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狼共枕 > 分节阅读_67
《与狼共枕》

分节阅读_67

作者:叶落无心 字数:4350 热度:29
人中间安以风依旧醒目。
  我跑向他,不甘心地扫视着他的周围:“晨呢?怎么又没来?”
  “他要给你个惊喜。”
  “这次不是葬礼吧?”
  “当然不是。”
  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五个多小时,天已经黑了才在一间教堂门口停下。
  我推开门,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
  无光的教堂里,两排燃着的烛火中间,是一条玫瑰花瓣铺成的小路。
  摇曳的烛光下,玫瑰染了金色。
  我踩着玫瑰花瓣走过去,走到尽头……
  点着蜡烛的蛋糕被人推出来,黑暗里韩濯晨白色的西装份外引入瞩目!
  我冲过去抱住他,在他胸口流下眼泪……
  霎那间,整个教堂灯火通明。
  掌声一同响起,淹没了婚礼进行曲的旋律……
  他拿出那枚彼岸花形的钻戒带在我的手指上。
  我惊喜地看着钻戒,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年我在垃圾箱里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这枚戒指……
  “你愿意嫁给我吗?从今日起,你将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爱人,不论是困苦,灾难,疾病,或是死亡,我都会握紧你的手,一起度过!我会一生信任你,尊重你,忠诚地守护着你……”
  “我……”我感动得一塌糊涂,什么话都不会说。
  他低头吻上我的唇,绵长细碎的吻中,灯火熄灭,唯有蛋糕上的烛光还在缠绵地闪动……
  吻到我们都火热,他放开我,笑着问:“愿意嫁给我吗?”
  “你能不能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还没听够。”
  “这么重要的话,一生只能说一次。”
  “那我回去考虑一下。”
  我转身要走,他搂着我的腰将我禁锢在他怀里,柔声说:“从今日起,你将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爱人,不论是困苦,灾难,疾病,或是死亡,我都会握紧你的手,一起度过!我会一生信任你,尊重你,忠诚地守护着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我大声说。
  玫瑰花瓣飘洒而落,《婚礼进行曲》又一次奏起,掌声和祝福生此起彼伏……
  我们一起吹熄蜡烛,一人一口吃着香甜的生日蛋糕。
  他说:“我发现奶油蛋糕味道不错。”
  我说:“我也觉得很好吃!”
  我们的新生,就从这个浪漫的婚礼开始了!
  ********************************************************************
  我们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如胶似漆啊!
  我本着过犹不及的原则,适当地跟他拉开点距离,保持点私人空间。所以,在他跟安以风练拳的时候,我会偶尔出门跟朋友喝喝茶,聊聊天。
  我在澳洲的第一个朋友叫Chris,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非常投缘。
  似乎连我们的相识都是一种缘分。
  记得那天,我一个人跑出来闲逛,莫名地被一间咖啡厅的名字吸引。
  Waiting……
  我在好奇心驱使下走进去,服务生推荐了一种叫Waiting的饮品。
  我喝了一口,味道非常特别,入口是甜,渐渐酸苦,仔细回味一点点醇香在口齿间萦绕……
  别有一番滋味!
  “您觉得怎么样?”服务生问我。
  “很好,我想你们的调酒师一定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才会调出这么有味道的饮品。”
  听到我的话,对面的一个很美的女人抬眼看向我。
  她的皮肤很白皙,但不是白种人那种白,她的眼瞳是黑色的,幽深的明媚,看起来有点像中国人。
  她穿一件浅灰色的V领短裙,简洁的剪裁不仅衬托出她完美的身材,更烘托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高贵和雅致。
  见我对她微笑,她走过来,大方地坐在我对面:“我叫Chris。”
  “我叫Amy!”我好奇地问:“你是中国人吗?”
  “是,中国HK。”
  “真的?我也是。”我的眼睛一亮,连续一个月的落寞一扫而空,用中文说:“真巧啊!”
  “你来多久了?”她问我。
  “一个月。你呢?”
  “五年了。”这个时间被她用一种惆怅的感觉说出来,让人有种在时间里煎熬的感觉,就像我在英国的两年。
  尴尬地沉默了一阵,她问我:“我听你的发音很偏向于英式英语。”
  我随口说:“哦,因为我以前在伦敦学钢琴。”
  “好巧,我以前是在伦敦皇家特警学校学过四年。”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一身高雅的女人是个特警,我实在没法想像她穿上警服的样子。
  “那你现在还做警察吗?”
  “五年前我爸爸退休来澳洲养老,我就辞职跟他过来了。”
  “我的公公也是退休过来养老,我和我老公就跟着过来了。看来澳洲果然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是啊,海阔天空,方圆几公里都见不到一个人。真好……”
  “就是有时候太寂寞,总觉得他们少了点中国的人情味,怎么也容不进他们的社会。”
  “是文化差异,中国人的含蓄和外国人的直率太冲突。”
  “……”
  “……”
  我们开始闲聊,聊澳洲,英国,还有中国,我很喜欢她说话,她的每一句话都有着对生活无比深刻的理解。
  后来,她还跟我讲了很多在澳洲生活的经验。
  我发觉,她就像一株兰花,美不在高贵,而在于品性高洁。
  淡妆素裹,一样清雅幽香,沁人心脾。
  时间和经历留给她韵味,是我这种二十岁的小女孩儿可望而不可及的。
  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内涵完全是源自于她丰富多彩的经历,她做了十年的警察,看透了世态炎凉,所以辞了职来了澳洲,开了属于自己的咖啡厅。生意越来越好,她就把分店开到澳洲很多的时时彩实战专区。
  她生意不忙的时候,还会插插花,做做料理,有时还会研究一下调酒。
  她说这些会让人心绪宁静……
  最让我惊讶的是,我本以为她不到三十岁,看身材一定没生过孩子,当我看见他十几岁的儿子吓了一跳,怎么也不敢相信,直问她婚后怎么保持身材的。
  “女人要保持身材很简单。”她开玩笑说:“别跟自己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身材绝对好。”
  我艳羡地搂着她比我纤细的腰,摇头说:“那我宁愿胖成一头猪。”
  “你跟你老公一定很相爱。”
  “不是因为相爱。”我幸福地端起waiting,浅尝一口。“我从九岁就跟他在一起,我离不开他。”
  “喔?青梅竹马?”
  我摇头,很坦诚地告诉她:“他是我养父,我的性格习惯全都是他按照个人喜好培养出来的。所以,我总觉得……我的存在是因为他的需要……”
  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解和鄙夷,短暂的思索后,她笑着告诉我:“很感人的爱情。”
  “那你和你老公呢?”
  她低头搅着咖啡,一下一下,咖啡在她指尖落寞地旋绕……
  我忙转移话题:“你们的儿子长得这么帅,估计他一定很帅!”
  她绵长的视线看向外面的草坪上玩耍的儿子:“还能凑合着看吧。”
  在她笑容里,我看见她眼底凝结的晶莹。
  草坪上,他特别好动的儿子在满地的翻滚,奔跑,白色的衬衫黑得一片一片的。
  我想,他老公一定很帅,因为她儿子的鼻子和唇形长得像她,眉眼却英气逼人,脸型更是棱角分明,仅仅十几岁,一举一动颇有些大男人的风格,应该是遗传他爸爸的优良基因。
  最可爱的是,这孩子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个是男人!
  每次听见他用那么稚嫩的声音说出这种话,我都忍不住捏着他的脸笑。
  他总一本正经说:Amy阿姨,我是个男人,你别总捏我的脸。
  笑得我肚子疼。
  后来有一次,我看见他跟一个高他很多的外国孩子打架,被打得脸肿了,额头青了一片,还是不肯服输。我看得心都疼死了,刚要冲上去阻止,Chirs却拉住我的手,静静站着一边看着,看到那个外国孩子打够了,走了。她才过去蹲在他面前,满脸心疼地摸摸儿子的脸,颤声问:“疼不疼?”
  当他咬着牙说出那句:我是个男人!
  那一瞬间,我彻底被这个孩子震憾了。
  也终于懂了一个妈妈的爱。
  她忍着心痛也要让他儿子明白:要做男人,就该这样成长,你要面对的风雨没人会为你挡!
  我忽然想起韩濯晨和安以风,他们正是用别人无法想象的苦难撑起自己的一片广阔天空。
  ******************************************************************
  怀孕才三个月,我的腰腹已经开始变粗,人也胖了一圈。
  韩濯晨特意请了个特护照顾我,把我保护得像国家特级保护动物。就连出来和Chris聊聊天,他都要打很多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满心甜蜜地挂了电话,对面的Chris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老公还是个很细心的男人。”
  “有时候太罗嗦了。”
  “女人在这个时候最没安全感,也最需要男人呵护。”
  “是啊,我有时候还会担心他爱上别的女人。”
  “是的……很担心,每天都在担心……”
  她搅动着咖啡的手指有些僵硬,低垂的睫毛遮住视线,从她的落寞里,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心被她悲哀扯动。
  一个女人在忍受着呕吐,不适和痛楚的时候,孩子的爸爸不知在何处逍遥快活。
  那段日子对她来说,一定很煎熬!
  我轻轻拍拍她放在桌上的手。“你儿子很帅,有这样的儿子你还担心什么?”
  “他很像他爸爸,越来越像!”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放不开?”
  她看看手表。“这个时候他该放学了,怎么还没回来,我去打个电话问问。”
  看见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我才明白她并不是表面上看来那么平静,如果真能心如止水,何必用插花,调酒来平静心绪。
  我低头揉揉额头,男人啊!家里摆着这么名贵的兰花不懂欣赏,就是闻着野花香气诱人。
  我正感慨,某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刚好开车过来。
  我拍拍窗子,对他招手。
  他停下车,走进来。
  “这么快就练完拳了?”
  “刚练完。晨哥让我过来接你。”他大大方方坐我对面。“刚好我渴了,有什么好喝的吗?”
  “那里有人,你坐这边吧。”我指指他面前的咖啡杯,向里面挪了一个位置。
  他会意,坐过来。
  “晨呢?”
  “我们投资的那间公司好像要换CEO,他过去跟其他股东商量一下。”
  “哦。”
  “我干儿子好像又大了。”他小心翼翼地摸摸我微隆的下腹,满眼都是怜爱:“有没有想干爹啊?”
  “去!”我笑着拨开他的手。“你要是想要,就找个女人给你生一个,别总觊觎我们的。”
  “生就生!等我有了儿子,我也要想晨哥一样,天天教导他:儿子,以后长大了别跟你老爸一样祸国殃民,要跟你妈一样,做个好警……”
  他后面的话嘎然而止,转过身对服务生说:“给我瓶啤酒。”
  我看着他,眼中竟有些湿润。
  他的笑容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压抑的渴望,才会让他不自觉中说出这样的话。
  也许,在他的心里,不是不想要个孩子,是想让一个女人为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