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16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16

作者:沈沧眉 字数:4992 热度:16
嘻随他去看,这老爷子肯定又要吓一大跳了。
  “你的体内有真气流窜。”他抬起头。
  “是啊!我的武功恢复了,不过用起来好像不太灵光。”
  他一脸震惊。“这怎么可能?你服过什么药物,或是其他什么……?”
  我点头。“有人用内力帮我治疗。具体是什么功夫,我也不清楚。”
  “天下竟有这等奇功?”他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
  我很担心他会惊倒,忙伸手扶住,笑道:“黎先生,天下的奇事多着呢,您还是快来看看少辞。”
  众女一见黎秀然,立刻让开。他把把脉,把众女都哄了出去,关上门,捣鼓了半天,方才满头大汗的出来。
  众女立刻围上去。
  “老夫用金针帮他散了部分寒气,再服些药就没事了。不过——”他面色一沉,拿出医生的权威,“林少主现在极需静修,不能被人打扰。各位好自为之。”
  众女虽不愿意,倒也不敢多话,只得散了。
  我想着也该去收拾包裹,转身要走。黎秀然忽然低声道:“林少主请容姑娘进去。”
  呀?这小子醒了?
  我疑惑的进入房中,只见林少辞靠在床上,俊美容颜苍白如雪,唇色泛紫,越发显得一双眼瞳窅黑如漆,确实是个美男子,有蛊惑人心的资本。
  我坐到床边,微笑道:“感觉怎么样?”
  他看着我微笑,又像是哭,忽然低低道:“沈醉天的这一掌,为什么没有把我也打成失忆。真不公平。”
  晕!怎么突然来这么悲戚的一句,受不了,还是我来引导话题吧。“你和风净漓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苦笑一下。“现在说这些,还来得及吗?”
  “什么意思?”
  “自你决定嫁给楚天遥,我们就没有回头路。”
  汗!听起来深情款款,但我现在最想八卦的是他和风净漓。“说说吧!我很想知道。”
  他定定看着我,良久不说话。我以为他不会说了,但他忽然开口了。“四年前,我在华山游历,住在一户采药人家里,偶尔帮他们干点活。有一晚,我采药回来,路过莲花峰,天降暴雨,天地别有一番风景,我在峰璧上站了一会。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我当成药农,误会我要自杀,硬将我拖下峰去。我当时觉得好笑,就没有点破。”
  我笑道:“人家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你倒是挺享受的。”
  他苍白面上泛起一丝嫣红,有气无力的瞪着我:“你到底听不听?”
  我闭嘴不语。
  他继续道:“后来,我在洛阳又遇见她。她非说我欠她一次救命之恩,还骂我是——”
  “骗子!”我微笑接口。
  “没错。”他虚弱的苦笑一声,继续道,“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跟着我,惹下许多麻烦……”
  “谁叫你天生就具有令女人疯狂的本领呢?”我忍不住语含讥讽。
  他居然没有生气。“不,疏狂,其实我很自卑。”
  这句话真把我震住了。御驰山庄的少主,江湖第一大情圣,居然会自卑。
  他苦笑。“小时候,我非常嫉恨你。”
  我一怔。“为什么?”
  “因为你样样都做到完美,最得父亲的欢心。他那样残酷严格,我们都偷懒,只有你不。他命我们蹲马步一天满六个时辰,只有你一人蹲足时辰。”
  “我们?”
  “天羽与无极,他们也是自小跟着父亲,是父亲一手栽培扶持。但是父亲只相信你,也只有你最听他的话。”他说着微微喘息,浓密的睫毛垂在眼脸,轻颤不绝,像一把羽扇。
  我冷笑:“这就是你拒婚的原因吗?你嫉妒我?”
  “你——”他忽然昏了过去。
  我大惊,开门叫道:“黎医生——”
  黎秀然立刻进房,一干人紧随其后。
  宋清歌站在我身后,压低声音道:“庄主,马车备好了。”
  我看了看昏迷的林少辞,忍不住叹息,看来他与容疏狂之间的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说清楚的,只好等日后再说了。
  (2)
  更新时间2008-2-421:01:00字数:0
  由于整夜没睡,困乏的厉害,我一上马车就去梦周公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床上,很舒服的一张大床,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窗外天色未黑,室内已有一盏淡黄的烛火在摇曳。我有一种久违的宁静惬意,虽明知道这地方不对劲,却不想起床。
  不知道又是哪位大神搞鬼,我已经见怪不怪,干脆心安理得的享受了再说。
  静默之中,有人轻轻敲门。“庄主,你醒了吗?”
  咦?是蓝子虚,这倒有些意外。
  “蓝阁主,有事吗?”
  “该吃饭了。”
  “哦。”我应了一声,“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山庄在大明湖的一处庄院。”
  “大明湖?”我一边穿鞋子,一边道,“这么说,我们还没有出济南城?”
  “是。”他顿了顿,“我们要在济南再逗留两天。”
  “为什么?”我打开门。
  “楚天遥要亲自迎接庄主。”
  “啊——”我惊讶,“呵!看来这个人的性情确实诡异难测。”
  “庄主先吃饭吧。”
  我站在楼上,朝远处一看,只见水波澹荡,柳碧如烟,绿荷起伏如涛,湖面有几叶小舟飘荡,颇显清幽。顿时心情大好。“蓝阁主,你去租条船来,我们吃完饭去游湖。”
  他笑道:“整个大明湖都属御驰山庄所有,何须去租船,庄主想游湖,吩咐他们就是。”
  我靠。这么牛。
  我当即下楼,三两下解决晚饭,抹抹嘴就往跑,到了湖边,招手叫来一条小船,吩咐道:“四处逛逛。”
  船尾的艄公二话不说就划起浆。啧啧,有权有势就是爽。
  这时,天色将暗未暗,湖面笼了层淡淡轻雾,三两个文人模样的人泛舟饮酒,唱和吟诗,风流的很——不过大多数是自命风流。
  对此良辰美景,我不觉想起清朝刘凤诰咏大明湖的诗句,随轻声吟道:“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小舟忽然一阵晃荡,我身子一倾,差点掉下湖去,连忙抓住船栏。回头一看,这才发现那艄公全身黑袍,斗笠罩了整张脸,两手不停划桨,船却只在原地打转。
  哪有艄公不会划桨的,难道是鬼谷盟的奸细?
  我心中一惊,喝道:“怎么回事?”
  他两手一松,站起身朝我走来,双桨“啪”一声轻响,落入水中。
  “你是什么人?”我惊慌的就地往船头移两下,心中大骇,老天,我可不会游泳啊。
  他站住,忽然伸手揭下斗笠和那件黑袍,轻叹一声:“原来划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顿时呆住,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艳少一袭月牙白的单薄长衫在晚风里微微飘拂,似山涧飞溅的清泉,又似温淡春夜的一抹月光。
  “你这个表情像是看到了妖怪,我有那么可怕吗?”他满眼笑意的将我从船板上拉起来,“快起来吧,不用这么大礼参拜。”
  我甩开他的手,拍拍屁股,心底一再提醒自己,这个人很强不能得罪,嘴巴上却不受控制。“你本来就是个妖怪,突然冒出来,想吓死我嘛。”
  他的笑容温暖如昔。“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但你好像只有惊,没有喜。”
  我冷哼。“少来这套花言巧语。骗骗别的女孩子还可以,休想骗我。”
  “看来你听信了我的负面传闻。”他夸大表情,“天地良心,我何曾骗过女孩子,一向都是女孩子骗我。我首次讨好一个女孩子,就落得个狼狈下场。”
  他故意长叹一声,眼睛却笑弯了。
  我也忍不住笑起来。“胡说八道,你难道是我心里的蛔虫,连我什么时候想游湖都知道?”
  他这次很老实的回答。“就在你吃饭的时候,我正在学划船。”
  这下我要吃惊了。“啊?你难道有千里耳?还是说你在御驰山庄安插眼线?”
  “这是个秘密。”他眨了眨眼,“只要我愿意,天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别人要这么跟我牛叉,我肯定一脚送他去火星。
  我退后两步,再次打量着他。他看着我,不说话,勾起一弯嘴角,浅浅的笑着。在这一刹那间,我忽然觉得,为了他的这个微笑,我已经等待了太久。
  “谢谢你!”我为我的身体致谢。
  “哦,真稀罕。”他笑。
  我瞪着他。“你的咳嗽好了?”
  他挑挑眉。“显然好了。”
  我上前,伸手去揭他头上的蓝色幞巾。“那你干嘛还戴着这个——”话没说完,我就呆了。
  一头雪白的银丝流瀑般泻下来。
  “你的头发——”我睁大眼。
  他的目光忽而幽深难名。
  “这是怎么回事?”我呐呐近乎自语。
  “显然,我老了。”他轻叹。
  “四十岁?”我大着胆子,小心试探。
  他面色微变,瞪着我。“我有那么老吗?”
  “啊!”我惊呼,“那——”
  “你凭空给我多加了三岁。”他说着,面上已有了笑意。
  “三十七,我的天,你把这叫做老?”我叫起来,几乎怀疑他在耍我。
  他再次叹息。“你不懂。像我这样的人,每一天都感觉像一个千秋那么漫长。”
  我震惊,这句话若是别人说来,我必认定他极度矫情造作之辈,直接拉黑名单,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他说,我就信了。
  我隔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天才都是寂寞的。”
  他忽然轻笑出声。“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叫我惊讶,疏狂,我绝不放过你。”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我。
  我正色道:“恐怕不行。我实话告诉你,我就要嫁人了。”
  他不动声色。“那又如何?”
  “所以,我们的交往必须到此为止。”我说,“再这样暧昧下去,我万一爱上你就麻烦了。”
  他一呆,像听到不可思议的奇闻。“你难道还没爱上我?”
  我眼前发黑,几欲晕倒。这人自信的近乎狂妄,如此理所当然的认定我已经爱上他。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已经爱上了你?”
  “是什么让你觉得,你没有爱上我?”他反问。
  我几乎要起反感。“拜托大哥。我连你的真实姓名,身世来历都还没搞明白,你何以如此自信?”
  “这个很重要吗?”
  我一愣。对啊,这个很重要吗?但是在我的观念中,但凡涉及爱这个字眼,这些都是必要的——一夜情另外。
  啊,或许我们可以玩玩一夜情,缱绻缠绵之后,各奔东西,也不失为一件风流快事,毕竟这样牛叉的人物,百年才出一个,不是什么时候,什么人都能遇到的。我绝不能轻易放过他。
  (3)
  更新时间2008-2-511:56:00字数:0
  我打定主意,立刻朝他暧昧的眨眨眼。“我即将嫁给一个魔鬼,但现在还是自由的,我们或许可以——”我住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魔鬼?”他蹙起眉头,“你觉得楚天遥是个魔鬼?”
  这孩子显然没明白我话里的重点。
  我一挥手。“唉,提他真煞风景。我们还是说点风花雪月的事吧。”
  他点头。“你刚刚吟的那两句诗不错,很切景。”
  我暗叹一声,这般不解风情,真是枉负艳少之名。我就差赤裸裸的道出‘月夜不寐愿修燕好’了,他居然还不明白。
  我朝他靠了靠,伸手去抚他的肩膀。“你不是喜欢我吗?”
  他一怔。“你在勾引我?”
  晕倒,反应忒迟钝了。我微笑。“别怕,我很健康的。”
  他又是一怔,遂即哈哈大笑起来。“你精于此道?”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