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3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31

作者:也顾偕 字数:3738 热度:11
r/>
  我拥了个满怀。

  她像是心满意足了,不闹腾了,舒舒服服的枕在我肩上。

  鼻尖上涔着汗。

  兴许是霁雪怕冻着她,把这一小身裹得粽子一般,还系了一个白狐小斗篷,帽檐遮着小脸蛋儿,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机灵可爱。

  白绒绒的毛轻轻颤晃着,

  粉嫩嫩,肌肤吹弹可破。

  真是女大十八变,如今还只一岁,就精致的与玉娃娃一般,这大了还得了……真不知道要惹出什么事端。

  想当初生下来也是一团皱巴巴的肉,相貌也辨不太清。

  如今五官都长开了,

  我蹙起眉,聚精会神的看……

  这娃儿究竟长得像谁?

  这么一眼望去,还真很难分辨……或许大些了,就能明了。早知道亲爹爹是谁也好,总比她被这几个爹爹天天争来争去来得强。

  突然大厅前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我抬眼。

  一个仆人跪趴在地上,轻声说,“宫主请主子过去,说是抓周的物什已经准备妥当了。”

  我点头,“知道了。”

  轻轻戳着小家伙的鼻子,“你爹已经弄好了,走……娘抱你去抓周。”

  “粥……”小家伙亢奋了,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的学着,一时间也忘了我正调戏她,伸着小胳膊便把我搂紧了,一脸地乖巧模样。

  穿过一走廊,

  推开一扇朱漆的门。

  “谁帮我接一下,这小怜霁也不知道吃了什么重死人了。”

  诗楠笑着把她接住,责备道:“也不让下人抱,这么老远的……不累才怪。”

  我揉揉酸疼的胳膊,讪笑,四处打量。

  映入眼前的便是一剔透的玉桌子,摆置了文房四宝,仅此而已,桌面上空荡荡的。

  “就这么点东西,就能抓周了?也太作假了吧……捻来捻去也无非是些笔墨纸砚的……这都是谁放的?”我掂在手里,有些鄙夷。

  “我。”温玉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一双眸子凝视着我,整个人温煦极了,却也让人不敢直视。

  “哎呀,摆得真妙……这孩子不管捻了啥,以后都会饱读经书,才华横溢。”我忙转了话,说得正儿八经,低头装鸵鸟。

  一屋子人看我,喷了。

  弘氰还瞅了我一眼,叹道,“你……也就这德行了。”

  这狐狸,说话能不这么缺德么……

  “我原本也不知道要预备些什么,就只放了这四样,怎么……不妥当?”温玉展手把我拥入怀里,笑望着我。

  “妥当。”您老都反问我了……我敢说不妥当么。

  “不过……”我滴溜溜转了个眼,“这抓周也图个热闹,干脆……你们这几个人把手里的东西都搁到桌子上,我倒想看看咱家娃志向到底是啥。”

  “咱们不是寻常人家,又不是养不起他。”弘氰说得轻佻极了,拿手逗弄着小怜霁,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更是笑眯了眼。

  “没错。”诗楠也放了个物什,“就算想当皇帝也成的。”

  赝狄勾嘴笑得沉稳,从怀里掏出一枚黑乎乎的牌子,放在了桌上。

  “咦,霁雪呢?怎么不见他。”我四处张望着,这大日子他不可能不来。

  “听说雪崖边发现了一株珍贵的草药,摘好了给小怜霁敷身子,想必会迟一些。”诗楠接了哈,把小家伙放在了桌子上。

  少了爹爹温热的怀抱,小怜霁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玉桌面上,有些不知所措。

  “粥……”

  水灵灵的眼睛,望着那一桌子零乱的东西,

  小脸蛋扭着,秀眉竖着,狐疑的盯着。

  似乎在琢磨……

  这些玩意儿到底哪些能吃。

  我斜她一眼,呦……这会儿娃儿他爹爹们可是倾囊全掏了……

  黄灿灿的金叶子,星官印,

  一枚玄铁灵符,据说能调动暗刹舐所有的杀手。

  等等……

  “诗楠,你皇位不是给了你兄长么……”

  “没错。”

  “……可你这乾国的玉玺怎么还在这儿。”

  无语了,可真够乱的。

  弘氰趴在桌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戳着她的小屁屁,像是在逗蟋蟀一样,“小怜霁,去……挑一个最亮且你最喜欢的。”

  他不说还好……

  一说,我就有些望天……一时间气乱窜。

  “弘氰,你够厉害的,这可明显的作弊……”我拧了他以下。

  他头一偏,还死不认帐了。

  嘿,我的妈,瞧这一桌子的东西,七八个忒扎眼……还说他不想作弊,翡翠算盘……用红绳儿包得跟那粽子似的,醒目得很。还有那硕大的夜明珠,被红绸带绑着,就像一东北老汉头上扎着头巾。

  真阴险……

  这一岁的娃娃不就图个新鲜么……这么明艳的颜色,难保她不会选弘爹爹……

  “你这家伙可不能乱勾引她拿,犯规……这是犯规懂么……”

  “怎么着,我喜欢。”

  “你……”

  小怜霁坐在互相吵架的爹爹们中央,左瞅瞅,右瞅瞅,可怜兮兮的望着我,那眼神似乎在说,娘……要粥……

  我叹一口气,“女儿,自求多福。”

  她低下头。

  小脸都皱成酱菜了,

  似乎在寻思多福是什么吃的。

  突然外头一阵轻柔的脚步声,门吱的一声开了。

  我抬眼望去,

  一阵凉风袭来,伴随着雪意,芹入人心,一眨眼没又合上了。

  屋里的光线又暗淡了下来。

  霁雪一席白袍子上满是泥泞,袖口上还被划了一道裂口,他低头弹了一下身上的雪,明眸里满是笑意,“怎么,就开始了?幸好赶上……”

  “你这一身衣服,怎么弄的?”我愣怔了,执着他……四处打量。

  “不碍事,攀崖时被树杈划破了,庆幸没受伤。”

  小怜霁傻傻望着他,魂儿都被勾去了,忘了要抓周这回事儿。

  “快些把这套衣衫脱了,换一件,别着凉了。”我催促着他。

  霁雪应了一声。

  低头,在腰侧摸索着就要去解那带子,修长的手指灵活极了。

  那一边弥儿已经恭敬的把干净的衣袍给准备好了。

  霁雪想也没想,手一抽,就把那如流水般滑的腰带搁放在了用来抓周的桌上,伸手就去拿干净的袍子,准备把外袍脱了,换上新的。

  他这边一松手,

  小怜霁就紧紧地揪着他的腰带不松了。一双眸子水汪汪的盯着他,又低头瞅着手心的腰带,似乎很亢奋。

  ……

  宝贝,你在干什么……

  忘了这个时间你该抓周么,怎么拽着你爹爹的腰带……不松手。

  我简直无语了。

  霁雪似乎也感觉不妥,抽着另一端,想扯,结果那小家伙却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袖,用了吃奶的劲儿,就是不松手。

  眼巴巴的望着他。

  于是……

  一大一小,一拉一扯。

  终于……一阵华丽丽的破帛声。

  霁雪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衣袖彻底的断了。

  寒,这娃儿,属蛮牛的么……劲儿可真大。

  我着实佩服。

  更佩服的是……她竟捧着那断袖,宝贝似的,不停的嗅着……左摔,右扯,忙得不亦乐乎,眼眯眯的。

  死寂般的厅堂,众人沉默了片刻,哈哈笑了。

  逗弄的……

  换衣服的……又各自忙各自的了,一时间也热闹了起来。

  可是那小家伙却再也不玩这无聊的抓周游戏了,随便爹爹们怎么哄,就是自顾自的玩着那破衣袖。

  角落里,弘氰拉着霁雪窃窃私语,“你那衣袍上没沾毒吧?”

  “又不用毒你,我没事往上面洒毒做甚。”

  “……”弘氰斜眯一眼,望了他半晌,“你够耍心机的。”

  “怎么?”

  “你若不把自己衣袍上撒香,弄的香喷喷的,小怜霁怎么会死抓着它,到现在还不松手。”

  霁雪隐忍,嘴角抽搐,“我什么也没撒……”

  “那就怪了。”

  是……

  这就怪了。

  我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撒腿,坐在桌子中央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

  我们家小怜霁……

  抓周,抓了一只断袖?!

  幸好,她是一女娃儿,倘若是个男孩,我怕……我得晕了。

  轰轰烈烈,大张旗鼓的抓周,就这么惨淡的收场。

  可是小怜霁却像是玩上瘾了,据奶娘的话来说,便是她一个下午趴在玉桌上,枕着一小截断袖,捣鼓上坐上零碎的小玩意儿,一刻也不得闲。

  直到……傍晚。

  “小主子,得吃饭了……奴才抱你下去。”

  “小主子,您困了?咱回屋去……可好?”

  “小主子,您饶了奴才吧,求您了。”

  一群仆人趴在圆桌上,急得猴似的,都没了法子。

  “怎么了,怎么了……这一个个是怎么回事?”我奇了,踏门进来看。小弥儿跑来,凑在我耳边小声说着。

  嘿……怪事儿。

  我眼睛一亮,不信邪,挽着袖子,掠过那一直低头玩夜明珠的小家伙,偷偷捻起一块灵符,这手还没撤……这小怜霁就抬头望着我,脚一蹬,就准备哭了。

  我一放,松了手。

  她就没事儿人似的,自顾自的玩了。

  我要抱他离开……她小脸一拧,不情愿了。

  嘿,这坏东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