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12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12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8
夜才做那种事的,你们请坐吧。”
  众女顿时无语。
  风亭榭的脸刷地红了。“我下楼有点事。”话没说完,人已一溜烟不见了。
  众女立刻围了上来。
  海棠率先发言。“容庄主,林少主他究竟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受伤?”
  她们都似对这个消息极为关注,齐刷刷的看着我。屋内一时静默。
  我暗暗叫苦,我怎么知道啊?我的消息比你们还封闭了,那个混蛋一言不发就扔下我独自走了,眼里哪里还有我这个庄主啊?
  我只得避重就轻,清清嗓子道:“现在不方便透露,到了济南你们自然会知道。沈醉天的耳目众多,我们要小心行事。”
  她们轻嘘一口气,显得很是失望。
  楼阡陌忽然道:“没错!少辞很聪明。现在沈醉天霸占着碧玉峰,他只能隐身暗处……”
  唐璎珞哼道:“哼,少辞少辞,叫得很亲热嘛。”
  楼阡陌冷笑道:“那也没有林哥哥来得肉麻。”
  我眼看二人就要吵起来,忙道:“呵呵,大家是来帮忙的,不是来吵架的。不知道各位有什么对付沈醉天的方法没有?”
  唐璎珞甜美的脸上出现一丝阴狠。“我至少有一百种毒叫他生不如死。”
  玉玲珑不以为然。“那也要能近得了他的身,据说沈醉天的玄冰寒玉掌已经练到第九重,常人难近其身。何况,他现在还有逍遥四仙随身保护。”
  我一愣。“逍遥四仙?”
  一直沉默不语的夏小夕道:“逍遥四仙乃是西域的四个魔头,自称四仙,武功深不可测,他们已有四十年不曾踏足中原,不知道沈醉天用什么方法,竟然请到了他们?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打上碧玉峰。”
  我皱眉不语。看来对付沈醉天比我想象得还要困难。
  海棠忽然问道:“容庄主与沈醉天交过手,他的武功真的一点破绽也没有吗?”
  我苦笑,我何曾与他交过手,我不过是借了容疏狂的躯体罢了。但是,为了不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士气,我决定说一个谎言。
  “我那天喝了点酒,头晕眼花,他忽然出现偷袭,所以……”
  唐璎珞惊呼一声:“啊?以姐姐的武功,喝点酒绝不至于如此,莫非是中毒了?”
  我一怔,这个原因我倒没想过,没准真的是这样。照风亭榭的说法,容疏狂的武功可以排进江湖前五名,怎么也不会被人一掌就打死啊。
  楼阡陌难得同意的点了点。“这也不是没可能。江湖中宵小无耻之辈甚多,专门下毒害人……”
  “你说什么?”唐璎珞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我吓了一跳,生怕这两人翻脸,殃及我这个鱼池。
  海棠劝道:“唐家妹子不要生气,楼姑娘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们都是来帮助对付沈醉天的,千万不要自己人先伤了和气。”
  “没错没错。”我赶紧点头道,“不如大家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到了济南,与少辞会合之后,看看他有什么打算。”
  众人一脸惊喜。“明天就能见到他?”
  我干笑两声。“假如不出意外的话。”
  海棠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回房了,明早等容庄主一起上路。”
  我将这五位大神送出去,关上门长出一口气。假如来得都是这几位胡搅蛮缠的主,还是不要来的好,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嘛!
  是夜,风亭榭很晚才回房休息。
  我迷迷糊糊道:“你去哪里了?”
  “到镇上转了一下。”
  我两眼一睁:“有什么发现吗?”
  “镇上来了两个陌生人,样子很奇怪。”
  我一轱辘坐了起来。“男的女的?武功如何?”
  “男的,轻功很高,我跟踪他们一段路,就被他们甩了。”
  “不会吧?你轻功不错的啊。”
  他白了我一眼。“希望他们是林少主找来的。”
  “他认识很多高人吗?”
  “我怎么知道?”他苦笑一下,拉过两条板凳,和衣躺了。“快睡吧,夜深了。”
  我叫了一声,不见他应答,不一会鼾声已起,也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
  我睁眼瞪着漆黑的空气,忽然很想念艳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咳嗽可曾好一点,有无像我想念他这样的想念我?
  (3)
  更新时间2008-2-420:51:00字数:0
  怀着对艳少的想念,我又一次进入了梦乡,意识朦胧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托着我飞起来,像是酒后微醺,腾云驾雾般轻飘飘的感觉。飘渺的云雾里有无数帅哥环绕,我摩拳擦掌,口角流涎,急欲辣手摧花,帅哥们忽然都不见了——靠啊。原来是春梦一场。
  我在意念里咒骂一声,却舍不得睁开眼睛,只管磨蹭着温暖的棉被,不想起床。恍惚中,听到有人轻笑了一声,声音很不屑,有浓浓的讥讽意味。
  我毫不理会的翻过身去,继续回味,口齿模糊的骂了一句。“还不快去打洗脸水来。”
  谁知这个家伙的笑声更大了。
  我咬牙切齿,给予警告。“风亭榭,你若再敢发出这种声音,我发誓我会把你丢到茅坑里淹死。”
  这句话的威力不小。他果然没有声响了,但遂即,他爆发了更放肆的大笑。
  “丫找死啊!”
  我一脚踢掉被子,跳了起来。然后,我就呆掉了,掐了掐自己的脸,疼的啊,真的不是在做梦?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超级美男子,一个即使在梦里也未必会有的男子,无法用言语形容,我想上帝在捏造这张容颜时,一定殚精竭虑,耗尽了他对人间的眷念。假如真的有所谓的神祗,我想就是眼前这个人。
  他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长袍,一半纯白,一般玄黑,身姿挺拔,五官俊美得雌雄莫辨,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却邪恶得像个撒旦。
  “你不是风亭榭。”
  我呆了半晌,终于憋出这句话。
  他笑得更响了,声音若清风狂啸竹林,怒涛击打岩石。
  “显然不是。”语气里有浓浓的嘲讽。
  “你是谁?”
  他一怔,微微皱起浓眉。“看来,你还没睡醒,我还是等一会再来吧。”
  他说着转身欲走。我连忙跨步拦住,瞪大双目直盯着他。
  “怎么?”他挑起眉毛。
  我立刻将白色单衣的下摆撩起,恭恭敬敬捧到他面前。“请给我签个名吧。”
  他愣住。“你……”
  我满脸献媚道:“帅哥,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上地下,千秋万载,四海列国,唯君而已。”
  他呆呆立了一会,忽然大喝一声:“来人?”
  门立刻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个黑衣人躬身待命。
  “你确定她真的是容疏狂?”他看着那个黑衣人,冷冷的问。
  “属下从她进入济南地界就跟踪她,绝对错不了。”
  靠啊!这丫跟踪我们这么久,为什么风亭榭没有发现?
  “啊——”我猛地回过神来,“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风亭榭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美男沉默不语,忽然伸出两指直奔我的眉心,我立刻感到一股玄冰般的寒气迎面扑倒,瞬间无法呼吸。
  好在这股寒气贴面而过,并没过多停留,不然我的脸非冻结成冰不可。
  “沈醉天!”我获得呼吸之后,想都不想就叫出这三个字。这股寒气我实在是太熟悉了。
  “很好!容疏狂,你终于清醒了。”他很不耻的样子,“想不到,你也会使出这些江湖下三烂的勾当。”
  “下三烂的勾当?”我皱眉。
  “不用演戏了。你当真不认得这里?”
  我打量一下房间,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这是……?”
  “这里就是碧玉峰。”他冷笑。“不过已经易主了。”
  “啊?”我低呼一声,真不敢相信,我一觉醒来,居然到了碧玉峰上。
  “是你半夜把我偷出来,带到这里?”
  “偷出来?”他冷笑,“这样说也未尝不可。”
  “你要杀我?”
  “林少辞没死之前,你还有用。”
  我皱眉。“你要用我威胁他?”
  “看来我那一掌还没有完全打坏你的脑子。”他面无表情道,“我没空和他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好的办法,就是胁迫你,逼他出来。”
  “太可惜了。”我无奈的叹息一声。
  “可惜?”
  “是啊!”我再叹,几欲泪下,“你长的这样美,而我却不得不与你为敌。怎一个恨字了得?”
  他的面色青白变幻几下,忽然笑了。“现在何妨让你呈口舌之快。但是,你最好祈祷,三日后,林少辞能准时出现,否则……”
  我也笑了笑。“好啊。不知道在我祈祷的时候,能不能出去逛逛?”
  他居然也很大方。“旧地重游,肯定别有滋味。”
  御驰山庄建的非常气派,清一色的白墙黑瓦,颇有古朴苍劲的高丽雄风。诺大的山庄见不到几个人影。
  碧玉峰四面环水,五色溪流环抱,水色澄碧,将御驰山庄围在中间,形成一个碧玉般的一个圆。周围尚有三座山峰,举目望过去满眼碧翠欲流,真正是风景如画,清新怡人。
  若想从这地方逃出去,必须要有极好的水性,倘若轻功高绝,或许可以从水面飞过来,前提是庄外那些强壮矫健的弓箭手都瞎了眼睛。
  林少辞究竟要怎么上碧玉峰呢?
  这会子,我不得不替自己担心了。
  按照风亭榭的说法,容疏狂的武功应该比林少辞高一点,可是连她都败在沈醉天的手下,林少辞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何况还有什么逍遥四仙,他来了岂非等于送死?
  都说江湖险恶,真是一点不假,可惜我武功尽失,不然尚可一搏。更可惜的是,沈醉天如此心狠手辣,空有一副好皮囊……
  “这么美丽的花,不但有毒而且带刺。实在是太可惜了。”我对着手里的一朵野花,喟然长叹。
  身后有人轻笑一声。
  “林少辞三日后若不来,容姑娘这样的花容月貌,只怕也要可惜了。”
  我惊喜交加的回头。“你说真的吗?”
  他脸色一沉。“我沈醉天像是开玩笑的人吗?”
  “谢谢!你是第一个夸奖我相貌的人。”我弯下腰对着碧绿的湖水照了照,沾沾自喜。
  顾影自恋之间,湖水里忽然出现另一个身姿,俊美的五官若刀削玉琢,好似晶莹冰雪碾就的旷世奇葩,美到令人自惭。可是,这张脸上挂着我经常见到是一种表情——不敢置信。
  他一把抓起我的手腕,面若寒霜。“容疏狂,你是搭错了那根神经?”
  “你才神经。”我挣脱他的手腕,长得帅就可以随便骂人吗?
  他微微一怔,似乎不敢相信我能挣脱,遂即又紧紧抓住我的手腕。
  “疼啊,快放手。”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他疑惑的放开我,冷笑道:“你最好祈祷林少辞快来,我的耐心很有限。”
  我揉揉手腕。“你放心。我对林少辞至关重要,他一定会来救我的,顺便铲除你们鬼谷盟。”
  他像听到一个奇闻般大笑了起来。“至关重要?原来容姑娘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那是当然。”我不甘示弱的笑回去。
  林少辞还需要我去偷那么名单,绝不会不管我,再说,就冲着他与容疏狂青梅竹马的情分,他也一定会来救我。
  沈醉天冷笑。“要是我没记错,三年前,容姑娘在这里被他当众拒婚,成为整个江湖的笑料,但凡是个姑娘家,早就羞愤而死了。”
  我一呆,林少辞当众拒婚?
  他看着我,继续嘲讽道:“而容姑娘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不但没有丝毫羞愤,还越发自信了。佩服佩服。”
  我靠。这小子果然是一朵有毒的玫瑰,说话都这么恶毒。但是被拒绝的是容疏狂,跟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