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19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19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9
,你就告诉我嘛。”
  他忽然紧紧抱住我,像要把我嵌进他的身体里。“跟我走,疏狂,跟我走,我们离开这个地方。”
  我感觉无法喘息。“去哪里?”
  “随便去哪里,只要离开这个江湖。随便去哪里。”
  我几乎被他煽动,但是我不能。“你放得下这些人吗?你的父亲,妹妹,还有燕大哥他们——”
  他身子一僵,慢慢松开我,颓然凄惨的笑。半晌,才轻轻道:“夜深了,你回去休息吧。”
  我想了想,道:“好的,你也早点休息。”
 
  (3)
  更新时间2008-2-2812:20:00字数:0
  林少辞要我跟他走,风亭榭要我拿到那份名单,楚天遥欺骗我,但他是我丈夫……天知道!我压根没办法把艳少这个类似采花贼的外号,和汉王的谋士这种一听就是心机深重,讳莫如深的人联想到一起。可恨我竟然愚蠢至此,还傻傻的找他做保镖企图逃走?原来是送羊入虎口!
  我越想越恼火,翻来覆去好不容易才睡着。半梦半醒之间,似有某种强烈的第六感,有一道幽深的目光正看着我。
  我几乎是直弹起来的,上半身笔直像一条线,还没张口便被人掩住了嘴。
  我睁大眼,他的白发即便是在黑暗里仍能辨别——那像一道咒语,提醒着我,他也曾温柔如水,一点点渗透,摧毁我自认为冷漠的心墙。
  “你——”我说不出话。
  他顺势压倒我,用力吻我的唇,满头银丝流泻直下,铺天盖地一般。可恨我竟无法抵挡他的热情。
  我屈膝踢他要害。他闷哼一声,愤怒抬头。我毫不畏惧的瞪着他。
  他的一双眼眸亮若灿星,终于慢慢转为柔和,伸手轻抚我的发,悠悠道:“原来你生起气来,也这般漂亮。”
  我顿时崩溃。“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轻叹一声,柔声道:“好吧。我道歉。”
  我一把将他推落,翻身不再理他。这头自大的猪,说声道歉竟像给我天大的恩赐,难道还要我起身跪拜,谢主龙恩,去他的!
  “疏狂——”他钻进被子,伸手来搂我。
  这一声近乎撒娇。我全身一震,转头瞪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想你了。”他缠过来。
  老天!我立刻软掉,他那样孤傲狷狂的人,几乎拥有一切,可情绪却这样多变难测。但是我并不打算放过他。“哼!你那天可不是这样的。”
  他的眼神重又变得深沉。“我这一生,从没恳求过别人跟我说话。”
  “哈!我真荣幸!”
  “是吗?我没看出来。”他重又吻我,惩罚一般。
  良久,他抬起头,微微喘息。“我们明天回沧州。”
  “嗯,为什么?”我回不过神。
  “我不能让别人一直抱着我的女人!”他的语气听起来酸气冲天。
  我的上帝。我闭上眼,抬手覆住额头,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带些怒气的动了动腿,我立刻一阵颤栗。
  “这么急着回去,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哼。“你就要跟人跑了,还不是事吗?”
  我瞪大眼。“啊?你监视我?”
  他不答,用力抱紧我,温热鼻息直喷在我的脸上,我全身发烫,也顾不得追究了。
  清晨睁开眼,那家伙已经不见踪影,唉!神出鬼没,像个幽灵,天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呆了一会,几乎怀疑是梦,忽然又觉得懊悔——我真是没用,这样便轻易原谅他。
  我叹息,拉着被子蒙起头。不一会儿,敲门声响起。
  “庄主。”蓝子虚说,“你醒了吗?”
  “什么事?”我探出脑袋。
  “楚天遥的马车在门外,等候庄主。”
  啊,来的这么快。我起床穿衣,洗漱完毕,出门。
  蓝子虚等人均在大厅等候,唯独不见林少辞。凤鸣挺身立在厅中,青衫如碧,看到我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楚天遥呢?”我直接道。
  “主人在车里等您。”他一贯的斯文有礼。
  我看了看众人。“那么我走了,嗯,代我问候少辞。”
  蓝子虚点头,意味深长道:“庄主保重。”
  我会意,故作洒脱的挥挥手。他既来接我,我赶紧顺着台阶下吧。
  我刚掀开车帘,就被一只手拉了进去,跌入他的怀里。
  我脱口喝道:“青天白日,放尊重些!”
  他尚未说话,我已听到车外的凤鸣倒抽一口冷气。
  他沉着脸,目光深沉的盯着我,隔了半晌才贴着我的耳朵道:“下次人前,不许这样跟我讲话。”
  我忽然觉得好笑。“自大狂。”
  他有些无奈瞪着我,顺手梳理我的头发。“披头散发,成什么样子。”
  “哈哈,反正有人喜欢。”我挪了一下位置。
  “牙尖嘴利。”他叹一声。
  我心头一震,蓦然想起风亭榭临别时曾对我说过,见到楚天遥要小心一点。不仅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告诫我,他是一个大魔头,喜怒无常,杀人如麻。而现在,他就坐在我身边,笑容温暖而亲切,眼里满溢包容与宠溺,淡定从容,静默如山,看不出有丝毫暴戾与冷酷。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他搂住我的腰,佯怒道。
  “没什么!”我笑得有些心虚。
  他忽然沉下脸。“不许想他!”
  我发愣,“哪个他?”
  “装傻。”他冷哼,“除了林少辞,还能有谁?”
  语气里竟满是忌妒。老天!以后谁再在我面前说他是魔鬼,我肯定大嘴巴抽他,他分明是一个完美的丈夫。
  我睁大眼看着他,很想笑,但心底忽有一股柔情流水般淌过。
  我不能自禁,凑过去吻他的脸。
  他微微一愣。
  我笑。“傻瓜,我在想你。”
  他问。“想我什么?”
  “我在想……”我看着他,不知如何措词。
  “快说!不然我要打你屁股。”他笑意盈盈,手上一用力,我便倒在他腿上。
  “我在想,为什么他们都说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他清亮的眸光忽而变得深沉。“哦,那在你眼中,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摸着他的银白的发丝,悠悠道:“嗯,你是天上的云,变幻莫测,你是大海的水,包容宽阔,你是风,是谜……”我说得顺口,越发不着边际,“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他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我,眼睛里有股莫名的火花闪烁。
  我轻拉他的头发,戏谑道:“乐傻了?没听过这么精彩的马屁吧?”
  他忽然柔声道:“你是我的梦。疏狂,我真不敢相信,我拥有了你。”
  我全身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由他口中说出。我感觉自己要晕了。难怪琼瑶阿姨那么喜欢晕。原来幸福太过巨大,真的会使人发晕。
  我命令他:“低下头!”
  他一怔。
  “我叫你低头。”我笑得像个不良少女,“快点,我要奖赏你。”
  他依言俯身,这或许是他生平第一次听命于女人。
  我立刻吻住他的唇。
  他的面上泛起一抹淡淡的轻红,像个青涩少年。
 
  (4)
  更新时间2008-2-2819:52:00字数:0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沧州,而是转道去了乐安,汉王朱高煦的封地。
  楚天遥一到乐安就进了汉王府,每晚深更半夜回来,我必定已经睡死,天明醒来又不见了他的踪影。
  时值大明洪熙年的三月,时间紧迫,我必须尽快得到那份名单。可是,我不知道这份名单究竟被他放在了哪里。照理说,这么重要的名单,他应该随身携带,但我翻遍他的衣物和书房也没找到,也许是放在沧州的家里吧?
  说起来,小偷这活真不是谁都能干的,尤其是偷自己枕边心爱之人的东西,那强烈的负罪愧疚感啊,真是很要命,至今我仍能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像鼙鼓动地。
  同时,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找到。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偷,还是不偷?倘若偷了,不论能否安全逃离,不论他是否原谅我?我今生都没有脸再见他,往后的岁月,我势必永远都活在忏悔里,孤单寂寞的老去。我好不容易才爱上一个人,可不想落个悲凉收梢。若是不偷,我要如何对御驰山庄交代呢?背后还有朝廷牵制着,我不动手,朝廷就会对御驰山庄动手,我既占着容疏狂的身体,她的身份与责任,总不能完全不顾吧。何况楚天遥干的是大逆不道的谋反。
  唉。天下那么多行当,他怎么偏偏就选择了这个呢?想昔日在蠡湖,他曾自比范蠡,可人家范蠡是帮助勾践复国,他这是谋反啊,要杀头的。他那样一个超凡脱俗的人,不可能堪不破这一点虚名权势,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得找个机会问问。
  这天半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他回来了,在床边坐了一会儿。
  我继续装睡,等他来唤醒我,谁知他忽然轻轻叹息一声,又走了出去。
  这家伙还要干什么去?
  我睁开眼想了一会,起身下床悄悄跟出去,来到一处僻静的院子,窗口一盏微弱的灯光透纸而出。
  一个女子声音温柔道:“我替您宽衣。”
  他低应了一声。
  房内静默,半晌,女子又道:“您觉得怎么样?”
  他没有说话。
  我站在院子里,幽幽月光倾洒而下,只觉得全身冰冷。
  我认得这个声音,她是那晚客栈里的女人。
  “为了一个容疏狂,您何必……”女子的声音莫名幽怨,好似哽咽。
  他冷冷的打断她:“不要因为她,影响你的情绪,做你该做的事。”
  我顿时气得发抖,正要冲进去捉奸在床,忽然身后伸出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搭上我的肩膀。直吓得我魂飞魄散,遂即身子腾空而起,已被对方快速的提了出去。
  我这时也顾不得害怕,只觉得怒火喷薄,一股热气在四肢经脉不停流窜。
  那人直将我提到前厅,才放开我。我脚一着地,立刻回身给他一个耳光,打完我就是一呆。“是你——”
  凤鸣瞪着我,眼睛发出兽类的光芒。
  我怒道:“你想干什么?”
  他慢慢恢复平静。“请夫人回房休息!”
  “你敢管我?”
  “不敢!”
  “那么让开。”
  “主人吩咐过,不许任何人打扰。”
  “为何不许人打扰?”我哑着嗓子。
  “主人吩咐过,不能让夫人知道。”
  他还真TmD诚实。我怒极而笑。“我偏要去打扰,你待怎样?”
  他眸光一紧。“请夫人恕凤鸣无礼!”
  我冷笑一声,拔腿就往回走。
  他忽然出手点我穴道,我头也没回,背后却似长了眼睛,不及思考的回手就是一掌。他的身行急退数步站定,脸上有股莫名惊异的表情。
  我一掌挥出,体内热气窜流得愈发急乱,好似山洪爆发,无从控制,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瞬间无数热气上涌,喉咙里一股血腥狂涌而出,顿时两眼一黑,失去知觉。
  意识昏沉中,耳畔依稀有轻歌笑语萦绕,似有若无的香气忽远忽近,我觉得口干舌燥,勉强睁开眼,恍惚看见一抹白影杵在床头。
  我伸手去拉他衣服,叫道:“给我杯水。”
  那人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
  我无力的垂下手,挣扎着起身,两腿像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只得长出一口气。
  那人蓦然惊醒。“疏狂,你醒了?”
  我呆呆看着他的脸。“小榭!”
  “是我!”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