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28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28

作者:也顾偕 字数:3782 热度:14
乱动,用力啊。”

  “啊……”又一阵叫唤声,折腾的人心肝儿都在颤抖。

  一直杵在那儿没动的诗楠倏地一下站了起来,终于忍不住发飙了,“老婆子,你要再让他痛,回头准灭了你全家。”

  这会儿这小子倒是显现了难得一见的帝王气势,只是弄错了地方。

  众人眼神唰的一下落在他的身上,那神情明显写着四个字,你疯了么。

  世上最愚蠢的三件事,就是死后在阎王殿里威胁阎王老子;重病需医时还正儿八经的威胁医生;生孩子时拿话威胁产婆。

  何况还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婆子。

  吵吵……吵死了。

  还让不让人生了,呜……

  屋里头我揪紧被褥,一张脸薄的与白纸一般,疼得也快虚脱了。那婆婆都吓的一身的汗,手也抖得厉害。

  下身又胀又疼的厉害,宫缩带来一阵阵的抽动,袭来的阵痛那么汹涌猛烈,让我牙关都咬紧了。

  浑身被汗湿透了。

  泪也不由自主的唰唰的流着,睫毛被糊住了,看什么都有些朦胧,不真切。

  “哎呀……”稳婆伏起身子,低着头,半晌摊开掌心,颤巍巍的看着,一手的血,老婆子脸色大变。

  叹一口气,使唤着仆人把门打开。

  “保不住了……”

  “这个夫人的盆骨太小了,这是要保大的还是要保小的。”

  弘氰眼睛一瞪,他蛮横着劲儿闯着,伸着手气急败坏要去拽稳婆的前襟,几个人拖都拖不住,“两个都要。”

  “大的,一定要保大的。”诗楠脸都白了。

  赝狄身子挡着接近疯狂的弘氰,眼神却像刀子一样的,扫到了老婆子身上,一时间杀气逼人。

  稳婆哆嗦着,脚直打摆子。

  温玉只是不语,弥儿跪倒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宫主,怎么办,要不要再去寻个稳婆?”

  一阵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可怕的前厅里格外的醒目。

  瓷茶杯子,破碎了一地。

  留下一滩茶叶,水渍溅得到处都是。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一抹白色的身影,疾风一般的卷进了半合着门的屋子里。

  霁雪清清冷冷的望了稳婆一眼,拨了她就往屋里走去,也尾随着温玉后头,把门给关了。

  只留下一群手足无措的人在大厅,候着。

  屋子里光线没外面亮,

  温玉在我榻边俯下身子,执着我的手,一张温润如于的脸此刻写满了怜惜,手也颤得厉害,“卿儿,怎么样了……坚持住。”

  “疼……我疼。”

  “知道,这我都知道。”他极痛心得抱着我的头,“试着用力,求你了。”

  我笑得苦涩,气息很微弱,支撑着断断续续的说:“都说了得动刀子,你们就是不肯……此番折腾,还不是生不下来,我……真的没力气了。”

  我撑着身子想起来,迷迷糊糊的我只觉得,天昏地暗的。

  只看到霁雪慌乱的神情,

  指间一闪,像是银针,却不敢往我身上扎。

  我想笑却再也扯不开嘴角了,我知道霁雪想说什么……他那想说却又没说出口的,我都知道。

  这让我想到了曾经……那段刻意遗忘的过往。

  记得那时我还在竹林疗伤,那会儿被魅舐伤得真不轻,霁雪每一次为我诊治手都止不住抖,而且还抖的特别厉害。

  我却装作没看见,笑着说,小痛小病找你真好,果然家里有个懂医术的就是方便。

  他手一滞,却仍旧继续给我弄伤口。

  那会儿可真疼……

  因为被下了蛊毒,得在肩头划一个大口子,把被玷污的血挤出来,弄些蛊虫最怕的东西种下去,与之相克。

  我却也能忍,

  死咬着没哼一声,我知道他是心疼的。

  他几乎下不了手,我流得血越多,他手越抖……我都不敢相信他这就是世上大名鼎鼎的毒仙子,能起死回生的神医。

  所以后头,他宁愿损害自己的精元,白了一头的发,喂我他自己的血,也不在我身上动刀子了。

  他真的很傻,

  傻透了。

  我曾经问他,我若是快要死了你会医我么。

  他说,不会。

  为什么,你不是神医么。

  医人不自医,何况是对你……如果哪天你真快死了,怕是我也不远了,关心则乱,对你我是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要一想着你的命就在我的手里,就是那个银针手也会颤抖。

  那天,风吹着竹叶哗哗作响。

  他转身望着我,显得是那样欣长挺拔,但又带着一份柔和,笑得不沾风尘,恍若仙人。

  他说,我不会让你受这个苦,情愿痛得是我。

  那一日,风很大,他的怀抱却温暖到了不想让人离开。

  他拥着我,将我搂在怀里,一起看斜阳。

  竹林荡起一片碧海波涛。

  这一切恍若是一场梦,

  梦,真好。

  没有疼痛,也不会悲伤。

  可是却有了许多的旧事,无数无数的浮光掠影在脑海里显现,那般让人无法释怀,甚至不想睁眼。

  “卿儿……”

  “卿儿醒一醒。”

  谁在叫我……讨厌。

  一时间像是所有的知觉都恢复回了,漫天铺地的疼袭了过来,我眉都蹙了起来,哼吟了一下。

  隐约中感觉手被执起了,一片温软碰触到了手上的肌肤,一个浅吻也能这般情深意切,“孩子生下了,你不想看么?”

  孩子?!

  可不是么……那么响亮的啼哭声。

  我蓦然瞪大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便是一片模糊不堪的朦胧,看不太真切只知道许多人都聚集着,围着一个小家伙在逗弄。

  我眨了眨眼,眼前的一切清晰了起来。

  弘氰搂着小家伙,轻轻晃着,指尖还拨着轻轻逗弄,“这眉眼,长得和我真像……简直一模一样。”

  娃儿响应的哇了一声。

  赝狄像是在看希奇物一样,大掌笨拙的帮小家伙捻了一下小被巾儿,“嗯……这耳朵和我像。”

  “小家伙笑起来和我一个德行儿,真可爱。”诗楠把扇子插在腰间,争着要来抱,却被人挤开无法到手,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手戳着那一团小脸蛋。

  霁雪站的远远的,什么也没说……可脸上荡起的分明是为人父的喜悦。

  “抱给我看……看。”我无力的抬手。

  弥儿应了一声,从弘氰手里夺了过来,把这一团肉嘟嘟的家伙抱在了我眼皮底下。

  还献宝似的说:“恭贺少宫主,是个千金。”

  我望向他的第一眼,

  心里面像是打翻了调味料,酸甜苦辣什么味都有,就是这个小家伙……让我疼得几乎死去,这一胖嘟嘟的肉团,皱巴巴,着实说不上漂亮,可却让人移不开眼。

  她小嘴吮着舌头,咂吧着。

  也不知道在回味着什么……

  这副样子,着实有些欠打。

  明明是肚子里掉了块肉下来,可一看她,心里都满满的……充斥了许多幸福感。

  “是不是长得很像我?”弘氰凑着头,这姿势与样子似乎又想抱她了。

  我低头,望着那一团肉,圆滚滚的……

  默然,无语。

  这小家伙皮皱巴巴的,真难为他们能在这小身子上展开广阔无际的幻觉。

  “这孩子,咋整的,这么丑?”我抱怨,心里头想。

  着实几个爹爹的基因不错……

  一直搂着我的温玉笑了,用手戳着我的鼻子说,“你那会刚生出来,还没这漂亮。”

  啊……

  他不说,我还真想忘了。

  他是我爹爹也是我娘,可现在却是我相公,孩子他爹爹及外公了。

  这可……

  真够乱的,难怪我一醒来就守着我,也没见掺合着去逗孩子,怕是心里头也怪怪的。

  我闷在被褥里笑眯了眼。

  “可不是,”弥儿也插了嘴,“孩子养几日就水灵了。”

  “你倒懂了。”我翻白眼,“自己老婆也没讨,说起这事儿到一套套的。”

  我想撑起身子,下身却袭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痛楚,手不自觉的捂了上去,却疼得龇牙咧嘴的。

  “别碰,”一瞬间手便被抓住了,握得牢牢的。

  温玉笑望着我说:“小肚子才缝上去,纱布也缠着,由不得你乱动。”

  我一怔,脱口而出,“霁雪给我接生的?”

  温玉抬眼,淡定的一笑,“……你是知道他的,对你没点辙,依旧是下不了手,现在还为这事儿在郁郁不欢。”

  “那……”

  “就不许我来?”他浅笑。

  我提起一口气,“你?”

  “别忘了,我也度过了那一遭。”他修长的手轻轻磨蹭着我的脸,“我知道你很疼,我那时何曾不是。”

  温玉的眼神暗了一下,“不然……又怎么会有你。”

  我深吸一口气,望着他。

  心里头一暖,我拉下他的脖子,他明眸一怔,我便在众目睽睽下吻了他,手也收紧了,耳鬓厮磨。

  温玉……

  这个人真叫人又爱又怜。

  纵然他前世对我怎么样,这一世却是极好的,宠我上了天,自己却又受了这么多苦。

  我还只是一个女人,生产之痛便叫人这般难以忍受了。

  想当初他一个男儿身孕育产下我,是件多么痛苦的事,违背伦理,被人所不解,他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傻瓜,别多想。”

  “温玉,你让我怎么待你才好。”怎么待你……都会觉得不够……

  “……这是我甘愿的。”


  大结局
<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