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2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2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95 热度:18
>
  弘氰还一脸的分不清楚状况。

  斜风细雨,吹的霁雪的衣袍有些翩跹。

  霁雪仰着手,隐约可见修长指间夹着一抹东西,闪着诡异的银色光亮,只听“嗖嗖嗖”衣袂破风之声骤响,他袖袍一挥,寒光像流星一样向弘氰的身上纷撒而去。

  不是吧……

  一露面就打架,也忒狠了点吧。

  “住手住手啊,有话好说。”

  ……

  没人理我。

  “别介,一见面就这么热情,我可消受不来。”弘氰带着笑,顺手捻起中午诗楠与我闲扯家常时不小心落在桌上的折扇,手轻轻一引,一拨,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法,就把霁雪那银针全部都拨了回去,一根根钉在了墙上,密密麻麻,排得这叫一个井然有序。

  弘氰凤眼一斜手里的折扇,愣怔了,捧在手里对着天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眼中诧异极了,“你可真够狠的。”

  可不是么……

  只可怜了诗楠那上好的白玉扇,穿了许多小针孔……

  霁雪寒着脸,手从怀里一掏,从这身形手势看……想必是要抛毒了。

  “哎,谁也先别动。”突然一个声音从院外传来,诗楠便领着一个端着一蛊汤药的仆人过来了,匆匆回头朝霁雪笑了一下,“回来了?真巧了,我刚正开了一瓶宫内密制的醇酿,你忙完手头的就到我屋里坐去。”

  说完还拍了拍他,把他手里的毒粉给洒下了不少。

  霁雪有些愣怔……

  诗楠也不理会径自从他身旁走去,一把抢过弘氰手里的残破不堪的扇子,惊诧,左看右摸的,一脸惋惜,“十两黄金才买的,就被你这风流神官给糟蹋了。”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

  “好了,不关我事儿了,你们该打就打……”诗楠笑得贵气儒雅又极具涵养,停了步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了身,看了看带着银丝手套僵硬着身子,并依旧保持着抛毒姿势的霁雪。突然他眼前一亮,手拧紧这残破不堪的折扇,声音拔高,嗓子有些抖动,“呦,霁雪……你这手上带着的,可真是个好家伙。”

  霁雪愣着脸,没搭理他。

  诗楠低头,用手肘碰了一下,准备抢他怀里白玉扇的弘氰,轻声说,“别拿了,我这破扇,也挡不来他手里银蛛手套的毒。”末了还拍拍弘氰的肩,缓缓看他最后一眼,添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有像他这样的人么……

  来这不劝架还尽添乱。

  场面又混乱了起来。

  这会儿弘氰手里头没东西遮挡了,一溜烟似的,只躲不还手,大院里到处是他如雾般的红衫,身形这叫一个快而优雅,从来不知道他一神官,轻功已经练就得如此高超了。

  霁雪似乎碍于我在,不敢放肆随意的撒毒,随风而至的斜雨,把这两个家伙淋的湿漉漉的……

  看得我这叫一个心疼。

  “湮儿,别光看……也喝口汤。”诗楠拿勺子在汤中搅了一下,喂了过来。

  “你说霁雪一回来也不和我叙叙旧,一个劲儿追弘氰是怎么回事儿?”我眯着眼看着鸡飞狗跳的大院和淋得落汤鸡一样的两人,非常的不理解。

  总觉得……

  霁雪这家伙,完全是在忽视我。

  心里头不爽快。

  哼……

  诗楠沉吟了一下,“他大约是在江湖上受了刺激。”

  “刺激?”我瞪大了眼睛。

  诗楠笑了笑,不语,反倒是一脸享受的看着被追得在雨里满地跑的弘氰,那脸上的兴奋劲儿没法说了。

  这让我想起了昨夜,我把偷潜进卧房的弘氰踹出来的时候,诗楠脸上也挂着这个笑容。

  汗颜……

  “姓弘的,你给我站好了。”

  “我说你怎么死咬住我不放,霁大爷……我一没招惹你二来我们间又无不共戴天之仇,你这是……停停停,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别再下毒了。”

  弘氰说是这么说,装得落魄,却趁霁雪一不留神,反手一指,连续点了三下,便把他给定住了,这狐狸还拍着手上的灰,眼眯着,月牙弯弯,好不得意。

  霁雪笔直的站在雨里,雪白的衣衫虽然染了灰尘和污渍,但在我眼里,仍然是那么干净,那么潇洒。

  他平日虽然风流蕴籍,温文尔雅,但此刻却连眼睛都红了。

  嗯,诗楠说得在理。

  江湖上不比家里头,这血雨腥风的,霁雪他定是受了什么委屈。

  我叹了一口气,推拒了诗楠默默递过来的汤水,招来一个仆人,让她撑开伞,我一手搭在他的肩头,一手抚在隆起的腹部上,小心翼翼朝着两个冤家走去。

  临近冬天了,

  雨水也格外的凉,溅在身上却寒入了骨子里,浑身不是滋味。可这么冷的天,霁雪却依旧穿的这么单薄,又被弘氰点了穴,笔直不动的站在雨中,身形僵硬,竟有些无助,看着就令人心疼。

  弘氰凑了脸,笑眯眯的,“别以为你张的与温玉一模一样……”他手一摸,拍上他的脸颊,“…我便怕了你,我堂堂一神官还没怕过人呢。”

  霁雪冷笑,“是么……”


  14—2

  “你以为下了雨,我身上被弄湿了也就没了毒么,”霁雪的声音极轻也温柔,却给人一种从来也没有过的压迫感,话音也是清冷寡淡,“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碰过我。”

  他向前走了一步,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丝毫没有被点穴的迹象,直逼着弘氰,嘴角勾着笑意,“你是第一个。”

  弘氰一怔,将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一脸的不可置信,手指向他抖动着,这叫一个剧烈就像是筛糠一样,“太阴了,你故意让我点穴的吧……”

  他颌首,“是。”

  “我又没欠你,干嘛这么死咬着我不放。”

  “没欠我?江湖上可不是这么传的……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他眉宇中有淡淡的忧愁,倏地望向他,声音清朗如玉却也犹如薄玉般易碎,“湮儿的帐我也要一并讨回来。”

  “所以你就对我下毒?!”弘氰脸色一变,“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脸上也抹了毒粉。”

  “何止脸上,你点我穴的时候,怕是手也沾了衣衫上的。”霁雪依旧是淡淡的语气,不痛不痒的。

  “你你你你……”弘氰“你”了半天,一双漂亮的凤眸还不忘在仓促间瞥了我一眼,极端的怨念,似乎……是想让我过来帮忙。

  “主子,危险得紧呢。”仆人轻轻在我耳边说着。

  我斜一眼,可不是么……

  弘氰刚摸了霁雪的那只手,修长的指甲苍白中带点青乌色,明显有中毒的迹象。

  霁雪这一招也忒狠了点儿吧。

  估计他这一身,不止脸上衣袍带毒劲儿,从他身上滑下的水八成也能毒死万千小花草的。

  我长叹一口气,拉紧了身上裹着的披风,拽着一直撑伞的仆人,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小步。

  继续观望……

  弘氰的眉一竖,都要绞起来了。

  呵,

  这天气好啊。

  我改作低头观摩被雨水打压的花花草草……

  细雨蒙蒙,柳枝都被打得七零八落的。

  一白袍一红衫,两个身影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雨中,凝视。

  雨飘的如同雾一般,四周也一片寂静。

  弘氰的脸有些苍白了,照我看来……不像是只中了一种毒。

  “这种毒还便宜了你。”霁雪弯下身子,将掉在地上的伞重新拾起,蒙蒙细雨将他的身影幻的如梦如烟。

  他的手肘洁白如皓月,油纸伞微抬,薄唇荡起诱人的弧线,“想来想去,还是非得让你那家伙“立”不起来才好。”

  ““立”不起来?!”弘氰瞪大眼睛,一惊,往后挪了几步,泥浆也沾湿了红衫,“你……你你慢着,回来就好,一切好说。”

  眼见着霁雪从怀里掏着什么,银蛛手套上闪亮,执在手间的似乎是粉末,作势就想抛出来。

  我咬牙,立马挡在了他前面。

  小心肝一颤一颤的,抖得慌。

  霁雪神色一愣怔。

  弘氰笑眯眯的伸出手从背后环住了我,抱得紧紧地。

  “你废了我。”他目光越过我的肩头,斜着眼,望着一身冷气的霁雪,“……瞧,有人就舍不得了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儿,这死狐狸。

  我敢站出来,还不是因为刚琢磨着……这“立”不起来的药粉对我起不来什么作用,啐……这死家伙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找死鸟,俺可不想跟着陪葬。

  霁雪的眼神一变,眸子愈发的冷凛,潋潋寒光。

  色狐狸这家伙的手还搁在我的腹部上,轻轻揉啊揉的,头凑过来说,舒了一小口气,“幸好过来了……我都撑不住了,还是你有点儿良心。我还在琢磨着……他要真给我下那药。”

  “怎么着?”我好奇。

  “我就半夜里把药摸来,给他们一人下一点,谁也甭想趁我不行占你便宜。”

  声音很轻,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听见。

  这狐狸原来是这么死撑要面子,活受罪。他要不把那话放出去……霁雪也不会这么发狠哇。真是该……活该。

  正想着……一筐雨水又瓢泼着下来了。

  “小祖宗,他们在切磋,你凑什么热闹,风大雨大的,莫淋湿了。”诗楠站在屋檐下,着急的很,一个劲儿的使唤着其他的仆人来拉我进屋。

  七八双手就这么伸了过来,有打伞……又伸在我胳膊下准备架人的……原本裹在身上的兔毛绒绒披风,被这么一折腾,轻而易举的滑到了地上,溅起了不少泥浆,被宽大厚实的披风所遮掩的腹部,微隆起……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霁雪一怔,目光全聚在了我的腹部上,上上下下的扫着……我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倏然升温,他神情一肃然,将伞一抛,大步便朝我走来。

  这些仆人看见他走来,脚愈发打摆子一样。还没等他挥袖子拨开,这些仆人们推推挤挤的……有纪律有组织的散开了一条道……

  擦汗,

  这群欺软怕硬的家伙们,就这么将我和我肚里的娃儿,暴露在看着像神仙其实是……毒仙的腹黑级美男的眼皮底下。

  霁雪似乎在犹豫……

  手便伸了过来,袖子向下滑,如玉般的手指,修长纤细。<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