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狼共枕 > 分节阅读_64
《与狼共枕》

分节阅读_64

作者:叶落无心 字数:4412 热度:23
他就无暇顾及为儿子报仇的事情。
  “你!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存心的?你是不是想让我们跟崎野火拼到两败俱伤,你们好一网打尽。”
  她不想去解释,解释也解释不清,感情的事只有经历的人才会懂的。
  “我什么目的你不用知道,我已经跟安以风在一起了,我现在就要知道他们的军火库在哪。”
  电话里的韩濯晨稳了稳呼吸,恢复了冷静:“在玉山后面第九号仓库,最后一排货物后面有个暗门。”
  “谢谢!”
  她刚要挂电话,听见韩濯晨说:“你告诉安以风,崎野的人在到处找他,他躲不了。你让他来找我,不管什么事我都提他扛。”
  “我会转告他的。”
  她放下电话,转身正看见安以风站在她身后。
  “你醒了?”她一惊,随即装作若无其事吻了一下他的脸颊:“我有很重要的事出去一下,你等我回来。”
  “你跟晨哥有什么约定?” 他的声音虚无的像从天边飘来。“我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
  “那不重要。”她不想骗他,又怕说实话会伤了他的心。“这是我们的事。”
  “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好的兄弟,你们的约定跟我没关系?”他看着她,黑眸晶莹剔透。“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分手的态度那么坚决,前一天晚上还在和未婚夫吃饭,第二天就突然跑来说要做我的情人……做情人?这种话不像你能说出口的。后来,我问过晨哥,女人是不是真这么善变……他一向反对我跟你有牵扯,那天他莫名其妙跟我说:送上门就收着吧,玩够了你就发现她跟别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原来,是这样……”
  “风,我是爱你的。”他冰冷的语气让她阵阵心寒,她急切地抓住他的手臂:“我什么都给你了,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心?”
  “我信!就是因为我信,所以我才不相信你来找我是因为他!”
  “我……我爱你,就算他不对我承诺什么,我也会……”
  “这么说,真是他逼你给我做情人的。”
  她哑然,怎么一时情急,让他把实话套出来。
  “他没逼我,是我自愿的。”见他回到房间,拿出外衣穿上。她背死死倚着门,挡住他的去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想尽快帮你除去崎野,我想让你成为黑道真正的老大,我想你能实现你的梦想。我想让你好好活着……你为什么不懂我对你的心?”
  “我懂,可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他推开她,拉开门出去,她追上去拉住他。“你不能走,崎野的人在到处找你。”
  “我知道。”他拉开她扯着的手,在她额头印下浅浅的吻,他的唇和他的声音一样的冰冷:“好好照顾自己就行,我的事不用你费心!”
  他走了,坚定的关门声,已经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
  她急忙给韩濯晨打电话:“安以风刚从我家走了,你快点派人来接应他。”
  “我知道!”
  “你一定要救他!如果有什么需要就给我和于署长打电话。”
  “你放心,除非我死了,安以风的命谁也拿不走。”
  挂了韩濯晨的电话,她又给她爸爸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区要乱了,让他尽快增援警力,越快越好。
  后来,这个区果然大乱。
  韩濯晨一枪把卓九打成植物人之后,两方真正的对上了。崎野的人放了话,谁能要了安以风和韩濯晨的命就是崎野新的老大,所以天天都有人横尸街头,天天都有拿着刀的人被警察抓。
  两个月后,崎野所有的夜总会,赌场被查封,几个分堂的老大也都因为走私军火和毒品被人赃并获,纵横黑道四十年的崎野势力彻底瓦解。
  雷老大在这个时候宣布退出黑道,再不过问黑道的事。
  韩濯晨和安以风一直都销声匿迹,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黑道真正陷入一种死气沉沉的宁静。
  警署上层认为黑道彻底被肃清,把所有的特警都撤走,连她也一起被调走。
  她走的时候,站在自己的小公寓门口,望着对面空荡荡的阳台,一切恍然如梦。
  她走了,再不会来这个区,但她相信,有人不会离开。
  黑夜遮不住安以风的光芒!
  他早晚会在黑道创造辉煌!

  第 49 章

  从那一夜缠绵过后,安以风再没见过司徒淳,不是因为他怪她,而是因为他爱她。
  他亲眼看见韩濯晨抱着阿May的尸体伤痛欲绝,看见他颤抖着双手把一枚钻戒戴在那早已僵硬的手指上,他也看见阿May留下的遗书……
  一个空灵如钢琴的女孩儿走了,留下一段无怨无悔的爱情,也留给他和韩濯晨今生无法磨灭的愧疚。
  那晚,他说:“晨哥,对不起,是我害死了阿May,你就打我一顿,砍我几刀……”
  “阿May早晚会死的,这是注定的。” 韩濯晨仰头靠在沙发上,极度平静地说着:“我们走的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身边的人会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下一个可能就是我,或者是你……”
  这时,电话声响起,安以风拿起来,又放下。
  韩濯晨问他,为什么不接。
  他闭上眼睛,说:“我不希望下一个死的人是她。”
  既然明知自己走的路是通往地狱,他怎么能把心爱的女人带在身边!
  电话又一次响起,他没接,也没挂断。“晨哥,你戒毒用了多长时间?”
  “半年。”
  “半年……半年也不是很久。”
  “很快就会过去。”
  半年的确不是很久,因为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他照常过着他的生活——杀人和被人追杀。
  他当然会想她,不是痛不欲生的感觉,只是有些许挂念,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为他流泪……
  偶尔他也会躺着床上怀念起她的身体,起来冲个冷水澡,喝瓶酒,一样能安然入睡的。
  失恋,其实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痛苦。
  他的心跳一直很平稳,不时会有些抽痛,可以忍受!
  两个多月后,黑道平静了,他和韩濯晨去健身房练拳,韩濯晨身边换了新的女人,或者说天天都在换新的女人,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无聊地过着千篇一律的日子。
  练完拳,他拿了瓶啤酒,站在窗边,刚要喝一口解渴,一袭嫩黄色的长裙攸然锁住他的视线。
  他手里的酒瓶从手里滑落,摔碎在地上,而他根本没有发现。
  他的心在狂跳,他的身体在发热,连眼睛都被灼烧。
  两个月没见,她还和初见一样,风中飞扬的发丝,简洁而柔美的长裙,总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种不易察觉的脆弱。
  那天,她站在健身馆的门口,一遍遍看着手里的一张纸,纸在她指间抖动……
  他站在楼上从没移开视线,就那么遥望着,如同以前望着天上的彩虹。
  韩濯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我先走了,你慢慢看!”
  “晨哥,你去让她走吧,就说我不在这儿。”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她明天还回来。”
  他也知道,可他该说什么,不正经地调侃几句,还是深情地问问她:这两个月过的好吗?
  有何意义?!
  “有烟吗?”
  韩濯晨拿了一根递给他,帮他点上。“要断就断的干脆点。”
  他深吸了一口眼,吐出的烟雾呛到了眼睛,有点酸痛。“让我再多看一会儿……”
  一根烟抽完,他狂跳的心还是没有平静,韩濯晨又递给他一根。
  他接过,看见楼下的她轻轻转身,他以为她要走了,有种快速冲下楼抱住她的冲动。可她没走,她靠在一棵大树上,脸上没有一丝等待的焦虑。
  他狠狠心,要断就断得干脆,他伸手把韩濯晨身边的女人拉过来,搂在臂弯里。“美女!一会儿配合点。”
  “我明白!”
  ……
  他走下楼,在司徒淳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出大门,她慢慢迎过来,可他装作没看见,从她身边走过去。
  经过她身侧时,他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比乙醚的麻醉性还要强,他的双脚瞬间失去知觉。
  “安以风!”她叫着他的名字,微颤的嗓音让他差点冲过去抱住她,好在双脚的知觉还没恢复。
  他慢慢转过身,手臂不自觉紧缩,怀里的女人被他搂得更紧。
  她看看他臂弯里的女人,眼眸里闪过一丝怒火,又很快平息下去。“你还爱我吗?”
  不爱!两个字而已,面对她清澈如水的眼睛,他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好久,他才愧疚地说出一句:“对不起!”
  她退后一步,手里的纸褶皱,他看不清上面写的字,只看见上面有个奇怪的图形,涂着怪异的颜色。
  一时间,两个人陷入沉默,他怀里的女人嗲声说:“风,她是谁啊?你不是说这一生只爱我一个人吗?”
  这一句话配合的太TM绝了。
  他扭过头,苦笑着摸摸那女人陌生的脸,面对这样一张不曾相识的脸,他才能说出话。“是啊!只爱你一个……”
  “我们走吧。”
  “好……”
  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下唇咬出血丝的司徒淳,看着她手心里皱成一团的纸,心都在滴着血,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不疼。
  他发誓,如果她哭着跑过来,搂着他的腰说:“风,我爱你,你别不要我……”
  他绝对撑不下去了,他会不顾一切抱着她不松手,死都不放。
  可她没有,她低了一下头,抬脸时已经换上了平和的微笑。
  “何必说对不起,爱过你,我不后悔!”
  一个极美的转身,她洒脱地离去……
  风吹动淡黄色的裙摆,张扬着她的孤单和无助,悲伤至此,她却没在他记忆力留下任何一滴眼泪。
  是他纠缠她,是他用爱一点一滴打动她的心。又在她把一切都给了他,全心全意爱着他的时候,无情地把她抛弃,连个理由都没有!
  她用最后一个笑容,用一句:“我不后悔。”把他的心连根拔去。
  那一刻他才明白,她走出他的世界,带走了他一生的爱。
  以后,无论遇到多好的女人,他也没法去爱!
  因为,他活着,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那晚,他真切体会到心疼的滋味了,什么方法都不能平息那种心痛。
  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他只记得自己捂着心口,一遍遍说着:“对不起!小淳,找个能好好珍爱你的男人,我不值得,不值得!我TM的禽兽不如!”
  ************************************************************
  从那之后,他再没见过她,每次练过拳,他撑着手双臂站在窗边都会想起那天她的笑容。
  然后问自己,爱过她,后悔吗?
  他不知道!
  沉寂了近半年的黑道终于开始暗潮汹涌,他们的夜总会,赌场重新开业,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连以前跟崎野混的人都来投奔他们。
  黑道上,他和韩濯晨盛极一时,再没人敢直呼他的名字,谁见了他都要躬身叫一声“风哥!”可他总会怀念她连名带姓喊他“安以风……”的声音。
  很漫长的一段时间,他没再见过她,也没有打听过她的消息,他以为一切都过去了。
  其实,全黑道上的人都知道,司徒淳这三个字是禁忌,安以风听到这个名字,至少半个月都会见谁骂谁!
  所有人都知道他还在爱她,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辉煌背后,他也有难耐的空虚,有时候,他也想跟韩濯晨一样,找个女人派遣一下内心的寂寞,可是他一搂着陌生的女人就会听见她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
  “不能,绝对不行!”<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