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狼共枕 > 分节阅读_60
《与狼共枕》

分节阅读_60

作者:叶落无心 字数:4485 热度:25
口含住那粉红色小巧的蓓蕾。
  “唔……”特殊的刺激让她脊背僵直,难挨的火热焚尽她的理智。
  尽管这饭店也不算是什么浪漫的地方,但她认了,和他这样性感蛊惑的男人做那种事,不管在哪里一定都别有一番滋味。
  她伸手去脱他的衣服,他却蓦然抓住她的手,坏坏地对她眨眼:“这么急?”
  “你不急?”
  “急也不差这一会儿……”他拉好她的衣服,平复一下凌乱的呼吸:“这里不行,估计很快就有服务生来点菜了。”
  他不说她都忘得一干二净。
  她不要意思地坐起来,摸摸自己滚烫的脸。
  满心崇拜地偷看他,他的自控能力真是惊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完全丧失理智。
  或许也正是这种超于常人的自制力,才能让他在物欲横流的夜总会,坚守住他独有的爱情观。
  她相信,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假如不是杀人如麻,十恶不赦!
  “一会儿想去哪?”
  “随你。”她坐在他怀里,一只手搂着他颈项,一只手插进他浓密的发,享受着那顺滑的触感。
  他很认真地思考着:“去酒店,好像有点太低俗。”
  “……”
  好像一般的情侣都会选择酒店,她觉得蛮高雅的。
  “夜总会呢,太招摇!”
  “安以风,你走到哪里都很招摇。” 她摸着他光滑的俊脸,笑得有种醉了的错觉。
  “海滨浴馆……”他满眼绯色地打量她的身材。“怎么样?”
  “不要……”那幕天席地的海滨,水帘洞天的世界,光是想着都会让她面红耳赤,太激情了。
  “那里很有情调,我保证你永生难忘。”
  “我不去!”她坐在他的腿上大声抗议。
  “小淳,乖乖听话……”
  “……”
  “我们别吃料理了,一会儿到浴场我请你吃最好的……”见她点头,安以风再也按耐不住,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门一拉开,安以风震惊地站住。
  她好奇地向前一步,正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同样惊呆的男人,男人看上去五十几岁,清瘦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双眉之间的皱纹突显,额头上的血管涨得快要爆裂。
  这人的身后还站着另一个警服笔挺,面色铁青的男人——程裴然。
  “你们……”男人看一眼走廊,快步走进门。
  他身后的程裴然跟着进来后,快速关上门。
  司徒淳不安地向下扯扯自己的裙子,咬咬下唇,低唤了一声:“爸爸!”
  安以风脸色骤变,触电般放开牵着她的手。
  “我在门口听见你的声音,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没想到……”司徒桡的声音不大,但不稳的语调显示着满腔怒火夹杂着极度的失望和悲伤。
  “你看看你……”他指着她身上的衣服,痛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低头,没有回答,也无从回答。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他指指安以风,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是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他的罪行够枪毙一百次!”
  她回头看安以风,他转过身,避过她的视线。
  “我知道。”她缓缓屈膝,跪在司徒桡的面前:“可我爱他,我从来没这么不顾一切地爱过一个人,以后也不会……”
  程裴然转过身,拉开门,慢慢走出去。
  司徒桡见此情景,更是悲愤,扬起手,手却在空中颤抖,对着不避不闪的女儿,怎么也打下去,只得扯着她的手臂说:“走,跟我回家。”
  她又看看身后,安以风还是没有看她,她莫名地开始心慌,恐惧,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明白,她若是真的走了,安以风以后都不会再见她!
  她挣脱,急切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不,我不走!我知道自己不能嫁给他,我就是单纯地爱他也不行吗?爸爸,我不会让您蒙羞,当着外人的面,我死也不会承认我和他的感情,你就让我们在没人能看见的黑夜,用没人认出的样子见见面吧。”
  司徒桡极力压下怒火,压低声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以后跟他约会一定会小心,我们可以尽量少见面,多少都行,哪怕一年见一次……爸爸,我求你,我不能不见他……”
  “你!”
  “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她吸了口气,擦去眼眶中的水雾,跪着抱住司徒桡的腿:“我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您就当我是一时情迷,我可能很快就会不爱他,或者他不爱我,到那个时候我无怨也无悔,可是现在,您让活生生割舍这段感情,我做不到……就算做到了,我也一定会抱憾终身。”
  “淳淳……”司徒桡长叹一声,语气缓和一些:“跟我回家,我们回家好好谈谈。”
  “那您能不能给我十分钟时间,我有几句话想跟他说。”
  司徒桡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安以风,无奈地点头:“好,我在车里等你。”
  **********************************************************************
  几分钟前还火热的房间,冷得更冰窖一样。
  他们的笑声回荡已成为久远的历史。
  司徒淳战栗着爬起来,从安以风的身后拉起他的手,握在自己冰凉的手心里,他却抽出去。
  “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他苦笑:“原来……他是你爸爸。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她明白他的意思,她爸爸就职的那天,她和安以风刚好在电视上看见。那天他还说了句极度讽刺的话,让她至今记忆犹新。
  “说了又能改变什么。”
  “警察署长的女儿和黑道头号罪犯偷情,你知不知道这种事传出去是多么惊天的丑闻?”
  “知道。”她静静地说:“所以一遍遍对自己说,这个男人我不可以爱,不能爱……可是,我挣扎过,没用……对你,我就是执迷不悔!”
  “你以为我们的事能瞒得住吗?早晚会东窗事发,你爸爸可能会因此被革职查办,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她靠在他肩上,幽幽叹息:“别问我,我不知道,我连想都不敢想!”
  “你现在说分手,我不会怪你,我能体谅……”
  她急切地抓住他的手。“你不想要我了?”
  他转身看着她,眼底都是鲜红的血色:“你想我怎么回答?是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想要你,还是告诉你,我是为了你好!”
  “我希望你什么都别说。既然选择了在一起,就这么走下去。”她抓紧他的手,无力地依偎在他胸前:“安以风,没到你不爱我的时候,就别说分手这么违心的话。若真有一天你不爱我,更不要违心地跟我在一起,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一样希望你好好活着,活的越风光越好,让我想你的时候,可以看见你意气风发的笑……”
  “小淳!”
  她在他怀里摇了摇头,说:“你说,我们是哪错了呢?我们不要名分,不要承诺,不要长相厮守……我们就为了能见面,什么都不在乎了,这样都不行吗?是不是非要我们躲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相互思念,折磨自己……才算我们做对了?!”
  她抱紧他,让眼泪悄悄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我们只是相爱,我们没错!”
  “没错!”他摸着她的头发,轻拍着她□的香肩,故意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哪条法律也管不着我们相爱!反正你是警察,我是罪犯,就凭我们两个的天赋和经验,想要偷情,保证能偷得神不知鬼不觉。”
  她悄悄擦擦眼泪,笑着推开他:“讨厌死了!一口一个偷字,你未娶,我未嫁,你情我愿,我们偷谁的了!”
  “好,不是偷情!我们这是光明正大的——爱情,别说法律管不着,玉皇大帝也管不着!”
  “管得着我也不听。我就要爱你,我偏要把一生的爱都给你!”
  他笑着拥她入怀。“我这辈子算是毁你手里了!”
  “谁让你遇到我……”她踮起脚吻吻他的唇,把最灿烂的笑容留给他:“我该走了!”
  “好!方便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她极美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后,安以风一拳砸在墙壁上,鲜血让红一片雪白的墙壁。
  “这个世界上好女人那么多,我为什么偏就遇上你……”
  ************************************************************************
  司徒淳用了整整一个星期,说得嗓子都哑了,去世的妈妈,哥哥,连爷爷奶奶都一起拿出来说,哭了整整一公升的眼泪,最后总算逼得从来都不说肉麻话的司徒桡苦口婆心地说:“淳淳,你是爸爸唯一的亲人了,爸爸怎么会不疼你……爸爸是想你幸福,希望你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你不爱裴然没关系,爸爸给你找个比安以风帅,比他对你更好的……你跟他断了吧。”
  最后,她实在没办法,只好使出传说中最有用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一必杀技,弄得司徒桡实在没办法,丢下一句:“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反正从小到大你就没一件事听过我的话。我也老了,养了你这么个不懂事的女儿我也认了,大不了我辞了职去澳洲,找你程伯伯去钓鱼!”
  听到这样的话,她马上丢了手里的水果刀,简单给手腕上的伤口止血包扎一下,跑进厨房为她几天没好好吃东西的爸爸炖了一碗鸡汤,并对天发誓:“爸爸,您老了,我一定尽心尽力孝敬你,伺候您!天天给您炖鸡汤喝!”
  弄得年过半百的司徒桡差点老泪纵横。
  周一,休假一周的司徒淳穿上她的警装,和往常一样去警局上班。
  刚进警局坐稳,她就听见了一个举世震惊的“新闻”。
  “安以风真正爱的人是……韩濯晨。”
  她当时正在喝咖啡,呛得满鼻腔刺痛,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

  第 46 章

  也不知为什么,她们区那个八卦女警,把这“新闻”说的还煞有其事。
  那女警说:韩濯晨和安以风之间的兄弟之情尽人皆知,那叫一个情深意重,同生共死。
  司徒淳倒是深有感触。
  女警还说,两个外表都那么出众的帅哥终日在一起,切磋身手,把酒言欢,还无话不说……日子久了,自然会彼此倾慕,暗生情愫。但两人都把感情藏在心里,不敢表露,所以韩濯晨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换,安以风见着女人连看都懒得看……
  她听着合情合理。
  女警还说:他们两个人的感情终于压抑不住,偷偷在一起,又担心被人发现。为了掩人耳目,韩濯晨找了个固定的女人,安以风也装作对某个女人情有独钟……
  实际上,韩濯晨对女朋友不冷不热,若即若离,大家有目共睹,安以风追求“某女”更是没影儿的事,谁也没看见实质的进展,不过是闲来无事耍耍嘴皮子罢了……
  司徒淳听见这番话的时候,差点吐血,一心想打个电话问问安以风:这演的哪一幕感人肺腑的爱情剧?!
  可是她不能打,只能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硬撑着看了一个上午的卷宗,跟大家“兴高采烈”聊着天吃了顿午饭,下午又跟着新派的特警讨论了一个新任务的部署问题,总算是筋疲力尽地熬到下班。
  一回家,她就锁好门窗,给安以风打电话。
  安以风接了电话后,还是先用不正经的口吻调侃说:“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出来?”她什么时候“进去”过?
  “我还以为你爸爸为了不让你见我,用手铐把你铐在家里了。”
  “都什么年代了,你当我祝英台啊?”
  “就算你是祝英台,我也不会像梁山伯那么笨,我肯定救你出来,带着你偷渡去菲律宾,再买个假护照去土耳其,再去加拿大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盖个房子…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