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28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28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8
我问道:“天池三圣在这里?”
  她不理我,绕着小镇走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又回到了原地。
  沈醉天忽然道:“风姑娘,天池三圣为什么要打伤你师傅?你师傅究竟是什么人?”
  她怒气冲冲道:“跟你说了不知道。”
  沈醉天脸色一变,似乎想发火,终于忍了下来。
  我待要说话,忽听一阵劲急的马蹄声,朝这里疾奔而来。我们三人一愣,遂即不约而同的飞身掠上屋顶,伏下身子。
 
  (3)
  更新时间2008-3-510:39:00字数:0
  七匹快马离弦之箭般飞入长街,马上的人均是短装打扮,为首两人赫然竟是宋清歌与萧天羽,其余五人白袍裹身,白巾遮面。
  宋清歌忽然勒马不前,问道:“你确定他们是在这里?”
  身后一人道:“错不了!天字组的风影使亲眼看见他们三个进了这个镇子。”
  我听得莫名火大。宋清歌竟亲自带人来追杀我?看来我一天不死,林千易就一天寝食难安。
  “分头搜查!”宋清歌一挥手,六人分成两对,各自打马而去。
  沈醉天侧头看我,我知他的意思,作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风净漓不明所以,睁着一双大眼冷冷看着街上。片刻后,六人纷纷回来,均道没有发现。宋清歌沉默不语。
  蓦然,东南方向一声轻响,幽蓝的夜幕下,升起一蓬烟火,红蓝青紫交替闪烁,煞是好看。
  宋清歌喝道:“他们往东去了,快追!”
  瞬间,一队人马走得无影无踪。
  我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看来,他们要找的人不是我,而另有其人。“奇怪,他们这是要追谁?”
  沈醉天忽然道:“莫非是天池三圣?他们得到消息去救林少——”
  他话没说完,风净漓已纵身窜了出去。我与沈醉天立刻紧随其后,追着月光下的一缕尘烟,奔行了大半个时辰。轻功再好,终究比不得骏马,渐渐失去踪迹。
  这时,天色泛白,东方隐隐透出一丝亮光,苍茫的雾霭中隐约有个村庄。
  三人都有些累了,尤其是风净漓,整夜奔波不曾合眼,神态极为困乏凄楚,显然是很挂念林少辞。我忽然有些理解她,世间由来痴情苦,她不过是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看着她,我越发觉得两情相悦的可贵——原来,有时候我们的幸福,要靠别人的不幸来衬托和提醒的。可是,倘若我拿不到解药救艳少,那我们又是何其不幸。
  我道:“宋清歌既然已经赶过去,林少辞想必没什么危险。我们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沈醉天点头,率先朝最近的一户农家走过去。
  风净漓冷冷的看着我,不置可否。我看得出她敌意很深,笑了笑道:“我既然嫁给了楚天遥,自然不会再和林少辞有什么瓜葛。以前的事,不过是一场误会。”
  “误会?”她冷笑,“我哥哥因你被楚天遥所杀,你敢说这是一场误会?”
  “因为我?”我苦笑,“他身为皇太子的侍卫,即便没有我,楚天遥就不会杀他吗?”
  “你怎么知道他是——”她吃惊的看着我,忽然住口。
  我正欲卖弄一下明史,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这件事或许可以托付风净漓去办,她是风亭榭的妹妹,身份最合适不过。
  我思忖一会,上前一步,盯住她的眼睛,问道:“风姑娘,你可知你哥哥生前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她冷冷道:“自然是阻止汉王谋反,保太子顺利登基。”
  我点点头,继续道:“假如我告诉,我正在帮他完成这个愿望,你相信吗?”
  她不明所以,冷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诚恳的看着她。“风姑娘,你若相信我,眼下,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想拜托你。”
  她不语,良久方才道:“什么事?”
  我走到她身边,低声将事情说了。
  她瞪大双眼,呆若木鸡。“容疏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是大逆不道,要诛九族……”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飞快的打断她,严肃的给予告诫,“此事十万火急,一旦耽搁,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仍是满脸惊骇,久久回不过神。我握住她的肩膀,沉声道:“这是你哥哥生前未完的遗愿。”
  她忽然退后两步,冷笑道:“我怎么能相信你?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我暗叹一声,苦笑道:“风姑娘,你是个明白人。我不妨坦白的告诉你,我已经爱上楚天遥,只想和他归隐江湖,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所以,我不愿他再参与谋反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断了汉王的念想。”
  “你爱楚天遥?”她惊呼一声,“你不是跟林少辞……”
  “绝无可能!”我斩钉截铁道,“此刻我已非御驰山庄的庄主,我们之间再无瓜葛,绝不会再发生什么。”
  她沉默不语。
  我继续道:“这一次我若能见到他,会跟他把话说清楚。”
  我停顿一下,又道:“另外,我衷心祝福你们。”
  她有些震撼,但仍然不说话。
  我从怀里拿出那封信,道:“你若相信我,就拿着这封信去见太子。你若不相信我,我也无可奈何,只有看天意了。”
  她转头看着我,眸光闪烁,仍是将信将疑。
  我长叹一声。“算了,一切就看天意吧。”说着故意作势要撕掉那封信。
  她忽然一把按住我的手,眸光清亮的盯着我。“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我心底的一根弦骤然松开。
  她将信收进怀里。“但是,我必须先确定林少辞平安无事。”
  “好!”我应道,抬头见天色渐亮,金乌将出。
  我在一户农家找到沈醉天,他道:“我已发出讯号,命人追查他们的行踪,不用担心。”
  我与风净漓互看一眼,稍觉欣慰。当下三人吃过早饭,调息一会,留下两碇银子,起身上路。晌午时分,鬼谷盟便有消息传来:宋清歌等人出现在离此百里的草坪镇,暂未发现林少辞与天池三圣。
  我们立刻在集市上购了三匹骏马,转道直奔草坪镇。途中每隔半个时辰,便收到一次讯息。如此庞大而迅捷的情报系统,委实叫人惊讶,看来鬼谷盟实力相当雄厚,沈醉天并非浪得虚名。
  中午,第三次情报说,宋清歌与天池三圣动手,两死五伤,天池三圣逃脱。
  我们快马加鞭,不敢稍作停留。半个时辰后,收到最新消息,林少辞出现,追踪天池三圣往阳曲县去了。
  这消息真让人哭笑不得。我们从阳曲县跑出来找他们,结果他们反而跑回了阳曲县,这是要和我们玩躲猫猫吗?
  沈醉天的一张俊脸全黑了,盯着我道:“容疏狂,我为你鞍前马后,你可别让我失望。”
  我无奈苦笑。风净漓沉默的打马急行。
 
  (4)
  更新时间2008-3-511:55:00字数:0
  我们赶到阳曲县时,天色已晚。
  整条街上一片狼藉,像被猛烈台风席卷过,连野狗也没有一只,家家户户没有一点灯光,唯有凄清晚风斜来,天地一派萧杀之气。看这个情形,显然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
  沈醉天忽然拿出两颗霹雳弹,交给我们,沉声道:“我们分头找找看,有情况就放霹雳弹。”
  我与风净漓接了霹雳弹。我往左,她向右。
  我顺街绕到镇后转了一圈,没什么发现,正要回去,忽觉一股凌厉的杀气袭体,遂一惊而起,身在半空,反手拍出一掌,借着掌风的反弹力道飞掠出数丈,谁知那股杀气仍是紧迫逼人,如影随形般追袭不放。
  我当即甩手抛出霹雳弹。蓦然,一道灰影急闪,霹雳弹不及炸开便被人一把抄在手里。一个黑巾蒙面的灰衣人,瘦高身材,招呼也不打一声,上来就动手,掌风逼仄得我喘不过气。
  我连换八种身形,仍然摆脱不得,遂即不退反进,右手闪电般去擒他的腕脉,左手横切他的脖子,喝道:“什么人?”
  他也不答话,抬手拍出一掌,劲道刚猛之急,有如寒冬风雪扑面,锋利如刀。我急退避过,这才看清楚他手里的兵器,细长微弯,寒光逼人,似剑非剑,似钩非钩。他的招式极为古怪,像牛皮糖一般有股黏性,沾上就甩不掉。
  他的功力极深,掌风配合着兵器,好似怒海狂涛般一阵紧过一阵,我几乎给他逼得喘不过气,勉强支撑一会,便觉得内力不继,不是敌手,心里暗暗着急。
  莫非此人是天池三圣之一?否则谁有这样高深的武功?
  我越是着急越是慌乱,忽觉手臂一痛,被他的兵器划出一道血口,血珠滚滚而出,不及回神,一股雄浑的掌风又贴面而至。
  眼看这只手掌就要击中我的天灵盖,忽然头皮一凉,有什么东西帖着我的头皮穿过。那灰衣人的手掌一收,急退数步,身子微微一顿,猛然拔地而起,几个起落,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下。
  我回头一看,只见林少辞的持剑而立,黑色长衫飘拂,俊朗容颜如玉,漆黑眸中竟是关切之意。“疏狂,你没事吧?”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伸手一摸头发,缕缕发丝掉落,好在脑袋尚在。“没事!”
  他蹲下身子,撕了一块衣角帮我包扎伤口,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
  我一愣。“不是天池三圣吗?”
  他也一愣。“不是!”
  我皱眉,难道又是一个为万两黄金而来的江湖朋友。
  “啊?风姑娘。”我惊呼一声,“快去看看他们。”
  他按住我,仔细系好布条。“我已见过风净漓。她有事先走了。”
  我会意,这丫头还算听话。“那沈醉天呢?他在哪里?”
  “沈醉天也来了吗?”他微微皱眉,“我没看见他。”
  “去看看。”
  我们奔回刚才的街上,街道仍是一片混乱,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沈醉天已不知去了哪里?奇怪,他不是要随我去济南,等候楚天遥的答复嘛,怎么忽然一声不响就走了?
  我皱眉不解。林少辞忽然抱住我,埋首在我发间,低低叫了一声:“疏狂。”
  我吓了一跳。“怎么了?”
  他不答,只是紧紧搂着我,我感觉胳膊隐隐作痛,隔了一会,他仍没有松开的意思。我不得不挣脱开来,正欲问他解药的事。突然,他身子一软,俯身吐出一口血来。
  我大吃一惊。“你受伤了?”
  他用力握着我的手,强笑道:“小伤,不碍事。”
  我放柔声音,道:“怎么回事?”
  他面色苍白,静默一会才道:“解药被天池三圣抢走了。”
  我一呆,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为什么要抢解药?”
  “不知道。”他摇头,眸中有莹光微转。“自从我拿了解药,他们就一路追我入关,在朔州终于被他们得手,我只好又一路追着他们……”他停住,微微喘息,嘴角有血迹流出。
  我连忙扶他在街边的一间破屋里坐下,他垂头闭目,静坐调息。
  我纵然心急如焚,此刻也万万不敢打扰他。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他额头沁出汗珠,清俊的面上渐渐有了一丝血色,周身似有一股真气流窜。
  终于,他睁开双眼,温柔的看着我,然后慢慢勾起嘴角,微笑起来。那神情带着一种单纯的孩子似的满足。我心中生出怜惜之意,忍不住对他笑了笑。
  月光下,他一双乌黑眼眸清澈透亮,紧紧盯着我的脸,一寸不移。笑容似春冰解冻,越寒而来。
  我轻声问道:“我中毒的事,你是怎么知道?”
  他眸光一暗,道:“风亭榭告诉我的。我收到他的飞鸽传书,本想在出关前去乐安看看你,可是你……”他苦笑一下,不说了。
  我既感动又觉羞愧,一时无语。我很想告诉他,毒是被人调包的,可是林千易终究是他的父亲……
  他见我不说话,握住我的手,温柔道:“你放心。无论生死,我都陪你。”
  我全身一震。这个傻子,他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