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1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27 热度:12
 赝狄冷冷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

  一抹红杉消失在了我的视线范围内,只剩下一只手还撑在凳子上,人早跌在桌子下了。

  诗楠抖抖袍子,一脸云淡风清的坐在了空凳子上,撑着手坐在我身侧,还不忘起身替我斟了一杯水让我润喉一并漱了口,含笑得从怀里掏出了些酸梅子,捻进了我嘴里,含着化了嘴里的药味。

  一切都这么不慌不忙……镇定自若。

  若不是狐狸在桌下抱着我的腿,还哼哼着。

  我可以理解为,他们之间是友好的。

  这以后的日子……

  难熬呐。

  我吐了一粒梅核,“这几日可有霁雪的消息?”

  “乾国地都快掀了一遍了,没见着人……”诗楠叩着扇子。

  温玉摇了摇头,“霁雪性子淡,又极傲气不比弘氰。”

  弘氰毛都要竖起来了,自己倒了一杯水,恨恨得喝了起来,沉闷了一会儿,继而又觉得有理,身子不由得软了,对着我轻声说,“我也并不是真生你的气,只要被你哄一下便成了,他却不像我这般没原则,那家伙脾气太倔强,认定的事情,谁也阻拦不了……”

  说的也是……

  我一张脸都快拧成酱菜了。

  赝狄咳嗽了一声,偷瞟了我一眼,扬高了声音,“暗刹舐这边的人已经派出去了,想必有点风声便会来禀报。”

  弘氰心领意会,招着手让仆人给他准备笔墨纸砚,撸着袖子说,“这样吧,我传个信回凤国让他们四处搜搜,反正神殿那些人也清闲够了,该是时候出去活动了。”

  “我把乾国的人手也一并派来给你们用吧。”诗楠尝了一口水,沉吟了一下,“乾国就那么丁点儿大,也藏不了人。”

  温玉将我拥紧,一脸调戏得望着我,用手点了点鼻子,很轻的声音说,“看把他们折腾的,也就只有你有这本事了。”

  他修长的手指在我眼前晃啊晃得……

  我作势要咬他,被他一笑,抽手抖掉了。

  我敛神,斜他一眼,偷瞄四周……庆幸的发现那群美男正聚在一起讨论得激烈,于是我正襟危坐,咳嗽一声,杀入话题,“为什么不在集市门口张贴些画像?这样不是寻的方便些么?”

  几双视线……以很鄙视的角度,射了过来。

  我一抖……

  其中,还夹杂着弘氰翻得白眼。

  温玉按着我,手以安抚的姿势摸着我的头,他身为夫君,爱意正泛滥,轻声道,“霁雪不大爱热闹,若是找个地儿居住的话定是往隐秘的深山里跑,况且易容术又是一顶一的高,倘若真的不想被咱们找出来,谁也没法子能逮到他。”

  “可他留下的信不是说要云游四海医治人么。”我滴溜溜转着眼睛,人就不死心,揪着温玉的袍,极力争辩道,“人在江湖,总会留些传闻的,况且医术高超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他就算是易容了,这一身医人本事也会让他出名的。”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真的认为一个快要死了得人,抱着他的腿,哀求他医治,他会动手么……”

  弘氰:“我觉得他会把他给踹了。”

  赝狄:“看他心情……”

  诗楠:“十有八九不会动手医。”

  温玉颌首,摸了我一把脸:“所以说,这也是个幌子,翘家的理由那么多,他不过是胡乱说说,你也信。”

  弘氰看不下去了,撑着手背对着我们,一把抢了诗楠死死捂在怀里的纸袋,抖了抖,掏出一粒酸梅吮了一下,含糊不清的说,“对了,他以前外号毒仙子,可见被他弄死的比医治过的人更多。”

  诗楠用折扇狠狠敲了弘氰一下,宝贝一样的夺了那一袋酸梅,朝里望了望,数了又数,一脸惋惜,把剩下的全给了我,“说得没错,况且霁雪又是生着闷气出走的,想必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救人怕是不会……他兴许猜到我们会寻他,定不会留迹想要我们找到的。”

  一群人又激烈的投入到了讨论中。

  看来我又问了一个白痴问题。

  我也终于知道霁雪他的神医形象在他们眼里是这么……真叫人汗颜,虽然霁雪的性子是有些冷,说得也都在理,可这一群家伙也忒毒了些。

  我垂眼,抚着腹部,一脸怨念,这小家伙看还有六个月就要生了,这霁雪不出来,谁给我接生啊。

  虽说这古代有接生婆,可也是原始方式催生……倘若难产,总得有人敢动刀子玩剖腹才行,霁雪行医这么多年,见识一定广,还想找他商量商量呢。

  突然眼前一亮,我嘿嘿笑了几声,“你们的意思,那就……他自己出来,比我们找他容易?”

  众人点头。

  我一拍桌子,“弥儿你研墨。狐狸你拿支纸笔,开始写。”

  “写什么?”

  “霁雪相公,请你十日之内端正态度,卷着铺盖速回,不然……”

  弘氰落笔,挽袖等着我剩下的话,肃然站立。

  我环顾四周,气从丹田,剩下的话也就喷涌而出,“不然等老娘我逮到你,非轮了你不可。”

  鸦雀无声。

  “湮儿,你先把我轮一遍可好?”弘氰一手执着笔,一双眼滴溜溜的往我身上滑。

  “不可不可。”诗楠慌忙挡在我面前,也不知道是不可轮那只淫狐,还是不可这么写,总之一张脸泛着红,许久才说,“这霁雪往哪儿都不知道……莫非这纸得贴满各国各地区?岂不是惹人笑话。”

  也是……

  叽叽喳喳。

  一群美男齐商议一件事,也好似个美景。

  等等……

  “寻常人他是不会治了,若我病了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忍不住又插一句。

  弘氰:“你当温玉是死了么……他第一个就不会见死不救。”

  温:“……”

  赝狄:“供住您别气。”

  诗楠:“湮儿,你记性真不好,咱宫主也懂医理的,这事儿还轮不到大张旗鼓地唤霁雪回来。”

  我这不是假设么……

  不过他们都懂得事,霁雪一定也明白,所以……这法子也欠考究。

  “有了。”我一踢凳子,“立马发布消息……就说我得罪了温玉,呀不在理会我了,如今快死了,想见霁雪最后一面。”

  “欠打。”温玉摇头,拍了我一下,“有这么说自己的么。”

  狐狸执着笔,颌首,笑眯眯的精子写着,还不住的点着头。

  “完了。”他捧着宣纸,吹着上面的墨。

  我斜了一眼,“你……写的是什么?”

  “卿湮被弘氰操到几尽人亡,温玉大怒,撒手不管,弘氰悲愤之余重金悬赏江湖毒仙子的下落,望救佳人一命。”

  ……

  我无语,望天。

  “就知道占便宜。”诗楠白玉扇一折,手肘轻碰了赝狄一下,“过几天叫你手下赶制一副棺材。”

  弘氰大惊,凤眸斜一眼他们二人,小心翼翼的收了那张宣纸,问道,“为何?”

  诗楠只笑不语。

  赝狄薄唇一动,“霁雪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毒死你。”

  对于,

  这一点……

  我深表赞同。

  温玉头靠在我肩膀上,将我拥紧了,我明显感到他在震动,手也止不住抖了好久,笑够了,扬着眉,嘴角勾着笑说,“有你们这么折腾的么,传个消息到处散播着就说卿湮腊月就要生了,兴许他就会回来了。”

  四周鸦雀无声。

  我咳嗽一下,“那个温玉……霁雪他不是早就知道我怀了么?”

  他笑得和煦,一字一句的说,“谁告诉你的?”

  “一直都是他给我把脉,都能探出我长生不老了,这喜脉不可能把不出来。”

  我突然觉得我这话就像个二百五,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我。

  “傻瓜。”温玉笑了一下,“霁雪走的那会儿,你腹中的胎儿半个月才不到,那会儿你自身体质的脉象又很强,估计把那喜脉给遮掩过去了,我也是等你一个月后才知道的。”

  “……那你不早说。”

  他微笑,整个人谦谦逊逊的,一派儒雅,姿态这叫一个动人,“你又没问。”

  于是,消息终于放出去了。

  可是不知是什么缘故,却多了许多个版本,江湖上将它当作茶余饭后的消遣,一传十,十传百,竟传出了许多个版本:

  普通版:原后湮宫少宫主腹中胎儿预产期在腊月,重金悬赏毒仙子回来给她接生。

  哀怨版:少宫主被毒仙子凌辱后被其所弃,砸重金悬赏,望江湖义士帮忙寻回这忘恩负义之人。

  豪华版:少宫主被风流无度的神官几尽操死,动了胎气,宫主也回天无力撒手不管,整座宫里死气沉沉,盼孩子他爹毒仙子醇阳霁雪回来给母子收尸。

  显而易见……

  豪华版的冲击力比较大,被江湖中人津津乐道,逢人便侃。

  终于,

  在孩子即将出生的前三个月,他出现了。

  那时侯,我正靠在躺椅上,嗑瓜子,边嗑边昏昏欲睡。

  突然一根闪亮亮的银针,簌簌的一声,险擦过一旁给我捶脚的弘氰的脸,直没入墙上,隐入细蒙蒙的雨中。

  一席雪白的身影,撑着伞,站在如雾如烟的斜雨中,身形修长纤细,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他扬着伞,

  风很大,吹乱了他的发。

  他站在门口微笑而立,一双明眸怔怔的望着我,承载着快要溢出来的想念与宠溺。

  霁雪……

  我撑起身子,贪婪得望着他,

  他,

  始终是来了,醇阳霁雪。


  第十四章 14—1

  他撑着伞,寒冷的雨水将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润湿了,一席单薄白袍显得纤秀的身子那么弱不禁风。

  如月华般的眸光倾泻在我身上,此情此景仿若时光倒流回到了竹林里一般,那时侯他含笑让我唤他为相公,一脸的情深意切与柔情似水。

  这一切恍若隔世,

  我小心翼翼的扶着躺椅想起身,他目光却缓缓从我身边滑过,望着我身侧,眸子里闪过一丝寒冷,<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