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牵情》(完结) > 分节阅读_40
《《牵情》(完结)》

分节阅读_40

作者:Jassica 字数:4510 热度:32
宫溯。
  只见他微笑颔首,语气笃定。
  “的确,我们多虑了。还有数百名侍卫,暗卫也都严密守在公主身边。再者,玲珑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言罢,从怀里掏出一瓷瓶,打开瓶塞。透明中飘散着淡淡的殷红,将挂在脖子上的吊坠一扯,用力捏开,露出一颗小小的蓝色药丸。把药丸塞入瓶内,遇水即化,殷红渐渐散去,只余一片透明。
  玲珑暗暗吃惊,原来解药是需放入公主先前喝下的毒药中,难怪南宫将军如此肯定,绝不会有人清楚解药的用法!
  托起雪泠的头,玲珑将瓶中的液体缓缓喂入她口中。朦胧中,疼痛得已失去意识的雪泠微微启口,把它一口一口饮下。
  半晌,蜷曲的身子慢慢伸展开来,痛楚逐渐退去。雪泠疲惫地躺在软垫上,渐渐回神,只觉脑中一片空白,全身虚软。
  玲珑用手帕轻轻擦拭雪泠额上的冷汗,以及唇上渐干的血迹,见雪泠虽脸色苍白,神色却平静下来了,不由松了一口气。
  “玲珑,好好照顾公主。”南宫溯看了雪泠一眼,叹息道。“这解药的药性很强,公主怕是一个月内,都会四肢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且会变得相当嗜睡……玲珑,你会不会觉得我对公主太狠心了?”
  玲珑抿着唇不语。
  南宫溯扯出一抹苦笑,“……先皇临终前,托付我,要让公主成为最尊贵的人,过她想要的生活。然,只有一点,就是绝不能跟辰国,尤其是辰国的皇室中人有任何牵扯!”
  用力拽紧双拳,他愤愤说道。“未曾想,公主竟然跟灵霄宫的宫主,如今的辰国国君在一起!我不能辜负先皇对我的信任,只能委屈公主了。嫁给沈寂尘,她会成为烈国的国母,我烈国最尊贵的女子——”
  “……但公主想要的生活却不是如此,”玲珑幽幽地说道,“将军,公主只是在不正确的时刻遇见不正确的人罢了……先皇也不想看到公主过得不幸福的……”
  “……如果轩辕清只是辰国的普通百姓,我或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在一起。但,他现在是辰国的国君,以公主的性格,是不可能生活在天天与人争宠的日子里。”
  他抬手抚额,又道。“毕竟沈寂尘身上没有皇家的血脉,他需要公主来稳固帝位,在我们的监控下,不会再有机会或理由纳妃……”
  “将军,”玲珑叹了一口气,“顾命大臣年岁已高,他也比将军远远年轻。待众位百年以后呢,他的皇权巩固了,到时,他又会将公主置于何地呢?”
  南宫溯一怔,而后眼底闪过一丝嘲弄。“你想说,轩辕清爱公主,所以就不会纳妃,放弃三宫六院?而沈寂尘出于利用的关系,就不会对公主日久生情?可是,轩辕清才刚登基,要巩固皇权,与众大臣联姻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方法!难道他会为了公主放弃么?”
  “玲珑并不敢保证,也不能确定。然,玲珑相信公主的眼光。国主的确有不凡的魅力,可惜,公主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玲珑深有同感,当爱上一个人时,旁人的身影便再也入不了眼……南宫将军……”的
  “够了,玲珑!”南宫溯厉声打断玲珑的话语,揉了揉额角。“……小心看护公主。”
  “……是,将军。”玲珑垂下头,唇微微颤抖着,应道。
  忽然响起轻微的刀剑相交的声音,南宫溯飞快地掠出马车外。只见一群黑衣人从茂密的林中现出身来,侍卫立刻摆开阵势正在迎击。
  “退开!”南宫溯迅速跃至侍卫前,眼神一凛。“各位是何人,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我们!”
  “呀,你的记性真不好。上回大哥不是说了,劫财又劫色啊!”为首一人随意靠向身旁的黑衣人,笑嘻嘻地回答道。
  “既然阁下不愿说,南宫也不多问了。”手一扬,数十名暗卫从树影中掠出,蓄势待发,就要迎向前方的一众黑衣人。
  “大哥,难道那个不管用了?”苦恼地皱皱眉头,那人问道,眼底的笑意却未减。
  “不管用!小弟,你是皮痒还是怎么的,竟然敢质疑大哥的手艺?”被称作“大哥”的人漾起抹浅笑,阴森森的目光瞅着身旁的“小弟”。
  灰溜溜地低下头,“小弟”可怜兮兮地搓着手掌。“小弟哪敢,大哥永远是对的!”
  “嗯,这还差不多。”满意地点头,扫了一眼满头雾水的南宫溯众人。“时机到了,小的们,给我上,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南宫溯冷笑道,“那就要看阁下有没这能力了!”
  暗卫持剑就要上前,突然身影一顿,惊愕地立于原地,皆是一脸震惊。
  南宫溯疑惑地瞥了他们一眼,提气正要跃起,也愣住了。身上的内力仿佛突然消失了,空空如也。暗暗运气了几回,犹如石沉大海,南宫溯不禁有些惊慌。
  在他晃神的刹那,身穿黑衣的山贼凶狠地杀了过来。侍卫和暗卫如今跟常人无异,完全不是山贼们的对手。霎时,形式一边倒,山贼占据了上风,南宫溯等人只有挨打的份。
  玲珑趁乱背起雪泠,悄悄离开马车,弯下腰往烈国的方向跑去。南宫溯见此,提剑奋力与山贼周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为玲珑制造机会。
  玲珑失了内力,步伐不稳,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顾不上擦拭额头的汗珠。
  望着不远处蹒跚的身影,“小弟”随手解决了几个涌上来的侍卫,低声问道。
  “大哥,我们就这么让她带着人跑?不追了?”
  抬手给了他一个暴栗,“大哥”白了他一眼。
  “不想活了,别说大哥没提醒你,收起你的好奇心。回头没事别乱窜,尤其离夫人远点,不然小心老大剥了你的皮!”
  耷拉着脑袋,“小弟”乖乖地应了一声,手脚依旧利落地解决着身边的侍卫。
  
  玲珑望着将她包围住的黑衣人,皱起眉头。为首之人蒙住半脸,一双冷眸淡淡地看着她。
  “放下她,我饶你不死!”
  低沉的声音响起,玲珑霎时如同坠入冰窖,全身冰冷异常。
  “你,你是……”
  手一抖,眼见背上的雪泠就要跌落在地上,黑影一闪,昏睡的雪泠已在他怀中。他轻柔地搂紧她,刚才冰冷凛冽的双眸霎时变得柔和。
  玲珑跌坐在地上,想起孤身作战的南宫溯,不由开口哀求道。
  “将军已把解药给了公主,请你们放过他,他……玲珑请求你,求你!”
  生性倔强的玲珑从小武艺非凡,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地求助于人,如今也顾不得脸面,苦苦哀求。却见眼前的人无动于衷,心知放过她已是那人的极限。南宫将军当初差点要了他的命,又强行将他们两人分开,现在又怎会轻易饶恕他……
  玲珑咬紧下唇,站起身,撒开双腿飞快地往回跑去。
  “泠,泠……”轻唤了几声,怀中之人毫无反应,瞥见她唇边咬破的伤痕,墨眸一冷。
  “让玄沁立刻过来,留下几个侍卫回去报信,其余一个不留,尤其是南宫溯!”
  他冷声吩咐道,抱着雪泠跃入隐在暗处的马车内。将她置于温暖的被褥中,才扯下面巾,露出无双的俊颜。
  侧躺在她身旁,轻抚着她的墨发,清冷的双眸流光溢彩,在雪泠耳边低语。
  “泠,我们回家了……”



第五十七章


--------------------------------------------------------------------------------

  那处,激烈的交战逐渐平息下来,遍地的侍卫尸体,只有南宫溯一人独站着,噙着不屑的冷笑瞥着颈侧冰冷的剑刃。
  “卑鄙小人,下药压制我们的武功,根本胜之不武!”
  “胜之不武?”执剑的那人大笑几声,“南宫将军,无论如何,如今你输了。只要结局如我所愿,怎样的手段又如何。”
  “不过,”顿了顿,他冷哼一声,“让你死的明白也好。”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你们为何突然失去内力呢?”
  南宫溯皱起眉,“你们下的是飘渺?”
  那人微微颔首,“你答对了一半,是‘飘渺’,也不是‘飘渺’。”
  “什么意思?”南宫溯反问道,完全无视那人手中的长剑。
  “我们将‘飘渺’改良了,毕竟‘飘渺’对没有内力的人是剧毒,如果夫人有任何闪失,我可担待不起。”
  “那日,第一次抛的小黑丸是引子,还记得当时飘散的香气么?”那人眯起了眼,“当时你们避开了,因为担心有诈,可惜那些粉末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普通药粉罢了。真正的药其实是下在第二次抛出的黑丸里,那时你们被第一次的迷惑,而第二次的辣椒粉也让你们放下了戒心,才让‘飘渺’投注你们身上。”
  “不可能,我们都掩了口鼻,药从何起效?”南宫溯费解地蹙着眉。
  “那是因为,药可从裸露的皮肤融入,根本不需要从口鼻进到身体里,而且扩散的范围极广。怎样,南宫将军,你服输了么?”剑尖往他的脖子深了一分,刻出一道血痕,殷红的鲜血染湿了衣襟。
  “有一点忘了告诉你,药性起效的期限延迟了,因而你们才会在半月后才会发作。”
  “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要这样苦苦相逼?”如此精妙的药理,一环扣一环的陷阱,将他们算计到如此地步,什么人与他们有此大仇?
  “为什么,哼,你对宫主做了什么,你自己最清楚!”为首之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冷笑道。
  南宫溯叹息了一声,“果然是灵霄宫的人么。司空清,不,轩辕清也来了吧。公主如今应该在他手上了,是么?”
  “没想到,他不但武艺超群,连做戏也如此逼真,竟让公主也蒙蔽了,信以为真。”南宫溯勾起唇角,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最终,我南宫溯还是辜负了先皇的遗愿。”
  垂下头,他嗤笑一声。“南宫前半生驰骋沙场,不想最后没有在杀敌中死去,反而落入如今任人宰割的境地。你们要杀要剐,请便罢!”
  南宫溯仰起头,不卑不亢地望着那人。
  “真是条汉子,本想让你受点苦头,毕竟你差点要了宫主的性命。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留你全尸,死得痛快一点!”
  话音刚落,剑身没入他胸前,南宫溯退后一步,勉强稳住身形。
  “南宫将军——”不远处传来玲珑撕心裂肺的喊声,那人拔出长剑,默然地立在一旁。
  南宫溯半眯着眼,安心地倒向飞奔而来的玲珑。玲珑抱着他,半跪在地上,咬紧下唇,逼退眼底的泪光。
  “玲珑……”他喘着气,低声说道。“你,自由了。”
  “将军,”玲珑哽咽着,“……溯,溯,玲珑这就带你回去,回烈国……”
  “……好……”南宫溯低低地应着,漾起一抹安然的笑容,缓缓闭上双眼。
  玲珑吃力地把他背起,生怕吵醒他,轻柔地低语。“溯,累了罢,安心睡吧,到了玲珑再叫醒你……”
  咬紧牙关一步一步往烈国走去,黑衣人紧围在他们两人四周,未有退让之意。
  “玲珑姑娘,”为首之人在背后沉声说道,“今日之事,希望你全部忘掉,不然……”
  “我明白,”玲珑顿住脚步,“公主被山贼所劫,南宫将军不敌阵亡,公主下落不明。这样,你满意了吗?”
  那人手一挥,众人迅速分开两边,让出一条道来。看着玲珑缓缓走出他们的视线,直到完全消失……
  “师兄,那姑娘真可怜……”
  隐在暗处的玄沁抬手给了身侧的男子一个暴栗,“这是宫主的命令,南宫溯绝对不能放过,难道你想抗命不成?”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他慌忙摇头,不停否认。
  玄沁抚额,头痛不已。他这师弟,对药理的天赋甚至在他之上,但对其它事情却一知半解,心慈手软。师傅也对此担忧多时,玄沁本想今次行动带着他,让他多多学习,看来成效不大。
  “对了,师兄,刚才宫主传话,让你马上去看看夫人……”
  “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