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17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17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5
我靠。我观摩古今中外众多aV,特意钻研过日本制造,何止是精?
  我干笑两声。“包君销魂。只是……”
  他面无表情的挑眉。“嗯?”
  “你没有什么疾病吧?”我小心翼翼道,这个虽然有些煞风景,但还是问清楚的好。据说他昔年总随身带两名绝色美女,风流成性,万一染上什么花柳病就不太好了。可恨没带安全套来穿越。
  闻言,他倏忽瞪大眼睛。“你究竟是要自荐枕席?还是要我打你屁股?”
  “两者皆可!”我耸耸肩,这丫再这么拖下去,我就没兴趣了,也实在有点自尊受创,我难道真的一点魅力也无。
  “这个嘛……”他忽然抱臂啃起指甲,眼底有股促狭神情,“我是担心,万一我们动作太剧烈,掉到湖里去就不好了。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如明天晚上,我们再……”
  “明天?”我斜睥他,“你不是骗我吧?”
  他按捺不住,笑出细碎皱纹。“就怕你届时反悔。”
  “一言为定。”我朗声应道,“现在烦请靠岸,我要回去了。”
  他一愣。“我不会划船。”
  我也一愣。“那怎么办?”
  “办法倒不是没有,不过——”他忽然走过来,抱着我,垂头在我肩上,嗓音沙哑的低低说道,“我想你再多陪我一会。”
  我的心瞬间软下来,柔情就像头顶温馨的月光一般漫过心房。又似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渊边缘,心底莫名悸动,一阵阵如水波荡漾。
  但是,我真的不能再陪他了。
  我拿开他的手。“不行。我必须回去了。”
  他侧头抬眸看我,眼神一暗。
  我感觉脸颊发烫,尴尬的笑了笑。“我内急啊,拜托先送我去解决一下,谢谢。”
  他的脸上还没什么表情,而我已经感觉到他的胸腔在微微震动了。但是,很难得他竟然没有笑出来。
  “傻瓜,怎么不早说。”
  他轻叹一声,我的身子已然飘起来,等我落下地来,依稀还听到了他那一声叹息的尾音。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从那个宽阔的湖面,一眨眼间就站到了地上。
  “哇哦,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惊叹。
  “你不急了?”他一脸戏谑。
  我干笑一声。“那么明天见。”说完,转身狂奔而回。
  他终于没能忍住,很没风度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春梦,梦里正和艳少抵死缠绵,忽然听到外面有一大堆麻雀在唧唧喳喳的乱叫,仔细一听,又像是鸭子。不管了,翻个身搂着艳少继续睡。谁知这个吵闹越来越响。
  蓝子虚这混蛋想找死吗?大清早的也不管管这些家禽。
  我一把掀掉被子,冲出房门,然后我就懵了。
  原来这不是鸭子,也不是麻雀,是一群女人,各式各样的女人,与她们在一起的是无数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珍奇古玩……我靠,这里什么时候兴起集市来了?难道御驰山庄还经营这项事业?
  诺大的庭院里,蓝子虚正被一群女人团团围住脱不开身,急得脸红脖子粗,一见到我,立刻挤了出来,快步上楼。
  我不待他说话,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开布庄吗?”
  他看了看楼下,似乎兀自心惊。“这个,这是——”
  “这是在下带来的。”有个人从他的身后探出头来,温雅的微笑,三十来岁,身着青衫,手执羽扇,颇有几分书卷气。
  “容姑娘,在下姓云,单名一个景。下面这些东西是楚先生命我带来的。”
  我一时回不过神,“哪个楚先生?”
  他一愣。“楚天遥先生。”
  “哦。”我恍然,“他想干什么?”
  云景笑道:“楚先生将在今晚迎娶容姑娘,但是不知道姑娘喜欢什么样的礼服首饰,所以——”他指了指楼下,朝我微一颔首,“楚先生备下这些,供姑娘挑选。”
  不会吧,楚天遥居然这么大的手笔,我的虚荣心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你说,他今晚就要迎娶我?”我加重今晚二字。
  他点点头。“没错。”
  我靠。他还真会挑日子,我今晚可是要私会艳少来着。“不行不行。今晚不行。”
  “楚先生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更改!”他的语气仍然温文有礼,却毫无商榷的余地。
  我转头看着蓝子虚,他也正看着我,那眼神似乎是……表示赞同。我靠,没道理啊,我的人不听我的。
  我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我进房,然后对云景干笑一声:“云先生请稍等。”
  蓝子虚进来后,我砰的关上房门。“你去跟他说,婚礼推迟。”
  他一脸为难。“推迟到何时?”
  “只要不是今晚。随便什么时候?”
  “请恕属下多嘴。”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我,“这个有区别吗?”
  “蓝阁主!”我冷下脸,盯着他。
  “庄主。楚天遥从来说一不二。”他叹息道,“昔日,他派人去山西收服神风寨,他们大寨主已答应归顺,不过是晚了一个时辰,就被他尽数歼灭,无一活口。”
  他说着目光沉痛地看着我,那意思是说——御驰山庄的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上。
  这个人竟……如此可怕!!看来,我除了乖乖上轿,别无选择了。可是,我不甘心啊。怎么办?怎么办?
  我急得团团转。
  蓝子虚轻叹道:“庄主,还是去挑礼服吧。”
  我万般无奈,只得开门出去,云景一见我,立刻微笑着欠身,那神情似吃定我没辙。
  我目光一扫,只见楼下满眼是红,各式各样,当即冷冷道:“为什么不见白色?”
  他一怔,遂即又笑了,朝楼下一挥手,楼下的布料忽然变幻阵形,红退白进,井然有序。
  我忍不住有些惊讶,刚刚那群人还乱成一团,忽然都变成了战场上训练有素的娘子兵了。
  我随手指了一匹白色布料。“就那个吧。”
  楚天遥,老娘玩一回西洋婚礼,气死你个混蛋。
  云景一脸平静,似乎毫不惊讶。“请容姑娘挑些首饰。”
  “你决定好了。”我没好气的说。
  “那么,我就请裁缝上来给姑娘量尺寸了?”他笑得近乎虚假。
  “随便。”我进房,甩手关上门。
  (4)
  更新时间2008-2-511:56:00字数:0
  一群大婶围着我忙活半天,直到下午,我才得以喘息,可是那个该死的云景阴魂不散。眼看天色将晚,我急得头发冒烟,这丫倒好,喝了一整天的茶,连个厕所也不跑一趟,逼着我出阴招——只好叫蓝子虚给他下泻药。
  基于上一次‘不见不散’的经验,艳少应该会在湖上等我。所以当我满怀期待的跑到大明湖畔,却没见着人,那感觉叫一个苍凉啊。真正是柔肠寸断,百折千回,憋了一整天的气全泄了。不过一夜露水之约,我何以如此悲凄?
  此时,暮色苍苍,飞鸟投林,晚风斜来。我隐约感觉,此生好景不再有。
  良久,身后有人道:“容姑娘。”
  我一惊回首:“是你?”
  凤鸣微笑,恭敬有礼。“家主有事缠身,命我传话,请姑娘准时上轿,他必不负约。”
  我靠,这个时候还跟老娘玩神秘。他难道还准备打昏新郎抢亲不成?
  我大怒而吼:“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该冷落佳人。你去告诉他,叫他以后切莫再自称什么艳少了。”
  “冷落佳人?”凤鸣噗嗤笑出声来。
  “我不够资格称佳人?”我怒目而视。
  “不敢!”他正色道,“家主知道容姑娘必然生气,所以……”
  他顿了顿,面色微红。
  “所以什么?”
  “他说今晚一定会让容姑娘尽兴,姑娘只管上轿便是!”
  让我尽兴?我靠!我的脸立刻像火烧,这个混蛋竟然连这种事也跟属下说,下次给我见到,一定先奸后杀,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假笑。“麻烦你也转告他一句,即便今晚没有他,我也势必要尽兴的。”
  难道天下只得你艳少一个男人。本姑娘看上你,那是给你面子。
  凤鸣的面色红白交替,忽道:“话已传达,在下告退!”说着,人已不见踪影。
  青碧垂柳下,两道身影急步而来。
  “容姑娘,时辰已到。”
  我瞥他一眼,这丫两腿甚健,看来蓝子虚下的药还不够份量。
  两个小时后,我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大宅院。我以为拜堂的时候,应该能偷看到楚天遥,谁知压根没有拜堂这一环节,就直接进了洞房。
  房间里素净冷清的像死了人,哪里有一点喜气。只有两个小丫头在外面候命,低眉敛目,没一点声响。
  我在房子里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忍不住局促不安起来。
  容疏狂若是个绝代尤物,我或许可以对楚天遥施展一下美人计。可是,我的洞房花烛夜,他就这般无礼怠慢,连个摘鲜的念头都没有,以后就更不用说了。那还怎么偷那名单?
  我忍不住了,开门问那小丫鬟:“楚天遥人呢?”
  小丫鬟笑得很甜美。“汉王送来贺礼,先生正在接待。”
  我一愣,朱高煦这个狂人也来了?楚天遥的面子真够大的。我得去一睹尊容。
  “我想出去……”我好歹个新娘子,找什么借口好了。
  小丫鬟掩住嘴,笑道:“夫人已是这里的主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夫人?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不过话说回来,楚天遥的下人们还真是与时俱进啊,新娘子穿白色喜服已经够惊世骇俗了,她们却视若无睹,毫不惊讶。洞房之夜四处乱走,她们竟也没什么反应。
  看来,楚天遥比我想象得还要厉害,丫根本刺激不到他嘛。失败失败。
  我正郁闷着,不经意间猛得撞上一个人。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一见他,立刻吓得跳起来,伸手捂住他的嘴,将他拖到假山后面。“你疯了,姓楚的很厉害。”
  他毫不惊慌,笑嘻嘻看着我。“你今晚很漂亮。”说着伸手就来搂我。
  我一把打掉他的爪子。“去,现在没空,我要去看看那个汉王。”
  “汉王?”他皱眉,“他已经走了。”
  “走了?”我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着他走的。”
  “啊?你就这么大摇大摆进来的?”我惊讶。
  “是啊。”他笑,“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我靠,他一提这个,我就火大。
  我一把将他压着石上,瞪着他怒道:“你太过分了,怎么能把我们约定之事告诉凤鸣。”
  “有什么不妥吗?”他一脸无辜,显得比我还开放。
  我气结。“隐私啊,个人隐私懂不懂?”
  他不答,含笑看着我,眸光清亮夺人。
  我忽然明白过来。“啊!你是故意的。”
  他微一挑眉,示意不懂。
  我窃笑起来,伸手在他的鼻梁轻点。“你这个小坏蛋,你是故意挑这个时候来的,对不对?在我新婚之夜,和我偷情。嘻嘻,果然是个好主意,香艳刺激,气死那个姓楚的。”
  他的面色忽然变幻了几下,好像有些哭笑不得。
  皎白的月光穿过庭院的扶疏花木,照着他清俊温柔的脸上,一头银丝流瀑般披泻而下,雪白长袍映华生光,真正是个惊才绝艳的美男子。
  我痴痴看了一会,禁不住诱惑,俯身去吻他的唇,微凉温软,好滋味啊。
  他眸底似有笑意,任我侵犯,只是用力抱紧我。好一会,我念念不舍的抬起头,兀自有些心醉神迷。
  他笑道:“我有没有告诉你,你今晚很漂亮?”
  我摸着他的脸,五指细细描过他的眉唇口鼻,哑着嗓子道:“说了。你今晚也很漂亮。”
  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