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13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13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8
方怡有什么关系。
  “他拒绝我,别有内情。你懂什么?”
  “原来你还很善于自我安慰。”他又一次大笑起来。“容疏狂,我忍不住要对你感到好奇了?”
  我冷笑。“千万别!男女之间的很多灾难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他微微一愣。“你难道以为我对你……哈哈,容疏狂,你果然很有自信。哈哈……”
  我靠。这个傻鸟太伤人自尊了。
  “你既对我这么没自信,还抓我来这里干嘛?”我反问。
  他一愣。
  我冷着脸,道:“你还是早做准备吧,小心一命呜呼,香消玉损!”
  他冷笑不语。
  这时,天色已渐渐暗沉下来,碧玉峰上云雾袅绕,我的心底也是疑云密布。
  风亭榭所说的碧玉峰之事,莫非就是指容疏狂被拒婚这件事?唉,被当众拒婚确实够丢脸的。这件事跟风净漓肯定脱不了干系。真的很好奇,拼着被他嘲笑,也要问个明白。
  “喂——”我一转身,发现沈醉天早已不知去向。
  我到山庄找了个小头目样的人,问道:“沈醉天呢?”
  谁知他像块木头,理都不理我,气得我只好自己去找。
  山庄的人都在外面的守着,我在庄内转悠了几个地方,没见到半个人影,正准备回去歇着,忽见一个白影掠过夜空,投入左侧一间房内,房中突然亮起一抹灯光。
  “为什么不杀了容疏狂?”一个冷冽的女子声音道。
  “留着她还有用。”沈醉天的声音有些慵懒。
  “无论她是死是活,林少辞必然会依约前来,留着她还有什么用?”
  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如今武功全失,杀与不杀有什么区别吗?”
  “这跟我们当初的约定可不太相符?”女子的声音里有一根弦蓦然绷紧。
  我晕。这女的是谁啊?至于这么恨我吗?
  “情况有变。”
  “哦?”
  “我收到消息,有人警告我,不能动她一根头发。”
  “笑话!大名鼎鼎的沈醉天也会受人威胁?”女子冷笑。
  “别人的话或许可以不听。这个人的话却不能不听,也不敢不听。”沈醉天居然没有生气,语气甚至有些无奈。
  “究竟是谁?”
  “楚天遥!”
  室内静默,气氛忽然变得凝重而沉闷。
  我一愣,楚天遥?他为什么要保护我?
  沈醉天率先打破沉默。“反正你的最终目标是林少辞。犯不着为了容疏狂而得罪了楚天遥。”
  女子冷笑道:“如果容疏狂对楚天遥真的这么重要,你就不怕,他会帮助御驰山庄,对付鬼谷盟?”
  沈醉天轻笑一声。“这个就不劳风姑娘操心了。”
  风姑娘?风净漓,为什么会是她?她不是风亭榭的妹妹吗?那她应该是皇太子的人,为什么要和沈醉天联手置我于死地?
  她要杀我,她的哥哥却要保护我,而她的目标却又是林少辞?这件事必定跟林少辞拒婚有关。但是,假如林少辞为她而拒婚,她如今为何又要杀他?
  天啊。我的头都大了。
  第七章谑浪剑再现江湖(1)
  更新时间2008-2-420:51:00字数:0
  不管了,进去问过明白。
  我的脚刚一移动,忽听沈醉天一声低喝:“是谁?”
  一股玄寒气体带起一道冰魄光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袭向我。
  我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挥手去挡。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好似雷霆怒喝一般,大地震动,屋顶无数片瓦块纷纷坠落,沈醉天连退三步,方才稳住身影。
  我呆了,兀自站在当场,搞不清楚状况。
  我的手仍然举在半空中,不同的是,我的手腕被另一个人握在手里。
  林少辞看着我,一向冰冷的脸上居然挂着一丝温柔的微笑。
  他的一袭黑衣轻轻飘拂,一粒粒肌肉在衣底走珠般的流串着,全身上下,每一寸都充满了强劲的爆发之力。
  沈醉天忽然笑起来。“容疏狂,看来你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话锋一转,看着林少辞道:“你来的比我想象的快。我很好奇,林少主是从哪里上来的?”
  林少辞放开我的手,上前一步,冷冷道:“沈大当家别忘了,御驰山庄是我林家的地盘。我林少辞想从哪里上来,就能从哪里上来。”
  沈醉天笑了。“林少主不会是孤身上峰吧?你的人呢,叫他们都出来吧。”
  林少辞也笑了。“他们正在外面忙着收拾你的手下呢。”
  他话音一落,外面火光冲天而起,杀声大作。
  沈醉天面色一变,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清啸,闪电般掠了出去。
  林少辞也没有阻拦,他的目光紧紧盯住门口的一道纤瘦人影,低低叫了一声:“净漓。”
  风净漓美丽的脸上毫无表情,她慢慢举起手中的剑。“拔剑!”
  林少辞苦笑一声:“你这是何苦?”
  风净漓的长剑铿然出鞘,雪亮剑锋映照她的容颜,冷若寒霜,一字一句道:“我叫你拔剑!”
  我连忙道:“等一下。”
  “这里没你说话的余地。”她怒喝一声,长剑卷起寒芒迎面刺到。
  林少辞横剑一挡,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风净漓冷笑道:“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自己选吧。”
  蓦然,半空响起一声刺耳的长笑。“现在的小娃娃真是越来越啰嗦了,让老夫帮你们一次解决。”
  话音刚起,一股强大的阴冷劲风破空袭来,那股笑声震得瓦片直响,落叶齐飞。我感觉就像处在一个猛烈龙卷风的正中心,目不能视,口不能言,衣袂翻飞,直欲飞去我这个念头刚起,身子果然就飞了起来,直直摔在了屋顶上,震得那些青灰色的瓦块直往下掉。
  屋顶的视野绝佳。我调整好姿势,低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得跟竹竿一样的老头双掌闪电般对着林少辞疾挥,形成一个强大的光圈。
  林少辞手持宝剑,寒芒点点,却有招架没有还手的能力,节节败退,形势不妙。风净漓持剑站在旁边,一双明眸紧随二人,神色变幻不定。
  这老头想必就是逍遥四仙之一了,果然身手了得。
  我眼看林少辞要败,连忙拿起一块瓦片,准备助他一臂之力,来个美女救英雄。可惜被风净漓捷足先登了。
  她的剑势轻盈灵动,白衣若蝶,与林少辞的黑衣相映成趣,飘忽之间,好看的紧。有了她的加盟,林少辞轻松不少。
  这丫头嘴巴说得狠,原来都假装的。
  这厢暂时没什么危险,我转头朝山庄外面一看,忍不住惊叫一声——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鸟人?
  但见对面的山峰有数十人飞了过来,他们背后有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像小船的风帆。他们一边飞,一边撒下亮晶晶的暗器,被射中的黑衣人无一例外的惨叫身亡。
  明朝科技居然已经这么发达了?这真正是天将神兵啊。沈醉天,看你还怎么牛叉?
  我几乎要大笑出来了。
  火光中,沈醉天负手立于庄前,俊美的面上毫无表情,忽然喝道:“劈裂弹!”
  顿时,空中飞起数十颗乒乓球大小的黑弹,还不等我看清楚,就听见接二连三的巨响,一蓬蓬炫丽火光轰然炸开,浓浓的销烟,刺鼻的火药味道迅速蔓延开来。有不少人被炸落在水中,噗通噗通的响,虽看不见,但那水花想必不会小。
  这么猛烈的爆炸中,仍有几个人平安登陆,其中就有燕无双与宋清歌二人。
  燕扶风的武功显然要比宋清歌好,一出手就死了三个。这倒也不奇怪,一般来说,军事参谋这样的,武功都比较弱。
  我在最佳观众席上坐的好好的,忽然觉得脖子一凉,垂目就见一柄寒气森森的宝剑。
  “都给我住手!”风净漓清亮的嗓音颇有一股穿透力。
  大家都是一怔,目光齐刷刷的看上来。
  这丫头不是正在帮助林少辞抗敌嘛,怎么有空照顾起我来了?
  我斜眼一看,原来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个白袍人,大约五十来岁,正在和竹竿老头比拼内力。两人都是满脸汗水,衣服紧紧帖着身上,显是关键时刻。
  “风净漓,你到底想干什么?”林少辞的声音变得凌厉起来。
  沈醉天同时叫道:“风姑娘,请你三思而行。”
  风净漓的身子微微一抖,语气却极冷酷。“林少辞,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是要她,还是要我?”
  我越听越糊涂呢。从头到尾,林少辞何曾选择过容疏狂?风净漓吃什么干醋?简直是莫名其妙,名副其实的疯姑娘。
  我看不下去,清了清嗓子,叫道:“喂。林少辞,你还在犹豫什么,想害死我嘛?赶紧选择这位风姑娘,今晚就洞房吧。”
  我话没说完,面上就挨了一巴掌,直打得我眼冒金星。
  怒啊!这个丫头狗咬吕洞宾,真他妈的欠教训,不给她点厉害看来是不行的。
  (2)
  更新时间2008-2-420:52:00字数:0
  话说我被风净漓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站立不稳,直气得七窍生烟。我靠啊,活了二十几岁,被人打耳光还是头一遭。
  于是,我决定做一回好汉——好汉不吃眼前亏啊!人家的剑就架在我脖子上,我能怎么样呢,只好顺势往下一倒——虽说我是御驰山庄的庄主,但是我现在不会武功,身体又弱,应该没有人会笑话我的。再说了,掉下去摔断骨头也比被人砍头来的好啊。
  可是,没有我预想中的骨头断裂,我被人接住了。
  我一看来人,顿时热泪盈眶,摸着他的脸叫道:“相公,你这个妹子好狠的心,差点就要了我的小命。”
  此言一出,大家哗然。风亭榭的一张俊脸顿时涨得通红,低声道:“什么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就你一个人来了吗?唐姑娘她们……”我话没说完,就被人拉了过去。
  林少辞面色苍白,双唇紧抿,眼底闪烁一丝不明怒火。“注意点形象!”
  这头种马害得我差点丧命,还敢这样跟我讲话。我一把甩开他,亮开嗓子吼道:“形象?你还好意思跟我说形象?要不是你到处沾花惹草,招蜂惹蝶,搞出这么多风流韵事,我今天会被人拿剑架着脖子嘛?我看最该注意形象的人是你。”
  众人静默。空气里有一股莫名诡异的气氛。
  我不知道自己这番话竟有这么大的威力,把他们都震住了。看来容疏狂还是有点庄主威信的嘛!
  我得意洋洋的四下一看,只见两派人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涌了进来,并且很有阶级觉悟的自动分成两派。林少辞面如死灰,燕扶风与宋清歌二人木然站在他身后,似都呆了。沈醉天的脸上挂着一丝邪恶的笑容,一派轻松,那神情就像一只猫看着将死的老鼠。
  突然,门外涌进一群女人,她们一见林少辞,立刻蜂拥而来,七嘴八舌的关怀如潮涌,叽叽喳喳像一群麻雀。
  我简直受不了这群花痴,立刻拉起风亭榭的小手,道:“相公,我们还是去沧州吧。林少主智勇双全,武艺精湛,这点小事用不着我们帮忙。”
  风亭榭尚没答话,沈醉天便笑道:“恭送容姑娘!”
  风净漓忽然飞身拦住。“不能走!容疏狂,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别想离开。”
  风亭榭低喝一声:“净漓。”
  “哥,你别管!今天一定要有个了断。”风净漓说着,利剑如虹,直取我的咽喉,气势凌厉之极。
  靠。这丫头连她哥的话都不听,反了她了。
  风亭榭横剑招架,三两下将她逼退数丈,怒道:“不许胡闹。”
  风净漓泫然欲泣。“哥,你居然帮她?”
  我忍不住了。“风大小姐,麻烦你搞清楚状况,你的情敌们都在那边——”我指着花丛中间的林少辞。“你先解决她们吧,我都要嫁人了,你还不放过我啊。说起来,我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