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41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41

作者:也顾偕 字数:4075 热度:23
  “天杀的这变态怎么会在勾栏里……还是个花魁?!”狐狸一副要咬人的模样。

  “……”其实,我也有同感,这问题着实是得开个课题,申讨研究。

  “你该不是来勾栏会这个老相好吧?”他眯起眼睛望着我。

  “我可是第一次来,倒是你……带着小敛迹来了这么多趟,你怎么不知道这花魁是谁?”

  “切,谁对勾栏的花魁感兴趣,一男的有什么好看的……”他有些心虚的缩了下脖子,“你怎么知道我带着小家伙常去……”

  屁话,这敛迹都学了这么多本事了,也不是一两趟能到手的……也不知道这娃,怎么哄得那人教他东西……想当初这孩子还在我腹中时,魅舐就还想把他给弄没了……没想到如今却还能教他本领,真是误打误撞。

  这一路上,我们都没再吭声了。

  回到宫后,就听到小灭人说,勾栏里差人送来了张大红帖子是专程给我的,我一惊,差点跌坐到地上,好家伙……这小信儿来得可真快哇。

  顶着崇相公们复杂且意味不明的视线压力下,我抖着手,摊开了那花香扑鼻的帖子,字迹很俊秀,简单明了,是说过几日来拜访,也没落款,只说是那间勾栏的主人。

  可分明不是魅舐的字,那人的字化成灰我都认识,张狂不可一世,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戾气,按道理丢失了记忆,字应该不会差太多。

  我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

  倘若这帖子不是魅舐写的……

  那么能把魅舐留在那里当花魁,想必是这勾栏的主人也定是极不简单。

  不过管他呢……相公们武功都很高,他若是熟人叙旧还行,若是闹事,怕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我捏着纸张,思绪还在飘……

  这边,红青已经抑扬顿挫的,对着温玉他们一伙人,将勾栏里发生的事情全给抖了出来。

  温玉只是低头喝茶,一声不吭。

  “早知道我应该……弄死他……”红青说得像真象有那么一回事一样,满脸的遗憾,突然瞄了四周一下,“你们怎么不吭声了?”

  诗楠一改往日的沉静,倒像是有些心绪烦乱,眸子里也暗了几成。

  赝狄手握着腰间的玄铁灵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瞟了我一眼,满脸的坚决,也不知道他在坚决什么劲儿。

  霁雪手里捏着银针,慢悠悠的在转……沉吟着,像是对魅舐失忆的事,一点儿也不惊讶,反倒有些理所当然的神情在内。

  总之,一屋子的人……

  神情各异,竟像是在琢磨,各怀一份心思和鬼胎……


  第七章 魅舐之谜揭秘 [一]

  温玉:人的一世有很长,我盼了你很久,径自守望了你很久,卿儿……如今你就在我怀里……我是自私的,下一辈子,我只想与你相守。

  诗楠:有一个秘密在我心中藏了许久,你喜欢玲珑心的我,我便一辈子都这样,前世今生恍若一梦,我不再是你的皇兄,但却永远疼爱你。

  赝狄:玄铁灵符我不想要,可是我不要……总有一天会再回到他手里,湮儿……我想守着你,用整个暗刹舐杀手的性命来保护你。

  红青:湮儿,我吃醋也只因为你。一介神官本不该沾染血腥,为你……我至少捅了他三刀,够了么……我觉得不够,三刀都没能让他毙命,还能再来找你,真可恶。

  霁雪:我救了一个,以前根本就不会救的人,给了他一碗药汁,仅此而已。

  ———————————————几年前的分割线————————————————

  屋里,一盏烛火跳跃。

  地上大片映红的血迹,像是才发生了一场搏斗般。烛火照不明的地方,一席黑色的影子倒在地上,一柄长剑直没入胸口,散乱在地的银发上,满是稠腻腥味的红色,那般的醒目……那人的脸妖媚的不似凡人,浑身泛凉,像是已经没了气。

  仆人们面有惧意,谁也不敢去搬动他。

  门吱的一声开了。

  一席白色身影仿若仙子一般踏着满地清碎月光,迈进了屋子,他俊朗如玉的容颜,让人舍不得挪眼,细看不难发觉,他眉目间稍有疲意,一张脸却愈发的清冷了。

  “怎么还不收拾?”他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死人,眼里一闪而过一丝厌恶。

  “是,遵命。”仆人们忙一拥而上。

  “等等……”他迟疑了一下,挽着袍子,蹲下身,玉指一伸,撩着袖袍便探上那个人的身子,如山水般秀美的眉一蹙,神色大变,“你们都出去。”

  门合上的那一瞬间,

  他微立起身,敛神,神色古怪的望着地上躺着的魅舐,凝思了半晌后,诧异的挑眉,手指若绽放的莲花,极其准确地袭上了他几处的穴道,淡且轻的说,“好一个催功点穴,却只用了七成力度,穴都没封死,这就是你所谓的玉石俱焚么,你最终还是舍不得……不舍卿儿还是……不舍得死。”

  “我早该想到的,一柄短剑如何能伤了你。”

  如玉般的脸浅笑,竟有些悲伤与落寞,“你们一个个都要和我抢,凡人也就罢了,一生短暂如蜉蝣,往死里头挣扎也不过那短短几十年光景,你呢……留你迟早是个祸害。”

  那人闭目没吭声,一张脸死白,纹丝不动的躺着没,有半点反应。

  “你这是何苦呢,这世人都知道,谁也不能从我身边带走她……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他的手执上了那人的脖颈,用力……

  一双眸子却也有些不忍,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缩回了手,在袖袍里掏了半天,捻出一粒朱红的丸子,塞进了那人的嘴里,“一切看你的造化了。”

  他起身,束手。合门走人。

  “宫主……”有一个仆人追上来,有些怯意,指了指屋里的人问,“里面那个怎么处置?”

  “拿个草席裹了,丢出去。”

  谁也不知,当温玉刚离了那宅院,便有一浅紫色的身影从侧门处闪了进来,步子迈得不稳当,可那身姿却依旧有着说不出的贵气,只是神色很恍惚。

  “诗楠公子。”一个俊俏少年忙迎上去,小心的搀扶着他,拿眼小心的打量着他,“深更半夜的,您怎么不去休息,晃悠到这儿来了?”

  “灭人,你叫我如何睡的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竟让魅舐混在我的身边这么久都不知情,还让他伺机伤了湮儿。”一声浅笑,竟有些苦闷,“一个男人……扮作了女人我都不知道。”

  “公子,这不能怪你。”灭人声音有些压低了。

  “灭人……你可知,湮儿伤的怎么样,腹里的孩儿可曾保住了。”诗楠侧头,一把抓住他的手,一张脸如薄纸般惨白,神色寂寥,“他们怎么就不让我去见她……”

  “公子您别担心,想必是少主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不然宫主刚也不会抽空来这院子……安排事宜了。”

  “什么,他刚来了?来……做什么。”诗楠怔了一下。

  “说是要下人用草席把魅舐裹出去扔了。”灭人突然一踉跄,揉着被诗楠一把推开的身子,眨着眼睛说,“公子……您这是去哪儿啊,那儿还没收拾,屋里很脏。”

  可那人却置若罔闻,一席浅紫袍已如一阵风般的闯进了那屋里。

  一群仆人正蹲在地上举着蜡烛,趁着昏黄的光线,努力的擦着地上的血水。

  “真是奇怪了,这人死了四个多时辰了,怎么还这么松软,这关节处一点都不见僵硬。”

  “叫你抬就抬……别这么罗嗦。”

  几个男仆俯身正准备抬着地上的死尸往草席上扔去。

  突然其中一个抬头不经意间,望到了诗楠,立马跪在地上,用手肘碰了碰其他两个人,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诗公子。”

  “你们都下去,守在外头,我不叫你们就别进来。”

  三个人面面相觎,

  烛火照在诗楠的脸上,一半的侧脸隐入在暗影中,少了平日的和蔼温柔竟多了份说不出道不明的气势,一种帝王气魄,这是他们不曾看到过的。

  于是噤声。

  全都规规矩矩的退下了。

  屋子里寂静极了。

  月色投在这个浅紫色的贵气身影上,温柔气质淡去,竟有些浑然天成的霸气自他身体周围散发开来,很陌生却熟悉的感觉。

  “居然要把你用草席裹出去……世魅,你可曾想过有今天……”一阵略带嘲讽声音响起。

  诗楠半蹲下身子,手抚上他的一张脸,轻轻的拍了拍,“我就该知道,我们之中还有谁……能把她扮得最像,是我大意了,竟然让你伤了她,你怎敢伤了她。”

  死人没有开口,也开不了口。

  诗楠此时脸上没有半点温柔可言,手从那人的脸上滑到颈部,一直往下,直到胸口那短剑处,眸子里闪过一丝什么,握住剑柄,使蛮力往外用力一抽,自顾自笑着说,“丢弃荒野的草席,可不能太干净了……没了血腥,怎么会有狼来啃食。”

  剑从那身体抽离的一瞬间,突然一声轻微不可闻的闷哼,从那紧闭的唇齿中传来。

  诗楠神色不变,只是缓缓坐起,朝那已死之人望去。

  只见披在那人身上的黑袍子,已经被浸湿一大块,腥味在空中弥漫开来,那原本已经成痂的伤口处,正汨汨的往外涌血水。

  那人紧闭的睫毛动了动,阖紧的眼缓慢睁开了。

  一柄剑刃上透着闪亮的寒光,轻轻松松的握在诗楠手里,眼看就要袭下来了。

  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断断续续的。

  “伤口处的那一刀离心脏还差了一寸,你本就不想我死……何苦又来补。”

  末了,那人沉吟着,艰难的说了一声,“臣世魅,参见皇上。”


  斓之谜

  自小,我就知道在内心深处藏着一块无人能碰触的禁地,我一直都在找寻着一个人……这个念头从未间断过,相反日子越久,让人无法承受的煎熬与欲望就越浓烈。

  我渴望她,想要找到她……哪怕耗尽一辈子的精力,翻遍大江南北,我都要把她找出来。

  于是,在无数个寂静的深夜,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溜进乾国的密室里,站在父皇珍藏的那幅画像前发呆。

  探手抚摸着,这卷画……

  年代已久远的纸张,一浅一浓的笔墨,柔肠百结的词句……无不叫人如痴如醉。

  这个女子,有着倾城之姿。

  明明近在咫尺……却只是画中人。

  这份内心的焦虑与折磨,让我熬过了十几个年华。

  在乾国度过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