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穿越重生 > 与艳少同眠 > 分节阅读_33
《与艳少同眠》

分节阅读_33

作者:沈沧眉 字数:5000 热度:17
能号令群雄,除了本身的武功与智慧外,背后必定有雄厚的财力支持,我派人调查过他的资金来源,矛头直指北元……”
  我大吃一惊。“难道他是蒙古人?”
  他微微一笑,未置可否。
  我皱眉,仔细想了想,并非没有这个可能。他若能收服中原群雄,日后挥兵南下自然事半功倍,难怪他要放走林千易,白莲教本就是干造反的勾当……他搅浑江湖的这池水,想浑水摸鱼……但是他的长相……那么妖艳,毫无北方人的粗犷霸气……
  “小心想破了脑袋!”艳少抚上我的眉头轻按一下,佯怒道:“这个时候,想别的男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笑出声来,俯身亲吻他,摸索他。
  他捉住我的手,笑道:“伤口尚未愈合。”
  我无奈躺回去,他却顺势握住我的胸部,轻轻搓揉起来。
  我倒抽一口冷气。“你故意的吗?”
  他坏笑着,修长有力的手指邪恶的一路向下摸索,指尖有股强大的灼热力量,好似电流一般袭击而来。随着他动作的加快,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喘息道:“这是什么邪功?”
  他眸光深沉,哑着嗓音道:“家父所创的销魂功,感觉如何?”
  我无力倒在他怀里,哭笑不得道:“不会吧,他把这个也传授给你?”
  他轻笑道:“他藏在书房,我偷偷瞧来的。”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个坏孩子,好的不学,专学坏的。”
  他瞪着我,哼道:“讨了便宜还卖乖。”
  我全身只剩下笑的力气,窝在他胸口睡死过去。
  醒来天色已晚,身畔不见人影,抬头一看,他正在坐在书桌前看信,烛光下的侧脸英挺如刀削,唇角忽然微微勾起,侧头对我一笑,漆黑眸光澄澈如秋泓。
  我心头一窒,无法呼吸。
  他柔声问:“饿吗?”
  我点头,又摇头。
  他丢下书信,笑着走过来。“不会说话了?”
  我拉住他的手,老实道:“本来是饿了,但你刚刚那一笑,倾国倾城。我忽然又不饿了。”
  他大笑,掀开薄被将我拉起来,往前厅去吃晚饭。
 
  第十六章(1)
  更新时间2008-2-2714:48:00字数:0
  洪熙元年四月,暮春飞花时节,风和日丽,碧蓝高远的天幕上飘荡着几缕轻烟似的浮云。这样的好天气,我不愿闷在马车里,便改作男装,三人打马而行。
  我心中有事,一路故意拖拖拉拉,途中遇到的大小景点都要拉着艳少去闲逛半天。他兴致勃勃陪我,接到的几封飞鸽传书也不加理会,只交给凤鸣去打理。
  直到第三日黄昏方才到达晋城,青莲寺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佛教寺庙。艳少知我心意,吃好晚饭便道:“走吧,乘着月色去聆听佛音。”
  我抬头看看窗外,树梢上果然挂着一弯如钩新月,天碧如洗。当即和他携手出门朝青莲寺行去。途中行人纷纷侧目,我自觉并无不妥,抬眸意询艳少,却见他目不斜视,唇边隐有笑意,只是用力握一下我的手。
  我恍然大悟,打趣他道:“原来他们把你当作我的娈童了。”
  他微微一笑,拇指忽然在我掌心轻轻一点,我顿时觉得半个身子一麻,不由自主往他身上倒过去,他顺势搂住,笑而不语。我干脆整个身子挂在他胳膊上,省点体力。
  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与他相处的日子越久,反而越不了解他,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他相助汉王谋反,可是这几日汉王连连催他回去,他却毫不理会。他似乎也看透了我的心思,仍旧事事顺着我,搞得我颇有些愧疚。可谁叫他要谋反呢?他若是干别的事,我必定全力支持。
  他忽然道:“疏狂,你还记得我们在大明湖说过的话吗?”
  我一愣:“什么话?”
  他微笑道:“有关汉王一事,我们说过要各尽其力。现在,你已不是御驰山庄的庄主,有什么想法?”
  我故作委屈的长叹一声,道:“还能有什么想法,除非你不帮汉王。”
  他侧头看我:“那些自命正义的江湖人士,认定你一个是助纣为虐的坏蛋,你一点也不在乎吗?”
  我笑。“再坏也坏不过你去,你都不在乎,我怕什么。”
  他静默一会,忽然轻叹道:“傻瓜,我担心你这一片盛情会惹来麻烦。”
  我心头一跳,猛地明白过来,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我的一举一动根本休想瞒过他。他是千年狐狸,我这点道行实在太浅了。
  当下停步望住他,柔声道:“我们不管这件事了,好吗?”
  他垂目看我,眸光晦涩难明。
  我们沉默的对视着,四周宁静,月光清幽皎洁,隐约听到远处传来一两声钟鸣。
  忽然,他将我拥进怀里退后两步。
  我尚未反应过来,只觉一阵凉风拂体,两道人影恍如离弦之箭般掠过,转瞬不见,身法之快,实属罕见。
  我吃了一惊,道:“好厉害的轻功,是什么人?”
  艳少淡淡道:“管他呢。”
  我笑道:“是啊,反正有你在,谁也不敢欺负我。”
  他冷哼一声:“马屁精!”顿了顿,叹息道:“你兵行险着,只怕日后会有大麻烦。”
  “我也知道这一招险得很,但实在是出于无奈。”我也忍不住叹息,没办法,我始终觉得亏欠小谢。
  他苦笑道:“疏狂,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其实我并非……”
  他忽然住口,眉头微蹙。
  我忙静息凝神,这才隐约听到一阵兵刃相交的打斗之声。
  “我们去看看。”他说着,拉起我朝着声音来源如飞而去。
  我见他刚刚还一付事不关己的模样,忽然变得如此好奇,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他道:“听这声音,有人使用本门剑法。”
  我惊讶:“这样也能听出来?”
  他不答,脚不点地,身行如风,片刻已经望见一座巍峨古寺,周围树木参天,葱郁浓密,正是青莲寺。
  月光下,两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正在合斗一名青衣少年,三道人影宛如幻电般飞舞,寺前站着两个眉毛花白的灰衣老僧,四只眼睛死死盯住寺前缠斗的三人。
  艳少握着我的手在一棵柏树的浓荫下站定。他身形如鬼魅,那三人斗得正酣,两名老僧专心观战,竟无一人发觉。
  我不曾见过艳少使剑,细看了一会,才发现那青衣少年的身形剑法与凤鸣有些相似之处,每一式都含有许多变化,诡谲灵幻,连绵不绝。
  那两名少女赤手空拳,玉掌纤纤,招招致命。她们久斗不下,不免露出焦急神色,掌风越发凌厉。
  青年少年身法诡异,游刃有余,可是要想冲突出去,却也非易事。三人越斗越慢,都用上了内家功力。二女的掌风缜密沉稳,每一招都隐有风雷之声。
  我这些日子得艳少指点,对武学了解渐深,知道能使出这种掌风的人,自身必须具有极深厚的内功,而这两名少女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居然练成如此沉厚的掌力。
  这时,眼看那少年渐渐不敌,我抬头看着艳少,但他清俊的容颜恍如冰封镜湖,没有一丝表情。
  忽然一声轻响,少年的长剑折断,身子飞起远远跌落在石阶上。其中一名女子的手背划过一道鲜红血痕。另一女子乘胜追击,抬脚踩住少年的脖子,喝道:“快把东西交出来。”
  这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生得细皮嫩肉,脸被那女子踩得变了形状,唯有一对大眼睛滴溜溜乱转,杀猪般叫道:“两位大师救命啊,这个小娘子要杀人抢劫啦。”
  女子闻言更怒,脚下用力,冷笑道:“快交出来!”说着蹲下身子,伸手朝他身上摸去。
  少年手舞足蹈,又是一阵大叫:“非礼啊,大师,佛门净地,你们怎么能让她如此胡来……”
  可随他怎么叫,那两名老僧就如入定般充耳不闻。
  女子反手一掌打在他的脸上,在他身上仔细搜查了一边,只翻出两串珍珠和一些胭脂香粉等女孩子家的东西,气得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东西藏哪里了?快说!”
  少年吐出一口血水,嬉皮笑脸道:“我的身子都被你摸遍了,你看能藏哪里?”
  那女子气得面色发青,甩手噼里啪啦打了十几个耳光,直打得他两颊红肿,但那少年兀自笑嘻嘻的东拉西扯,死不认账。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宝贝,值得他如此卖命。
  静默片刻,那女子忽然笑了。“杜杜鸟,你的嘴既然这么硬,我也只好将你带回去,交给我们君主发落了。”
  第十六章(2)
  更新时间2008-2-2720:01:00字数:0
  闻言,那个叫杜杜鸟的少年面色丕变,一反适才的嬉皮笑脸,急忙道:“湘灵姑娘,你说的那件东西,我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你死命跑什么?你以为躲进了青莲寺,我们就奈何不了你吗?”另一名女子包扎好手上的伤口,冷冷插口道。
  杜杜鸟赔笑道:“我的姑奶奶,七海连环岛君主座下的两位据魂使前来追杀我,我能不跑嘛?我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偷你们七海连环岛的东西啊。”
  那女子冷哼一声道:“杜杜鸟,我劝你还是趁早将东西交出来,可以少吃一点苦头!”
  杜杜鸟哭丧着脸道:“天地良心,要是我拿了那东西,叫我不得好死,绝子绝孙……”
  话没说完,忽然惨叫一声,右臂已被湘灵踢得脱臼。
  她冷笑道:“留着这些鬼话去跟我家君主说吧。”说着回头招呼同伴道,“沁雪,我们走!”
  两个女子一左一右夹着他,纵身要走。
  一直静默的老僧忽然道:“且慢!”话音未落,一道灰影迅疾窜出,截住了二女的去路。
  湘灵的俏脸蒙上寒霜,冷冷道:“圆行,你窝藏我们七海连环岛追杀的人,本来是必死无疑。但我家君主看在真如大师的面子上,不与你们计较。你若是不识好歹,休怪我们不留情面。”
  圆行低眉道:“七海连环岛威慑南海,盛名远播,贫僧固然不敢得罪两位女施主,不过……”
  沁雪接口道:“如何?”
  圆行道:“这位杜公子,贫僧更是万万不敢得罪。”
  二女本来极为狂傲,闻言不仅一呆。
  沁雪沉声喝道:“你说什么?”
  圆行面不改色道:“杜公子既在青莲寺,贫僧便不敢让两位擅自带走,所以斗胆恳请两位女施主多留片刻。”
  湘灵目露杀机。“为什么?”
  圆行道:“敝寺主持真如师叔已经去请这位杜公子的家人,相信马上就要到了。七海连环岛与杜公子有什么恩怨,尽可以当面弄个清楚……”
  他话语未毕,湘灵已经仰头大笑起来,一把将杜杜鸟丢到地上,道:“好好!我倒要看看这个小淫贼的家人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竟然让你们怕成这个样子?”
  沁雪秀眉微挑,低声道:“君主吩咐过,抓住这小子就立刻回去,不要节外生枝。”
  湘灵冷笑道:“咱们七海连环岛不过才退出江湖十年,就有人敢把咱们不放在眼里。今日若是君主亲临,只怕也要教训一下这群目中无人的家伙。现在就等他片刻又何妨?”
  沁雪闻言便不再说话。
  四下忽然安静下来。杜杜鸟躺在地上,神色颇为得意,一双贼兮兮的眼睛四下乱转,看到我们面露错愕,忍不住“咦”了一声。
  圆行等人看过来均是一愣,湘灵喝道:“什么人?”
  我见行藏已露,便问艳少道:“七海连环岛很厉害嘛?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他握着我的手,缓步而出,微笑道:“我也没听说过。”
  湘灵本就心中有气,见我们不理她,怒火更炙,转头问圆行道:“他们就是这个小淫贼的家人?”
  杜杜鸟抢先道:“我姐姐是个绝世大美人,怎么可能是这穷酸书生?”
  他似乎很怕被带去见那个君主,又道:“我姐姐长得比你美一百倍,武功比你好一千倍,你赶紧把我放了,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穿越重生
完本穿越重生