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3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38 热度:13
/>
  别介……

  您老一身毒。

  衣襟被他握牢了,一股劲儿拉着我,迫使我看向他的眼。

  他眉蹙着,

  我心怦然直跳,傻傻的望着,竟然忘了反抗。

  他说,“别怕我,我一辈子也不会对你使毒的。”

  可,有谁能提醒他,他此时此刻这神情就像个脸上标个大标签写着“我不是坏人”的坏人……

  他握着我的手臂下滑,就这么挽着我的手,诊上了我的脉。

  温热的触感,熟悉的体温,还有那被他精心维持的小心翼翼……这一切的一切……

  都让我心里的那根绷紧的弦不知不觉中断了……

  他嘴角抿着,像是在笑。

  拉着我的手,将我环在了怀里,不敢用力却抱得浑身都在颤抖,“传闻,传闻说……孩子被弘氰弄没了。”

  我默哀。

  “其实……我压根就不信。”他又否认了,有些前后矛盾,“我以为你怀上了孩子,只是假消息。”

  “可你终究还是回了。”我叹道。

  他认为是假得,却也忍不住来看我了。

  我枕在他颈窝,轻轻抚上了他的背……抚完我就愣住了,他背上应该没毒吧,你要知道平常也就算了,这孕妇可得少吃药,解药也不成啊,对胎儿有影响……当然

  毒药更不能沾……啐,我在想些什么。

  他握紧我的手说,“能让我再探探脉么……”

  “行。”我一口应,于是撩起袖子,大大方方的给他摸。

  神啊……

  请饶恕我用“摸”这个词。

  因为,他确实在做这个动作,一介神医别说把脉了,垂帘用红细绳儿诊脉都有可能……你说他摸个脉,咋整这么久……

  他探上了我的脉,听了一会儿,眼神就特温柔的望着我,薄唇上的弧度荡得更引人入胜了,似乎是很开心。

  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八成在推算小孩的天数,这个爹爹做得可真绝。

  这全聚齐了,以后的日子可闹腾了。


  第十五章 孕妇十八摸 15—1

  天愈发的冷了,霁雪弃了原来的宅子,而是跳了西侧一个僻静的小屋,在院前空地上种了些花花草草,一个人独门独户的住着,相比我东厢房美男齐聚的热闹,他那处就显得格外的冷清。或许他对自己的容貌还些许在意,亦或是仍旧无法接受我长生不老的事实,虽然他对我仍像原先那般好,但却少了份亲近,只有第一天,他真真切切的抱了我一下,脸上有着浅而温暖的笑容,剩下的日子就呆在厢房里闭门不出,但一天也有那么三次准时上门,替我把脉。

  我甚至总有错觉……

  若我肚里没有怀孩子,他这一辈子便不会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这些日子,看着腹部一天天隆起,喜悦也跟着膨胀了起来,或许这就是初为人母的自傲,抚着它,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脉搏,总觉得自己正在孕育着一个生命,多么的不可思议。

  那些所谓的相公们都待我极好,就像供奉观世音菩萨一般,好到我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了。当然有事实可证,有一日难得出太阳,俺在院里歇息,偶尔看见小池塘边趴了一只蛤蟆,大蛤蟆上压了一只小蛤蟆,我瞪大眼睛说,“看,一只青蛙。”

  弘氰眼睛眯起了。

  小白拿竹子戳着说,“主子……这是癞蛤蟆。”

  诗楠用扇子敲着小白的头,一本正经的说,“笨,你主子说得没错。这是……呃,青蛙,只是长得有些像蛤蟆。”

  霁雪端着药从一旁走过:“……”

  小白还不死心,继续用竹子分开这死趴得紧紧地两蛤蟆,轻声地说,“明明有两……呜……”

  弘氰用大红袍袖把他嘴里剩下的话给捂住了,那家伙瞪大了眼睛,差点没给他捂咽气。

  我有些犯困了,合上眼睛,抬起袖子揉。

  赝狄一声不吭,用内力震下了一只戏耍的小蛤蟆,水里溅起好高的浪花,惟独留了一只……他很善良制造出了假象,将歪理变成了事实。

  瞧,

  我过得就是这样的生活。

  指鹿为马也没人纠正,说一……别人不会说二,想要星星米人给我摘月亮……

  小日子是过得舒坦,

  可是……

  叹气。

  自从温玉说不宜行房事后,就没人敢碰我了……就连一贯风骚的狐狸都忍得住……

  只是偶尔在大桌下,伸着手摸了过来,滑到关键地方。

  我脸红。

  他手愈发的激动了,这叫一个抖。

  后来我才知道,他指头不是亢奋地抖,而是被赝狄用刀柄压了脚,当然……这是诗楠眼神告得密。

  于是不久,就连他也放弃了这种娱乐……按照他的理解,点火容易,“灭”火难。

  何况他的欲望那么强烈,旁人是没法与他比的了。

  我摸着隆起的腹部,深吸一口气。

  他消停了,我却苦闷了。

  这日子难熬啊……花花美男眼前过,一个比一个诱人,我可怜兮兮的望着……眉一绞,竟无语,凝噎。

  “湮儿,怎么是不是不舒服?”赝狄有些老实,问得话也透着关切。

  我默默地点头。

  “我这就去找霁雪。”

  我一把揪住他的袍子,死死的望着他,他愣了一下,蹲下身子。

  “给我揉揉。”

  “……”

  “不舒服,胸口闷,我要你揉揉。”

  他麦色的肌肤上竟有些绯红,修长的手有些不确定的往我眼皮底下伸来,颤巍巍的摸向了我的胸口,按住了一处,以按摩的手势轻轻摸着,还不住问,“是这儿么?”

  我介叫一个激动。

  “还要下一些,左边一点。”

  赝大爷似乎有些犹豫,试探地撩开了一下袍子的前襟处,柔软的料子似乎让他动不了手。

  我可怜兮兮,双手握着他的大掌,就一个劲儿的往我胸口捂去。他叹息了一声,鹰眸望着别处,那神情似乎是想缩手,却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住了,他闷声道,“力度够不够?”

  我水汪汪的望着他,“还没。”

  力度是够了,可我还没被摸够。

  突然一股内力透过他的手掌朝我胸口渡来,暖暖的,在周身游走着,我睁大了眼睛。

  赝狄他就这么微笑着凝视着我,

  他的大掌一下握住我的浑圆,我亢奋鸟。

  ……早知道穿少些,

  我舒服的哼一声,倚在他怀里,感受到了他烫人炙热的肌肤,仰头搂着他的脖颈说,“我要……”

  嘿嘿嘿,他一定知道我想要什么。

  因为,他身子软化了,可我感觉到他耨一处硬了。

  刚毅英俊的脸上,嘴角微抿,带着难耐的隐忍,剑眉蹙着,喉结上下滚动,黑色袍子下密不透风,却依旧可以看出他胸口起伏十分剧烈,“宫主说了,主子产前三个月不宜……”他鼻息更重了,呼吸就这么拂在我的脸上。

  “不宜什么,”我趴在他怀里,眸光到过他的脸,懒懒得压低声音说,“是不宜……行房么?”

  他内心在做剧烈的挣扎。

  我点了点他的鼻尖,笑眯眯的,“坏人,你在做甚。”

  他一僵,用力将我搂入他的怀里,唇也压了上来,津舌绞缠,带着咸的汗味,我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承受着他蛮横的吻。

  心里头舒服的叹息了一声。

  想着他每次在床上闭目拥着我,那蜜色的肌肤还隐约有汗珠滑过,肌肉结实,摸着……手感也是极好的。

  他却突然一清醒,

  把我从他怀里挪开,深吸一口气,将我搂在躺椅上……我还没用手去捞他,他就倏地一下,窜上屋梁,不见鸟。

  只剩下灰……飘了下来。

  光看着……却吃不着。


  15—2

  “姓赝的,你给我下来。”一柱高梁上空荡荡的,只剩下荡气回肠的余音还在上空久久未消。我仰着头,用余光瞄到屋梁上还有一小截暗黑色料袍,一抖便不见踪影了,

  梁柱上抖下了一些灰尘,慢慢悠悠……

  我眼神怨念。

  光看着……却吃不着。

  这都得归功于温玉这家伙,哼……我悲愤交加,叉腰扶着腹部,踹一脚小凳儿腿儿的,得……找债主儿去。

  庭院深深,寂静无声。

  唯余下树叶沙沙的细响,一眼望去诺大的宅院里一个仆人的踪影也没有,温玉平日里虽不喜欢人打扰,但也会留一两个仆人……可此时这屋子里也太安静了一些,怕是那家伙正在午眠。

  轻轻推开门,吱的一声响,我眯起了眼。

  屋内燃着一支安神的香。

  宽大的床上,垂着黄色的璎珞,被风吹得有些飘动。一个人卧在床上,偏着头枕在手臂上,被褥盖着身子,却遮掩不了他背部的优美曲线,那般美好。

  心没来由的漏跳了一拍。

  我摒住呼吸,踢了鞋,偷偷摸摸的掀开他脚边的被褥,爬了进去,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腿,他梦呢了一声,翻了个身。我埋在被窝里没敢动……听了会儿动静,感受到他匀称的呼吸声,我才嘿嘿笑了一声,摸黑……被褥蒙着头一路探索着往前方爬去。

  调戏不到赝狄,没想到还能在这处捡到大便宜。

  被褥里有些闷,我脸憋得通红,怀着身孕所以有些笨拙吃力,手臂处满是他温热的触感,置身在他那极好闻且熟悉的体香中,心里的温暖都要溢出来了那般美妙,我的头探出被褥,抬眼便见到他闭目养神的美颜,心都酥了。

  眉若青山,玉容恍若仙嫡。

  秀长的眉此时舒展开来,这个男子美得如笔墨淡雅意味深远的山水画,那般让人欲罢不能。

  “温儿,我来了。”学着他平日唤我的口吻,我轻轻碰了碰他,他没什么反应,依旧在熟睡。被褥里全是他的味道,我窝在他怀里,眼眯眯的,转身将他的一只袖口扯着,将他的手搭在我的腰间摆弄好,维持抱着我的姿势。他身子有些轻微的震动,我一脸欣喜的抬眼望去,只见他睫毛颤了一下,睁开了眼,眸光扫了我一阵子,像是还没完全醒,又闭上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