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后湮宫》 > 分节阅读_144
《《后湮宫》》

分节阅读_144

作者:也顾偕 字数:3950 热度:21
在寻他。他端得好大的架子啊。”

  “后湮宫的人找他做甚?”

  “听说这人整大了少宫主的肚子,就溜掉了,现在、娃儿要生了,正花钱寻这个爹呢。”

  “不对不对,我听说那少宫主被凤国神官压在床上玩得快没了气,那宫主又气又急,索性撒手不管了,这会儿那神官和宫主的老相好刚退了位的乾国皇上,正花大价钱寻这名神医救人呢。”

  “诶,你这人怎么乱撞人啊。”

  “唉呦……瞧着点儿走。”

  “……”

  霁雪也顾不上听完,这叫一个气啊。

  好不容易来一趟集市,东西也没买,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回了竹屋。

  拾捡草药,收拾好包袱,一刻也没闲着。

  倒是魅舐奇了,凑过头,就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走。”

  “去哪儿?我这病你不治了?”

  霁雪这会儿才发现了这个硕大人物的存在,拿正眼看了他一下,腾出一只手,拿了个巾帕,擦了擦。

  “你等着……”

  躲在一旁,捣鼓捣鼓。

  一炷香时间,正正经经的给他弄出了一碗汤药。

  这是魅舐来这儿这么多天,第一次喝到霁雪亲手熬制的药汤,平日里都是嚼草根。

  于是,感动之余,不假思索的喝了。

  一口气灌到底,把碗一搁,魅舐拿袖子擦擦嘴,侧头望着背对他的神医,此刻那神仙一般的脸上正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大叹一声不好,浑身寒毛直竖。“你给我喝的什么药……”

  霁雪徐徐转身望向他,白徘翩跹,风姿若仙,笑得这叫一个纯洁。

  可是魅舐无暇欣赏……只觉得眼皮很沉,脑袋愈发的不清醒了,思绪越飘越远。

  最后只听到一句,“忘川汤。保证让你醒来之后,连你妈是谁都不知道。”

  魅舐,你死不了,也无须死。

  只要学会忘记……你,我们,便能得到解脱。


  番外八 [一] 访客

  一大早,这宅院里便呈现出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氛围,说不上是什么……总之安谧得过了头。

  小厮奴婢们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往竹子们身后头一站,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特别是霁雪身后的仆人,更是苦了一张脸,像是要哭出来了。

  那神仙似的人,从一起床穿完衣服后,便沉思着,径自拨弄着手头里的银针……

  脸上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一张脸清清冷冷的。

  “诶,你那手怎么了?”站在赝狄后头的小厮挤眉弄眼的,朝对面的小仆做了个口型。

  “别提了,”仆人摆摆手,悄悄朝霁雪方向做了个手势,“今儿个早上,替主子倒洗漱的水时,毒的。”

  众人一瞅,可不是么……

  那十二三岁的小仆,左手那五根手指头,肿的跟那萝卜似的。

  而霁雪还浑然不知,一副完全不顾及他人死活的样子,只是自顾自的把玩着捻在手里的银针,原本闪亮的针,被他白玉般的手,这么一抚一摸,现在都通体乌黑……像是在墨汁里滚了一圈儿。

  仆人们愕然。

  霁雪身上涂了毒……

  只有在他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才会开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然后不小心碰触了他的主子,仆人们,统统遭殃无一人幸免,当然通常这个时候只有少宫主能配制解药。

  前提是……某人没被毒到。

  于是,众仆人敛神,全部发自内心的朝后退了好几步,离了霁雪主子老远……一个个满脸惧意的伏在自家主子耳旁,一阵碎碎念,忠心得没了边儿了。

  不过主子们的反应都不大,有些甚至压根就没听进去,只是独自在想着什么,少了份轻佻多了份严肃……这屋子里安静地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它蹦几下。

  实在是太诡异了……

  说来也奇怪,今儿个天才灰蒙蒙亮,这一屋子的美男们,便很有默契的都聚在了一起,就连昨夜陪睡的红青都起了个大早,煞有介事的端着一杯茶,学着诗楠的样子,吹了吹。

  沉寂了片刻后,终于有人开了个头。

  “那帖子上写得是今天过来拜访?你可看清楚了?”诗楠招呼着仆人,端上来了一盘糕点,挑了一块。

  “错不了,那帖子被那没良心的当成宝贝似的揣在怀里,昨夜等她睡了,我才偷偷在一堆衣服里抖出来的,居然给缝在袖口里了,日子写的就是今天。”红青捧着一蛊茶,恨恨地说。

  一股子醋味弥漫开来……

  诗楠笑了笑,手里的竹箸夹起的一块糕点,白若羊脂,外头用东西裹着,炸得金黄。

  闻着也香……色相好的,不一定好吃。

  怕就怕那种……中看又中用的,一来二去能让人吃了上瘾的。

  诗楠蹙着眉也没吃,掀着眼皮望了一眼红青,“你确定魅舐在勾栏里做花魁?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落到如此下场。湮儿看到他了么……”

  “看到了,愣在那儿一动不动,还是我给拖回来的,不然还指不定傻愣着站多久。”

  “你若不去勾栏逛,又怎么会出这一遭,横竖都与你脱不了关系。”温玉淡淡地说了一句,手抵在唇边,眉宇一蹙,姿势好看的不行了,“也奇怪……当初他恨不得把湮儿肚里的孩子打掉,没料到如今却亲自教敛迹,还当起了他的师父。”

  “他这样子,像是记不住湮儿了。”红青饮了一口茶水。

  “魅舐做了这么久的主子,我是最了解他的了,不是一般的人手段也狠毒,或许这只是权宜之计,”赝狄冷冷的插了一句,“要提防。”

  沉默,沉默沉默。

  温玉,侧头撇头望了一眼霁雪,姿态儒雅,举止娴静,“这事你怎么看?”

  “这人都要来了,还能怎么办。”霁雪手往糕点上一抹,动作行云流水,把那盘子往前推了推,“来,吃东西,大伙儿别饿了肚子。”

  红青倏地收回了伸在空中,原本想捻东西吃的手。

  赝狄脸上有一丝抽搐。

  “这……怎么回事儿,过节哪?咋都聚在一起坐着呢。”我这一进屋,美男们脸色各异,变幻的这叫一个快。

  稳扎得坐在温玉怀里,搂着他的脖子。

  “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漂亮,给谁看……这宅里要来客人了么?”温玉笑了,拥紧。

  “我衣服都被一只狐儿给剪开了,帖子你们不都看了么,还来问我。”

  霁雪把袖子一撩,手指一顶,一盘糕点不声不息的搁在了我眼皮底下。

  我愣了愣,“多谢。”

  温玉却第一时间拍掉了我准备捻点心的手。

  “你吃这个。”诗楠苦笑了一下,把手里一直捻着的那个递与了我,“怕是只有这个干净了,我一直留着没吃。”

  “为何?”我咬了一口,眨眼。

  那罪魁祸首,把手探入袖子里,一声不吭。

  “这一盘子都被霁雪加了料。”

  “这家伙今儿个心情不好,怕是铁了心,连你也要一块毒了。”

  “主子主子……”

  外头一阵吵闹。

  我腾得坐起了身子,一口吞了,把手上的糕点屑往身上擦了擦。

  灭人闯进了大厅,红扑扑的一张脸,鼻尖上冒着细汗,侧身指了指宅院的大门处,“外头抬了两顶轿子,就停咱门口,说让人来通报一声。”

  “两顶?”

  “一个说是递了帖子来的,勾栏的主人,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是……”灭人两眼睛贼似的左瞟右瞟,轻声说,“是花魁。”


  番外八 [二] 虞美人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现在的状况了。

  对于这即将而来的客人,他们似乎比我还要来得热忱,我还没出这门,红青就一把推开了我,撩起袍子风风火火的出去了,我摸摸鼻子低头跟在后头……斜眼朝后面一瞅,好家伙……就连一贯处事淡然的温玉也不紧不慢的跟了上来,脸上显然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大门口果然被抬来了两顶轿子。

  一个张扬华丽,在前。

  一个简洁略有些庄重,在后头。

  我正琢磨着有点踟躇不敢上前,后面的那顶轿子砰的往地上一落,轿身往前一倾,一个男子便利索地从里探了出来,浑身的黑色袍子将一身的妖邪之气压住了,那银色的长发顺着担心滑至肩头,在夺目的阳光下竟让人移不开眼。

  魅舐……又见他,我心绪这叫一个复杂。

  他也不看我只径自走向了那顶华丽的轿子,那厚实的轿帘微微一掀,里面的人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

  他轻轻颌首。

  我却呆住了……

  只觉得这轿子张扬得有些眼熟。

  特别是伸出帘外的那只手,纤长匀称,似乎保养的比女人还好。

  这勾栏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真奇怪,来了……居然还不下轿,想让我亲自来请么……派头还真大。

  “这轿子里坐着的可是几日前那帖子的主人?”我咳了一声,轻声问着。

  轿帘又抖了几下,想必里面的人心情很澎湃啊。

  魅舐站定,不经意得往我这边一扫,嘴角勾着笑,便有种慑人心魄的气质,“正是。”

  他抬起手招了招,动作很流畅也十分迷人,“他请您过来一趟,凑近些说话。”

  我怔了怔。

  “好大的架子,来了也不下轿。”红青斜靠在树下,斜眯着眼,一副轻佻风流模样,“莫非想把我们家湮儿拐走不成。”

  “休得胡说,你把我当块宝,别人可不似你,别让旁人看了笑话。”我笑着怒嗔了他。

  他眼一弯,很受用,束手靠在大树下。

  “这两个人,又在我眼皮底下打情骂俏了。”诗楠把扇子一折,笑着说,“温玉不待你这么悠闲的……也不多管管。”

  温玉自是又像神仙般宽容大度的笑着,拿眼示意,看了看那轿子,那意思再清楚明了不过了,去……看看这轿子里坐得是你哪个故人。(这是字面上的意思,若是通俗点,只怕是该解释为,看那轿子里坐得是哪个狗娘养的 — —|||)

  我秉着十二分的小心凑了过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