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22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22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23 热度:22
r/>   我靠在他的肩膀,伸手搂他的腰。“我才不稀罕你的无所不能呢,我只想能永远跟你在一起。”
  他没有说话。
  我抬头看着他,恳求道:“你不要管汉王的事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哪里也不去,好吗?”
  他低下头,微笑着。“你还想着那份名单?”
  我无奈。这个人太精明,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傻瓜。”他摸摸我的头,“其实有没有那份名单,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想取他们的性命易如反掌——”
  我拉他的衣服。“我不喜欢你杀人。”
  他眸光渐深,轻叹道:“疏狂,你要明白,江湖上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我点头。“希望有一天,我们能远离江湖。”
  他笑。“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他的声音忽然一变,朗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话音未落,水波中忽然出现三道刺眼的白光,本来平静的湖水蓦然化作数丈雪亮银白的水柱,冲天而起,和这股银波同时而来的,是三道凌厉的剑光。
  银白的水光混夹着宝剑的森冷的寒芒,在天边的炫丽晚霞映照之下,显得异常美丽,美丽且致命——无数水珠漫天盖地般向我们兜头罩下,锋利的寒气迎面而至,来势迅猛之极,直叫人避无可避。
  我下意识的一闭眼,不及思考,身体似有一种本能反应,甩袖翻腕闪电般去擒那剑锋,五指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顺着对方的胳膊一路急上,瞬间点中那人的眉心。来人的长剑应声而落,身躯“噗通”一声跌入水中。
  楚天遥没有动,在他身后有人横空刺出一剑,霎那间只听得宝剑铮铮鸣响,龙吟不绝。万顷碧波之上,三道身影宛若雄鹰翱翔般翩翩飞舞,忽上忽下,纠缠一片。半刻功夫,有两人惨叫落水,凤鸣收剑回身,飞掠上岸隐身不见踪影。
  我兀自呆住,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杀了一个人。他似知我心思,用力握我的手,但笑不语。
  我回过神来,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他们是要杀我。”他笑了笑,“看来,那位皇太子终于沉不住气了。”
  “是他派来的人?”
  “显然是的。”
  我忽然生气。“谁叫你杀了风亭榭?活该他要找你报仇。”
  “你啊——太天真了。”他长叹一声,“对于朱瞻基来说,风亭榭这样的侍卫死一百个也不足惜。无论我杀不杀风亭榭,他都一样要杀掉我。”
  我惊呼。“我想起来了。”
  他问:“想起什么?”
  “那一晚在南京,你明明可以刺杀他,为何不出手?”
  他看着我,笑道:“因为你!”
  我一呆。
  他微笑道:“留着他,御驰山庄便无路可退,你也就不得不来偷名单,不是吗?”
  “原来你一早就设计我?”我叫起来。
  他含笑看我,忽道:“我很纳闷,你怎么知道名单里有张辅的名字?”
  我一怔,当日气得口不择言,现在要怎么圆谎?总不能告诉他,我是从明史上看来的吧。
  “这个……是朱瞻基告诉我的。”
  “说谎!”
  “真的——”
  他皱起眉头。“疏狂,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每次说谎都会脸红吗?”
  “啊。”我真的吃惊了,“一直以来,我都以说谎从不脸红而自豪的。”
  他沉脸瞪着我,静默半晌,终于笑出来。
  我伸手去搂他的胳膊。“好吧。我答应你,一定会告诉你这件事,但不是现在。”
  他点头道:“起风了,回去吧。”
  这时夕阳落尽,夜幕已垂,湖面上聚了一层薄雾,御驰山庄的别院就在烟柳深处。
  他忽道:“想去看看?”
  “不想!”
  “口是心非!”他冷哼一声。
  我笑道:“你不是罚我永远不许离开你嘛!”
  他无奈轻叹。“想去就去吧。”
  我大喜。“那我现在就去!”
  “不行!”
  “啊?”
  他微笑。“至少先陪我吃完饭。”
  我嬉笑。“荣幸之至!”
  (3)本月PK,求PK票呀~
  更新时间2008-3-214:50:00字数:0
  我吃完饭,就直奔御驰山庄的别院,蓝子虚等人都在。他们见到我,面上都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
  我问道:“少辞呢?”
  蓝子虚道:“少主不在!”
  我一愣:“他去哪里了?伤好了吗?”
  他奇怪的看着我。“少主的伤半个月前就已痊愈。至于他的去向,庄主不知道吗?”
  “我知道还用问你嘛?”
  他也疑惑。“可是,少主是收到您的飞鸽传书,然后才离开的!”
  我皱眉。“这么说,他伤一好就走了?”
  “是!”
  “你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属下不知!”
  “你难道就没问问他?”我的嗓门有点高了。
  蓝子虚苦笑道:“少主一向四处游历,行踪飘忽不定,属下确实不曾过问。”
  我纳闷了。难道说,我拒绝他来乐安看我,他想不开离家出走?我还没那么大的魅力吧,而且他也不是小孩子了,眼下父亲和妹妹下落不明,还有心情出去游历?难道是……
  “有没有林……咳咳!”差点说漏嘴,我干咳两声,“有没有义父和晚词的消息?”
  蓝子虚摇头。“没有!”
  我追问道:“没出什么其他的事吧?”
  他沉吟道:“朝廷派人来过两次,催逼那份名单……”
  我靠。朱瞻基这小子也忒心急了点吧,对皇位虎视眈眈,他老子还没死呢。
  “庄主,您若可能的话,请尽快下手。”
  我白了他一眼。“我连名单的影子都没看见呢。”
  蓝子虚沉默一下,忽然道:“暗偷不行,不如明抢!”
  我一惊。“怎么说?”
  他面色微红。“这个方法有点卑鄙。但为了御驰山庄——”
  “有话直说。”
  “楚天遥就在大明湖。倘若能将他一举擒下——”
  我不动声色。“他的武功,当今天下已无敌手。”
  “倘若能合我与青龙、朱雀、玄武三位坛主,合我们四人之力,或许勉强可以与之一较高下。不过——”他看着我,“这件事的成败,关键在于庄主。”
  “在于我?”我皱眉。
  他有些谨慎的说:“据属下多日旁观……楚天遥似对庄主情意匪浅。庄主若是能在他的饮食中下些软骨散之类的……”
  “我明白了!”我点头道,“这一招果然够卑鄙的。”
  他神色一正,大义凛然道:“属下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局着想。何况楚天遥助纣为虐,意图谋反,这等大逆不道的行为,人人得而诛之!”
  我沉吟不语。
  他试探道:“庄主,您不会是对他动了真情吧?”
  我瞥了他一眼。
  他面色微变,忽然长叹一声道:“林老庄主若在,必定也很赞同此计。”
  我靠!竟敢拿林千易来压我?看来容疏狂这个庄主做的很窝囊啊。
  我点点头。“此计甚妙!但不急于一时。”
  他面露喜色。“那么庄主准备何时行事?”
  “时机成熟,我会通知你的。”我问道,“对了,你跟京城的官员熟悉吗?”
  他一愣。“御驰山庄在京城经营一些生意,跟他们有些往来?不知庄主为何问这个?”
  “了解一下山庄的经营情况。”我说,“他们中有没有人收过我们的贿赂?”
  他满脸狐疑。“基本上都收过。”
  “把名单给我。”
  “这个……”
  “快去!”
  他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就拿了三张纸出来。
  我大吃一惊。“这么多?”
  他苦笑一下。“没办法。本朝重农抑商,生意难做,上下都得打点。”
  我收起名单,起身往外走。“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庄主!”他跟上两步,“那件事……”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
  他立刻道:“属下等庄主的消息。”
  我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黎医生还在吗?”
  他又是一愣。“还在!”
  “他在哪里?”
  “在后院客房。庄主要找他,属下带您过去!”
  “我自己去就行了。”
  我说着转身朝后院去,刚过水榭,就看见一道黑影疾闪而过。
  我靠,居然敢夜窥御驰山庄,太目中无人了。我待要追过去,忽听有人叫了声:“容姑娘,这是要往哪里去?”
  黎秀然满脸笑容的迎上来。“姑娘气色大好,想必武功已经恢复。”
  我笑道:“托先生的福。”
  他谦虚道:“不敢!”
  我心知这时肯定追不到那人,只好作罢。“黎先生,我最近身体不大舒服,想请先生看看。”
  “哦?”他一怔,“姑娘请到房内坐下,待老朽先把把脉。”
  我进房坐定,他垂目把脉。
  半晌,他抬头道:“容姑娘的身体很好,并无大碍啊。”
  我一愣。“真的没有问题?”
  他也一愣。“老朽自认医术尚可——”
  “我绝不是怀疑您的医术。”我连忙解释,“只是在我中玄冰寒玉掌之前,已经中了一种奇毒。”
  他吃惊不小。“是何奇毒?”
  我摇头道:“不知道,据说此毒没有解药。”
  他笑了笑,道:“根据老朽数十年的行医经验,天下绝无解不了的毒,不过是解药尚没被人发现罢了。请让老朽再看看。”
  他查看一下我的眼睛,再次握住我的手腕。约一盏茶的功夫。他道:“容姑娘确无中毒征兆。”
  我万分疑惑。风亭榭说这种毒天下无解,显然是剧毒无比,莫非连黎秀然也看不出来?我仍有些不确定,但又不好意思一再追问他,免得他又以为我怀疑他的医术,只好客套一番,告辞而出。回去的路上,自己想想真觉得好笑。这么权威的医生都说我没有中毒了,我却一个劲的怀疑人家,好像巴不得自己中毒一样。
  ××××××
  本月PK,沧眉希望走过路过的都可以投一下月票哈~沧眉谢谢各位美人啦。
  第十一章艳少中毒疏狂出关(1)
  更新时间2008-3-215:34:00字数:0
  (1)
  我回去时,楚天遥已经睡着了。
  这家伙最近很嗜睡。我不敢惊醒他,悄悄出门到后院的竹林站定,只见月挂梢头,花影扶疏,夜色宁谧。
  我拣起一颗小石子,朝林中投去,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扑簌簌腾空惊起。我飞身探手抓在掌心,借着月光一看,是只颇可爱的小鸟。可惜了。
  我直奔书房,点亮烛火,铺开宣纸,拿出蓝子虚提供的名单,找到那些个看着不顺眼的名字,忙活起来。
  嘿嘿,朱瞻基同学,你不是要名单嘛,我现在就写给你!反正谁也没见过那份名单,谁也不晓得它长什么样子。
  约摸一个时辰,我就制作出一份鲜血淋淋的名单,拿起来就着灯光一看,嗯,很像那么回事,不枉我累得腰酸胳膊痛,幸亏我之前练过一点书法,否则这么多种笔迹真是要了我的命。
  我刚把名单收好,就听见楚天遥叫我的名字,连忙开门出去。
  他站在门口,笑意盈盈道:“原来你还这么好学?”
  我挥手灭了烛火,干笑道:“嘿嘿,我可是饱览群书。”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