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5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5

作者:也顾偕 字数:3860 热度:15

  自从在他这儿喝了茶水,差点流产后,就一直被赝狄盯梢,没机会来他这处了。

  我轻叹一声,手又搁在了他的腿间,摸一摸。

  “我这不是来了么。你,想我了……”

  他腿一颤,抬起头望着我,正对上我那含情脉脉的眼眸,他愣住了。

  我适时地又往他身边靠了,环着他的腰,只轻轻掐着,说:“我总惦记着你有没有按时吃饭,看你又瘦了。”

  他脸上泛起红晕。

  我头凑过来,眼低垂着,想要去吻他,他却突然侧过身子,低头从袖子里掏着什么,仰头便吃了一粒什么药丸子。

  我大惊,一把揪住他,问道:“你在吃什么?”

  他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没什么,有些不舒服。”

  我还想问他哪儿感到不适的时候,他却一脸温柔的盯着我隆起的腹部,手爱抚的摸了上来,有些不确定的望着我,问了一句:“我能听听么?”

  “当然。”

  他一笑,身子软软的趴了下来,耳朵贴在我腹部,手也轻轻的摸着,“能感觉小家伙在动,活泼得很。”

  那是当然……

  也不看看谁是他娘。

  我抚上小肚皮儿,颇引以为傲,斜他一眼。

  诗楠一只脚踩在榻边,一只腿跪在软榻上,修长的身子伏在我旁边,姿势撩人,脸上安详极了,闭目,像在倾心聆听。

  窗外光倾洒在他的身上,精致的耳朵上凌乱的发,白皙诱人的脖颈竟泛着朦胧的光,那般迷人,我的心怦然直跳,也没多想,拉着他的手往身上拽去,只想抱着他。

  他发丝扬起,垂了下来,身子往我身上跌来,好容易手撑住了,趴在我上方没敢压我,诧异的望着我。

  我眯眼一笑,伸手勾住了他的脖颈,轻啄了一下唇。

  他呼吸一窒,复杂的望着我。

  “不喜欢我这么做?”

  他浅浅的说:“喜欢。”

  我继续引诱,手摸摸他,“我都这么主动了,就不想对我做些什么?”

  “……想。”

  我笑了,微倾身,挽着他的脖子,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抱紧,一只手不安分的向下滑去,耳旁是他紊乱急促的呼吸声,入手处,隐约感觉到袍下有东西渐渐顶在了我的手心,硬了起来,火热。

  我的手还没撩到裤子的带上。

  他却又悉悉簌簌的在袖子里掏着什么,手一倒,仰头又吞了。

  不对劲儿。

  “你怎么总在吃药,这是什么丸子?”

  他搂着我,轻拍着背说,“甭管我,你继续……”

  还能怎么玩儿,我摸在他裤裆,那好不容易立起的东西……又软啪啪了。

  他却躺着,一副任由我践踏蹂躏的表情。

  我怒……

  “这药是霁雪给你的?”

  “是。”

  “你知道是什么功效么?”

  “清火节欲。”

  “……知道你还吃,你这不存心的么。”

  “我不能做对不起孩子和你身体的事,我……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由你发泄。”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揪着头发,我要疯了。

  你都立不起来, 我还能怎么发泄,TNND。

  15—4

  俗话说,男人都是由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古代虽教条伦理多了,可仍旧有那么多青楼勾栏的,男子讨个三房四妾的也实属平常,可我家那几位风流倜傥的相公,几个月不到,全换了性子,一个个清心寡欲,就好象是吃斋念佛的高僧。

  我这个愁哇……

  其实,这个泄欲火,也不是没了人选。

  狐狸定性差,火气又旺盛,骨子里都透着骚味儿,那一双凤眸一勾,就能将魂儿都引诱了过来。只是这家伙凡事也没个节制,如今被他们逼着也禁欲了这么些日子,恐怕也忍得心痒痒了,怕只怕我俩没节操的人混在了一起,一个干柴一个烈火,勾搭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别说是腹中的娃儿会流产鸟,我人也会被折腾升仙。

  所以……

  弘氰这家伙,万万不能在考虑范围内。

  可谁能告诉我,为何我此刻管不住脚偏往那西南处宅院走去……那分明是神官大人、恐怖分子的住处,真是……没得救了。

  沿着小石子路走着,便能闻到独特的草药香气。

  其实很难想通,为何热情似火的狐狸和一直冷冷的霁雪住那么近,一个西南侧,一个西侧,嗯……这其中的奥秘真是难揣测啊。

  衣衫突然被后面的人揪住了。

  我一回头,正对上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赝狄,他板着脸说:“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你都尾随了我一天了。这不明摆着的么。”我望着他阴晴不定的脸,嬉笑着说,“一个个串了门子了,岂能撇在狐狸那小子。”

  他脸更黑了些,沉声道:“你不知道危险么,不准去。”

  我扯袖子。

  他不松手。

  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突然身子一歪,就要往他身上倒去,他慌忙一搂,抱了个正着。

  我笑眯眯的,手揽住他的脖子,指往下,划进他的衣料里,摸着那温热的肌肤,探寻着,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蹭,斜一眼:“你是想让我别去么……”

  他浑身一抖,身子僵硬了,扯下我的手,一脸警惕的望着我,后退一步……再退一步,又倏地一下,窜得没了影儿。

  我瘪嘴,

  瞧,这不去不行啊。

  一个个防我,防得想狼一样,我还不如直接去找头公狼。

  我甩甩袖子,拍了灰,绕过霁雪那破小屋,踮起脚,一路小溜朝弘氰的宅门走去。

  踹了大红漆门,直接闯了进去,嚷着:“弘氰……弘……”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身子一愣,端着盘子,有些不知所措,脸上还挂着又惊又喜的神情,吞吞吐吐的说:“我家主子去试新衣裳去了,才走没多久,少宫主您先坐。”

  这骚狐狸,一年到头,就知道换衣衫打扮。

  “他衣服那么多,还要做新的?”

  “主子说了,他研发了一个好款式,若穿在身上,少宫主您一定会喜欢的。”

  我讪笑,自酌了一杯茶水:“也难为他了。”

  闷骚狐,以前在凤国穿一身玄黑袍子扮神官,真是委屈他了,这会儿想着法子做新衣裳,挑些明晃晃刺眼的颜色,愈打眼愈往身上套,大红衫子,还露个胳膊腿儿的……

  我摇摇头,挥着手,赶苍蝇一样,“得得,我估计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你也别招呼我了,我去他床上躺躺。”

  少年脸红了红,应了一声,低头退了出去,顺带把门也关住了。

  我抚着腹部,大大咧咧的把鞋给踢了,打个哈欠,爬上了床。

  平日里也没睡午觉的习惯,

  只是这肚子越大,人就越困,折腾了半晌,实在是困得慌,趁他还没回,先养足了精气神儿再说。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突然听到一声撞门声。

  “湮儿……”

  四周静悄悄的,我闭上眼缩进了被褥里。

  停顿了片刻不见回应,那男人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期盼和恼怒,“你说少宫主人来了,在哪儿呢?”

  少年悄声说,“主子,在……床上。”

  “真的?!”突然话音一转,冷了少许,伴随着布料与脚步的悉蔌声响,他贼笑,“走走走,你给我出去,今儿个下午别放人进宅院了。”

  少年唉呦了一声,似乎是被推了出去。

  门砰的,关上了。

  被他们这一闹腾,我也清醒了不少,只是闭上眼睛,脑袋贴着被褥,乖乖的装睡没敢声张。

  感觉闷在头上的被褥被捏下一点,一阵瘙痒的呼吸也拂在了我的耳颈处,床一处也软了下来,一只手抚在了我的脸上,弘氰的声音竟是从没有的甜与腻,糯极了带着些性感:“我可想死你了……”

  感觉他拉了拉我的脸,我忍……

  修长且温热的手指带着撩拨的意味摩挲着我脸颊通红的地方,他有些疑惑,轻声自言自语,“朝思暮想的人,怎么就到了我的床上了。莫非天上掉馅饼?!”

  ……

  这馅饼都掉了三轮了,

  诗楠他们都不要才轮到你这一家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我瘪嘴没做声,继续装睡。

  突然觉得,我调戏温玉那会儿,他是不是也像此刻的我这般,闭着眼等待着下一步的动作,又期待又有些难耐。

  等了会儿没见着动静。

  我埋在被褥里,偷偷睁开眼睛。

  弘氰背对着我坐在床上,手契而不舍的捏着被褥,另一只手搁在自己衣袍的系带上,内心像在做剧烈的挣扎。

  他像是察觉了我的视线,回头。

  我闭紧眼睛,在他火热灼烈的视线中,翻了个身,继续熟睡。

  他捏着我的肩膀,俯了过来,像是在仔细观察我,这手从我腋下,身子凑了过来,贴着我的背,环着我,抱拥的姿势,这叫一个好,那手正巧以极暧昧的亲昵姿态,爪在我的胸上。

  豆大的汗,滴了下来。

  在这么热烈的进攻下,我居然能忍。

  他像是自言自语,自我安慰:“只要不把她吵醒,摸摸也是好的是吧。”

  是……

  何止摸啊,

  您做什么都行。

  他像是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唤,手法姿势这叫一个到位,修长的手收放自如,手收紧握住了我的胸,揉搓……凑着头吻了一下,吮吸着,身子撑在我身边,手也滑到了背部在我肌肤上摩挲徘徊,一路点燃火苗,他炙热的紊乱的气息在我耳边格外的清晰,心跳加快……

  真过瘾。

  他的手也埋在衣袍里,滑进了我的大腿内侧,这一下的刺激可不小,我只觉得浑身热极了,却也感到茫然与空虚,再也忍受不住,呻吟了一声。

  睁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