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6-《后湮宫》免费阅读-穿越重生-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6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60 热度:9
开了眼。

  眼中水雾泛滥,泛着迷离的光彩,就这么一瞅一瞅的望着他。

  他没料到我会醒来,身子僵硬住了,眉梢眼里,也带出了仓皇不安。

  我有些好笑,却在看见他凌乱不堪的衣衫,那几近丝薄透明的红料与隐约可见的修长的白玉般的大腿后,笑不出来了,我怔了,痴痴的看着……

  这衣服款式好啊,半遮半掩,欲脱还休,又配上他凌乱的长发与那样美的眼波,竟似可将一切都化成水,真正的风流无度,我的魂儿都快被勾走了。

  他趁我愣怔的时候,一伸手将我揽入怀里,温柔的拥着,不顾我的反抗,吻如暴风雨般落在我脸颊上唇边,其实我也没想反抗,只是他这般热情让我承受不住。

  “等……等会儿。”揪紧他的袖袍。

  他强势的凑过来,把我按在被褥里,如水似胶的缠了过来,动作轻柔了些,半晌,两人都被折腾的气息紊乱,呼吸急促,他才从我的颈间抬头,两眼闪闪发光,舔着唇,意犹未尽:“我不想等……湮儿,我要你。”

  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情话了,实用不虚伪且真挚。

  可是,好歹有些怕……这个家伙操行那么差。

  他笑了,话里带着引诱的意味和浓烈的情欲,凑过头来在我耳边说:“来吧……别担心那么多,闭上你的眼睛。”

  脑子里一片空白。

  呜,这家伙在干嘛。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挑逗着我脆弱的神经,“感觉到了么,我的嘴唇和手指在你的身体……”

  我浑身燥热了起来。

  他的中指探入了我的袍子,滑进了亵裤里,轻戳着……带来的阵阵刺激直让我腿发麻,闭上眼睛,手往后抓紧枕头,他身子前倾,手里没停过动作,吻也落在了我的腹部上。

  捧着他的脸吻着,

  从不知道他的皮肤可以这样温暖。

  他悉悉簌簌的解着腰上的带子,身子凑了过来,置在我的腿间,如今已是矢在弦上,不得不发,醉鸟醉鸟……我撑起身子攀上他的背,抱牢。

  气氛恰倒好处。

  他的硬挺的灼热也抵在了入口处,摩挲着,沾着黏湿的液体,轻戳着……试探却不进入……

  眼见就要水到渠成鸟。

  突然间,我感到一股视线朝我射来,灰常的冷,这个寒意就像腊月十八的冰沁入心夹雪凉风,让人浑身止不住哆嗦。

  弘氰凝神,低头问道:“怎么了?”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维持着抱他的姿势,越过他肩头望向一处,突然间眼神有些诧异,紧接着黯淡无光鸟。

  阳光淡淡的,

  窗户旁,一抹白色的身影格外的醒目,朦胧的光洒在他身上,寒冷的眸子里晶莹明亮私破碎的星辰,溢出来的疼痛且满目悲凉。

  “霁雪……”我有些恍惚的喊出了声,一身的汗。

  弘氰一怔,神色有些不堪,立马从我身上起来,慌忙拾起衣衫穿上:“这家伙好死不死,怎么这会儿来了。”

  门被推来开了。

  霁雪风姿优雅的进来了,已恢复正常,那般神色已无处可寻,他指弹了一下,衣袍展开,坐在了椅子上,拨弄着手里的瓶瓶罐罐,看了一眼弘氰,再望了下这一床的暧昧,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用理我,你继续。”

  我望天,无语。

  他,存心的。

  弘氰可管不来这么多,把往身上披的衣衫一抛,“你怎么来了,乱闯私宅可不行。”

  “你不做亏心事,岂会怕人观摩。”霁雪低头,说话淡淡地,他将手里瓶子摆好,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些许……一个个排列,“至于谁引我来的,你不用知道。”

  ……

  不用问了。

  看了窗户外,那隐没在参天大树里。一小截黑布料在树上飘摇……

  就知道谁做的好事了。

  这一招够狠啊……

  我斜一眼,好奇的问:“你拿在手里往桌上放的是什么?”

  我眼拙,看不清摆在桌上那十几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药。

  不过,应该都是……

  他淡淡地说,“好家伙。”

  末了还云淡风轻地添一句,“一小指甲那么丁点儿的药量……就能三月下不来床……治疗欲求不满。”

  ……

  我浑身一抖,缩进被褥里,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

  别说是弘氰了,

  我憋了几个月的兴致也全没了。

  唉,这就是我……一个风靡万千美男相公的可怜少宫主。

  这就是我悲惨的怀孕史记,

  这日子没法过了。

  观音菩萨王母娘娘玉皇大帝,保佑我快些生养,双手合顶,膜拜……

  第十六章 降世 16—1

  外头下了今年第一场雪,

  屋子里暖和极了,我抱着白狐褥子,蹭啊蹭……揉着眼睛,有些犯困。许久都没燃香了,空气有些沉闷,窗外灌了些风,那一盆烧足了炭的火堆更旺了,飘炸这火星儿,呛得我连续咳了数声。

  小白很机灵,猫着腰,把那金鎏盆移开了些,拾起了地上的细竹条儿,把火拨小了。

  弘氰抚着我的背,让我将身子倚在他的怀里,温情脉脉的看着我,一边空出手来,给我在盘里捻了一个青果子,拿手捂热了,递到我的唇边。

  酸……

  真酸,吃起来真带劲儿。

  “好吃么,”看着我吃的小脸皱起来了,弘氰笑着,拿手抚着我腹部,轻轻揉着说:“这季节本不该有这个的,找了整个凤国才摘了这几颗,果子还不太熟,不过幸好这些日子,你喜欢吃酸的。”

  我看他眼睛只盯着我的唇边咬着的果子,贪吞了口水,似乎眼馋。想了想,不太情愿的递了半颗给他:“你要吃么?”

  他含笑,点头,没接过果子,却低头一把吻住了我,在唇边厮磨着,吮着我的津液:“想吃你……”

  他睫毛垂着,分外温情。

  我失笑。

  这家伙也就喜欢嘴里贪些小便宜,动作却是规矩的。

  只是这几日我挺了个大肚子,行动不大方便了,对什么也没了兴趣,一日到头只想睡觉,若是肚里的小家伙乖的话,不踢不踹,我利用睡上一整天。

  唔……

  我脸色一变。

  “怎么了?”

  “痛。”我蹙眉。

  “这小子又不老实了?”弘氰伏在我肚子上,侧耳倾听着,“等出来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你怎么知道是个儿子,或许是个女儿。”我扯着嘴,笑得有些勉强。

  “若真是那样就好了,你也少受点罪,哪有这么调皮的女儿……”温热的大掌摸上了我的额头,关切的问,“真的这么疼么,要不要把霁雪唤来?”

  我抚着腹部,一只手抓紧了褥子,蹙眉,苍白着一张脸,“或许这次你要请稳婆了……”

  弘氰大惊,倏然地立了起来,“要生了?真要生了……不是预产期是下个月么。”

  “你……”我疼的牙齿打颤,踹他一脚的念头都有了,“还不快些叫人……去请。”

  他仓皇而出,扯着嗓子有些抖,“那个啥,快把稳婆叫来,弥儿你把宫主他们都请过来,就说湮儿疼的厉害,似乎是要生了。”

  外头响亮的应了一声,一阵轻快急促的脚步声,庭院里乱成了一团。

  门悄然的合上了。

  接着轻软的脚步走来,似乎是仓促了,床震了一下,他差点被绊倒,我感觉一只手执着我的,温暖极了,紧接着毛绒的白狐褥子把我包住了,弘氰的声音有些失措,只是自顾自的说,不知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心疼我,“别怕,忍一忍,快了……”

  是快了……

  我感觉快生了。

  腹部的酸疼与涨说不出来,不似平常那小家伙的小踢小闹,这会儿真是要折腾着出来了……我咬牙,推开温软的怀抱,只想缩个角落里,掐被子……那一阵阵袭来的疼还不是一般人能忍的。

  突然我一震,身子一抖动,只觉得……

  浑身说不出来的感觉。

  弘氰似乎也察觉了,撑着身子伏在我身侧,扳开我,手往下面一探,斜一眼被褥,唇都哆嗦了起来,“怎么都湿了……这么多水。”

  他低头望着手只发呆。

  笨。

  老娘我破羊水了。

  你说这风流无度的神官大人咋这么点常识都不知道……平日里调戏了这么多女子,原来是只吃菜不付帐。

  我脸色苍白,介叫一个疼。

  他像是也吓得不轻,总是挂在脸上的轻佻的神色收起了,想摸我……却又不敢,只是站着干着急,突然捶着桌子,转身跑到门外,高声怒斥着;“真养了一群饭桶,唤个人怎么也这么久,她要再这么疼下去,你们一个个别想活命。”

  他发什么神经啊,

  我疼我的……关仆人们什么事儿,若不是眼前这个人和那一帮还没露面的准爹爹们做得好事,我能有这么一天么,还把这破事儿怪在别人头上……啊呦……我咬着被子……

  你个死狐狸,积点阴德吧。

  突然一个白净的手,伸了过来,似乎在扒我的裤头。

  “你干什么!”

  弘氰瞪大眼睛望着我,似乎被我厉声吓到了,小心翼翼又察言观色地说:“你裤子都湿透了,稳婆等会儿就来了,我先帮你把它褪下来……等会儿好做事。”

  “好做事,要不是你做的“好事”我能这么疼么……”我倒吸一口气,脸煞的一下白了,仍旧努力的瞪他。

  “是我不好,”他笑了笑,像是松了一口气,“这会儿有精神骂我了,看来还撑得住。”

  我翻个白眼,肚子里疼的一片的火燎燎的,他冰凉的指尖触在我肌肤上,只一小片刻变灵活的将我下身的衣物全脱了去,立马将褥子盖在我身上,生怕我着了凉,才掖了两三下,门便砰的一声推开了。

  诗楠披着天青油绸斗篷袅袅而来,解了带子,一把递给了仆人,也来不及都身上及发间的雪,揉搓着手便大步的走到床前,我朦胧的望着他,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

  “稳婆呢,怎么没跟来?”弘氰伸着脖子,朝门外探了去,一张脸板得死死的。

  “一大早的时候,便说要帮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