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4-《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4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59 热度:8
眼一脸放心的将我拥在怀里,继续睡他的觉了。

  介个人对我的防备心太弱鸟。

  他不知道……一个女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么,更何况还是个欲求不满的……

  我的手下滑摸到了一处,手指忍不住收紧,柔软的料子似水般在手里化开,耳边都是自己沉重的呼吸声,紧张极了,他的亵衣洁白干净,款式简洁,我小心翼翼一路摸索着,在他腰左侧轻松的一抽,便将系着的结给解了,丝凉的绸子如水般滑开了,他抬袖撑着手侧躺着,一只手也悄无声息的环在了我的腰上,一阵如清醇如泉水般的声音响起,“午觉也不让我睡,占我被褥里来想做甚?”

  一双清眸剔透如泉水,眉梢里都带着笑意。

  我一愣,被他当场逮住那胡作非为的手。

  “随便摸摸……”我眨眨眼。

  他一挑眉,像是不满意我说得话。

  我大惊:“我不是故意骚扰弄醒你的。”

  他浅浅一笑,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便俯视着情深意切的望着我,下一秒他修长的指以暧昧的姿势,抚过我,划过我的脸颊伴着轻微的瘙痒,他柔声说,“可是,我醒了。”

  我吞唾沫,“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再睡,我保证下一次动作会轻点。”

  一阵慑人的压力逼迫而来,他极儒雅且彬彬有礼的撩起我的手,双手合着,握在头顶,“可不成,怎么能劳烦你。”

  他的呼吸就在我伸手可及之处,我陶醉万分,原来温玉被人吵醒,性子这么迷人。

  不对,

  他眸子里轻柔极了,泛着暖且恬静的水波,不像是初醒的……这到像是没困着,一直在装睡。

  也好,省了我好些事。

  我象征性的挣扎扭了一下,就立马放软了身子,双手被他撑在头顶,腿一弯维持个诱人的姿势,眼神极期待得望着他,水汪汪的。

  他一愣,手劲儿松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我希望你把我弄更疼。

  我脸一红,眸子里的热气又盈满上来了。

  他袍子也来不及系,翻个身子,跪在床上趴着,在我身上四处的摸着,又准备探脉。

  “你只顾小的,也不管大的。”我翻个白眼,抱怨。

  他一愣怔,我一笑,将他拉下,那散开的衣袍比先前更加凌乱了,衣襟敞开几尽将我裹住,他独有的体香散发着醉人的芬芳将我环绕,我将头埋进他宽阔的胸膛里,脸贴在他温热的肌肤上,怦怦的心跳,震得我面红耳赤,轻叹一声,我拨开他的布料,探了进去,指间一路摸向他白皙的腰间,手缓缓用力搂紧。

  “卿儿……”他舒服的叹了一声。

  “为什么这几个月都不碰我。”我揪紧他的袍子,兴师问罪,眼神朦胧,一张脸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你怀了孩子又是第一胎,按理前三月和后三月都不能碰的。”

  “你能忍……”我坏笑着,“难道就不怕他们忍不住?”

  他的唇翘起性感的弧度,一字一句地说,“他们要做了,你就不会在大白天的爬来我的床上了。”

  介人……真可恶。

  我望着他那一张一合的薄唇,直堵住去吮吸。

  他睁大了眼睛,我却只觉得又羞又臊,一股热气上涌,蔓延开来,直烧扫了耳根了。不管了……反正这豆腐我是吃定了。

  他手想去推我,却又愣住了,往下滑去想阻止我游走探入他腿间啊不安分的手,我带着惩罚的意味,咬了一下他的脖子,他蹙眉呻吟了一下,气息喷在我的耳上,像是有很多蚂蚁在心里爬着,瘙痒极了。

  “你……”

  他徒然无力的用手遮住了眼,却挡不住眸子里醉人的月华般流淌的波光。

  我凑过头去,轻轻吻了吻他。

  手已经探进了他的亵衣里,顺着柔滑的料子,手按着隆起的硬挺,上下摩挲着……虽是隔着料子却能感觉到他的情动,那火热似乎要灼伤我的手。

  他抿着嘴,像是在隐忍。

  “抱我就那么难么……”

  “我怕伤了你……呜……”他一仰头,秀丽的眉蹙着,发梢遮住眼低垂着,向来从容淡定的他脸上竟泛着红晕,难耐得哼了一声。

  从来……从来没听过温玉叫过床……

  这会儿我兴奋鸟。

  一用力,将他亵裤褪了下来,他微倾身气喘吁吁的,想抓住我的手却不敢使太大的劲儿,我手收紧,套弄着……总觉得掌中的玩意儿又涨大了不少,笑眯眯的凑过头去轻轻吻了一下,看着这时候也差不多了……忙低头解了自己的衣带,撑着手在他身旁,坐在他腿间,抵着那东西便要坐下去。

  还没对准儿……

  他忽然身子颤抖,闷哼了一声,我只感觉一股滚烫炙热的接触倾泄在了我股间……

  我还没弄清状况……眨了眨眼。

  往后一摸,湿漉漉的,白浊涣然在手心,那般醒目。

  斜一眼温玉,胯间的玩意儿,

  它软了。

  啊……

  怎么回事儿?

  这调戏来调戏去,就算……完了?!

  我还愣在那儿,半晌没回过神来。

  虽然温玉这几个月来都没碰我算是忍了很久,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泄了。

  “我累了。”一只手轻轻的推了推我。

  我从他身上下来,他立马翻了个身背对着我又开始睡起了觉。

  “你你你……你故意的对不对,耍我。”我这个恨……

  他眉毛斜入鬓,闭着眼,脸上竟泛着温柔,他正心满意足的笑。

  亏大了。

  这会儿帮他泄了火,我没人搭理了。

  揪紧被褥,这叫一个恨哇。捶一下床……米事,俺美男多多,不信找不到泄火的,老娘我拼了。


  15—3

  一出温玉的宅子,整个心都凉透了,

  风飕飕的吹着,地上沙尘扬起,卷起落叶无数。


  这庭庭院院东厢西房南门北屋的这么大……就没有我容身之地。

  我介一孕妇,咋做的这么委屈。

  我捏着帕子作势揉揉眼,正悲愤着……余光瞄到参天大树上,叶子沙沙的抖动,心生一计,脚以极大的幅度踩到一粒无辜的小石子,让它骨碌碌溜出去好远,溅起沙子无数。我哎呀一声,手一扬,帕子随风飘散,身子下跌,以极缓慢的动作蹲在了地上屁股挪一挪,不动声色的用垂地的袍子摩擦着地面,扫干净灰,并准备已极华丽的姿势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参天大树上一抹黑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地一下,一晃眼便蹲在我面前,强有力的臂膀就搂住了我,他剑眉一绞,脸这叫一个俊那……

  我一把就摸住了。

  “湮儿,弄伤了哪儿没?疼不疼。”赝狄浑厚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没,不疼。”

  傻子,是人都知道,我压根就没摔着。

  我继续捧着他的脸,身子一软,把全身的重量都倚在了他的身上,我在那滚烫宽阔的胸怀里,浑身都发麻了,男人味儿充斥在鼻,介叫一个勾人魂儿。

  我清清嗓子,还没开唇。

  他浑身一震,手抓着我的胳膊,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像是狠下定决心一样,微用力将我从他怀里移开,像是躲避瘟神一样,又倏地一声,溜得没了影儿了。

  ……

  我就这么跌在地上,一脸呆滞。

  嘴一扁,可怜兮兮的。

  一分钟,两三分钟后。

  “唉呦,我的祖宗,你怎么坐在地上啊,小心腹中胎儿着凉。”先闻声音,然后才见一个紫色袍子风姿卓越的男子,把扇子往旁边的侍从身上一丢,急疾朝我奔来。

  “楠……”我眸子里水悠悠,直打转儿。

  “起得来么?莫不是脚扭了。”诗楠轻声说着,站到我面前才愣了一下,也蹲了下来,眉蹙着,极心疼的捧着我的脸,拿指轻轻擦拭着:“湮儿,回我屋里去,嗯?”

  他一手揽着我的腰,俯下身子毫不费力气的将我抱着站了起来,一双眼极温柔的望着我,恍若水中荡起的波,让人心里一处也软了。

  我转头望着他,吸一吸鼻子。

  他更加手忙脚乱了,忙不迭地腾出一只手,执起衣袖给我擦脸,柔声说,“才好好的,怎么就哭了。”

  我泪……

  我这是喜极而泣。

  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我怎么就没想到他。诗楠这家伙可是不二人选啊,玲珑心,待人又温柔,最重要的是便宜随我占,决不说二话。

  不像赝狄虽不会拒绝人,但轻功了得,脚底一溜烟便跑的没了影儿,心肠狠……不像咱诗楠,随便拿个甜言蜜语儿,或者扯个小手绢儿默默抹泪,他的心肝儿就一抽了,颤抖得慌。

  这不,一路上被他抱宝贝一般的搂着回了靠东北侧的宅院。

  他招呼着下人在软榻上还铺了一层白狐毛皮儿,才小心翼翼的将我的身子搁在上面,他一声不吭的将我的脚放在他的腿上,去了白绸子袜,捏了起来,还一个劲儿的望着我说,“给你揉揉,兴许会不那么疼。”

  我缩了缩,眨了眨眼望着他:“不疼,谁说我扭脚了。”

  他一笑,有些泱泱然:“那也给你揉揉,舒服。”

  我身子斜着,手撑在软榻上,低着头一个劲儿的瞅着他的脸。

  他动作的那般专心致志,额上碎细的发遮住了好看的眉,眸子依旧是那般的清纯明亮,被他注视的地方竟犹然泛出了一股暖意。

  我手触上了他的脸,他诧异的抬头望我,我半哄半劝的说:“别忙了,休息一下,来坐我身边。”

  他白皙如上好的美玉般的肌肤上隐约有细小的汗珠,真是漂亮。

  他才在我身边坐下,却又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对了,我这儿进贡了些上好的茶叶,你喜欢的,我去给你泡来。”

  我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轻声说:“不忙,我想看看你。”

  ……还想摸摸你。

  他又无声无息的坐下了。

  我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手指在上面滑动。

  “……湮儿。”

  “嗯?”我凑过头来看他。

  他身子轻颤,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你有许久没来看我了。”

  是有很久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