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36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36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90 热度:12
平平静静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那厮四处望着,确定霁雪是与他在说话,提心吊胆的,手里捏了一把汗,必恭必敬地说:“您与宫主都是我在这世上见过得最好看的人,美得不像是凡人,像是……神仙。”

  “神仙……”一声耻笑,他说得淡淡的,“我这张皮也不过是偷来的。”

  仆人一惊,不觉将目光投向了纸窗前的那个人,白衣似雪,朦胧的月辉洒在他的身上,眉宇间的那抹忧愁,像是能将人醉死……

  “把那镜子给我。”霁雪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

  仆人必恭必敬的呈上。

  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拾起了铜镜,对着月光照向自己的脸。

  他望着镜子,

  镜子里的人也在深幽的望着他。

  眉似远山,目如秋水。

  可那双明眸里承载了太多的悲伤与无奈,光是一个笑,竟也有着难以言喻的悲凉。

  “好皮囊,活脱脱的好皮囊……可是终究不是我的,我怎么忘了……”他手泄气的下滑,指一松,铜镜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清脆嗡嗡的声响,刺人耳膜。

  仆人被他失常的举动吓住了,低着头,却又不敢动弹。

  躺在被褥里的娃儿像是被惊醒了,翻了个身,却又呼呼大睡了。

  这孩子和她娘一样没心没肺,天塌下来了,也不操心砸到她自己。

  霁雪的眼里泛着温柔与宠溺,却也在一瞬间,眸子变得冰凉起来,他的身子倾斜靠在冰凉的墙上,侧头,望着她的小背影,目光里满是复杂的情绪,他能奢求什么……自己这张脸也只是温玉给的……

  孩子长得像如今的自己,这里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还是只会是温玉的……他还能奢求什么。

  他的存在,就只是一个悲哀。

  “主子……您……”仆人唯唯诺诺的递来一个帕子。

  他忙侧头,手一撸脸,竟也感到了衣袖上的湿润。

  “滚出去,别烦我。”

  “是。”

  “对了,把敛迹的情况告诉少宫主……倘若她住在别处,不方便说……那就一早再去禀明。”一说到这里,他喉咙里竟有些哽咽,手也攥紧了。

  “小的,这就去。”

  门吱的一声关了。

  原本以为会听到预料中的脚步声,却安静的异常。

  突然门外却响来一阵拔高的声音,似乎是仆人的,那分明在说:“少宫主,您怎么躲在门外也不吭声……守了多久?”

  什么?!

  霁雪瞪大眼睛,忙直起身,侧头,拿袖子擦脸,竟有些手足无措。

  门砰的一声。

  被人从外头踹开了。


  番外四 梨花自飘香 [二]

  其实,我在外头看了很久……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记得了,久到我已经忘了……或许是当霁雪搬来着偏僻的宅院,当他不在像从前一样待我的时候,我便习惯了在深夜的时候,偷偷来看他一会儿,看他一身可曾寂寞,可能少了什么,生活过得好不好,这已成了每日必须履行的事宜之一。

  每次看到小敛迹窝在他怀里撒娇的时候,他脸上荡起的笑容,暖暖的有着神圣的光洁,

  但是这么单纯的一个笑,我便觉得心绪复杂的很,心里头一股热流淌过,酸甜杂糅,一时间感触颇多,就连……眼眶也热了。

  他对孩子是坦诚的,言行举止间宠爱不会刻意隐瞒,不会像对待我时那样,什么事情都闷在骨子里。

  或许这就如他人所说的,血脉相承。

  可是,今日却怎么了……

  我仰望,一轮弯月挂在空中也恰倒好处,平添了许多清净与寡凉,果然是个多事之秋。

  深吸一口气,拨开在一旁惊得促不及防的仆人,

  我抬脚,一下把门给踹开了。

  其实,我更想把它踹得稀巴烂,看一个破屋破门,他这个性子薄凉的人能安稳住下去么,可是却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压抑在胸口的那团火焰顿被一盆水浇了个透湿。

  霁雪正拿背对着我,直起身,侧头,拿袖子擦脸,竟有些手足无措。

  我眼神柔软了下来,很是心疼这家伙。

  “你怎么来了。”他的声音冷极了在这寂静的夜里可真不协调,他就不会说些能让人觉得稍微暖和的话么。

  他,可曾知道……

  我每晚都会来,在门外守他很久。

  “听说敛迹又跑来你这儿,我来看看她。”我讪笑着,手有些不知道往哪儿摆,装模作样的蹲下身子,摸着那个熟睡中的小家伙的脸,侧身偷看,直到霁雪把撸泪的袖子放下,平定了身子,才缓缓开了口,“这孩子……总是这么黏你,给你添麻烦了,要是没生她就好了。”

  “麻烦?”他恍神笑了,有些怔怔,“她不是多余的……一直多出来的那个是我,或许我就不该来,来了只能平添了笑话。”

  我握着敛迹被褥的手一抖。

  我看到了这小家伙赤裸的身子,顿时有些了悟,为何先前在屋外纸窗前……看到霁雪那副无主见的样子,一时间竟像是要了他的命。

  此情此景,竟有些难堪。

  “你看到了么……正如你想的那样……她是你与温玉的孩子。”

  我轻抚着小敛迹的脸,她像是很乏累,也是那会变身的时候,我也像她这样……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也撑得住,听到他的话我便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迟疑着说:“你听我说……我……”

  “有什么,好说的……”

  他笑了。

  清冷的月辉照在他身上,一池比霜雪还白的发披垂在了肩上,如玉般的脸上苍白得毫无血色,他神情格外的凄楚,从未见她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竟相是心也被摧碎了一般。

  他目光从我身上滑过,落在了小敛迹的身上。

  “知道么,我以前从未奢望过她是我的孩子……是我,目睹了温玉把她从你腹部抱了出来,我从他手里接过了她……第一声哭声这么响亮,就在我的怀里……她睁眼见到的第一个人,是我。”

  他蹲下身子,手悄无声息的抚上了小敛迹的脸颊,撇头,一双明眸清澈的望着我,暗涌着无尽的悲伤,“我从没这么迫切的希望,这个孩子……是我与你的。”

  我哑然,他虽是这么说,可眼里的神情却是相反的……愈来愈暗,也愈发的伤感了起来。

  我扶上他的手,轻声说:“你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我所能操控的……”

  他一把将我挥开,身子僵硬。

  “既然不是,你就不该给我这个希望。”他声音拔高了,又顿时低了下来,“敛迹……你叫她敛迹,你知道了……那一刻我是多么的欣喜,甚至觉得千里跋涉的赶来,就为这一刻也值了。”

  敛迹敛迹……

  你会让我误以为,你还是喜欢我的……一如往昔。

  他起身,望向我的眼神,波光潋潋,令人心神惘然。

  “霁雪,为何你终究不懂……我们之间并没有变,你不喜欢与他们一起住,我便许你搬来这儿,冬天怕你冻着,哪怕深夜也会派人来给你预备碳炉,白天便叫人小心挪走,就是怕你察觉了会不高兴……”

  见他撇开头,一张清冷的侧脸。我有些哑然,剩下的话全落入了肚子里。

  你何曾知道……

  或许你全看在眼里,却装作一无所知。

  你很坏,可是我却忍不住不去关心你,瞧你这处总是这般冷清,我时常惦记着伺候你的人是否上心,你桌上茶壶里的水够不够你夜里喝……

  这些还不够么,

  为何,你还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霁雪,你在伤我,也在伤你自己。

  “我知道知道的斤两,湮儿……我知道自己对你来说是什么……”他身形笔挺,单薄且依旧那般固执,话说得平平稳稳,可那里边的颤音却将他的脆弱展露无疑。

  “从一开始,温玉就是为了让你忆起你和他的过往,我才会拥有现在这副模样……我面目十分丑陋,被火烧的满是疮痍,世人皆称我为毒仙子……”他失笑,“若去了这副神仙般的皮囊,我也只有一身的毒和可憎的面孔而已。”

  他眼专注的望着我,明眸里有比月辉还要清冷的亮光,比任何一处都要柔软,似乎只需轻轻一碰,那一池的晶莹便都会碎若星辰。

  似乎一字一句的都在说着同样一句话,

  凭什么……

  就信以为真……认定孩子是自己的,都忘了么……这眉目,鼻与唇……是别人施舍的……

  “对了……”他像是记起了什么,手抚着华发,轻叹道,“光是这副别人给的好坯子,我都没珍惜好……还让他早早白了发。”

  “够了,别说了……”

  这个傻子,这个傻子,

  却傻到让我心甘情愿为他揪心,这般的疼痛,却也甘之如饴。

  “你以为我看上的就是你这副皮囊么……你年纪轻轻就白了发,换成你这么说……我何不天天对着温玉看,他比你更温文儒雅与仙姿玉质。可是……”

  我又从他眼里看到了令我极心疼的神情……

  TNND,这表情,真勾魂……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酸楚却激荡,“可是我却管不住自己,不能不来看你……你的发白了,终究是因为我。”我喉咙里一阵紧涩,“相公……”

  他在我那声相公后,转身望着我,单薄的唇抖得慌,

  我知道……他忘不了,竹林里那段日子我与他度过快乐的时光。

  我何曾不是。

  我忘不了,他在行笄的那天,在破了我的身子后,又把我推给了别人。

  那种痛,身心俱废。

  我忘不了,在竹林里,他割了自己的手腕,盛了一碗的血,一勺一勺的喂我。

  他一遍一遍的教我叫他相公。

  这种甜蜜,让人牢记一辈子。


  番外四 梨花自飘香 [三]

  “你可知道竹林里的那段日子,是我一辈子噩梦的开始……你唤我相公,就为这二字,我盼了很多个岁月。那个时候,只有我们二人,我照顾你,你依赖我……没有旁人介入我们的生活,也无人认识我和你……我甚至可以告诉自己,在你眼里,我是你的天与地,是你最亲的人。”

  他的头转了,身子对向窗,清冷的月辉中在他的身上……一股悲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