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43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43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90 热度:21
了。

  等等……汗渍?

  可不是么……魅舐虽是闭着眼睛,可明显可以听到那沉重的呼吸声,似乎很压抑……胸口起伏很剧烈,浑身上下汗涔涔的,苍白的脸上还泛着病态的红晕。

  红青缓缓下了榻,执了一盏琉璃灯,靠近了。

  一席黑袍迤渐落地,昏黄的灯火也离魅舐的脸愈发近了,只是照得不那么清晰。他半蹲着身子,执着灯凑近了眯眼看去,神色一怔,伸着手一把揪住了正昏迷的人,那声音也像是咬牙切齿一般,“魅舐……怎么会是你?!”

  “大人,您息怒,息怒……切不能近着污秽之人。”一群仆人一拥而上,慌忙分开他们,魅舐顷刻间倒地,发出沉闷的声响,似乎跌得不轻。

  红青只是一脸仇视的望着他。

  那些仆人围着红青,一边小心翼翼拿着湿巾帕给他擦手,恨不得把那沾着血污的手给消毒了。

  “来人,弄一凉水,把泼醒了。”

  于是,泼了。

  轻微的呻吟从病人唇间吐了出来,旁人身形一震,只觉得是那么的消魂……魅舐紧闭的睫毛轻颤,睁开了眼。

  一双让人入魔般的黑色瞳孔,涣散且有些迷茫。

  “你的眼睛怎么变黑了……”

  红青只愣了一秒,便又揪起了他的衣袍,狠狠地问道,“你是怎么混进宅子里的……”

  “大人。还有几天就要祭祀了……您神圣之躯不能沾血啊……”

  “这是污秽之人啊,神官大人。”

  红青大怒,袖袍一展,推开那些碍事的人,手灵巧的一转,便夺了近身侍卫腰间的短刀,横在魅舐的脖子上,一双桃花眼微眯着,“你别给我装傻……”

  魅舐这神情似乎不是在装,而是真的很迷茫,只是怔怔望着红青。

  “你是不是又去找湮儿的麻烦……结果被他们赶了出来?说!”

  “湮儿……”

  魅舐浑身一震,似乎有反应了,埋着头抱紧,浑身抖得很是厉害……银发披散了下来,倾泻了一肩,他蜷缩着身子,头的一处似乎被撞伤了,隐隐又有鲜红的血色滑了下来,渗透在了银丝……一阵呜咽声传来,“我要找湮儿……”

  什么?!

  狭长的眸子瞬间睁大了,

  红青这会儿什么神官模样也不想维持了,一时间竟像是被惹毛了,“我就知道你这变态不安好心,上次灭了后湮宫,又把湮儿绑走,好好的人被你糟蹋成那样,幸好还有个霁雪能救她,这次你定是又去招惹了我的湮儿,是不是……看我不捅死你。”

  一刀,

  两、三刀。

  当众人反应过来时,红青已经干净利索插抽了数来下,待他们把他架起来的时候,魅舐已经彻底倒地,不省人事了。

  红青把短刀一扔,恢复了原来的气度,秀美的眉一蹙,拿眼横开了众仆人,接来了一旁毕恭毕敬递来的巾帕子,擦了手,他抬头扫了一眼,淡淡地说,“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仆人们垂着头,声音很平稳,“奴才们什么也没瞧见。”

  “很好,过几天就要祭祀了,不能杀生,不能碰血,作为神官,我一向都是循规蹈矩的。”

  他不慌不忙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长袍,又是一副雍容大度的神态。

  “大人,您看他要怎么处置?”

  他斜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缓缓说,“押下去,关进牢里。”

  “是。”


  第七章 揭秘魅VS霁 [三]

  在凤国神殿与水牢相通的小巷处,横七竖八的躺了两三个人,剩下的瘫倒在地上的衙役守卫们一脸的惊魂未定。

  据他们的回忆……

  原本押着魅舐回牢里,一个个还好好的,结果那犯人不知道发什么疯,抱着头似乎是很痛苦,一晃眼的工夫,他全身就被淡淡的红光笼罩着,众人大惊,怕他使计想跑,都拔了刀子。结果也不知道是怎么……那些碰触他,押绑他的人,全倒地抽搐,不省人事,竟像是死了一样……然后红光越来越刺眼,等他们缓过神后,魅舐居然离奇的消失不见踪影了。

  红青大怒,命令在凤国内秘密搜查……竟也无果而终,只得作罢。

  翌日。

  在一片碧海如涛的竹林里,一股旋律荡气回肠却又幽怨凄凉,琴声阵阵,却是从竹屋里传来。

  “水……”

  一抹黑色的身影踉跄的从竹林出来,翠竹上竟被擦上了斑斑血迹,他身形摇摇晃晃跌倒,还没爬向一旁的石井,便瘫在了竹屋旁的古树下。

  婉转悠扬的曲调一回旋儿,琴声戛然而止。

  门开了。

  一席月牙白袍穿在那人身上恍若仙嫡,只是一张脸很寻常甚至普通的压根就不起眼,不似身姿那般脱俗。

  他轻声的走至古树旁,执起一旁的翠竹,轻轻一拨,将那人翻了个身子,一张苍白的脸展现在自己眼前,他眉一跳,神色有些动容,“魅舐?”

  于是,蹲下。捻起他的一双手,给他把脉。

  这个神仙般的人沉吟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撩起袖袍探到魅舐脸上,翻眼皮,再往下探了一下伤,都是极熟捻的姿势。

  四周竹林悉娑,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动,古树下这两个人,一躺一蹲,一昏迷一清醒,摆在一起,横竖怎么看,都有些涔得慌。

  晌午。

  魅舐躺在屋内的竹榻上,醒了。

  一碗水递给了他。

  那端碗的手,白皙如上等的美玉,五指修长美好,让他神情一恍惚,也没来得及接就直愣愣的看上了那人的脸。

  很平常的一张脸,有些失望。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儿?”魅舐蹙着眉望着他,只觉得头很疼,什么也想不起来。

  “救你的人,竹屋。”琅琅如玉的声音,却惜字如金。

  魅舐支撑着想起身,他总觉得起码也得向眼前这个人道个谢,却发现自己身上浑身都是剧烈的疼痛,眼也一阵发晕,只得大口喘气,又平躺着,再也不敢乱动了。

  “受了内伤,心脉有些乱。头有撞伤,胸口处离心脏一寸有剑伤,腹部有三处刀伤,失血过多才晕的,你命还真大……”救命恩人话里似乎有些讥讽的意味,可等他再仔细看的时候,那人又是一张毫无情绪宣泄的脸。

  “你……”

  外头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拍打门声。

  “神医,神医请您救救我吧……”

  那人眉头一蹙,起身开了门。

  魅舐探头往外看去,只见一个穿的极富贵却又浑身是疮的人,一把搂住了救命恩人的腿,惨兮兮却又惊喜的说,“神医,您救救我……多少黄金我都给。”

  那神仙般的人,脚一踢便把他踹开了。

  “你的死活我管不了。”

  “你是神医,怎么会救不好我,我家财万贯,给你……我都给你……浑身痒死了,求你发慈悲,救救我。”

  “知道痒还靠我那么近,想传染给我啊……你那病还能拖个三年,死不了。”后面的话说得阴风恻恻的,“不想死得更早,就离我远一点。”

  那一席白袍的人径自走到竹屋前的花圃里,取了一些草药,又汲取了一些水,在那人满是憧憬与哀求的目光下,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了。

  真是干净利落,表情冰冷,行为举止都叫人叹为观止。

  再也无视屋外那人的哀求声,

  救命恩人把手里的药草拿水滤了一下,连根带叶的扔给了魅舐,“把它嚼了。”

  魅舐皱着眉头,把它拿在手里,有些狐疑,却在他清冷目光的逼迫下,不得已塞进了嘴里,忍着想呕吐的冲动,“怪怪的味道……为什么这根也要吃。”

  “因为我懒得切根了。”

  被他这么乱医居然也没死。

  这几天他天天都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草药让他试,试完之后,就拿起一支笔,问东问西,记载了下来。

  有些……吃完浑身无力,有些浑身火辣辣的,甚至会奇痒无比。但过了一两个时辰后,这些奇怪的症状都会自动消失了。

  每当这个时候,神仙似的男人就会用很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再给他吃别的……

  怎么说呢,其实,这个救命恩人对他颇费功夫,只是他自己不争气……嚼了这么多草药,身上的伤却压根就不见好。

  可是时间长了,魅舐也不免有些恍惚,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没真想医治他,而是把他拿来试药,有些时候忍不住想问个清楚,可每次话滑到了嘴边也问不出口。

  这个神仙,似乎浑身都是谜,让人猜不透。

  一个隐居在竹林里的神医,不救人,甚至在竹屋外下毒,不让求医人靠近……

  身姿雅致,极其翩跹,声音好听,可那容貌却平淡,只是那双眼睛极亮……甚至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

  魅舐就这么望着眼前正低头捣药的人。

  突然瞄见他如墨般的发里竟然也有如他一般的银丝,不觉有些诧异,执在手中,“你这头发是用药水泡过的么?”

  “别碰。”冷冷的声音。

  魅舐突然一激灵,探上他的下颚,手上一用力,竟把一张人皮揪了下来。

  这眉目,这神态,这容貌……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竟恍若仙人。

  魅舐只觉得胸口一阵乱气在冲撞,呼吸紊乱了起来,直愣愣的盯着眼前这个人……

  只觉得很熟悉……

  “神医,您尊姓大名?”

  “醇阳霁雪。”
  霁雪也不避讳,一双明眸紧盯着他的反应,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魅舐这会儿只觉得一口气憋着,闷得慌……在体内这个翻江倒海的折腾……霁雪霁雪,这名字也分外耳熟,却想不起来……脑袋这个疼……

  在这个家伙抱着头,躲在竹屋里,疼得咬牙切齿的时候,霁雪反倒是离了人烟罕至的竹林,去了趟集市。

  每到月末的这个时候,他都要去买些吃穿用的,顺便去酒楼里吃顿好的……今儿,有些不同寻常。

  远远的可见城门上,贴了张画像,横看竖看……都像画着他。

  一堆人围在那指指点点的。

  他摸了摸出门前贴在脸上的那张假皮,也凑了上去。

  “听说没……这会儿乾国凤国都在重金悬赏找这个人呢。”

  “可不是么……听说后湮宫的人也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