家吧。”


  第十二章 赝VS弘

  一辆极宽敞豪华的马车停在神殿前。

  马嘶鸣了一声,弘儿牵着它,吓了一跳,搓着手说,“主子,我们接着去哪儿?”

  “这还要问,”我敲他一下头,“当然是去寻霁雪。”

  “不行。”赝狄冷冷地说,“你怀有身孕不能再受累了,霁雪行踪隐秘,去哪儿寻他一时半会儿也没头绪,咱们先回去,或许宫主已经寻到他的消息了。”

  似乎……也有理儿。

  阿嚏。

  我揉揉鼻子,撩着袍子爬上了马车。

  赝狄的脸更黑了,上马车前还用力的踹了一下弘氰。

  那狐狸也暗自承受,扶着我,一声不吭的。

  其实……

  谁也没料到我闯个神殿能被狐狸拐进桃花阵,还被这色狐狸吃干抹净,起初还以为他会被那奴儿嫖了,结果没想到居然嫖他的人是我……还嫖到感冒……

  赝狄说得一点都没错,我这身子大不如前了。怀孕了,体质也差了不少,或许霁雪还没找到,我身子就累跨了。

  不过,弘氰这家伙,按照平日里他对霁雪的醋劲儿,早就该附和着赝狄才是,今天怎么一声不吭。

  “咦,我的神官大人,你今天似乎特别沉默啊。”我斜了一眼,看着搀扶着我上榻的弘氰。

  他一愣,脸上挂着淡淡的落寞,“我在想,如果此刻我阻拦了你,会不会当初也有人阻拦你来寻我……如果有因果报应的话,或许我一辈子也等不到你来接我的这一天。”

  我笑了笑,感到有些无力。

  这家伙说的是实话,兴许有些良心发现……可是这话里话外都有些在挑赝狄的不是,有些诅咒的意味。

  我偷偷瞄一眼,果然……赝狄脸都黑了。

  我用帕子捂住鼻子,擤鼻涕。

  弘氰也跟着上了软榻,拥着我斜靠在墙上,呵斥着马夫驾车慢点,一直小心翼翼的抚顺我的背,一双漂亮的眸子极担忧的瞅着我的肚子。

  “没事儿,我长生不老,这么点小病死不了,影响不到胎儿的。”我安慰的拍了他的腿,突然感到他的身子僵住了。

  天杀的,我居然忘了这件事还没跟他说的。

  马车里,一霎那,全静了,其他那两个人大气也不敢出。

  我可怜兮兮,抬头望着弘氰,“那个我体质特殊你也是知道的……一直找不到机会……你……”

  “长生不老?”

  我点头,往后缩了一下,“是。”

  “我早知道了。”

  啊?什么……

  弘氰凝神望着我,细长的眸子微微眯着,“其实我早从霁雪话里行间揣测到了,本来想找你问个清楚,结果……却碰到了你和温玉两人在那儿恩爱,不说了,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他的手拥紧了我。

  旁边两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我吞了吞唾沫,有种劫后余生的欣喜和错觉。

  说真的……就怕这家伙发起火来,冲破了窗子,下了马车就走,好不容易才拐他上来的,一辈子都不能松手的。

  这下心结解了……

  如今也就只剩下霁雪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他。

  风徐徐的吹着,透过帘子拂进了车里,将里面燃着的一盏香也吹散了不少。

  赝狄一声不吭的,擦着自己的那把刀,一旁坐着弥儿,他垂着头,双膝上搁着一卷书,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页一页的翻着纸张,偶尔抬起头偷斜向我,那眸子水汪汪的,潋映得我都不敢直视,发了会儿呆,又倏然低头看书,耳根都是红的,这情形……就像是害了相思的少年。

  我凑过头,眯眼看着他。

  弥儿慌慌张张的,书的薄纸都快被他撕了,一张脸红极了,煮熟的虾子都不及他香艳。

  突然间,搁放在我腰上的手使上了劲儿,弘氰斜坐在软榻上,将我往他怀里带了些,拥紧了。

  一阵嗡嗡的声响,擦刀的布碎成两片。

  赝狄若有似无的瞟了我们一眼,冷俊的板着脸,浑身发着寒气,被他擦过的那把刀,亮噌噌的,在光下有些夺目。

  总之,

  马车上的气氛有些怪异。

  不……是特别的不对劲儿。

  我缩在弘氰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想起身,可被他用手压住了。

  他低眼,手似揩油的姿势在我脸上米了一把,“怎么不想歇会儿,呆在我怀里别动。”

  我极幽怨的瞪了他一眼。

  他却笑眯眯的。

  桃林那一段破事儿,让我困乏极了,他却很有精气神儿。我终于有些顿悟,为什么他说我怀里的孩子是他的了,这色狐狸……

  回家的途还没走到一半,就一直亲昵的抱着我没个歇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