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7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7

作者:也顾偕 字数:4040 热度:13
出生的宝宝买些必须物什,出门了。赝狄这会儿施着轻功去寻了,我跟他说了,找不到原来那个没关系……随便捉一两个来也成。”


  16—2

  什么?!

  现在这紧要关头,告诉我一大早稳婆出门逛街了……

  我腹部传来一阵说不出名儿的疼,这个悲愤交加,连带着胸口涌来一股热气,连喷血的心都有了。

  攥紧被褥,牙关咬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诗楠三步并作一步,朝我走来,斜坐下来,那手抚着我的额,话里带着不确定:“怎么这么多汗,实在疼的紧?”

  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实在不想搭理他,活该疼的是我不是他,他这副悠然自得的神情,看得我这叫一个怨。

  弘氰在门外观望了半晌,又蹬蹬地回来了,立在榻边怔了怔,一把将他拨开,粗声粗气地说:“别碰他,正不舒服了。”随即缓缓坐下,俯下身子,堂而皇之的捞起我的手,握在掌中,蹙着秀眉,眼神温情脉脉,“那老婆子都好好的在这儿呆了两三个月了,正要用她的时候跑什么跑啊,回来,非拆她的脚不可。”

  “你不是说不要碰她么。”诗楠剑眉一绞,死死盯着他正握紧我的手。

  弘氰转头,一挑眉,一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

  “你们小两口子可以不要打情骂俏么……”我蹙着眉,泪眼汪汪的望着他们,倾着身子,手捂在肚子上,极力想起身,那是撑在被褥上的手却没了力气,伴随着下身的涨痛与酸涩,整个人又重新倒回了榻上。

  这会儿,我连爬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瞎动。”弘氰怕了,立马把我按在榻里,握紧我胡乱抓的手,却不敢用力。

  “这可怎么办……”

  “来人啊,多端些火盆炭炉来,快,跑着去。”诗楠折扇都从手里掉在了地上,一脚还踩在了上面,他兴许是急了,也不去捡,唤完人之后只是怔怔地坐在我榻边,倾身握着我的手,像是想为了分担痛楚,脸上的神情叫人看着好难受,他在不安,却也真真切切的在为我心疼。

  那些仆人躬着身子,视线不敢随意瞟,一个个规规矩矩的,将烧得正旺的炭炉火盆,一个个捧着放进来,又一溜烟的跑了。

  估计是怕这两个正上火的,急得没了头绪的家伙逮着了,乱罚责备了下来。

  “湮儿,忍一忍就过去了,嗯?”

  我听见有人在耳边说,疼痛却让泪糊住了眼,看不太真切。

  诗楠坐到了榻上,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盖在我下身的被褥掀开,看着我脱的赤条条的大腿,明显的怔了一下。

  弘氰一把握住他的手,掀着被褥捂住我,话里十分得不悦:“你想做甚,大冷的天,想冻着她么。”

  诗楠抿着薄唇,带着坚韧的意味,“稳婆还没来,不能再等了,都痛成这样。”

  话才完毕,就俯下身子,手探进被褥里,有力的大掌摸在我的大腿,用力一分,搭在榻上的身子向上一挪,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雪白滑润的大腿扳开,弯成了一个屈辱的姿势。

  一览无遗。

  一阵凉意袭来,我哆嗦了一下,

  余光瞟到弘氰傻傻的盯着我那处看,像是还没反应过来,脸唰的一下红了,却也不移开眼,只愣在那里。

  一时间我脸上红一片青白一片,心里倒腾的复杂的滋味都没法说了,介震惊到让我把身下翻江倒海的疼痛给暂时给忽视掉了。

  诗楠还好死不死地说了一句:“用一下力气,试试看。”

  我心里这个堵啊,

  抽一口冷气。

  诗楠他不是想给我徒手接生吧,要轮也轮不到他啊,上有霁雪,下有稳婆……稳婆怎么还不来,我可不想死在这男人手里。

  他认识我之前还是一个处儿,女人还没接触一个,还想给我接生,啊啐。

  “胡闹,都在胡闹。”

  门被推开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闯了进来,满屋子夹杂着雪水,风嗖嗖的一阵吹来,把屋里的炭火弄得星火炸出了不少,空气清新了,火也燃旺了,他仿若青山般美好的眉,蹙着,身上满是融化的雪水,像是一路赶来,他随手拨了一下,便急疾走了过来,话音平平却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慑:“快拿被子给她捂紧了。”

  紧跟着这个神仙般的人后头进来的,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只是表情清冷了些,发也是雪白的,他转身利索的将门给合上了。

  在我望向他们一眼的时候,心里的那块石头也总算是放下了,绷得很紧的身子也放松软了,这下好了……

  不怕,不怕了。

  “这时候最怕着凉了,莫落下了一辈子的病根。”温玉瞪了他们一眼,却在看见汗涔涔的我后,眼神柔软了下来,“莫怕,我来守着你。”

  那两个做了坏事的人,灰溜溜从榻上下来了。

  霁雪清冷的眸子瞥了他们一眼,望着我时明显舒了一口气,他站在榻边,从被褥里摸了摸,寻到了我的手,二指压了上来,把脉,他指如霜,白到几乎透明也冷极了,穿着也单薄,想必是下人来唤他时性子急了些,大麾也没披就直接过来了,他沉吟片刻,肃颜说,“得赶快,拖不得了。”

  一粒朱色的丸子便塞进了我的嘴里,一会儿便化了,香郁略微的苦充斥满腔,被疼痛压抑的身子也舒适了不少,只能感觉胀,那股莫名袭上的阵痛也消减了不少。

  温玉摸了一把我的脸,起身,朝紧闭的门外吩咐:“去烧些水来,动作要快。”

  “宫主,小的一早就准备好了。”弥儿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像是带着些喜悦,“赝主子把稳婆背来了。”

  门这会儿是被彻底的撞开了。

  聚在屋里的人多了,空气也闷,这会儿只觉得清爽了不少,霁雪的药确实奏效,那下身伴随着一阵阵剧烈的疼痛消了不少,又有人时不时的给我抹汗,伺候得我舒舒服服的,不似开头疼得这般浑浑噩噩了,总算有了些精气神儿。

  我眯起眼睛看,外头的雪映射下,光有些刺眼。

  门又合上了。

  这稳婆不是一直住在宅里的这个,看上去似乎是六七十岁了,伏在赝狄身上打着颤儿,身上的雪都快把她淹没了,大口喘着气儿。

  真怕她还没给我接生,自己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歇了。

  温玉朝榻边上挤了挤想给她腾出个道儿。

  弘氰却狐疑的眯起了眼睛,“这老婆子哪儿来的,怎么不是开头那个。”

  赝:“雪太大,找不到,在山下随便找了一个。”

  诗:“那你怎么知道她是个稳婆……”

  赝:“正接生,被我逮过来了。”

  “……”

  全部默然。

  温玉捏紧了我的手,鼓励的望了我一眼,抬头淡淡的望着赝狄说,“下次……不要这样做。”

  全部人的视线全聚集在这老婆子身上。

  她像是个老实人,开始眼中的惶恐已经没了,只是有些傻呆的望着一屋子的绝色,想必火了这么大年纪,没见过这么多美男,这一下子,冲击力太大,脑子有些混沌不堪。

  我埋在被褥里,偷偷观察着。

  突然蹙紧眉头,绞着被子。

  腹中的宝宝容不得我……怠慢他,虽我吃了药,他却也没消停,一个劲儿的闹腾,像是在为忽视他的爹爹们抱怨,狠狠踹了我一脚。

  “呜……难受。”我闷哼。

  “出去,都出去,这么多大老爷们,怎么生。”老婆子像是恢复了,一副稳婆样子,挥着手就把他们赶出去。

  纵然有千般不舍,一贯大队伍还是被赶了出去。

  “姑娘,你命真好,相公急得背着我一路奔,我还没见过武功这么好的,就像是在飞。”

  “这些是你家人吧,我也头一次看到女儿家生孩子,哥哥们一个个站着不动,急成这样的。”

  “我还以为进了什么地方狐狸窝,一个个相貌好看得就不像是个凡人。”

  这老婆子像是恢复了精神,一时间唾沫横飞。

  婆婆……您到底是接不接生啊。


  16—3

  “吸气。”

  “呼气,用力。”

  “啊……痛……”

  一阵极惨烈的声音传来,像是承受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门口处。

  脸上惶惶不安的众人,手足无措地站着,皆一抖,一个个竟再也坐不住了。

  “怎么叫得这么惨,我得去看看。”弘氰一席大红衫,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映照下,明晃晃的刺眼,他板着脸拨开守在门口的小仆人,撩着袍子便要跨进门槛。

  “被去,会坏了事。”诗楠反应奇快,展手挡住他,回头吩咐一旁直擦汗的仆人说,“水……快去再烧些来。”

  门缝里传来一阵阵极痛苦的低吟。

  “啊……疼死我了……怎么还出来……”

  “用力点。”

  “啊……”痛楚的声音拉长了,却在中途戛然而止,“以后不生了,谁再让我受这个罪,我活刮了谁……啊……”

  众人身子皆一抖。

  只有温玉稳当的坐着,那手端着茶,低头吮了一口,可那茶杯都是颤得慌。

  门砰的一声。

  一个仆人抱着一盆脏水,几乎是从里面跌着爬了出来。

  弘氰一把拉住仆人,往这盆里的水瞅去,大惊,“怎么搞的,流这么多血,不行……谁也不能拦我,这会儿我非得去看。”

  赝狄一把拽着他的袖袍,恨着声音说:“你去只能坏事,帮不了什么忙不,别添乱。”

  弘氰瞪了他半晌,秀眉一蹙,一挥手,“你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稳婆,技术也不知道怎么样,没听见湮儿喊成这样么,她从来都不怕疼的人。”

  原本一声不吭的霁雪听到了他的话,头一抬,敛神沉思,眼神里满是极令人猜不透摸不着的情绪,他却也帮着赝狄的,淡淡地说,“你一大老爷们也就会祭祀拜神而已,接生又不会,你闯进去能做什么?”

  弘氰恨恨瞪了他们两眼,甩了袖子,眼神四处扫着,想向温玉求助,那人却也只是默不作声的喝茶,最终弘氰气馁了也只能眯起眼睛望着霁雪,“你就一大名鼎鼎的神医,这会儿不也是什么也帮不上忙,留着你,还不是照旧没什么用处。”

  霁雪一张脸都惨白了,修长白皙的手指紧捏着袖袍,紧了紧,又松了。

  “啊……不生了,我不生……痛。”

  “姑娘坚持住,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