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牵情》(完结) > 分节阅读_34
《《牵情》(完结)》

分节阅读_34

作者:Jassica 字数:4457 热度:28
去!”
  殷洛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率先掠去。九宫十二幽连忙跟上,玄依拖着玄墨也紧随其后。
  灵霄宫
  雪泠猛然惊醒,坐起身,发现自己处在一陌生的房间里。低头见身上依旧是原来的衣衫,隐约感觉到门外有人。她跳下床,赤足奔向房门,打开后撒腿往门外跑去。
  门边伺候的奴婢尚未回神,宫主夫人已跑远。本想等夫人醒后服侍她梳洗更衣,毕竟宫主有令,不得随意碰触夫人。
  回过神来,她赶紧把夫人的鞋子带上,跟上不断奔跑的夫人。夫人第一次来灵霄宫,却毫不犹豫地往宫主的房间跑去,她不由吃了一惊。
  雪泠寻着脑海中的声响,往一处不停地跑。不顾赤着的脚被路上的石子刮破了皮,身上的衣裙凌乱不堪,一心想到他的身边……
  推开门,不理会房内众人惊讶的目光,双眼直直地瞅着床上的人。
  如墨的长发披散在床榻之上,紧闭的双眸,苍白的脸色,略微发青的唇,安静地躺在那里。
  雪泠一步一步走近,泪眼模糊,抚上清消瘦的脸庞。
  “夫人,虽然暂时不能去除宫主身上的毒,现在已经压制下去了。我和师傅保证,宫主会没事的。”玄沁急急地解释道,“夫人的身体不好,先去休息。宫主服了‘沉眠’,不会这么快清醒过来的。”
  雪泠摇摇头,明眸未从清身上移开一丝一毫。
  鬼医拍拍玄沁的肩膀,两人遣了周围的人,一起离开。
  雪泠躺在清身侧,感觉到他熟悉的气息,安心地闭上眼,靠着他沉沉睡去……
  希望,他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她……
  
  唇上覆上温热的感觉,唇被轻轻啮咬着,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雪泠迷糊中,感觉一灵巧的物什撬开贝齿,探入口中,卷住小舌,纠缠起来。
  雪泠睁眼,清的俊颜近在咫尺。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托住她的后脑,两唇紧贴。
  许久,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清望着怀中的雪泠,娇艳欲滴的唇,脸上染了淡淡的绯色,让原本的病容添了不少红润。
  视线往下一扫,这才发现她衣衫满是血迹,清冷的眸底一冷。
  “受伤了?”
  雪泠摇头,清不语,三两下除去她身上的衣裙,仔细检查。
  确实没有一丝伤痕,清吁了一口气,用被子细细裹着她,拥在怀里。
  ‘你的毒真的没事么?’想起南宫溯的话,雪泠担忧地问。
  “没事,不用担心。”轻抚着雪泠的光滑的后背,清淡淡说道。
  ‘南宫溯说毒无解……’的
  司空清抓住不停在他掌心写字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泠,不会有事的。
  雪泠望着他的眸里没有一丝迟疑,点点头,埋首在他的肩窝,紧紧地回抱着他。
  感觉到她的不安,司空清细碎的吻落在她额头、眼角、鼻尖,而后印在唇上。温柔的接触,温暖的气息,雪泠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宫主!宫……咳,咳——打扰了……”
  雪泠立刻脸红红的把头埋在被子里,司空清搂着她,不悦地扫向来人。
  “何事?”
  玄沁一脸着急,一股脑地不停说道。
  “宫主,二皇子轩辕容起兵造反,被抓获后就地处斩了……”
  雪泠眼神一黯,那人最后的下场竟是如此……
  “辰国皇上突然病危……”
  “六皇子以灵霄宫参与二皇子轩辕容造反,集结大军正往灵霄宫过来!”



番外(一)冷云卓


--------------------------------------------------------------------------------

  厚重的大门缓缓合上,小男孩歪着小脑袋,稚嫩的声音低低问道。
  “娘,我们现在去哪?卓儿饿了。”
  身边的华衣妇人弯下腰,抚摸着他的头发。
  “我们回娘的家,好么?”
  “为什么要去娘的家,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吗?”白嫩的手指点点身后的山庄,男孩奇怪地问道。
  妇人垂下眸,掩去眼底涌起的泪光,苦笑道。
  “卓儿,”抬头望向门上的牌匾,龙飞凤舞的“流云山庄”四字,深深地印在脑海中,牵起男孩的小手,妇人缓缓往外走去。“这里,从此不再是我们的家了……”
  男孩似懂非懂,却感觉到娘亲心情不好,便乖巧地紧握她的手,不发一言。
  
  “弃妇,还敢踏入家门,你真丢光我们的脸面了。”
  随着一声怒骂,“砰”的巨响,妇人与男孩被几名小厮用力地推出门外。
  男孩脚步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妇人掩面低声啜泣起来,男孩不理会腿上的伤,爬起来窝进妇人的怀里,紧紧搂着她。
  “娘不哭,卓儿抱抱,娘……”
  妇人埋首在他小小的肩上,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好在还有你,卓儿,不然娘真不想继续苟且偷生了。卓儿,我的好卓儿……”
  拭去眼角的泪珠,妇人淡淡地笑了。
  “卓儿,我们走吧。”
  男孩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摸着空空的肚子,温顺地跟着妇人离开了……
  在街上徘徊许久,妇人低声下气地一间一间铺子的询问,是否请短工。众人一见她的华丽衣裳,均嗤之以鼻,摆摆手,让她离开。
  妇人进了一间成衣铺子,出来时两人身上的锦衣都换成了粗糙的布衣。口袋里拽着一点碎银,两人来到一间普通的客栈,要了两样便宜的小菜,吃了起来。
  男孩饿了一日,囫囵吞枣地大吃一通,妇人爱怜地看着他,几乎没有动过碗筷。晚上,两人要了客栈的柴房,毕竟身上的钱银不多,只好将就。
  平时住惯了软床,硬梆梆的干草铺的简陋床榻,男孩辗转许久,仍然睡不着。妇人只好搂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吟唱着简单的童谣,男孩才慢慢睡了过去。
  妇人不由泪流满面,从小锦衣玉食的自己,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连累她的卓儿也受苦了……
  第二日,妇人买了一些便宜的干粮,两人走到郊外的破庙里住了一夜。
  男孩瘦弱的身子在寒夜里受了凉,很快便发起烧来,急坏了妇人。她从小溪里沾湿手帕,一次又一次地擦拭男孩的身子,高烧却一直不退。
  妇人咬咬牙,抱着男孩,冲出了破庙。
  男孩从迷糊中醒来,入目的是红色的落纱轻帐,床边娘趴睡着,眼下淡淡的青影。
  “娘……”男孩轻轻唤道,妇人立刻惊醒,拥着他。
  “卓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实在太好了……娘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卓儿,娘只有你了……”
  男孩不知所措地任由妇人使劲地抱着自己,她放声哭泣,卓儿抬起手臂,尽力拍拍她的背,象以往娘安慰他一样安抚她。
  突然传来一阵拍门声,妇人吓得跳了起来,几下抹干眼泪,开了门。
  一浓妆艳抹的中年女子瞥了床上的男孩一眼,妩媚一笑,“都好了?”
  妇人垂着头不语。
  “那么该开始了,这里可没有白吃的人。”门外的女子勾起一抹冷笑,朝妇人努努嘴。
  妇人瑟缩了一下,沉默片刻后,轻轻点了点头。
  “卓儿,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知道吗?”妇人转身跟男孩嘱咐道,才慢悠悠地随那女子离开。
  男孩乖乖地呆在房里,裹紧被子,不一会又疲倦地睡去。
  半夜,他迷迷糊糊地想要起来方便,却见娘还未回来。轻轻打开门,伸出小脑袋四处张望了一番,才偷偷溜了出去。他揉着困倦的双眼,一心只想找到娘亲,赤着脚,在走廊里慢慢走着。
  支着耳朵,一路走着,听见两边的房里不时传出女子呻吟声,男子的低骂声以及笑声。男孩疑惑地皱着小脸,一直往前走着。
  “不要,不要了,放开我,呜呜……”
  男孩眼珠子一转,精神一振,这是娘的声音。他悄悄地挪了过去,从门上的细缝往里偷偷瞧去……
  
  “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冷云卓冷冷地盯着全身赤裸,虚软无力地趴在床榻上的冷相耀,问道。
  冷相耀不语,死死地瞪着他。
  “……我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骑在娘身上,淫笑着,在她之上驰骋着。娘求饶的声音,痛苦的呻吟着,哭喊着,一脸羞愤和痛苦……”冷云卓幽幽地说着,似在低语。
  “每一晚,娘离开房间后,我都会跟着她,藏在阴暗的一角,记住所有陌生男人的脸。半年,足足一百多个日子。”冷云卓的双眼染上一抹猩红,“如今,你知道你为何在这里了,庄主?”
  冷相耀冷哼一声,“当年她胆敢瞒着我偷汉子,只是把她赶出流云山庄已是仁慈之举,她这是咎由自取!”
  “好一个咎由自取!”冷云卓握紧双拳,微微颤抖着。“你以为当年的事情,我真是一无所知么。即使掩盖得再严密,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放了我!”冷相耀眼眸一闪,冷然喝道。
  “不知道?那么我不介意跟你说一遍……娘碰到发病疯癫的萧宛如,无意中知道了她未婚先孕,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所以,你就任由二夫人用不入流的诬陷,将娘赶出流云山庄!”冷云卓咬牙切齿地说道,冰冷的目光射向榻上之人。“你任由那个女人将诬蔑之事到处宣扬,娘根本没有脸面过日子,她说的话也就没有人相信。你知道后没直接杀她,不过是因为你当时还不能失去娘家族的势力与财力,再者也让人对你的评价有所提升,以为你真是仁义之人,念及夫妻之情。可笑,实在太可笑了,哈哈……”
  冷云卓仰头大笑,满眼哀伤。“娘真是瞎了眼,选了你这样的夫君,毁了她一生!”
  “你想如何?”冷相耀蹙眉,冷眼看着他。
  “放心,我不会杀你。娘临终前,让我发誓不会取你性命。但是……”上前朝冷相耀身上一按,冷相耀脸色剧变,额上布满冷汗。
  他气红了双眸,五官扭曲,忍受着莫大的痛苦。却苦于身上被点了穴道,趴在床上,咬紧牙关,痛苦的呻吟死死地咽了回去。
  “你……你竟然费了我的武功!冷云卓!”他嘶哑的声音大喊着。
  “这只是开胃菜罢了,好戏还没开始呢。”无视他杀人的视线,冷云卓轻拍两下。一名小厮拿着一个小瓶,走向冷相耀。
  从瓶里掏出一些软膏,指尖缓缓深入冷相耀的股间,细细涂抹。
  “冷云卓,你想干什么?”他惊恐地看向冷云卓,试图避开那手指,却是徒然。半晌,股间的凉意渐渐散去,一股灼热从小腹一直蔓延至全身。
  小厮涂完,恭敬地行礼退出房间。片刻后,一名高大壮实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不着片缕。男人双眸空洞,一进房间,直直地盯着冷相耀,眼里涌起赤裸的欲念。
  冷相耀用尽全力压制着体内的渴望,呻吟声却断断续续传了出来。“嗯,冷云卓……嗯嗯,我是你爹,嗯,你怎能这样对我……嗯嗯……”
  冷云卓淡淡地看着他,唇边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爹?哼,你配么。再说,你又是如何对待我娘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被媚药逐渐控制,脸色通红,神志不清地低吟着。
  “那么爹,请你好好享受吧。你加诸在娘身上的痛苦,我会让你用余生来慢慢偿还!”解开冷相耀的穴道,朝那陌生男子打了个响指。
  男子眼眸一闪,上前掰开冷相耀的臀,一个挺身,没有任何前戏,将一柱高的巨龙突然刺入洞口。冷相耀只觉后庭撕裂开来,痛得惊叫起来。那人又用力拍打着他的臀,挺进了几分,直至完全没入,便狠狠地抽撤起来!
  冷相耀眼里逐渐迷乱,却仍强留一丝清明。
  “呜……啊……啊啊……冷云卓……你就不怕人知道……嗯嗯……你囚禁并侮辱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